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其他小说 > 神奇宝贝之虹晶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超级暴鲤龙
    “那么现在,怎么办才好呢?”

    天空之中被水柱包裹的暴鲤龙,从路鸣的感知中已经开始明显变粗,身后也开始迸出巨大的翅膜。

    显然是已经开始进入最后的倒计时了。

    不由得打开界面,然后一个猩红的lv90挂在它的头上,按照路鸣的推测,这应该是冠军级神奇宝贝的等级了。

    而也就是下一个瞬间。

    “gaaaaa——”

    狂暴的龙吼,仿佛在预示着,超级暴鲤龙的诞生。

    然后就看见他仿佛是不耐烦了一般,俯冲而下。

    速度几乎没有变化,但攻击和防御却得到了质的提升。而这样的超级暴鲤龙面对它的敌人往往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可以。

    扑上去,撕碎它!

    从身体两侧的喷射口迸发的水流作为动力,速度轻而易举的攀到了极点,巨大的身体猛的俯冲而下,目标赫然就是那两个训练家,毫不留情的张开大口,龙之怒蓄势待发。

    如果被命中,必死无疑!而剩下两人的神奇宝贝即便拼命阻止,即便在路鸣看来都相当恐怖的绝招轰击在超级暴鲤龙身上也毫无意义,也就是短短的一瞬间,超级暴鲤龙在空中一个转折,急速掠过两个训练家所在的位置。

    不要说人类,就是铁质的大船乃至于高楼大厦都会被这样的突进折断。

    是的,仅仅只是身体能力就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而使用绝招的话,威力会有多可怕也就不得而知了。

    而也同样是下一刻,龙之怒悍然吐出,一瞬间炸裂的白光几乎遮蔽了路鸣的视野。

    如果说这样的龙之怒还是游戏中那样的固伤40点,他,不信!

    “谢幕了。”

    一直保留在身体两侧的护罩快速扩散,将喷火龙和一边的梦幻都包裹在其中。免得他们被暴鲤龙伤害。

    至于路鸣,卷进来只是顺带的,讲真,他不认为路鸣会被暴鲤龙打死,不过被揍恐怕在所难免。一个陌生人就不要想着和暴鲤龙讲道理了,这位暴躁老哥暴躁起来,除去驯服它的那个人外,几乎无法被安抚。

    而也正如水君所言。

    面对暴鲤龙那几乎超越了音速的突击,普通人类近乎没有反抗的余地,轻而易举的就被击中,然后被狂暴的气流切裂成碎屑。莫说尸体,就连尸体的残片都再也不见。超音速的突击,即便是看见了又能如何?即便神奇宝贝世界的人类身体素质极强又如何?看见的那一瞬间基本就可以宣称这是个死人了。

    “hoooo!!!”

    仿佛是在发泄一般的叫出了这样的声音。

    “那孩子,他的主人好像去世了,后来由那女人照顾培养。”

    水君温和的声音不由得带上了一丝不忍,暴鲤龙虽然稀少,但他常年在世界各地游走进化水脉,和暴鲤龙这个世界各地都有存在的神奇宝贝还算是相处的较多的。

    “iu~”

    梦幻原本连被追捕乃至受伤都依旧活泼俏皮的声音也有些低沉。

    “它说,为什么宏闫死了,你也死了。”

    拉鲁拉斯抱着路鸣的脑袋,声音有些低沉。它的父亲当时出了一场意外死去,母亲也是因为一场意外死去,当时它的想法也差不多如此,为什么父亲死了,连母亲也要死呢。

    最后加上族人若有若无的排斥和冷漠,小拉鲁拉斯就离开了家,来到了外界,最后认识了梦幻,两者一起旅行,最后,恩,惹出大麻烦了。

    “宏闫么。”

    那突进的姿态,实在和温蒂妮的打法不同,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乔伊小姐知道什么吧。

    只不过,华蓝的那几个小家伙,得知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心情呢。

    路鸣的眼中也不免有了一丝阴郁。

    不过岁的三个姐姐和四岁的小霞,要怎么才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呢?

    联盟不会抛弃她们是可以确定的,毕竟后来华蓝道馆变成了那个样子都没有被勒令取缔,甚至华蓝市都没有出现第二个道馆,但那又能如何呢。

    更何况,这里的水系神奇宝贝最后会如何呢?

    由温蒂妮培育的这一批神奇宝贝,最后会何去何从呢?

    “事情已经结束了,我就先离开了,这个小家伙我要带回去,至于另外个小家伙,就麻烦你照顾吧。”

    从梦幻哪里得知事情经过的它此刻无悲无喜,固然对暴鲤龙和温蒂妮的死去感到可惜,但事情终将到此,人类的事情它不会插手,后续如何也不需要它来操心。

    梦幻离家出走,它有必要将它带到世界树,至于另外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家伙,弱小的异色神奇宝贝也就是遇见梦幻才能随心所欲的生活吧,不过还好,有个冤大头在倒也不必担心她日后的生活质量。

    “恩,可以。”

    虽然没有经过对方的同意,但无论拒绝与否都是次要的,得不到心起码要得到人,大胆说放手的不是龙套就是备胎。

    啥?主角说的?那不是欲擒故纵吗?

    而且拉鲁拉斯恐怕也很难独自在外生存。

    如果是平时的话,或许这会儿都能笑出声,但此时此刻,忍住那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他就已经很吃力了。

    前不久还有声有色,笑着和他打招呼的人,突然就死了,这谁顶得住啊。

    “后续就麻烦你了,短时间内我恐怕很难帮你,这个给你吧。”

    水君也不去看那边暴鲤龙疯狂的肆虐着那四只神奇宝贝,在他眼中那属于弱肉强食的范畴,是死是活看天意。至于贰的班吉拉和玛狃拉,抱歉,挡在神兽面前的神奇宝贝,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他取出一枚晶莹的冰蓝色宝石放在地上,然后就转过了身体表示要离开了。

    至于那只拼命的挥舞着小短收,不停的‘iu~’着卖萌的梦幻,恩,路鸣可以看出它是被念力强行束缚带走的。

    “拉鲁~”

    拉鲁拉斯也冒了出来,对梦幻挥舞着手表示告别,不过从梦幻挣扎的越来越厉害的样子看来,貌似很不满这次分别。

    “一个小时护罩会消失,那个时候,它应该已经死去了。”

    水君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至于梦幻的挣扎,恩,管它啥事。在他眼中,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神兽出门还是很危险的。

    至于这个一定程度当然就是满级了,要知道,就算是水君,差点翻水水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一个小时么。”

    九十级的暴鲤龙,不,现在lv92了。

    能做到什么呢?华蓝洞窟的出口已经被余波震塌了,山头也被一发破坏死光切成了平面,一尾巴砸死耿鬼的时候,地面直接开裂,足有十米高的巨大的坡体被直接从地面弹出来。

    都不需要用绝招,怎么看都是物理攻击的一尾巴,直接打死了幽灵系的耿鬼。啊,好假啊,但为啥感觉很正常?

    而这一击之后,暴鲤龙也停了下来。

    造成的战果是直接打死了七只神奇宝贝,恩,那两个神奇宝贝猎人的其它神奇宝贝,即便没出战也被部干掉了。

    “唔——”

    数十只水系神奇宝贝一齐的长啸。

    暴鲤龙则轻轻的用精神力将自家主人从自己的脑袋上放了下来,然后,死死的盯着被捆成一坨的,用水流束缚的贰。

    对此路鸣完没有阻止的意思,就那么看着暴鲤龙将其活生生的碾成了一滩肉泥。

    他默默的看着温蒂妮的尸体,一道巨大的爪痕直接从背后撕开了温蒂妮了身体,严重已经无法形容这伤势了,几乎一半的身体都被撕开。正面或许没有任何伤口,但背部,那已经断裂成三块清晰可见的椎骨已经可以初步预测到温蒂妮到底受到了什么伤害了。虽然不知道是因为暴鲤龙的念力支撑温蒂妮没有倒下还是因为对方坚强的一只支撑,路鸣认为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凶手是谁,完都不用去在意,唯一带爪子的,不是已经被水君干掉了么。

    神兽会对普通的神奇宝贝保持亲和感,但对阻挡在他前方的神奇宝贝,也不会知道什么是手下留情,更何况,那是抓捕梦幻的主力之一,能被放过路鸣才会觉得奇怪。

    “温蒂妮死了啊。”

    一个人瞬间就来到了路鸣的身边,没有认错的话,是金黄市的前任哦不,是现任馆主,超能力美少女娜姿的父亲。

    作为一个前世连名字都没有的终极配角,大叔其实也很不容易啊,而且估计不久之后就要面对提前进入叛逆期的女儿,遭受中年危机了。

    “你是,啊,你好,旗迭先生。”

    不过这里的话,作为道馆主的悲剧父亲还是有自己的名字的。

    “它是温蒂妮父亲的神奇宝贝,几年前发生过一件大事,温蒂妮的丈夫和父亲以及她的主力部埋没在那次战斗之中了,暴鲤龙和温蒂妮作为幸存者就一直互相依偎,现在温蒂妮死了,暴鲤龙一定很难过吧。”

    旗迭对于超级进化的暴鲤龙也完没有意外的样子,也是,超进化石即便稀有,但只要存在,说没见过是不可能的。

    “暴鲤龙也要死了。强行超进化的结果。”

    不仅温蒂妮,暴鲤龙应该也会死去。

    “是,这样么。”

    有些伤感。

    “温蒂妮的丈夫和我相识,他去世后,温蒂妮独自撑着华蓝道馆,现在温蒂妮去世,华蓝道馆的那几个孩子。”

    说出来可能很可笑,关东地区最能打的几个道馆,现在恐怕要永远少一个了。

    温蒂妮的几个女儿,基本都没有什么训练家的资质,小霞虽然还不错,不过太小了。

    “短时间联盟不会对华蓝道馆做什么,她们还是可以保证生活的,虽然现在的这一批神奇宝贝的实力一般,但作为普通的道馆来说已经不算差了。”

    就算主力死去,温蒂妮培养的这一批神奇宝贝的等级还是足够的,起码怼死一般的训练家毫无压力。

    除去暴鲤龙外,等级最高的一只快泳蛙已经到达了lv62。

    “很难。”

    训练家等级不足是无法指挥高等级的神奇宝贝的,如果双方关系不错的话还好说,但就以华蓝三姐妹的糟糕资质,恐怕即便愿意出战,也不会听从命令吧,而这样的情况联盟是不允许的。

    联盟可以接受华蓝道馆无限连败甚至成为提款机,都不会允许出现低等级训练家使用高等级神奇宝贝进行对战的。

    “不过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联盟那边我会帮忙,之后会如何就看她们自己了。”

    他也有女儿,但他的女儿天赋高到可怕,是不必担心这种事情的。

    “对了,旗迭先生,那边有一队猎人,一时半会也走不干净,你自己看着办吧。”

    看着暴鲤龙静静矗立在温蒂妮的尸体旁一动不动,路鸣的耐心终于是彻底清空。

    他在想,如果有哪一天,躺在那里的是希罗娜,他该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