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其他小说 > 神奇宝贝之虹晶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来自陌生人的坏消息(建议跳过,包括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来自陌生人的坏消息(建议跳过,包括下一章)

    稍微冲了个澡,擦干后就准备出门了。

    总有些事情要去做,就如同温蒂妮那样,看见了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但确认要插手的话,付出些什么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要去看看吗?”

    就仿佛是知道路鸣会出来一样,希罗娜坐在神奇宝贝中心大厅里的椅子上。完没有动弹的意思。

    她看向一边的乔伊小姐,也算是知道对方现在不知该如何面对四姐妹,还在犹豫之中。

    倒也不纠结,很洒脱的问道。

    “你要一起吗?”

    深吸一口气,虽然觉得自己没必要去,但,算了。

    “嘛,总之我现在没什么事情,一起去好了。”

    少女很清楚,接下来是一场生死离别的悲情戏码,但她很难让路鸣独自去面对这些。

    就当做是偿还当初在常磐森林,对方选择帮助她而不是丢下她的人情好了。

    虽然本来想要露出一个笑容给他打打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完笑不出来。中午才见过的十分健康有活力的人,到了下午,半天的功夫,再次得到对方的消息,传来的却是死讯。

    “人类真的很脆弱啊。”

    作为训练家,温蒂妮的强大几乎毋庸置疑,但温蒂妮也用自己的一生告诉了路鸣,人类是有多么脆弱。

    再强大的训练家,在生死搏斗之间,都可能会轻易的失去性命。

    关于温蒂妮的死亡,疑点有很多,但那和路鸣无关,且将这个疑点交给别人好了。

    “还好吧。”

    希罗娜看看路鸣,又想想自己,最后得出了这样一个回复。

    “走吧。”

    时间还有,但耽误和拖延就免了吧。

    神奇宝贝中心距离华蓝道馆很近,打着伞的两人不过几分钟就来到了道馆。

    “有什么事情吗?”

    当路鸣敲响紧闭着的道馆大门的时候,一颗怯生生的小脑袋从打开的门缝中钻了出来。

    “樱花她们呢?”

    虽然樱花也不算大,但比起小霞还是要稍微成熟一些的。

    或者说,他不知道要怎么和一个孩子去说——你母亲死了这样残酷的话。

    “姐姐她们在里面,进来吧。”

    眨眨眼,小霞很是乖巧的就放路鸣和希罗娜进来了。

    “有什么事情吗?”

    母亲不在,樱花就要负责当家做主。

    “事先声明,我不是在开玩笑。”

    这终究不是什么能让人轻易相信的话。

    “温蒂妮死了,你要去看看吗。”

    当他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犹豫都已经没有了意义,比起以前,现在的他似乎更加果决,即便看起来十分不近人情。

    “你,啊?”

    骤然听到母亲身亡的消息,樱花先是下意识的认为路鸣再开玩笑,但又想到了路鸣事先说明的,他没有开玩笑,他很认真,她是这样确认的,也就是说。

    “那个,乔伊小姐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乔伊小姐为什么没有来?肯定是骗人的吧,是什么恶作剧吗?

    “乔伊知道,她不愿意过来。”

    无法面对,类似路鸣这样直接跑到别人面前,告诉对方你母亲死了这样的话。向来很难。

    如果路鸣不这样做的话,樱花等人应该会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从乔伊小姐或者君莎小姐那里得到联盟方面发下的死亡通知吧。而路鸣认为,在焦急之中迎来绝望的滋味决不会比一无所知就直面绝望来的舒适。

    当然,绝望这东西,从来就不会让人舒适。

    “你,要去看看吗?暴鲤龙还活着,再有半个小时,它也要死了。”

    身边的护罩依旧坚挺,暴鲤龙也应该还活着。

    “怎么会,这样。”

    年幼的少女骤然之间得到这样的消息,到底要如何才能选择接受呢。

    “没有时间犹豫了,是去见最后一面,还是留在这里等着?时间不多了。”

    他所痛恨的是,即便知道了,也无法赶回去,来不及,没有条件,连最后一面都无法见到的结果。

    人类始终需要面对死亡,只要不是你先死,总会遇见父母逝去,无论是因为意外,还是自然老去。

    至于两者之间有何区别,大体就是前者总会无法释怀,后者总能心有所慰。

    但是,最后一面,说实话,他希望能见到的是越早越好。

    因为从对方死去的那一刻,你所能见到对方的时间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只会越来越少,并且再无机会。

    “小霞,把菖蒲她们叫来吧。”

    樱花摸了摸一脸懵的小霞,对还处于一知半解甚至干脆就是没有听懂的小霞说了这样的话。

    如果路鸣说的是真的,那么,她们的确没有时间了。

    “知道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周围沉重的气氛还是让她十分不安。

    “凶手已经部被暴鲤龙收拾了,你们,打算以后怎么办,好好想想吧。”

    虽说温蒂妮被杀死了,但起码凶手部被暴鲤龙收拾了个干净,她们倒是不必活在仇恨之中。

    但是亲人的死亡代表的不仅仅只是死亡而已,那意味着人生将被重洗,生活会不可逆转的发生变化。

    “为什么,会这样呢。”

    几年前父亲和爷爷(这里是温蒂妮的父亲,叫祖父更好)死去,而现在连母亲也,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她是华蓝市的道馆训练家。”

    希罗娜面对来自少女的质问,却是非常平静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她的家族十分兴盛,她也是目前家族力培养的训练家,而这样的她。

    除去祖母外,一个亲人都没有。

    所以对于这些事情,她非常理解,了解的也非常清楚,因为眼前的樱花就是以前的她。

    “如果你为母亲感到自豪的话就不要为此感到悲愤。”

    如果认为她做的是正确的,那么即便为此感到骄傲都是可以接受的,唯有为此感到不忿才是最不应该的。

    可以悲伤,但不要质疑,也不必疑惑。

    “所有人的眼中,温蒂妮的做法都是对的。她是英雄,即便对于子女来说过于沉重。”

    英雄一般是没有好下场的,一次次身先士卒面对危险,一次不慎到了家人面前就只剩下骨灰盒了。

    但没人会对英雄不敬,因为这么做的人多半都被打死了。

    “不,不是。”

    无法抑制的泪水,眼前的明明只是个见了两次面的陌生人,明明也知道对方的话不一定是真的,但是啊,为什么,为什么无法控制泪水流下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对方如果目的是为了她们,那么反抗与否都是徒劳。

    而如果不是,那么,不是更糟糕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