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都市小说 >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 > 第118章嘴炮
    “……”

    眼睁睁看着丁一把范剑五十万的豪车一脚踹烂,那些村妇一片哗然。

    几十万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小丁不会记仇吧~~”

    大脸盘子村妇则有些后怕。

    刚才她对刘春风说话尖酸刻薄,丁一要反过来找她麻烦就不妙了!

    “呜呜呜……我的奔驰……”

    吴悦晶捡起地上汽车碎片嚎啕大哭,对丁一怒道。

    “小子,你踹了我的车,我要你赔!”

    丁一这一脚,没有几万这辆奔驰绝对修不好。

    毕竟汽车最重要的部件发动机已受到损伤!

    “本来就是打赌,不就是个破车,烂就烂了,难道你还想耍赖,信不信本姑奶奶一巴掌扇飞你!”

    纤清歌怒道。

    别人怕吴悦晶,她可不怕!

    相反,纤清歌早就看这个装逼的女人不顺眼了。

    就算她不找麻烦,纤清歌还想找吴悦晶的麻烦呢!

    “亲爱的别急,这一脚怪我用力太大,我赔就是了!”

    丁一拉住气势汹汹的纤清歌,她还真怕纤清歌用大巴掌抽吴悦晶。

    倒不是说丁一怕惹事,主要是不想让母亲看到纤清歌如此彪悍的一面。

    毕竟哪位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媳妇粗鲁!

    丁一对吴悦晶道,“你这辆不知道几手的破车,买下来最多五万,我只是踹一脚,给你一百就行了!”

    “破车?笑话,我这可是新买的,花了五十万呢。”吴悦晶奋然反驳。

    这车是范剑买的,专门和吴悦晶结婚用的。

    如果不是有这辆奔驰,就凭吴悦晶这个物质女,才不会看上范剑。

    “那就证明给你看。”

    丁一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碎片,是从发动机上掉下来的。

    “这是发东西的牌照,上面明明写着2000年生产,现在是2019,你他妈这个破车都十几年了,就是换个外壳而已!”

    垃圾车!

    甚至没有五菱神车贵!

    “2000年生产?不可能呀!”

    吴悦晶抢过来生产牌照。

    一看,还真是2000年!

    “范剑,你怎么解释?”

    吴悦晶愤怒瞪向范剑。

    莫非是欺骗她?

    “这……这……”

    范剑支支吾吾。

    但证据就在眼前,他也不好狡辩,只好承认道。

    “晶晶,是我骗了你,买了辆旧车重新装修,但我这样做主要是怕你家人瞧不起我,阻拦咱们的婚事,毕竟咱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

    吴悦晶的家人在镇上经商,家财万贯,范剑是在攀高枝,有些心虚。

    “连个奔驰都买不起,本姑奶奶才不会爱你这个的废物,范剑,好自为之!”

    吴悦晶怒气冲冲离开。

    太丢人了。

    “晶晶……晶晶,不要离开我……”

    任由范剑如何呼喊,吴悦晶头也不回,冷漠离开。

    吴悦晶本就是个物质的拜金女,既然范剑没钱,她才不会留下。

    “丁一,你破坏我的好事,咱们走着瞧!”

    范剑恶狠狠指向丁一。

    如果不是丁一,一切还不会这样。

    “去你妈勒个逼,你这种臭虫还不配成为丁一的对手,赶紧给我滚蛋,不然我就打断你第三条腿!”

    丁一继续叫骂,“神知道人口渴,创造了水,神知道人饿,创造了米;然而神也知道这世上没有笨蛋,顺便创造了你,垃圾玩意!”

    “你……你骂谁是笨蛋?”

    “我从来不骂人,我骂的都不是人,看你长得真是祸国殃民、独一无二、害人匪浅、惊世骇俗、雷死人不偿命,简直是毕加索的肖像画在世!比鬼片还令人头皮发麻!一看就知道你爸妈造你时没认真,就你长这傻逼样,穿再好的衣服也是衣冠禽兽。”

    丁一继续叫骂,用词那叫一个狠!

    根本不给范剑面子!

    废话,对于骂人丁一还真没怕过谁!

    “好厉害……”

    围观的妇人中也有几个泼妇,在村上一个人骂三四个不成问题。

    可听到丁一骂街,她们也只感自愧不如!

    “没想到这家伙骂人这么厉害,简直比泼妇还泼妇。”纤清歌心道。

    “你……你……”

    范剑直接气短,脸红脖子粗,不知道如何反驳。

    丁一并没停下来的意思,继续骂。

    “虽然你经常刷牙,但是嘴里还是一股大粪味,虽然你经常洗澡,但是身上还是有一股人渣味!你不是脑子不好,就是缺根线儿,你心脏挺健康的,就是缺个眼儿!”

    “卧槽,你还骂,有完没完了?!”

    范剑接近崩溃。

    被丁一骂的,他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简直比刀扎还难受!

    “当然没完!给脸不要脸的东西,非要装个1才开心,你妈当初生你的时候,估计是把人整丢了,把胎盘养大了!东方不亮西方亮,啥样儿你啥样儿!瞧瞧你说话的语气,简直跟我家隔壁那只旺财一个口音啊!还说那不是你爹!”

    “把胎盘养大?这个骂的就厉害了……”

    纤清歌都听笑了。

    没想到骂人也能骂的这么别致!

    都是她没听过的词汇!

    “整篇没有一个粗话,骂的却直击内心,厉害!”

    如果不是害怕得罪范剑,旁边的妇女们也会哈哈大笑。

    一直憋着,别提多难受。

    有些村妇偷偷记下丁一的话,打算下次她们和人骂架时用上。

    绝对能完爆对手!

    “你……”

    范剑已脸色苍白,刚要张嘴反驳,丁一如同机关枪般的骂声再次传来。

    “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头骡子,天阉的货!长得比尼玛凤姐还要雷人,还是赶紧去死吧,死得越快越好,除了创造大粪,你还有什么追求?”

    “噗……”

    范剑的自尊心终于承受不住,一口气没上来,竟躺在地上被丁一气昏过去。

    这也足见丁一嘴炮的威力!

    “妈的,非逼老子出大招!”

    丁一深呼一口气,算是收工。

    “啪啪啪!”

    反正范剑已经昏迷,旁边的妇女自然就没了顾及,拍出热烈的掌声。

    比看喜剧还高兴!

    “小丁,不……现在应该叫丁老板,您哪里还缺人吗,能不能给狗蛋找个工作?”

    狗蛋妈哀求道。

    刘春风疑问,“狗蛋娘,你家狗蛋不是干装修吗,那活挺好的,干嘛换呀。”

    “没……没干装修,狗蛋就是在外面工地出苦力,这不是一直找不到媳妇嘛,我就故意把狗蛋吹好一点,方便找媳妇。”

    狗蛋娘满脸无奈。

    如果狗蛋能有丁一百分之一优秀,她也不至于如此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