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四十七章 图穷吗

第四十七章 图穷吗(1 / 1)

“老金,你猜他们谁会赢?”

“我觉得修盗们会赢!”

“哦,说说看?”

“灵体虽然强悍,但修盗们实战经验丰富,又加之人多势众,所以……”

话没说完,人突然暴起,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金锏,锏上灵力爆裂,转眼间袭向边上之人。

被袭之人似乎早有准备,就在金锏近身的瞬间闪身躲开,同时拔出抗在肩上的旧剑,接住了袭来的金锏,二者相撞后发出一声‘铛’的颤音,回荡在迷雾四周。

“什么时候发现的?”金大福脸上有一丝苦涩。

“谈不上发现,在你没出手之前,我都愿意相信是自己多疑了!”陈云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玩味表情。

“是我之前问过你是不是散修?还是我总是能跟上你的速度?亦或是金锏的来历?”

“都是,也都不是!”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他相信金大福能听懂。

“我还是小看你了,你是个天生的无信之人!”金大福懂了,从一开始,这个所谓的叶良辰就没选择相信任何人以及任何事。

“我只关心一个问题,你身上的重宝是什么?”对于能增加自己灵石收入的东西,陈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这也是他愿意一路陪着演戏,此时又一反常态的话多的原因。

“二十枚结金丹,够了吗?”金大福愿意告诉陈云,因为他想陈云告诉他自己想要知道的。

够了,足够了,陈云在心里默念。同时人已飞起,手中旧剑蓄势而动,剑气四散,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夹杂在剑气间,快速刺向金大福。不就是偷袭吗,谁还不会似的。

无信之人不足言,金大福彻底抛开幻想,挥动金锏,荡开飞来的剑气之后,将身形拔高,随之一阵金光自锏内迸出,径直砸向陈云的后背。

陈云一剑落空,返身欲遁,不成想被金光锁定,避无可避,值此危机关头,容不得思考,只本能的调集丹田内的灵气团与之硬撼。

两股灵力相撞在一起,陈云丹田震动,吐出一口鲜血,人也被震波击退出十来米远。

反观金大福,一动不动的飘飞在原地,好像根本没受什么伤。

“我最后问你一遍,青玄剑宗在迷雾森林内的观测点共有几处。”这是金大福想知道的,也是他在发现陈云剑宗弟子身份后所有谋划最终的目的,他认为,陈云能听懂。

可是他想多了,是真的想多了,陈云只是一个两耳不闻修真事,一心只赚我灵石的美丽的误会了而已。

剑宗弟子假扮散修欲察探仙品阁与走私者之间的秘密?

只要修盗们最终擒住剑宗视察之人,这个所谓的良辰必会坐不住?

迷雾森林内的那些荒兽观测点,他会一点不知道?

这个误会还是真是美丽得如此真实,真实到一切都那么合理。

从发现身份开始,到请得家族准予,中间一点点示好,一步步布局,为此不惜暴露内应以确定巡视时间,甚至搭上多年来苦心培养的修盗团,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计划中的方向走,即便自己最终被察觉,那也是计划之内的变量。

事情发展到现在,金大福始终认为自己完美的做成了一次局中局。

只要眼前这个剑宗的关键人物开口,一切就彻底圆满了,他相信他肯定知道自己想要的,他也自信自己能找到办法让他开口。

鸡同鸭讲,你以为你以为的便是你以为的?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其实不过是一个人的独角戏,别人陪你演的是喜剧,你却把它当成励志故事来导,这或许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吧!

想多了,与别人无关!

陈云不知道什么观测点,甚至都没听说过,他只以为对方所有的目的不过是要利用这群修盗围杀林止忧一行罢了,而自己的出现,仅仅只是个意外。

他知道金大福有阴谋,也知道他真实的实力肯定能战胜风三,甚至他从埋骨谷出来以后一路跟着自己,陈云都没有觉得这一切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即便金大福从一开始就在为跟着自己而做准备。

在他看来,无非是看上自己剑宗弟子的真实身份,想要用作掩护罢了。

这点,他不在乎,风三知道他的身份,必须杀,而金大福则不同,一个喜欢玩权谋的人,根本不用担心他会说出自己好不容易窥探到的秘密。

而金大福一次次的示好,一次次的刻意安排,也无一不在佐证着陈云判断的正确性。

直到他在金大福的引导下看到林止忧四人被修盗围攻后,他才焕然大悟,原来不是冲他,而是冲着这群剑宗娇子们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他废尽心思的一直跟着自己,又是为何?把自己也当成必除之的娇子了?

或许吧,不过这重要吗?

不重要,只要二十枚结金丹是真的,一切就都不重要!

话不投机半句多,陈云知道这是一场恶战,懒得废话,直接提剑再次出手,最后若真打不过,也只得跑去找林止忧他们汇合了。

金大福看到了三个灵体,却无论如何也不会认为那个未出手的女修会是传说中拥有仙体的剑宗第一筑基女修林止忧,迷雾森林虽然重要,却也不至于需要一个仙体过来。

在他眼中,无论是陈云,还是那四个灵体修士,最终都只有败亡一途,区别不过是谁先谁后而已。

见陈云再次攻来,金大福微微一叹“你若真叫叶良辰该有多好,我相信咱们会成为真正的道友!”

“是吗,就冲你这句话,我答应你,良辰自今日过后成为传说。”

话音落,剑、锏再次相撞在一起。

陈云以为自己很强,如同当初认为自己很弱一样,总是那么坚定。

可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受伤,让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起对自身的定位起来,如同衍剑台初战离秋时那样,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怀疑。

难道真的要变成疯子吗?

“说出观测点,饶你性命!”金大福还在坚守自己的判断。

“呵呵,性命吗,你知道我死过几次?要你饶!”

这一声嘲笑,笑的是别人,更笑的自己。

何为疯?随心,随意,随念既为疯。

何为不疯?守节,明理,自律即为常!

我本是我,何来疯与不疯?

所谓明心见性,心、性之间,心随意动,意从性起,无极无道,天心道基!

原来,我所认为的道心不稳,只不过是看不透自己的欲念罢了,有心无道,心难明,有道无心,道失基,道、心归位,疯与不疯,又有何区别了?

疯子是我,常人也是我,强者是也,弱者还是我,我本是我,独生于我。

道即是我,我即是道!

道基,原来如此!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