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我真不会修仙! > 第279章 粉面和尚

第279章 粉面和尚(1 / 1)

李道玄回神,缓缓睁开双眼。

身上雨露皆有,甚至于还有鸟禽留下的痕迹。

望那天边鱼肚泛白,又是一日清明。

起身禅去身上的杂物,便是感叹一声时间飞逝。

“一夜过了。”

这间院子无声,外面可是开始热闹。

昨日陈掌柜送来一些人后,寂静的别院多了些烟火气息,只见炊烟寥寥,人声交错,鸟雀声伴随着人踪,有种俗世归来之感。

站在法坛前,李道玄抽出三张黄符将泥人封起,朝着外面唤了声,没多久便是有下人走进来应道。

“少爷。”应声的是个不大的少年,看起来也不过十一二岁,与李道玄年龄相仿,只是面黄肌瘦,有些营养不良。

这年头的人很容易营养不良,便是富家公子也容易缺失一些东西,能够卖身进富贵人家,也是多少贫苦人想做的事。

毕竟自己种田可能饿死,去了地主老爷家那可就能吃饱,更别提若是遇到好东家,还能有新衣服穿,这等好事谁能赶得上?

李道玄自然也明白这道理,但他起初依旧保持的前世的观念,看不得穷人卖身,富人理所应当的驱使穷人,所以他起初还有些抵制让下人服侍自己,可后来也慢慢习惯了。

他不克扣对下人的工钱和伙食,对于下人而言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你叫何名?”李道玄看着少年问道。

“我,我叫阿狗。”少年拘束的回答。

他身上穿着昨日发的新衣,衣角都被细心的折叠好,看起来有些大,与他纤瘦的身上并不匹配。

只是这些衣服都是李道玄统一买的,定制不得只能暂时穿穿。

“阿狗?这名字不大行。”李道玄听着少年的名字,觉得有些不雅。

“姓什么?”

“姓陈。”少年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既然你来了我这儿,不如就叫你陈二狗吧。”

李道玄有些恶趣味的说着,他对这名字十分顺口。

“多谢少爷赐名。”少年连忙谢道。

“你是谁家的孩子?”李道玄再问。

陈二狗如实回答,将他来处说出,原是买来的两户农家中的一家,本姓姓陈,河南许州人氏。

去年大旱,便是与一家人逃难到扬州,逃难的途中出了事,便是卖掉随身所带的所有东西也没能补账,最后只能被迫卖身,一家人都被插标卖首。

李道玄听闻少年这话,倒是想起了这个河南来的陈家。

那老农的确是个老实之人,身上的气运带些许功德金光,一家人没犯什么事,也是他比较安心之处。

“往后你就随我,我若是回来你便是听我吩咐。”李道玄对陈二狗说。

“是,少爷。”陈二狗拜谢,就见李道玄递来一物。

“你将这三尊泥人放于中院堂厅中,切记放在中间的香炉下,然后再叫些人来,将这里收拾一下。”

“是。”

陈二狗离去,李道玄收回法器。

昨夜将薛玉颜的事都打探清楚,今日正好去试一试这欢喜禅宗的底细。

也不知道那欢喜禅师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实力又是如何,若是与那东洋法师相当,那还是有些棘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李道玄还是决定准备一些后手。

“只是纸人化形带不得东西,还得叫那常威帮我打点一二。”李道玄如此想,便让纸人托话。

回到房间中换了身衣裳,梳洗一番后就去吃早饭。

且不提常威为了李道玄的一句话开始忙活起来,也暂不提李道玄与扬州掌柜们的见面。

沿着扬州出城,一路朝铜山而去。

过荒草,夸土路。

就见沃野千里,良田纵横。

山村起伏,炊烟缭绕。

老牛耕作,农夫拾地。

小童于山间嬉嘻,妇人男子在田间劳作,正是耕作忙碌之时,农家人散布田野间。

寻道路前行,就见一座小山。

山峰绵延起伏,有湖水荡漾。

丛林密布,草木丛生。

若无人带路,到这儿也会迷路。

此处乃是名为铜山,山上有一石,形似太师椅,传闻朱元璋称帝后,便是坐于此处观览山河。

铜山再步行,还有一石头,形似一個小和尚背着一个老和尚,而老和尚正在回头望。

此石头名为忠心石,据说是小和尚与老和尚的故事。

再走至铜山西巅,便得一庙。

上写“准提”二字,乃是名为准提寺。

寺院坐北朝南,前面是山门,后面是大殿,大殿正中莲座塑有三个佛像,中间是千手观音,左边是天妃娘娘,右边是碧霞元君。

后面的大殿里,中间供着如来佛,两旁立着十八罗汉,殿前两旁分别有两棵大银杏树。

这寺庙本该佛光普照,香火鼎盛,此刻却是寂寥无声,燕雀不来。

只见寺庙周围,总有光头大汉持刀四处放风,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而再入寺庙内,便见不少木头搭着的架子,上面挂满了衣服,有光头大汉三三两两闲聊。

却是在这时候,一辆黑布马车摇晃着走来,就见一光头大汉从车上跳下来,朝寺庙中走去。

匆匆入内,不多时又出来,拉开车帘钻进车内,便扛着一个小女孩再次走下来。

这小女孩头发凌乱,光鲜的衣裳被草绳束缚,她脸上带着泪水,整个人显得无比低沉。

这小女孩正是薛玉颜,她被人抓到后便直接带出了扬州,这一夜奔波,折腾到了这里。

薛玉颜看着四面茂密的丛林以及山峦,心中不觉充满了绝望,自知逃不走,也只能满心的心灰意冷。

沿着道路入寺庙中,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喧哗声。

酒气飘散,肉香四溢,好似进了山贼窝一般,叫人不自觉感到害怕。

入寺庙中,薛玉颜被随手扔在地上。

小姑娘撞在地面上觉得生疼,却是咬着牙不吭声,她心中念想着:“李哥哥李哥哥一定会找到我。”

想到此处,那满心的心灰意冷似乎也消淡了些许,算是鼓起了一些勇气。

薛玉颜小脸煞白,她挣扎着坐起身看去,这寺庙哪里还是寺庙,简直就是个食人窟。

便是在她不远处的干草堆上,一群衣着褴褛的女子正蜷缩着挤在一起。

她们披头散发,衣不遮体,不难想象遭受过多少罪,受过多少折磨。

再看她们脸上,充斥着苦难。

露出的伤痕告诉薛玉颜,这群姑娘们已然经历了非人的折磨。

小女孩哪里见过这般场面,原本鼓起的些许勇气在此时又一下消散殆尽,吓得是直哆嗦,心里祈祷着有人能救自己,然后卷着身子不自觉的向一旁的角落挪去。

没多久便有一阵脚步声传来,一群人站在了薛玉颜面前。

“上师,便是她了。”

(本章完)

最新小说: 八零海王韩小蕊杨建明 重生八五,离婚海钓养娃赚翻了韩小蕊杨建明 囚春情:清冷权臣追妻路 韩小蕊杨建明 系统觉醒:开局奖励无上巅峰修为 重生后,我活成全家高攀不起的样子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极致拉扯:先婚后爱暧昧上头 废墟有神明 穿至荒年,我种草药带领全村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