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书海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恃美而骄 > 第84章 私相授受
    声音很轻很轻,还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

    顾之棠定定看她几眼,心中一软,轻声道“你的伤……”

    “没事。”曦月抹了把脸,笑得很不好意思,“我的马被咬死了,这些都不是我的血。”

    血还带着腥味,她爱美,自觉形容狼狈不能见人,很快就觉得羞赧。一时间手足无措,只好低下头去,避开顾之棠的目光。

    “你救了我,我会告诉父皇,让他赏赐你。”

    顾之棠佯装震惊道“你……你是?”

    “我叫曦月。”她半弯下腰来,笑得两眼弯弯,“是个公主。”

    “你是哪家的儿郎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顾之棠笑道“我的父亲是怀化大将军,顾成业,公主应当见过。”

    不止见过,顾成业应当还抱过她。

    当时是曦月自个儿央求着要抱抱的,顾成业是个老实人,说抱便抱了。

    抱了以后,被揪了一大把胡子,疼得哇哇大叫,眼泪都给逼出来了。

    果然,曦月捂嘴惊讶,笑得有些狡黠。

    顾之棠想了想,试探着道“其实我不是顾之棠。”

    她一直注意着曦月面上的表情,话音刚落后,曦月只是一脸迷茫的看着她,一副困惑不解的模样。

    倒没有激动,也没有吃惊,单单纯纯的就是困惑。

    沉默得有些久,曦月忍不住问道“你何出此言呐?”

    “公主可以唤我四郎。”顾之棠含糊着把这话揭过了。

    她本以为,她有可能是和顾之棠两人互相对调了。不过此番看来,却并非如此。

    若是面前的公主,就是以前的顾之棠,她不会是这个反应,也绝不会不采取任何行动的。

    曦月面色一红,嚅嗫道“四、四郎……”

    顾之棠沉思,没有注意到她面上的绯红,一旁沉默着的江暮云却是注意到了。

    他眉头深皱,强行插进去打断他们。

    “此地不宜久留,苍狼会呼朋引伴,我们还是早走为妙。”

    曦月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另一个救命恩人,于是细声细气道谢“多谢你救了我。”

    江暮云看她一眼,行了个礼,冷淡又不失礼节的道“这是本分,公主客气了。”

    顾之棠一行人很快就离开。

    临走前,还不忘把苍狼的尸体打包带走。

    顾之棠和公主同乘一骑,猎物由江暮云驮着。

    其实对于这个分配,江暮云很有意见。

    他觉得他该和顾之棠同乘一骑,让公主自己骑回去。但是公主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哪能让她和这些腥臭的猎物待一块啊。

    顾之棠不同意。

    她更不同意让江暮云和公主同乘一骑,于是只好自己上了。

    公主洗了脸,净了手,稍微拾缀一番,又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娘子,姿色动人。

    她不时抬起头来,和顾之棠聊着点什么,顾之棠低声应和,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眉目低敛着,多了几分耐性。

    声音细细碎碎的传来,身后紧跟着的江暮云只能依稀听见一些模糊的字眼。

    江暮云眼睛微眯起来,看着顾之棠护着公主的模样,感觉有些碍眼。

    顾之棠还从来没有对他这般和颜悦色。

    一路上,三个人都心不在焉,各有心事。

    回了营地,刚策马进来,便见一个身着粉色衣裙的宫婢急急赶来,哭唤道“公主,您可回来了”

    是绿翘。

    顾之棠嘴角一翘起来,率先翻身下马。

    曦月瞪了绿翘一眼,“哭什么哭?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她想跟着翻身下马,只是手脚都酸麻无比,一动就疼得厉害。方才在马上不觉,此时一动才发现手脚都僵硬得厉害。

    曦月一张脸涨得通红,半是窘迫,半是着急。

    顾之棠笑着望她一眼,主动伸出手,把她扶下马。

    曦月一愣,一抬头,目光不期然和顾之棠对上,便有瞬间的晃神。

    她有种很奇异的感觉。

    这一路上,顾之棠对她贴心无比,不管什么事情,都能照顾到。简直像她肚子里的蛔虫。

    曦月默默低下头去,站好。

    因她这模样着实太过狼狈,便也没有多留,只给顾之棠留下一块玉佩当做信物,让她有事上门来找,跟着绿翘便走了。

    顾之棠手中揪着玉佩的络子,缠着指尖打转,看着公主离去的方向,久久都没有动一下。

    忽然,手上一轻,玉佩被人抢走了。

    她一回头就看见江暮云手中拿着那块玉佩,笑得像只狐狸。

    “既是公主赏赐给救命恩人的,那也有我的份,这玉佩便交给我来保管吧。”

    顾之棠想也不想道“不行!”

    让他们两人见上面,已经算失策了。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也顾不上太多。

    现在还想和公主有更多的纠葛?哼,那还要看她答不答应!

    顾之棠二话不说,便想把玉佩给抢过来,可江暮云哪里会让她得逞?

    “四郎,你想独占这功劳?”江暮云面上分不清喜怒,他眼睛半眯着,眼中似有暗芒,“公主的东西,你拿得,我拿不得?”

    江暮云向来对她迁就得很,不管什么无理取闹过分的要求,一向都想也不想答应下来。

    这还是第一次对她如此,可以算得上疾言厉色了。

    “我不是想独占这个功劳。本来出手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公主。”顾之棠撒了个谎,故作冷淡道“但这是公主给我的玉佩,不能给你。你若需要,我便禀明公主,让她把这功劳都算在你身上。但是玉佩必须还给我。”

    这玉佩是曦月从小戴到大的,意义非凡,怎么能给江暮云呢?

    这丫头怎么搞的,居然把这么重要的玉佩随手送人。便是要留个信物,让绿翘来传个话就行了啊。

    这是私相授受啊!顾之棠一颗心都操碎了。

    别说玉佩,就是公主的一根头发,都绝对不能让江暮云拿到!

    顾之棠眼巴巴的跟在他身后,想拿回玉佩,但是这一次,江暮云说什么都不给了。

    等顾之棠一路追到他的帐篷还不死心,江暮云便阴阴笑道“四郎,你这样我很不喜欢。你再追着我要,我就摔了,你也别想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