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二十一章 通过

第二十一章 通过(1 / 1)

陈云寻到紫宁,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要不你先回去吧?”

紫宁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接下来便是等着去蓝剑峰报备,有上官晴在,紫宁难免有些尴尬。

“无妨,云师兄不如去找剑阵主持者问问,你这个情况有些特殊,或许可以再试一次也说不定了?便是不行,也至少有个说法吧!”

陈云不知自己在阵中时别人无法进入这个异常,只以为她说得是自己入阵以后剑意消失的事,“算了,这种事情也没法说清楚,不过徒招恶感罢了。”

是啊,总不能跑去告诉别人,不是我不想挑战,而是根本找不到挑战对象吧。再说了,便是赢了剑意又如何,能赢竞争对手吗?

紫宁却不认同他的想法,招恶感怎么了,本就是剑阵自己出了问题,陈云有这个运气赶上,该着他蒙混过关,至于后面能不能在竞争中胜出,那又是接下来考虑的事情了。

“不试怎么知道不行了,我还是觉得云师兄应该去问问!”紫宁没有给陈云再次拒绝的机会,拉着他便朝橙光峰主持剑阵的金丹师叔走去。

陈云这人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显得特别别扭,明明心里也隐隐有种期待,却总是装得风轻云淡,可有可无的,还老喜欢玩点半推半就的戏码,说白了,就是虚伪。

就拿此事来说,表面上看是紫宁非拉着他去,其实他自己心里又何尝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假装无所谓罢了。

这次主持橙光峰剑阵的是一名金丹修士,道号渡涧,他也发现了剑阵的异常,正准备过去看个究竟时,剑阵自那个弟子出来后又恢复了正常,也就懒得管了,接着开始打坐修炼。

“启禀师叔,弟子有事请教!”一声招呼打断了渡涧的修炼,睁眼看去,发现一男一女两个弟子正毕恭毕敬的站在其下首。

问话的是陈云,紫宁拉着他过来,总不能再让他帮着自己发问吧,上官晴倒是没跟过来,二人也懒得理会。

“何事?”渡涧脸色有些不悦。

“弟子陈云,刚刚入阵时剑阵许是出了意外,导致弟子无法挑战剑意,只得无奈出阵。敢问师叔,如此情形当做何判定,请师叔示下!”说完,陈云弯腰鞠躬,一副聆听教诲的姿态。

就是他?渡涧听完陈云的话,不由多看了几眼,这小子也是够倒霉的!

可若说到如何判定,他就有些犯难了,他只是监督者,又不是裁决者,宗门规定一人只允许进入一次,那就只能进入一次!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别说是他,就是元婴真人也不能更改规则,要想更改,除非掌门或者峰主同意。

可陈云的情况确实特殊,又不好直接拒绝,否则若真遇到个愣头青,把事情闹将上去,难免不会背上一个办事不力的责问,从二人敢来找自己要说法这一行为来看,还真说不准。

会哭的娃娃有奶吃,紫宁作为靖陵帝都大家族出身的人,果然深谙此道。

“便算你通过吧剑阵吧!”思来想去,渡涧最终决定算陈云过关。

这也是无奈之举,试是肯定不可能试的,请示也是不可能请示的,左右权衡之下,发现还是予其通过最为简单有效,反正通过剑意挑战的人那么多,也不缺他一个,过了便是过了,旁人啰嗦不得。

这就过了?陈云有些愣住,这个答案显然超出了他的认知。

紫宁倒显得淡然许多,入峰考核名为三关,其实说到底还是看如何在最后一关中打赢其他竞争者,所谓选择,所谓剑阵,都只是为最后的决战做铺垫罢了。

随即,陈云也释然了,是啊,有时候在自己看来无比重要的事情,其实在上位者眼中也就那么回事,许之可,不许亦可,全在一念之间。高度不一样,格局自然不同!

“谢师叔成全!”陈云当即拜下大礼,得了恩惠,是要懂得感恩的,别人可以不需要,而你却不能不去做。

“善!”渡涧回了一声,同时也是在告诉二人他们可以走了。

陈云自然识趣,再次鞠躬拜谢之后,与紫宁回到了先前所在之处,上官晴还在那等着了。

对于陈云会被准允通过,上官晴虽有些意外,却也不是不能理解,修士本质上依旧是人,是人就免不了人性的束缚,有些道理,放之四海皆准。

再次辞别二人,陈云向着橙光峰通过剑阵试炼的弟子们聚集的高台飞去,剑阵没有多久便要关闭了,也就意味着最终参加角逐橙光峰那一百名额的弟子即将确定,真正的考核算刚刚开始,谁去谁留,只有到那时才见分晓。

高台不大,左右不过两百米,最多可同时容纳四人比斗,此时站在台上望着下面陆陆续续有人跳上来的陈云,心中很是疑惑,这么多的人,这么小的地方,该如何比斗?时间来得及?

事实证明他的操心是多余的,当最终三百多名竞争者悉数来到高台,剑阵就此关闭后,一直坐在那里打坐修炼的渡涧起身飞临高台,随之一道剑气扫过,原本密密麻麻的高台,竟只剩下十人留在原地,余者皆被扫落。

其中不包括陈云!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竟然能够站在台上,成为十人中的一个,直到此时,对于自己的实力,他才有些怀疑起来。

“台上十人,可直接拜入我橙光峰,享内门弟子待遇,落台者如有不服,可找一人挑战,胜则取而带代之,败则除名候选。台上之人若败,则入外门,如此罔替,直至名额限满。”渡涧宣布完规则后,落回地面,又自顾打坐修炼起来,再不管其他。

原来如此,连同陈云,大多数人都有了一种焕然大悟的感觉,不怪他们疑惑,纵观六峰收徒,在最后弟子之间的角逐中,几乎一次一变,完全因主持之人而异,很难有迹可循。

这种共鸣只持续了短暂时间,便被接下来前途之争的火药味替代,事关未来,由不得大家一团和气。

这又是一种抉择,陈云实在有些无语,堂堂青玄剑宗,就不能换点新花样?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