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都市小说 > 我在天庭幼儿园当园长 > 第383章人性
    提到这里拳击场,冬夜还很生气,直言道。

    “我觉得,这过于野蛮了,刚才那个在打拳的人,是不是送去抢救了?你们是怎么处理伤者的?”

    冬夜不动拳击,自然看不出来刚才的那家伙实际已经被打死了!

    再说了,在冬夜的意识中,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别说死亡,就算把人打伤,对她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

    只是冬夜没想到的是,这个社会的黑暗,已经大大超乎了她的想象。

    “哈哈……伤者?抢救?”

    张东川云不屑道。“冬夜xiao jie,你是在逗我吗?你听说过古罗马的贵族,会把那些只比奴隶贵了点的角斗士,送去医生那里抢救吗?”

    “这又不是古罗马,这是神州国,而且又不是奴隶社会!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野蛮地对待人命!?”

    冬夜不忿道。

    她实在受不了张东川云如此轻浮对待他人生命的态度!

    张东川云也不回答,而是指着那擂台上还在继续上演的凶狠搏斗,说道。

    “我这里的拳手,就跟古罗马的角斗士一样,他们是我买来的奴隶。有监狱里的死囚,有重刑犯,有当地下杀手的,也有一些犯过事的,躲在我这里混饭吃的,这帮人,比我养的狗还不如。你看看他们,只要有钱,他们什么都能做,要他们去死都可以。”

    “……”

    一番话,让冬夜震惊。

    说着,张东川云又指着那些观看表演的看客,道。

    “再瞧瞧我的这些客人们,他们的表情,多么疯狂,他们的眼神,多么热烈……说白了,在他们眼中,擂台上在打架的两个人,就跟斗犬、斗鸡、斗蛐蛐,没什么区别!你觉得这些人,走出这里以后,都是什么人?不就是所谓的企业家、官员、名流吗?他们就是这个社会的上层建筑,而这个社会的管理者,统治者,就是这样一群野蛮的人……”

    张东川云的解释,把人类最黑暗的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

    “……”

    听到张东川云的话,冬夜紧咬着红唇,心里很不服气,但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些明显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以看着有人活生生被打死,却无动于衷。

    只顾着疯狂呐喊和欢呼。

    只顾着疯狂加油!

    只有死亡,才能让他们激动!

    人性,真的如此丑恶?

    钱,或者说那一张纸,就可以把人最宝贵的生命玩弄的如此可悲!

    不知道钱的出现,到底是社会的进步,还是退步!!

    事实证明,人,永远不要把自己看的多么高贵。

    人的本质确实和畜生一样,一样的卑微,一样的充满劣根!

    见到冬夜震惊的表情,张东川云一脸感慨地道。

    “冬夜xiao jie,你还不明白么?这不是我残忍,而是人性本如此……人,在最完美的时候是动物中的佼佼者,但是,当他与法律和正义隔绝以后,他便是动物中最坏的东西。他在动物中就是最不神圣的,最野蛮的。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古希腊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的,只是大多数人,都不明白世间的真相罢了。”

    说着,张东川云拿起一瓶威士忌,直接给自己灌了两口,一脸桀骜地道。

    “在这个地方,没有法律,没有制度,有的,只有弱肉强食!力量!权势!才是这里唯一管用的东西!而我张东川云,就是这里的上帝!!”

    张东川云的脸上露出病态的傲然笑容,特别是看到冬夜已经哑口无言,娇美的容颜上带着恐惧,更是得意。

    只不过,当张东川云看到丁一的表情时,则是皱起了眉头。

    “什么?!这……这个小子,听完我激扬的演讲,竟然能无动于衷,真是太诡异了!”

    这是张东川云从没遇到过的事情。

    如果是普通人,世界观早就崩塌了!

    “……”

    丁一面不改色,甚至眼神比之前还要冷淡,就仿佛万古不化的坚冰,又如亘古不变的磐石。

    他的气质变得深沉,深邃,甚至还带有一丝深深的无奈……

    很显然,张东川云的话丁一理解!

    甚至很赞同!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张东川云,是人性黑暗面的代表!

    他干了很多人想干却不敢干的事!

    “丁助理,你好像不太服气?”

    张东川云皱眉。

    丁一轻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你怎么废话这么多,到底还给不给尾款了?”

    张东川云眯了眯眼,“你觉得,我是在讲废话?”

    “当然,我早说了,我没兴趣跟你玩小孩子把戏。”

    丁一淡淡道。

    “……”

    张东川云脸巴掌抽搐了两下,含着怒火的目光,死死盯着丁一,“我听说,丁助理把我一个喝醉的手下打伤了,果然有些血性啊,好像年纪轻,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属兔,另外,你也绝对算不上虎。”

    丁一道。

    “哈哈……还有闲心跟我开玩笑,不错啊,我欣赏有胆量的年轻人。”

    张东川云邪邪一笑,“我说了,在这个斗兽场,力量才是一切。如果你想从我这里拿回四千万尾款,那就必须向我证明,你有这个能力!”

    丁一颇感兴趣地问。

    “哦,怎么个证明法?”

    张东川云伸手,一指那擂台,“既然来了斗兽场,总要付出一点代价,不是金钱,就是身体。到擂台上,用男人的方式战斗,打败我养的野兽,我就交出四千万!”

    “什么!?”

    冬夜惊慌地打断道。

    “丁一!千万不要!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刚刚冬夜可听说了,这擂台赛可是会出人命的!

    太危险了!

    丁一则是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安抚冬夜,让她别激动,说。

    “这不公平啊,我们是来收债务的,本该是无本买卖,我若还去打一场,岂不是赔本了?”

    张东川云点点头,“丁助理说得也有点道理。不过,你打伤了我的人,我总要给手下一个交待。这样吧,你若是赢了,我不仅给你四千万尾款,还把半天斗兽场赚的钱,也部给你!”

    “哦?多少钱?”

    丁一问。

    “目前是三百五十万。”

    一个张东川云背后的助理很快报出了数字。

    “……”

    丁一一听,摸了摸下巴,笑道。

    “成交!”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