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民国:黄埔弃子的将官之路 > 第190章 少女与侵略者(三)

第190章 少女与侵略者(三)(1 / 1)

萧可慕一整天上课都是心神不灵,心绪烦乱,上课也老是出错和走神,还是班内的学生们提醒才反应过来,

对于今早上撞见的朋友阿慧与李长豪的私会,她非常担心,阿慧家境富裕,从小就是在温室内长大,对一切都是抱有好奇和尝试心理。

而李长豪则是早早涉世,当初就是班内的老油条,与当地一些不明身份的人长期来往,如今阿慧被他控住,那必定是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除此之外,更让萧可慕心情沉重的是,今天班里有好几名学生都没来上课,而缺席的学生全都是女生。

在这个重男轻女观念根深蒂固的城内,许多家庭并不愿意送自己的女儿来上学,在他们眼里,女孩读书是浪费钱和时间,

不如早早主持家务待到年龄合适就嫁出去,为家里分担一些负担。

萧可慕站在讲台上,手中的教材几乎没翻动过。她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但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各种情形,

她深吸一口气,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放学后先去那几名没来上学的学生家里看看情况。

一整天的课程在萧可慕心神不宁中度过,终于捱到了放学时间。学生们陆续收拾书本离开教室,萧可慕目送他们离去,心中依旧沉重。

离开学校后,萧可慕走向街道,走过喧闹的市场,穿过狭窄的巷道,来到了一片尚待开发的贫民窟,这里是日军城建尚未触及的地方,

萧可慕一边走着一边瞪大了眼睛看着两旁破旧的建筑以及在上面写着的大大地“拆”字。

这里原本是由六神商贸公司承建,建造一处大型的综合性商贸街区,只不过还在做初期工作时便被日军华北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亲自发文叫停,

要求将一切资源转移到即将开始的扫荡任务中,第四师团藤田联队无奈只得中止了此处城建。

这里的贫民窟由于近段时间难民涌入而变得更加拥挤,许多人都站在街道旁好奇地打量着身前这个衣着明显不是本地人的秀丽女子,

其中不乏有眼露贪婪之色之辈。

萧可慕咽了咽口水,脚下步伐加快,很快就穿过了这片地区,来到了一处较之前稍显富足街区,这片虽然都是以洋楼为主,

但是小小的几栋房子却是挤满了人,走廊内外到处都是晾晒的衣物和杂物等等。

萧可慕根据学生登记册上的地址来到了一处房间外,确认了门牌号之后便伸手敲着门,敲了好半天之后门才被打开,

只见里面一个用毛巾包着头发的中年妇女有些不耐地看着她,“敲敲敲,干什么?这地儿是我们家占了!”

萧可慕脸色有些凝固,“您这话什么意思?我是陈招娣的老师,城南阳晖小学的……招娣今天没来上课……”

一听对方是小学老师,那妇女这才脸色有些放缓,“哦,是招娣的老师啊?您不知道吗?招娣他们一家昨天晚上全被抓走了!

说是什么……”,那妇女顿了顿,左右看了下之后才继续低声说道:

“反日分子!”

“啊?什么?”,萧可慕闻言当即大惊,

那妇女继续道,“来的人可多了,那些黑皮……警察二狗子们直接冲进来,二话不说就将他们全部抓走……

听说这些人是那些最近进城的日本人招来的,跟本地的警察和日本人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那你是?”

“哦我啊,我是招娣她二婶……”

那妇女脸色讪讪,“我可没有占他们家东西啊,我只是作为亲戚帮他们看着家产,别被外人抢了……”

萧可慕脸色怔怔,若有所思地走出了这栋楼,对她来说,政治和抗日斗争太过遥远。

“老师!”,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叫喊,萧可慕回头,只见先前与自己搭话的那妇女牵着一辆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快步走到自己身边,

“招娣他们一家一直说老师您很照顾招娣,总是盘算着送您点什么礼物好,如今他们一家被抓了去,想是也很难再出来了,

这自行车是招娣父亲的,如今放在屋里面也是只有生锈,倒不如用来感谢老师您……”

“不行不行,我不要!”,萧可慕当即摇头摆手拒绝,但是那中年妇女却是道,“您客气什么?就当是感谢您这段时间对招娣的照顾……

自行车放这儿不是被偷了去就是锈烂在家了”

她直接拿过了萧可慕手上拿着的牛皮袋子,将其夹在了自行车后座,嘴里念念有词,“我猜得出来,老师您这次不光是来找招娣的吧,

还有隔壁那栋的李翠花、牛秀春……我劝老师你也别去找了,他们在昨晚都被人抓了去!”

………………

萧可慕蹬着脚下的自行车,奋力地朝着自己家中骑去,虽然又有了一辆自行车,但是她的心里如若天上的阴云一般,

压抑而又沉闷。

不久后便有几滴雨水从天上落下打到了她的头,紧接着雨滴变得更大,也更密集,萧可慕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她的脸上和脖子上。

前方视野逐渐模糊,萧可慕只能看清眼前的一小段距离,

在她眼中,前方雨雾中似乎有一条巨兽再静静等待着她。

“哟,萧小姐回来了?”

萧家附近的日军警卫三两一起在屋檐下避雨,见到满身被淋湿的萧可慕回来皆是客客气气地打着招呼,

但是萧可慕却是直接无视,牵着自行车径直回了家中。

经过前厅时,萧可慕注意到前厅的桌子上泡着一盏热茶,似乎家里来了客人,

来到前厅后面正巧看到了父亲萧观棋正在与人交谈,

见女儿回来,萧观棋笑着朝着她走过去,“小慕,你同学有事情来找你!还带了不少东西……你……”

萧可慕有些疑惑,自己当初上学在班上只有跟阿慧的关系还算比较近,其他同学都没有过多接触,那人到底是谁?

“可慕,好久不见了!”

那人转过身来,只见其穿着一身长衫,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满脸笑意看着萧可慕。

但是萧可慕却是头皮一炸,那人竟然是今天上午在街上看到的李长豪!

“是你?你来干什么?”,萧可慕语气微微有些冰冷,她没想到李长豪居然来她家找她。

“毕竟是同窗嘛,我刚从省城回来没多久,听说你去阳晖小学当老师了?”

“嗯,找我什么事吗?”

萧可慕脸色不耐,从前厅后面的书房中取出了一张毛巾不断地擦着自己湿透的头发,

“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和几个老同学商量了下,想趁此机会召集咱们班的同学过来给你庆生……”

“谢谢你,不用了,我不喜欢过生日。”

“不……你听我说”,李长豪紧紧跟在萧可慕身后,但是却被一旁的萧观棋打断了话,

“长豪小友,咱们去前厅聊吧,小慕今天有些累了,

对了,先前听你说的省城的文学社……”

李长豪显然话没说完,听到了萧观棋的话只能无奈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看着朝着后院走去的萧可慕。

萧可慕将自行车停在了小花园中,而后便回了房间准备洗澡换衣服。

在路过藤田明的房间楼下时,她不禁抬头看了看没有被关严实的窗户,

风雨不断从缝隙中窜进他的房间。

萧可慕眉头轻蹙,但是也没说什么,直接朝着水房走去。

当她洗完澡换好衣服折返回来再次路过那里时,风雨更大,那窗户缝隙似乎也是被大风吹得更大了,

照这么下去,不出一小时,那间房间便会被雨水彻底打湿……

有些心疼房间和里面家具的萧可慕看了看天色,又跑去花园门口朝着前厅张望,这次由于是骑着自行车回来的,

到家的时间倒是与昨日一样,而藤田明还是像往常一样加班晚归,想到这里萧可慕深吸一口气,而后悄悄地朝着藤田明的房间走去。

她把住门把手轻轻一拧,藤田明的房门便被打开,萧可慕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径直朝着窗户那里走去,将被风雨吹得摆动的窗户拉了回来,

重新锁住关严实后便准备离开,但是在门口时她心中忽然一动,转过身来打量着房内的一切,和上次偷窥时所看到的房间布局一样,

屋内的一切干净而整洁,就连被子和凉被也都被整齐折叠在床上,在床边的小桌子上还有着几本书,华夏、日本书都有,

萧可慕有些好奇,似乎是想要了解这名日军军官的看的什么华夏书,于是上前小心地翻动着那几本华夏书,

翻看之余,她忽然发现了床头枕下似乎垫着什么,她将其拨开后发现竟然是一本有些年头的杂志,

“青年杂志……”

她翻看着那本书,翻开了封面后便发现那本书的空白之处写着一个名字,字迹隽秀、笔锋有力:

“包国维……”

萧可慕有些奇怪,包国维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点耳熟,但是想了很久都没有对这个人的印象,她又继续翻看了些内容,

里面讲的都是一些对时事的看法和文章,在里面的内容中,有一篇文章深切地吸引了萧可慕的注意力,

“敬告青年,自由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锁国的……这是华夏青年该有的样子,也是华夏未来的样子。”

萧可慕不禁读出了声,她反复呢喃着这几句话,心中一阵热流涌过。

对杂志上的主编陈先生、这本书上署名的包国维以及拥有这本书的藤田明有了更强的好奇心。

萧可慕快速地将那本书重新塞回了枕头下面,而后又将那几本书放回了原位,匆匆离开了房间,

被匆忙关上的房门在房中激起一阵风,将床单的一角给掀了起来。

最新小说: 最强把妹系统洛无情宁天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乐瑶昭阳 乐瑶昭阳 最强把妹系统宁天洛无情 昭阳乐瑶 谍战之王:这个卧底有危险提示 亮剑:我带李云龙搞军工 职业天榜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谍战,只有我能偷听心声 原神:诡异提瓦特,我只想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