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薇曾经这样形象地比喻过自己,她说她就如一朵蒲公英,只有等风来把她吹走,方才可以继续遨游于空,借助风力继续飞向远方,而这阵风就好比杨、霍尔德、许冬阳以及冯诺可。

    徐薇在南昌的滕王阁认识了摄像师冯诺可,本来对冯诺可这个人特别看好。后来徐薇看到了冯诺可的自私,只好选择跟他分手。

    徐薇在南昌的第四段爱情故事就这样划下了休止符,南昌这地方她也不想长留了,反正她这个顶尖大吃货早就把南昌给掏空了。她已经腻了这个地方,那她接下来要去哪里流浪,怕是早就规划好了。

    当初她在湖南的长沙时,就已经通过抛硬币的方式决定好如果在南昌找不到一段完美的爱情,就要去福建的福州继续一个人的流浪生活。而现在的问题是,她是要搭乘什么交通工具去呢。

    徐薇从湖南的长沙到江西的南昌是搭乘火车的,她觉得再搭火车实在没有新鲜感了。她流浪的时候已经坐过至少三回飞机了,怕也是坐腻了,又或者说是看腻了蓝天白云。

    她想要搭乘她未搭乘过的交通工具,她想了想,既然如此,那就选择搭高铁吧。反正从江西的南昌到福建的福州恰有一条高铁安排。

    ……

    徐薇搭高铁离开南昌的时候是在三天后。她始终拉着她那个粉色行李箱,拿着车票一脸迷惘地走在人群当中,找到了自己所属的列车和座位。她坐在高铁上看着窗外面的风景,那眼神别提有多迷离。

    她待在南昌这个地方也有三个多月呐,她居然在这里拥有过一段最持久的爱情。但可惜的是,这段爱情并不能长久下去。

    徐薇有时候想,男人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性格特点都不一样。杨是一个渣男,这点毫无争议。至于霍尔德嘛,除了有点爱较真也没什么别的缺点。许冬阳就别提了,不过许冬阳的演技真的很到位。

    徐薇在南昌认识的这个冯诺可,温文尔雅,倒跟顾凯颇有几分相似。可惜的是,他太高傲太自私了。明明侵权别人的作品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就这点来说,徐薇实在看不过去。

    徐薇这次起身去福建的福州,其实也没对爱情充满多大的憧憬了。她想还是一切随缘吧,爱情这种东西她还是觉得懵懵懂懂的。在爱情面前,徐薇就是一个无知少女。

    ……

    经过长途跋涉,徐薇总算是到了福建的福州。那时都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怕是工作不能找了。既然这样,她想去吃顿晚餐,然后再找一个容身之处。她便拉着那个粉色行李箱离开了高铁站,往福建的福州进发了。

    说起福州这个地方,倒算是历史悠久。在福州,值得参观的景点数不胜数,就比如鼓山、三坊七巷、左海公园、十八重溪、东甲岛、青云山、西禅寺等等。

    但谁叫徐薇是顶尖大吃货呐。徐薇最看重的还是福州的美食,就好比七星鱼丸、佛跳墙、芋泥、锅边糊、光饼、捞化等等。徐薇决定了——福州,她吃定了。

    徐薇拉着那个粉色行李箱,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穿过人头攒动的人流,参观着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一切。她听着每个人的说话声、走路声、嬉笑声,眼里都冒着憧憬的光。让她不得不感叹,福州真是一座繁华的城市。

    徐薇随随便便就进了一家快餐店,也就随随便便地把一顿晚餐给应付了。

    现在徐薇解决了晚餐问题,那接下来就是找一个容身之处。幸亏她在南昌的吴先生的照相馆里工作了有个把月,这钱倒是赚得挺多。她这次终于可以住豪华的酒店房间了。

    ……

    徐薇拉着她那个粉色行李箱,住进了酒店房间,刚往里面踏进去,就把行李箱搁置在角落,兴冲冲地找到了床,“扑通”一声就往床上扑上去。

    这床好大好软好舒服。徐薇在床上滚来滚去,满脸的幸福感“哇哇,久违了。”

    房间里的壁灯闪着温暖的金黄色光芒,照得房间尽显温馨。徐薇一个人住这么宽敞的房间里,难免觉得孤独了。她平躺在床上,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在感慨一个人的流浪生活真是寂寞呢。

    徐薇想她的好姐妹们了,便拿起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刘德华的《再会了》,将其播放了出来。歌声在顷刻之间回荡在房间里

    “或许终于要放手了,纵使你我心机费了不少,或许都知道救不了,某天有过之火再也不烧,那些过往温柔,你我亦信可没尽头,想不到共对多年后,让你走……”

    徐薇听着这首荡气回肠的歌,微微笑了。这首歌她始终百听不厌,想必是因为这首歌是她和邓梦伊、赵一宁之间的姐妹之歌吧。

    可徐薇越听越感伤,她现在是一个人流浪,这首歌屡次提醒她——邓梦伊和赵一宁不在她的身边,所以她听着听着就“哇哇”地哭了。

    一九九七年八月,徐薇的爸爸妈妈因为一场车祸离她而去,徐薇被迫出来流浪。到如今,都一九九九年三月了。再过五个月,她的流浪生活就刚好到达两年了。徐薇在外面流浪居然有两年了。

    ……

    徐薇想向她的好姐妹——赵一宁汇报她的行程,便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了

    “一宁,我搭高铁从南昌到福州了,福州这地方还真是梦幻呐,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会走这么多地方,现在回想起来,真挺怀念的,先是广州,再然后是重庆、长沙、南昌,到如今的福州,我都不知道我还能走多少个地方呢,敢情我真想走遍万水千山啊,不过我一个人流浪的时候,总免不了寂寞了,不过幸好有一宁你的陪伴,谢谢有你,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呢,问候邓梦伊和顾凯。”

    赵一宁不久看到了短信,就回复了徐薇

    “徐薇,我明显大吃一惊,你居然没提前告诉我一声就跑到福州去了,这让我发现你四处流浪的一个规律,莫非你一旦在一个地方有了一段不完美的爱情就会选择到下一个地方流浪?我也不好奇你这样的规律了,不过谢谢你能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大学生活还算是多姿多彩,我下一年就要开始实战演习了,说白了就是到一家出版社实习,每个学生都必须这样受到安排,至于梦伊呐,还是老样子,跟罗尔杰还在你侬我侬的,罗尔杰再过个两个多月就要出国到加拿大进修美术了,梦伊特别珍重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顾凯嘛,也要开始创业了,他学到的知识都可以做一些基本活了,他和他那三个室友合作创立了一个工作室,主要负责软件开发。”

    徐薇说“一宁,你说得没错,我在广州被杨戏弄了,就起身去重庆,我在重庆被霍尔德甩了,就起身去长沙,我在长沙被许冬阳骗了,就起身去南昌,结果我到了南昌看到了冯诺可的自私,选择离开了他,紧接着,我就到福州了,我其实对爱情没多大憧憬了,一切随缘吧,人生呐,本来就是要顺其自然才会多姿多彩啊,而我的人生,还是一如既往的放荡不羁,我现在倒觉得大学生活也挺不赖的,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高考了,不过我也吃不到后悔药了,不过我看到一宁、梦伊和顾凯都能这样自在,我也心满意足了。”

    ……

    徐薇后来打电话给了林子翰,林子翰居然接了

    “徐薇,好久没见到你了,你这次又到哪里流浪了?”

    徐薇说“子翰啊,我和你最近一次通话是在什么时候啊?”

    林子翰说“三天前。”

    徐薇说“哦,对啊,确实呐,三天前我就跟你通过一次话……子翰,我发现你这人也挺不错的,这些年来,你没少给我发慰问短信,我真挺感动的。”

    林子翰说“说什么话呢,我不是说过会用一辈子喜欢你么,我慰问你也是人之常情。”

    徐薇笑着说“这都是我们高二时的事了,你还念念不忘啊。”

    林子翰说“我还记得你曾经对我承诺过,如果我能在你三十岁依旧单身时送你一整片星空,你会毫不犹豫地嫁给我呢。”

    徐薇倒不否认,说“亏你能把这个承诺记得这么刻骨铭心。”

    林子翰说“那是,我这个人很专情的……话说回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徐薇说“什么问题……哦哦……我现在在福州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福州是我流浪的第五个地方了。”

    ……

    徐薇来到阳台,扶着栏杆,俯瞰整座城市。在她眼中,一切都尽显灯红酒绿,美丽的霓虹灯闪烁出晶莹的光,车辆“咻咻”地就如闪电般穿梭在马路间。人们无忧无虑地走在街道上,叽叽喳喳的,十分吵杂。高楼大厦就如伟岸的高山,充斥着城市的喧嚣。

    一阵清新的夜风吹拂起徐薇那头黝黑的及腰长发。徐薇闭上双眼感受小风带给她的舒服,那是徐薇真正意义上最清闲的时刻。让她不得不感叹,人生呐,本来就飘摇不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