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六十五章 狗腿子

第六十五章 狗腿子(1 / 1)

仙人居,此时正一派喜庆和谐的景象。

这是陈云一行回来后的第三天,言尚在此为他们庆功。

陈云的意外归来是他没有想到的,听完吴世舟对于整个过程的详细介绍,在言尚心中,早已把陈云当做自己这边排行第二的最佳人选。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作为一个利益集团的头目,言尚很好的继承了皇家血统带来的大局观,人才,无论在哪都是需要拉拢的。

“云师弟,雪饮城之行能如此顺利,你可是功不可没啊。”

言尚一边搂着陈云的肩膀,一边举起手中的仙酿,率先干了个底没。

陈云将杯中之物尽饮,一点也不客气的回道“可不,就是渡涧师叔小气了些,在回报宗门的名单上竟然没有我的名字!”

一旁的吴世舟适时插了进来,“哦,是吗,可我听说的是某人自己主动找到渡涧师叔,让他将自己从此行的名单中移除的,还美其名曰‘就是搭了个手,不敢贪功’!难道我听错了?哈哈……”

见被人揭了老底,陈云也不恼,“诶,我本只是客气客气,谁成想师叔他老人家还真就不客气了,你说我找谁说理去!”

“哈哈……”

众人见他一副委屈不已的表情,纷纷大笑出声,气氛再一次被推向顶峰。

同样的,赤焰峰某处核心弟子的福地内,此时也是热闹非凡。

“离友师兄结束历练,携大功归来,为此贺,当满饮一杯。”

说话的是一个出身草根的筑基大圆满弟子,赤焰峰内门弟子,姓张名瑞安,道号离泊,作为离友昔日的忠实狗腿子之一,烘托气氛本就是他的职责。

借着他的话,离友站了起来,“离泊师弟言重了,区区小事,还谈不上什么功劳。”

随后话锋一转,“一别多年,既然大家都还认我这个师兄,那么今后在赤焰峰,在整个宗门,只要有我离友在,就决计亏待不了诸位!”

说完,将手中父亲赏下的灵酒一饮而尽!

“我等盼这一天不知盼了多久拉,师兄你如今回来,我们这群人以后总算就有主心骨了!来,大家共饮此杯,为师兄贺,为我等贺!”这是另外一个狗腿子离沅的表态。

待众人品尝完这灵酒的滋味,离泊再次开口,“师兄,师弟有一事相禀,还请师兄为我等做主。”

“哦,说来听听,难不成有人还敢趁着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欺负你们不成?”离友需要立威,需要通过一件事情宣告自己的回归,离泊递上的枕头,很合他的心意。

“橙光峰有个叫李星南的小子,自以为拜了尘玄为师,这些年来嚣张得紧,经常在宗门内找我等的麻烦。奈何师兄不在,我们也只得忍气吞声,盼着师兄回来以后再收拾他为我等出此恶气。”

李星南?尘玄弟子?没印象!

看出他有些迷惑,离沅再一次为其补充,“他是个灵体,筑基后期修为,五年前侥幸拜入尘玄门下,从此便跋扈起来。我们是在一次历练途中与其产生了争执,不仅收获被此獠没收,甚至还被威胁以后见到他必须行师兄之礼!想我赤焰峰作为六峰之首,有师兄你在的时候,在各峰弟子中何曾受过如此委屈!”

灵体,后期,还是个亲传弟子的弟子!

不错,这个枕头正合适!

话语权这种东西,是要靠争的,而争夺话语权最重要的前提是必须要让人知道你的存在,离友既然回来了,自然要做回那个赤焰峰有名的话事人之一。

这是他的意思,更是父亲的意思,只有让低阶弟子们习惯了他离友的存在,待这批人成长起来以后,才会一如既往的习惯他的上位。

从小了说,这不过是义气之争,而往大了说,这便是领_导养成记!

真当那些二代和天才们整天拉帮结派,争强斗勇的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

真以为他们背后的靠山不明白他们一天在底下做些什么?

归根到底,还是那句话,习惯是养成的,一只从小认为自己是猫的老虎,一定打不过一只从小自认自己是老虎的猫,因为它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作为大派修士,在其漫长的生命旅程中,也更容易延习这种习惯。

这才是那些人争的根本。

离友如此,言尚如此,李星南亦如此!

即便是地位超然的北辰和林止忧,有时候也不得不做些显示存在的无用之事来加强自己在宗门弟子心中的绝对话语权。

“三天以后,我亲自去橙光峰为你们讨个说法!”这是离友的承诺。

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决心,正如大家不会怀疑他的实力一样,大圆满对阵后期,以离友的资质,再加上他父亲的相助,便是凡体对上灵体,也可稳操胜券。

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师父,他们不相信尘玄能像尘涅一样舍得下血本。

“离友师兄威武!”离泊又是第一个站出来烘托氛围。

“师兄威武!”其余人等纷纷附和!

而作为当事人的李星南,此时正焦头烂额,一脸委屈的听着自家师父的训斥。

“还没查出背后主使是谁?”声音低沉浑厚,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弟子无能,奸细被发现之后便自尽了,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李星南回答得小心翼翼,尽管内心委屈,却不敢有任何推托之词。

迷雾森林回来以后,林止忧将情况与尘玄一说,人老成精的他一听便看出了其中的不同寻常。在修真界,一旦牵涉到大派之争,所有的巧合都不过是精心布局后的随势而为。

果然,在顺着时间巧合这条线上稍加追查,一个隐藏在李星南身边的奸细便被查了出来,只是此人在自知暴露的情况下,提前选择了自尽,根本没有给他一点顺藤摸瓜的机会。

这下可把李星南害苦了,既然人是他的,那追查幕后主使之事自然责无旁贷,可这种级别的争斗,让他一个小小的筑基弟子从何下手?

看着自家师父越来越失望的神色,李星南想到近日秦家兄妹议论之事,赶忙补充道“当初押解散修之人近日回宗门了,弟子马上去寻他问个究竟,或许能从中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

对于去找陈云,李星南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奈何形势如此,自己也只得硬着头皮去问了。

至于他为何没有如期押解散修回宗门接受审查,其中是否有猫腻?当初的他也是向自家师父提过的,可换回却是一通更加严厉的训斥,“无知,一群蝼蚁知道什么!”

是啊,不是每颗棋子都资格知道棋手是谁的,甚至有些棋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棋子这个事实。

“去吧!”尘玄挥手之间,人已消失。

望着道台上空空如也的蒲团,李星南如释重负,此时此刻,他还真有点怀念当初只做核心弟子时的日子了。

高处不胜寒,亲传弟子,就没一个好伺候的。

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思绪,转身走出师父福地,李星南眺望远方,把心一横,奔着言尚一伙聚集之地而去。

该死的疯子,有你出现的地方就没安生过。    。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