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都市小说 >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 > 第189章 黑无常和亮无常
    “竟然还被严刑逼供?!丁公子,您对我真是太好了。”

    王撕葱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就差对丁一跪下磕头了。

    “王公子不用伤心,都过去了,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丁一大言不惭道。

    “兄弟”二字,让王撕葱心里暖暖的!

    下一刻,王撕葱对刘产勾了勾手指头。

    “你给我过来!”

    “王公子饶命呀,我不知道丁爷是您的救命恩人,如果知道,我万万不敢得罪,求求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我吧!”

    刘产吓的痛哭流涕。

    鼻涕都流进嘴里了!

    那叫一个狼狈!

    没办法,和命相比,面子就是狗屁!

    “跪下!”

    王撕葱指挥刘产道。

    声音冰冷,不夹杂任何感情!

    刘产“啊”了声,又意识到王撕葱周身冰冷的气息,立马不敢反抗,跪倒在地。

    王撕葱叫骂道“奶奶的,你也不睁大狗眼瞅瞅这是谁,丁爷是你能招惹的吗!?没脑子的东西,就你这种垃圾也妄想加入我王家?我呸,刘家到你这辈儿也算走到头了!”

    说完,王撕葱一脚直接踹在了刘产的门面上!

    “哎哟!”

    刘产痛叫一声,被踹的翻了跟头,脸上印了个皮靴印子!

    丁一从头到尾就这么看着王撕葱很是威风地教训刘产,也懒得发表什么意见。

    他知道,这时王撕葱在表达对自己的“感激”!

    嚼着口中的口香糖没有调味,丁一随口吐在地上,对王撕葱道。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件事就交给王公子你把,把这条狗抓回去好好管管。”

    “丁公子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接着王撕葱又乐滋滋地道。

    “丁公子,什么时候你再教我泡妞,我感觉你上次教的勇气就很有道理,现在人多女孩都说我越来越an了!”

    “这!”

    闻言,丁一一阵头疼。

    当时他本就随口说逗王撕葱玩,没想到这家伙还当真了!

    “有空再说吧。”

    丁一故意打马虎眼,返回包房,继续和李黑他们唱歌。

    等丁一离开后,王撕葱看了眼地上丁一吐出的口香糖,将一个保镖招过来。

    “知道这口香糖是什么牌子不?好吃吗?”

    那保镖为难地看了王撕葱一眼,轻声道。

    “公子,这种口香糖是最便宜那种,也就是两块钱一条,甜蜜素很高,而且也没嚼劲,不好吃。”

    “你懂个屁啊!丁公子吃的口香糖,能一般吗!?”

    王撕葱拍了那保镖的头一眼,随后道。

    “去,帮我买一箱子这种口香糖,以后我天天嚼。”

    “啊?”

    保镖以为自己听错了。

    “啊你个头!这才是男人该干的事,以后你们也别抽烟了,都吃这种口香糖!”

    王撕葱一脸得意,笑嘻嘻地道。

    “你们不懂的,我这是在学丁公子的神韵,我要变得越来越an……”

    “……”

    闻言,几名保镖你望我,我望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地上跪着的刘产则一脸后悔!

    好端端的,他干嘛得罪丁一呀!

    这不是自寻死路!

    唱完歌,丁一送李黑等人回到学校,天色已晚,丁一也就懒得再回家了,给刘春风打电话说今晚在学校住。

    刘春风自然没意见。

    “刘产这小子还真是难缠,保不住会狗急跳墙,如果对我的家人带来什么伤害,可就得不偿失了。”

    晚上,丁一躺在床上,并没着急睡觉,还是想到刘产。

    没办法,自从父母来到落霞市,丁一无论办什么事都小心的多。

    以前他是孤家寡人,什么都不怕!

    可现在父母都在,如果有人对刘春风、丁石不利,这可就不好玩了。

    丁一肯定会后悔终生!

    可刘产那家伙就是个废物,根本不值得丁一出手!

    “对了,我可以去找黑白无常,让他们把刘产所有的魂勾走,没了魂魄,刘产就是个傻子,自然不会再对我有什么威胁。”

    更重要的是,这种办法根本不会有人发现端倪!

    就算是纤清歌,也找不到证据!

    非洲。

    一块炎热的大陆!

    白无常对黑无常无力道。

    “黑无常兄弟,我实在受不了了,今天你帮我值班吧。”

    黑无常笑道,“行了行了,以后别再叫我黑无常了,现在你比我还黑!”

    确实,在炎热阳光的炙烤下,白无常也变得黑油油。

    和黑板似的!

    白无常反驳道,“哼,你也好不到哪去,现在已经黑的变亮了!看来以后我可以叫你亮无常了!”

    “我也不想呀,因为我很黑,所以我吸热,所以我更黑,所以我更吸热……奶奶的,这直接成一个恶性循环了。”

    黑无常叫苦不迭。

    现在他的皮肤都快赶上墨镜了!

    油光锃亮!

    白无常道,“实在不行,咱们去求求阎王爷,还是让咱们回去吧,非洲不仅环境恶劣,这里的鬼魂还很没素质,上一次我去勾魂,竟然直接被几个鬼揍了,真他妈窝囊!”

    “哎,谁说不是呢!可求阎王爷也没用,这是丁上仙的旨意,阎王爷也不敢得罪!”

    黑无常痛苦道,接着责备白无常。

    “都她妈怪你,觊觎丁园长的宝贝,如果不然我也不会落得这种下场,扫把星。”

    “黑无常,当时明明你也同意了,现在却把部的责任都推给我,你太不仗义了!”

    白无常反驳。

    “反正都怪你,我要向阎王爷坦白,你是主谋,我顶多就是个从犯,还能减轻点罪情,我现在去一秒钟也不想待在非洲了。”

    为了回家,黑无常都想到了出卖兄弟。

    看来他真的是受够了!

    “黑白无常,两位都在吧,我是丁园长,专门来看望二位。”

    丁一通过传传音符联系到黑白无常。

    听到是丁一的声音,黑白无常一愣。

    黑无常痛苦道。

    “丁爷,都是白无常的主意,我只是从犯,求求您让我离开非洲吧,我已经吃了好几天的老鼠、蜥蜴、蛤蟆,现在我都快吐了。”

    白无常也跟着求饶,“丁爷,是我不该觊觎您的宝贝,我知道错了,求求您饶了我们吧!”

    黑白无常再无曾经的尊严,对丁一疯狂磕头。

    快带他们离开这里吧!

    丁一好奇问,“咦,怎么两个黑无常,白无常呢?”

    闻言,黑白无常抱在一起痛苦。

    都是泪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