纵横书海 > 其他小说 > 黑暗的苏醒 > 第301章 酒楼疑云
    黄昭乃武将,性情急躁却从不象女人讲话那样婆妈,更不可能添油加醋,所以苏烈相信从他反映的情况里能获知部分真相,便十分留意地听着。

    黄昭道“大多数人都不爱做饭,觉得油腻腻脏兮兮又幸苦,但要在这种厨房做饭,恐怕能给视为享受呢!那里不仅用具齐拿取方便,累了还能随便找处阴凉处歇歇。掌柜的为人和善,不耽误功夫就定不会来吆喝谁,可是,偏偏就没有人愿意去那儿帮厨,当然有帮厨的也没用,前堂没啥客人,厨子做给谁吃呀?”

    “有名望的大厨师不乐意去帮厨,是因为真香酒楼的厨房闹鬼吧?正因如此,一传十十传百,于是连食客也不敢上门了。酒楼掌柜之所以愿意请你,是因为看中了你的身板与粗声大气的武将作派,想让你呆在厨房地界与鬼对抗。”

    苏烈闻一知十,听黄昭讲到这一块,基本已分析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哇~哇哇哇!”黄昭瞪圆眼,既震惊又佩服地望着苏烈,“大哥,你该不会懂得五行八卦,风水算命啥的吧?为啥人没去那儿,就把我后面要说的说出来啦?几乎一个字都不落呢!”

    苏烈抚须一笑道“其实昨天我就略猜出了一些原由,今天你已提供如此多线索,我要仍不明白,那就是个傻子。”

    “这……哦……”黄昭张着嘴拍脑袋,依然认为苏烈实在是太聪明了。

    苏烈道“真香酒楼若真招你去做大厨,怎可能连试菜环节都省略?从头到尾,就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地告诉人家掌柜,你是来应聘厨子的,人家便正好顺水推舟,免得说出厨房真像吓跑你。长安城的镖局请一位合格的镖师,一月十两银子应只算是起步价,从这点看,掌柜的没亏待你也没亏待自己。”

    “哈哈,叫大哥如此分析,我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黄昭拍掌大笑。

    苏烈问“闲话少叙,今日你进人家厨房,除去观察那厨房有多宽敞漂亮,可发现了任何不妥?”

    黄昭直挠后脑勺“不妥?没有呀?除去那紫菜蛋花汤味淡了一点……”

    “嗨呀~”见这家伙就是说不到点子上,苏烈一烦,端起书不理他了。

    黄昭给晾在一边有点傻眼,使劲想自己是哪儿说得不对了,以至让苏烈生气。

    使劲想就总能想出点有价值的信息,他猛然一惊道“大哥想知道的不妥,可能是在灶台旁边!”

    “哦?”苏烈立马又放下了书。实际他只是不想再与黄昭闲扯,注意力压根就没集中在书上,脑子里不停构想真香酒楼厨房有着怎样的怪异呢。

    见将军又愿意听他说了,黄昭又来了劲头,眉飞色舞地比划道“三间厨房里啥都崭新崭新的,就只有第一间里的灶台旁边,摆放了一个又不象铁柜子,又不象铁桌子的物件,体积挺大,比灶台高出了一半,上面堆满了铁锅铁铲还有碗筷等杂物,然而说它是柜子吧,中间却是实心的打不开,所以没有利用空间。”

    “想必是掌柜家中用剩的旧物,无处搁放于是摆在灶边吧,应该不足为奇。”苏烈回答,尽管心中不是这么想。

    黄昭倒是当真了,点头道“这是有可能的,毕竟堂前堂后除去铁锅铁铲等小东西,它就是唯一的铁造物品了,并且看上去锈迹斑斑,应是已使用多年。真奇怪掌柜干嘛不把它直接扔弃,还要摆放在那儿破坏整体美观。如果是放置一个古色古香的碗柜,看着就顺眼了呢。”

    苏烈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如果扔弃不掉呢?”

    “啊?”黄昭一呆,他可没想过,奇怪的铁疙瘩堆那儿会是这个原因,便笑着打趣道“那是个死物,再怎么重,找十来个大汉也抬出去了,怎就会扔不掉?”

    苏烈问“你可有走过去细瞧?当真除去是打不开的废铁,就再没任何异常了?”

    黄昭屏住气回想片刻,答道“我好奇心重,还真靠近瞧过。那就是一大块找不到开口的废物,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我第一次把手搭上去,我竟觉得铁块微震了一下……”

    “嗯?你确定没弄错?”苏烈听得更有兴致了,半边身子都倾了过来。

    这下黄昭反而有点顾虑。他在长城守卫军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领军人物,说话素来谨慎,可不愿无中生有地说那些无影之事,特别还是对自己的上司。

    他迟疑地回答“确定嘛,我就不敢这么说了。就那一下下,并且极其轻微,是我的错觉也说不准,又或者震动是从地板传来的……”

    ……

    这一夜,黄昭睡得特别安稳,躺在木板上大打呼噜,震得房顶都嗡嗡作响。

    苏烈却披衣站在窗前,仰望当空那一轮皓月,见她不时被飘忽的云朵遮蔽光彩。但云动月不动,所以月亮总有露出真容的时刻,这就象苏烈现在的心情,与真香酒楼有关的疑云笼罩在他心头,他期望很快就能将疑云拨散。

    “在转折期,你将遇到一个过去从未遇见的怪人。此人将为你回归长城守卫军军营,重担统领大任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

    “当我第一次把手搭上去,我竟觉得铁块微震了一下……”

    ……

    各种各样的思绪,如沸腾的滚水般在苏烈脑子里翻滚,他无法入睡,既为过去难过,又为未来担忧。转折期的等待,漫长而无助,不管他有怎样的想法,怎样的抱负,都只能深埋于心,无法向任何人言说,纵然是过去的爱将出现眼前,二人平日里说的也是不相干的话题,钟馗与虚罔空间之事他一个字也不敢透露,否则就有可能因泄露天机而再次改变长城守卫军的命运……

    这命运啊,是多么折磨人的字眼!它到底是神是妖还是魔?最关键的是,它是否真实地存在于生活中?

    远处传来沉闷的梆子声,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如鬼魂在召唤着同伴。人们总好奇敲梆子的更夫究竟是人是鬼,却从无人敢上街一看究竟。

    苏烈走回床边,合衣躺下,琢磨着明天,一定要亲自去真香酒楼探一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