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都市小说 >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 > 第28章要难看的
    谁知千里眼又重重叹息。

    “我买了,可不仅没效果,病情反而越来越重,以前我也得过眼疾,但吃一颗仙丹就痊愈了,不知道现在为什么还加重?!”

    “纳尼?”

    闻言,丁一也十分疑惑。

    老干妈是辣椒,能加快血液流动,一般来说能增加仙丹的功效,怎么会加重千里眼的炎症!

    “我知道了!”

    丁一突然明白过来。

    辣椒容易上火。

    而千里眼本身就有炎症,还吃老干妈,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听我的,你吃一颗不加老干妈的仙丹准能痊愈。”丁一道。

    同时丁一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老干妈是他给太上老君的。

    也就是说,千里眼上火丁一也有责任。

    “好吧。”

    千里眼找到颗没老干妈的仙丹,吃下去。

    果然痊愈!!

    千里眼大喜,“丁园长,您真是神了,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

    丁一虚心道,“我不是神,您才是神,既然眼睛好了,那就赶紧帮我找人。”

    时分秒一刻不脱离危险,丁一就放心不下。

    “好。”

    千里眼锁定落霞市大酒店,不一会就发现了时分秒,急迫道。

    “丁园长,他们在427房间,只是大事不妙,那个男的好像要对那位美女图谋不轨!”

    “我就知道那家伙不怀好意,看我怎么收拾他。”

    丁一愤然下凡。

    427房间。

    肾虚男子裹浴巾从澡盆里出来,悠悠点一根雪茄,对时分秒淫笑,“小宝贝,你可以进去洗了。”

    刺激的雪茄烟气换来时分秒不停咳嗽,“土一八公子,你不是说只是吃个饭,干嘛还开房。”

    还土一八,你直接取名叫王八多好!

    土一八充满的目光在时分秒身上扫视一圈,厚脸皮道。

    “难道你没听说过秀色可餐吗?我的确要吃饭,但本公子吃的是你这顿大餐!”

    “无聊!”

    撕下伪装的土一八令时分秒害怕,不愿意纠缠,转身要走。

    “我呸,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他妈的你给我站住,别忘了现在是你求我借钱,老子要你怎样,你就要怎样,时分秒,你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大小姐,笑话,你爸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一文不值,哼,如果我没猜错,你再不能还钱,你弟弟的小命就要去西天了!”

    土一八理解的言辞彻底激怒时分秒,奋起反驳。

    “土一八,再怎么说咱俩家曾经也世代交好,我爸在世时,经常帮你们,我本以为你会念旧情助我度过难关,没想到如此不要脸,莫非良心都让狗吃了!”

    曾经时分秒的父亲时间是神州国赫赫有名的神医,一把手术刀神乎其神,救人无数。

    而土家又是经营医药集团,经常让时间帮忙打广告,从中赚的锅盆满盈。

    土一八冷哼一声,“念狗屁旧情,时分秒你别忘了,我弟弟是被你爸爸杀死的,是死在你爸的手术台上!!”

    “……”

    闻言,时分秒心情顿时沉重万分,眼角有些许红晕。

    当初土一八的弟弟有阑尾炎,求时间做手术。

    本是个小手术,土一八的弟弟却离奇死在手术台上!

    之后土家状告时间故意杀人,时间不堪其辱,自杀!

    一代神医就这样离去。

    时家也就此没落。

    土一八威胁道,“时小姐,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今天听话,我不仅让你爽上天,还借你钱救弟弟,不然,哼!我就在医科大散布你和我开房的信息,让你身败名裂,被学校开除!”

    “你……混账!”

    这下时分秒真的慌了。

    教师是她唯一的生活来源,如果丢了,等待时分秒的只有死路一条。

    时分秒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苦苦哀求道,“土一八,你何必苦苦相逼,这钱我不借了还不行,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土一八狰狞冷笑,“想要生路可以,但要用你的身体换!我真搞不明白你这种女人,反正早晚要被人ao,又何必如此在意,洗个澡不就什么都干净了。”

    时分秒还想接着骂,却感觉痛昏脑涨,无力坐在地上,满脸惶恐。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亏还是博士,智商竟如此低,嘿嘿,老子雪茄内卷的是草,刚才对你吐烟气时就让你中毒,接下来你就属于我了!”

    土一八张狂大笑,想着用什么体位姿势对付时分秒才好。

    虽然他上过不少学生妹,但学历大多数是艺校或专科,像博士,还真没上过。

    今天注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无耻……”

    刚说出这两个字,时分秒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在绝望中缓缓闭眼。

    晶莹的泪珠从时分秒的眼角缓缓流淌而下。

    她珍贵多年的身体,就要被畜生糟蹋了。

    下凡后,丁一并没直接来427房间,而是走向旁边充满恶臭污水的肮脏胡同。

    里面有一间发廊。

    几个身着暴露的中年妇女正坐烂沙发上等活。

    脸倒是抹的挺白,脖子却黑的一塌糊涂,一出汗粉底花掉,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像斑马,看上去很是恶心。

    这些都是社会最底层的鸡,平常也就招待些农名工。

    腚大就行,模样反而不重要。

    丁一踹开门道,“老子要找妓,你们谁干?”

    一位胖成球的矮挫大妈堆满笑意跑来,眼角的褶子恨不能夹死苍蝇。

    “小伙子说什么呢,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的发廊。”

    丁一懒得废话,扔出十张百元大钞,“现在还正规吗?”

    “不正规,不正规,公子你想要什么样的我们这里都有!”

    矮挫大妈仿佛小鸡吃米般疯狂点头。

    旁边那些卖肉女更是眼中放光。

    他们平常一次也就三十,现在丁一随便拿出一千,是他们几十次的酬劳,早就让她们热血沸腾!

    丁一又道,“旁边这些不行,我要更难看的。”

    “更……难看?”

    闻言,矮挫大妈有些懵。

    人家来都找好看的,还有人故意要难看的。

    丁一想了想又改口,“难看还不够,你最好给我弄几个男同志过来,越猛越好。”

    竟然要男的?

    这口味不是一般的重。

    “嘿嘿,小伙子,你还真找对人了。”

    矮挫大妈神秘一笑,向屋里喊,“大壮、二壮出来干活了。”

    只见两个黝黑大汉出来。

    一米八多的个头,圈脸胡,模样像张飞,牙齿沾满黄黑样的脏东西。

    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正在津津有味的吃鼻涕疙疤!

    “原来是两个智障,不过这样正合我意。”

    丁一很满意,扔下钱把大壮、二壮带走。

    427房间内。

    时分秒已昏迷在床上,蜷曲的身影勾勒出诱惑的弧线。

    “小宝贝,听说你还是个处,这次我赚大了。”

    正当土一八要扑上去时,房门突然被敲响。

    土一八不耐烦开门,神色一凝。

    来人当然是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