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都市小说 >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 > 第147章 翻译
    丁一扫了一眼,是西方国家的语言和少数东南亚、中东的语种。

    自己恰好刚才都看过。

    丁一点点头道,“都能看懂。”

    “大言不惭!”

    李海若原本也就一句随口的问题,没想到丁一还真说都能看懂。

    不由让她觉得丁一是吹牛。

    毕竟这个楼层里少说有二十几种外语书籍。

    为了给丁一的“大言不惭”一点教训,李海若不动声色地一路走到罗马尼亚语的小区块。

    罗马尼亚语是罗马尼亚的官方语言。属印欧语系罗曼语族东支。

    极为冷门和难学!

    就算世界上专门研究语言的,也对罗马尼亚语望而生畏!

    “好那好,既然你说刚才看懂了,就给我翻译一下。”

    李海若随手拿起一本黑色封面的厚重书本,随便翻开到一页。

    上面的罗马尼亚文密密麻麻,看得都头疼。

    她就是要把丁一打回原形!

    丁一简单扫了眼,有些为难地砸吧了砸吧嘴。

    “我可以不说么?我觉得这比较难说出口。”

    “哼!不要找借口,不就是翻译么?你不是说都会吗?这有什么难的?我给你举着书,你只要张嘴说说就好了。”

    李海若连续紧迫着追问,漂亮的眸子里满得意的喜悦。

    让你装逼,现在吃瘪了吧!

    这次本小姐一定给你点教训!

    年轻人嘛,不能太嚣张!

    看李海若很坚决,丁一叹了口气。

    “这可是你硬要我说的,出了事我不负责……”

    “哼!唬谁呢,不就是让你翻译篇文章,还能有什么事!别再狡辩,不会就直说,装什么大尾巴狼!”

    李海若很不耐烦。

    在她眼中,丁一绝对是不会翻译。

    现在就是在故意拖时间。

    “好吧,既然你执意已绝,我就翻译了,书里的内容是……汤姆回到家,看到妻子正躺在床上,穿鞋诱惑的丝袜,红色的高跟鞋异常热火,汤姆热血沸腾……”

    “停!!”

    李海若终于听不下去了,耳根有些羞红。

    “啪!”

    李海若用力将书本合上,咬牙切齿地道。

    “丁一,你这人真是个混蛋!就算不会翻译,也不要编造,编造也就算了!为什么说这么下流的话出来!?”

    “我没编呀,书上就是这样写的。”

    丁一苦笑不得,比窦娥还冤。

    说真话还有错!

    如果可以编,以丁一的性格,肯定要比这露骨的多!

    “我才不信,这可是名着。”

    李海若信誓旦旦拿出手机。

    “现在科技如此发达,只要我把这些外文拍上去,肯定马上就翻译出来,到时候如果某些人是在吹牛逼,可就丢人了。”

    “我问心无愧,随便你。”

    丁一表现的很轻松。

    真金不怕火炼。

    反正丁一又没说谎,才不怕李海若检验。

    “吆喝,你的嘴比死鸭子都硬!那好,咱们就打个赌,如果你的翻译是编纂的,我以后依旧喊你小弟!”

    李海若对丁一挑衅道。

    以她的猜测,丁一绝不敢应战。

    “好,我同意。”

    丁一直接回答。

    “你……你真同意了?”

    李海若错愕。

    这小子胆也太肥了!

    “我又没说错,怕什么!但赌就要公平,如果你输了,就要亲我一下,而且是,亲我的嘴!”

    丁一坏笑。

    “你……下流!”

    听到丁一的要求,李海若双颊陡的羞红。

    亲一下。

    而且还是嘴!

    这也太……

    “戚!没想到虎父有犬女!!李健成先生一生豪气冲天,没想到女儿却患失患得,一点都没继承父亲的优点,让人痛心。”

    丁一故意让声音抑扬顿挫,刺激李海若。

    李海若果然上当。

    “哼!赌就赌,谁怕谁!!”

    李海若话音刚落,书架的另一头走来一名头发灰白,身材瘦弱的老妇人。

    老妇人戴着老花眼镜,对李海若笑呵呵地。

    “小姐,你输了。”

    “老奶奶,为什么这么说?”

    李海若不解问。

    “我看过那本书,里面的确有这一段,所以那位公子翻译的完正确!”

    老妇人继续和蔼道,“我姓时,时间的时,你们可以叫我时妇人,我是医科大的外文系的教授,专门研究小语种,所以能读懂这些书。”

    “原来是这样。”

    闻言,李海若豁然。

    不过当李海若看到丁一一脸得意的样子,心里又一阵憋屈。

    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冷门的语言都会。

    而且还只是随便翻几下!

    更主要的是,她输了,按照赌注要亲丁一,而且还是嘴!

    “谢谢时妇人,不然我还真没法解释,妇人,您也是来买书的?”

    丁一对时妇人挺感激。

    时妇人笑着摇摇头,“我不是来买书,我是来念书的。”

    说着,时妇人伸手指了指书架的另一头,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

    同样年近花甲!

    “我们以前的生活不好,但老头子心疼我,从不让我干活,里里外外都被他一个人包了!结婚这么多年,我甚至都不知道厨房在哪里!为了让我生活的更好,老头子打好几份工,每天都很熬夜干活,用眼过度,现在以至于失明!我老头子虽然不识字,却喜欢读书,喜欢听故事,现在我退休了,每天都会来书城给他读故事,只是……老头子前几年患上老年痴呆,恐怕这辈子都不记得我了!上次我问他我姓什么,他说姓时,我当时很高兴,我以为老头子终于恢复记忆了,可他却说,是石头的石……”

    说完,时妇人的眼睛些许湿润。

    爱情的泪水。

    李海若虽然对丁一霸道不讲理,却心思纯净,听到这番话,连忙安慰道。

    “时妇人不要难过,老先生会好起来的。”

    “哈哈……小姑娘,你不用安慰我,老婆子我早就想开了,就算他不记得我也无妨,反正两个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现在只希望死后能埋在一起。”

    说到这里,时妇人又笑两声,道,“下辈子再投胎,我要做男人,让老头子做女人,轮到我照顾他了!”

    “……”

    李海若和丁一听了,沉默不语。

    老人的话听起来稀松平淡,却饱含了太多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时妇人突然略带深意地看了丁一两人一眼,问,

    “你们也是对夫妻吧?”

    “我们……”

    李海若微微脸红,还没等着否定,丁一就笑道。

    “是夫妻,只是结婚没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