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潜龙赘婿 > 第295章 灵脉破碎

第295章 灵脉破碎(1 / 1)

刘勋深深吸了一口元气凝练的天地精粹,近期的经历在他心中如梦幻泡影般变幻不定。原本他在紫霄宗安然修炼,然而踏入京华城之后,却被卷入了萧家府邸内蕴藏的深厚宗族之争。

那些西方邪魔宗派的四位刺客如今又如何呢?还会对自身穷追不舍至死方休吗?

思绪至此,刘勋不自觉地握紧左拳,然而此刻,他却发现无论怎样凝聚真元,左拳竟似无法真正紧握,更别提施展出威力,体内修为之力竟在一瞬之间消散无踪。

此变故令刘勋心神巨震,饮下的灵酒亦似瞬间清醒了几分。他紧锁双眉,举起左手仔细查看,尝试再以全力握拳,但体内真元流转,却如同干涸之泉,无法再催动半分。

究竟是何缘由所致?

陡然间,刘勋忆起了那位马面修士朝自己喷洒的诡异液体,莫非这一切异状皆源于那诡异之物的作用?

先是麻软无力,继而浑身炽热如火焚烧,最终却又感觉像是被烈焰焦烤。

想到此处,刘勋浑身颤抖,那个马面修士所喷之物定然是剧毒性极强的阴煞之毒。至于具体为何种剧毒,此时的他还尚未能辨别出来。

然而身为精通丹道与疗伤之术的刘勋,他知道那马面修士喷出的东西绝对不是善类。

回到屋内,刘勋试图以左臂单手施展基础功法——伏地挺身。然而刚一趴下便再也难以起身,稍一用劲,左臂竟变得软弱无力,身躯也随之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变化顿时让刘勋骇然失色,他忙小心翼翼地爬起,坐于椅上,眉头紧皱,神情黯淡。

难道自己的修为已遭侵蚀殆尽?

念头一闪,他脑海中浮现出一种可能:那挫骨断筋之术乃是通过修炼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而成,然而一旦遭受某些特殊毒素的混合侵袭,便会使其修为荡然无存。

若想恢复挫骨断筋术的修为,世上并无解毒圣药。唯有借炼化吸纳天地灵气的独特法门,才有望重新激发并修复受损的修为。

然而此种吸纳法门能否彻底恢复修为,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数日之后,刘勋发现右臂的确不再疼痛,庄老者传授的乡土秘法竟然效果显着。

在这片土地上,刘勋再也无法待下去,他已然与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原先在腾岳城所配备的法宝级通讯玉简,不幸落水损毁,不能再发挥作用。

没有了通讯玉简,就意味着他已与外界彻底断绝联系。

刘勋告别庄老者,朝着刘家村疾驰而去,借助踏云遁光之术穿梭于山脉之间。

当刘勋抵达老宅时,却发现家中空无一人,母亲、弟弟及妹妹均不见了踪影。

询问邻居才得知,原来一个月前,母亲、弟弟和妹妹就已经离家出走。但是关于他们的去处,左邻右舍们似乎知情却又不愿透露。

经过一番追问,刘勋终于得知真相:一个月前,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物忽然闯入家中,将房屋破坏得面目全非,并对弟弟刘星施以重击……

促使母亲凌雪鸢、胞弟刘毅与幼妹刘灵儿毅然决然背离草木灵村的根源,乃是村长刘乾不仅剥夺了他们一家赖以生存的修炼田地,更对他们施以重重苛责。愤怒之余,凌雪鸢带领弟妹愤然离开了这个名为刘氏的村落。

得知此事,刘勋雷霆震怒,立刻找上门去,欲向村长刘乾讨个公道。

前次刘勋回归草木灵村时,他曾以注资建设灵植园为由,恳请镇上的宗门长老撤换刘乾的村长职务。宗门长老虽应允了他的请求,然而由于刘勋迟迟未归乡投资,故至今刘乾仍稳居村长之位。

刘勋直闯刘乾府邸,此刻刘乾正与几位帮他打理七彩灵参的仆从围坐饮酒,那七彩灵参原是由刘勋的父亲初创培育,如今却被刘乾一家独揽为自家产业。

新仇旧恨交织心头,使得刘勋怒火中烧,他怒吼一声,瞬间掀翻了酒桌,接着便对着刘乾痛斥一番。

“孽障!胆敢擅闯我家滋事!”刘乾拿起身旁的石凳反击。

刘勋后退一步,随之扇出一道犀利掌风,正中刘乾面颊。

然而刘勋并未意识到自己早已修为尽失,那一掌之力仅同凡夫俗子,未能对刘乾造成实质性伤害。在以往,如此一掌足以令刘乾倒地不起,甚至昏迷不醒。

刘勋迅疾抬起一脚,正中刘乾下颚,将其击倒在地。

修为尽失的刘勋如今仅剩昔日武技记忆,手法娴熟依旧。面对刘旺这类毫无修为的凡人,他依然游刃有余。无需借用自身修为,仅凭招式技巧,刘勋便轻松制伏了前来助阵的刘旺儿子。

见此情景,刘旺的儿子情急之下冲入厨房取出一把灵刀,疯狂地朝刘勋挥砍。

刘勋身形轻巧避开,顺手捡起刘乾刚刚丢弃的石凳,一击之下将刘旺儿子拍翻在地。

刘家村里围着刘乾喝酒的人,多是知情者,深知刘勋家族与刘乾之间的恩怨纠葛。其中几人意图上前帮忙,却被刘勋怒目相向,“这是我刘家与他刘家之事,与尔等无关,若敢代刘乾出手,便是与我刘勋为敌,休怪我不念旧情。”

刘勋满脸凶煞,威压瞬间震慑全场,众人皆不敢再动。

乘胜追击,刘勋挥舞石凳,将刘乾家砸得一片狼藉。离开之际,他还特意将刘乾家中那口铸炼多年的灵铁锅砸出一个贯穿天地的大洞,以此示威,然后怒气汹汹地扬长而去。

在修真世界里,砸毁他人用于炼丹的灵铁锅,无异于最大的羞辱。刘勋此举就是要给予刘乾最深刻的耻辱。

“刘勋,你给我等着,刘乾背后的萧然真人绝对不会放过你!”

正准备跨出门槛的刘勋,听到这声厉喝,不由得微微一顿……

此声怒吼赫然是刘旺所发,其中提及之人竟然是萧然。

刘勋闻声立刻掉头返回,随手自院门后抽出一根修炼木杖。

“你方才提及何人?莫非是萧然?”刘勋踏入庭院,语气冰冷地质问。

“不错,正是萧然!他已多次寻访于你,甚至误以为你丧生于那灵河之中,未曾想你却胆敢闯入我家放肆。刘勋,此事与你不共戴天!”

刘旺愤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辟邪柴刀冲向刘勋,后者则以木杖狠击其头部,刘旺应声倒地,昏厥过去。

刘勋随手将木杖掷于刘旺身躯之上,旋即便转身离去。

萧然,你竟敢踏入这刘家村寻我麻烦?那就走着瞧吧,我不但会对付你,连你那四位守护妖兽也休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刘勋并未在刘家村久留,他瞬间施展轻身诀,乘坐飞禽离去。

单纯依赖武力解决问题,乃是修为低下且懦弱的表现。

刘勋一贯主张避免武力冲突,然而这次他被刘旺的行为彻底激怒——对方倚仗村主任之便,侵占了他家祖传的修炼宝地,甚至还欲斩草除根。愤怒之下,刘勋才做出了此举。

欲与萧然抗衡,单凭武力显然不足以取胜,真正的较量在于修为底蕴以及财力雄厚。

为何萧然能够雇佣到四大魔宗弟子作为贴身侍卫?还不是因为重金悬赏所致。钱财之力,确乎无人能够抵挡。

此刻,刘勋首要之事并非急于复仇,而是亟需恢复自身的修炼根基,并尽快积累庞大财力。

刘勋中途弃车换骑飞禽,直奔通达县所在的方向。

如今他已是两手空空,鼎盛仙宗化为乌有,无数金银财宝尽数失去,修为亦是荡然无存。至于祖父的情况不明,雷霆尊者音讯全无,柳征柳服从人间蒸发,甚至连让他牵肠挂肚的童月,他也无法再见上一面。

唯独剩下刘家大院,才是刘勋能否逆境翻盘的最后一搏之地。

当刘勋匆匆赶到刘家大院时,夜色已深。

只见刘家大院门户紧闭,门前台阶杂草丛生。芦欣莫非未派人驻守此处?

走近一看,大门之上挂着一把厚重的铁锁,其上积满了尘埃,显然是长久未曾开启过了。

目睹眼前景象,刘勋心中五味杂陈。

他在门口点燃一支灵气香烟稍作沉思后,决定强行破禁而入。

刘家大院四周高墙耸立,刘勋唯有借力于院墙旁一棵参天古树,施展出缩地成寸之术后翻墙而入。

最新小说: 离婚后我升官,前妻一家崩溃了 跨越时间线:我财神缺钱很合理吧 工业摸底:才31马赫,鹰酱你急啥? 带我去远方 胆战心惊 亡国世子:谁让他这么经营青楼的 制作火影,这萝莉转生眼哪来的 新婚夜被绿,我扭头被财阀千金相中! 乡村神医在都市 乡村快活小傻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