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都市小说 >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 > 第373章切磋
    “真的假的?”

    座位旁,被奇葩题目弄得秀眉轻锁的马露对丁一投去向往的目光,手下一紧,不小心把圆珠笔笔头弄断。

    “你确定要交卷?考试时间可还多着呢……”

    时分秒皓齿一笑,十分惊讶。

    这家伙的行为真是一直让她意想不到。

    “嘿嘿……不用了,我喜欢一步到“胃”。”

    丁一眯着眼,眸子充满xié è。

    “混蛋!”

    听明白其中深意,时分秒重重瞪了丁一一眼。

    一旁矮胖妇女圆滚滚的身材走了过来。

    “哎,现在的学生什么都好,就是太骄傲自大了,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我们这些教授都做不好,更不要说一个学生了,他肯定是随便写上的。”

    说着矮胖妇笑接过丁一的shi juàn。

    心想就算你小子再厉害,我一个堂堂教授鸡蛋里挑骨头,也能让你难堪。

    谁知她刚看了手中shi juàn一眼,瞳孔便因为震撼猛缩,不自主朝向已走在门口的丁一望去……

    持续懵逼!

    “果然有毛病。”

    看到矮胖妇女如此神色,时分秒只以为是丁一的shi juàn太差了,心中冷笑。

    这家伙果然是装的。

    一个人如此年轻,怎么可能同时精通六种语言。为

    了确认心中想法,时分秒轻问,“他的shi juàn怎么样?”

    只见矮胖妇女吸了一口凉气,叹道。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shi juàn上其中几个词汇是雨果时代流行的,现在都快消失匿迹了,我也是凭借这方面的研究荣获的教授职称,没想到这小伙竟然知道,鬼才啊,而且还有一些词汇我也没见过,看来要拿回去好好研究,说不一定又会有新的发现!”

    矮胖妇女如获重宝,小心翼翼将丁一的shi juàn收起来。

    “我……”

    看的时分秒目瞪口呆。

    外面,丁一鞋底捻灭第五个烟蒂,看着教学楼口不断走出的同学,考试应该差不多结束了。

    落霞市医科大学向来崇尚真才实学,直接现场阅卷,从这些人看向自己时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丁一也大体猜出自己的结果。

    “早知道就故意做错一道题了,毕竟得满分的人应该不多,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丁一笑着摸了摸鼻梁,看对面广阔的操场不错,走了过去。

    操场东南角一棵一人多粗的松树下。

    一轻装老者正熟练打着太极拳,轻闭双目,左手为阴,右手为阳,以意导气,以气催形,挥手潇洒。

    整个人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咦,这不是上一次买假文物那个老头吗,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不过,他这一手太极打的还真不错。”

    站在一旁的丁一啧啧称奇。

    他虽然对太极不太了解,但这老头举手投足间都充满着容纳天地的飘逸,应该已窥探太极的大门。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袁泉!

    “咻!”

    恰巧一颗满是虫洞的松果掉落,径直砸向袁泉的右肩。

    “这松子来的真不合时宜。”

    正当丁一叹息如此美景被松子破坏时,袁泉嘴角却扯出一抹神秘笑意。

    “呼……”

    袁泉右肩诡异抖动,竟卷起一团旋转劲气,将松子静止托浮在肩头。

    接着后者搂膝拗步,一式揽雀尾打开,预示太极起式。

    紧接着袁泉布满老年斑的双手大开大合,一招野马分鬃将松子吸纳手心,摆动一百八十度,提手上势,又是一式玉女穿梭斜甩,本来普通的松子竟像子弹般向丁一爆射而来,直杀面门。

    看来虽然袁泉一直闭眼,却早已察觉到丁一的存在。

    “这老头……”

    一抹兴奋的妖异浮现在丁一眸子,如鹰的锐利目光紧盯飞射杀来的松子。

    “轰!”

    关键时刻,丁一右拳赫然轰出,将松子粉碎。

    “哈哈,既然老先生想切磋一番,那小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丁一不管袁泉的惊愕,脚板蹬地身形冲出,阴森恐怖的双爪如厉鬼降世,向袁泉厮杀而去。

    过程中不断传出撕裂空气的可怕杀气。

    “好小子,出手如此毒辣,一点都不懂的尊老爱幼。”

    袁泉虽然嘴里这么说,心底还是有几分兴奋。

    在丁一的利爪将触到他喉咙时,闪电躲过,马步站稳,同时肌肤褶皱的双手急速出击,鬼魅般扣住丁一的手腕。

    “手抚琵琶?不错。”

    丁一手臂陡然用力,刚抽出手腕,袁泉的大手却又黏在上面,抓扣不放。

    来回争夺间,二人四臂在空中上下翻飞,留下一连串残影,袁泉依旧紧追不舍。

    “好玩!”

    丁一诡异一笑,双爪交错相对,接着毫不留情分别向自己的手腕抓去,吓得袁泉连忙松开。

    紧接着,丁一锋利的手指在自己的手腕飘过,虽然擦破表皮扯出几道血线,却逼退了袁泉对自己的纠缠。

    “欲立先破,小子,你够狠。”

    袁泉愣了一下,没想到丁一会出如此手段。

    “老先生,我要出杀招了,你要小心!”

    说着,丁一恐怖的爪影如狂风暴雨般向袁泉厮杀而去。

    毒辣惊悚。

    强横恐怖。

    凌厉的煞气瞬间将袁泉笼罩在死亡之中。

    “……”

    突然的异样让袁泉再也没有之前的轻松,眉头紧锁,不断仓皇后退。

    丁一的攻击不仅刁钻迅猛,而且没有章法而言,异常诡异,让他无处反击。

    “不好!”

    袁泉后背刚碰触到松树,扑面而来的阴森爪风让袁泉脸色陡然一变,慌忙向一旁闪躲。

    “咔嚓!”

    下一瞬间,丁一锐利的双爪赫然将树皮撕碎,树干凹陷大半。

    木屑横飞,松树粘稠的汁液流淌而下,仿佛在哭泣。

    “再来。”

    丁一毫不在意,猛然转身,呼呼爪风向袁泉枯瘦的身躯狂杀而去。

    “臭小子,非要弄死我你才甘心。”

    袁泉笑骂,脚尖连忙点地,双臂一振,一记白鹤亮翅身躯向后激射退去,勉强躲过丁一的攻击。

    “好了好了,不打了,不打了。”

    袁泉率先服软,坐在旁边的楼梯台阶上。

    他练太极本意修身养性,之前看到丁一将光头大汉dǎ dǎo,袁泉知道丁一有些手段,忍不住想要切磋。

    没想到丁一打起架来就是个疯子。

    大开大合,也太狠了!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