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九十五章 谷少白

第九十五章 谷少白(1 / 1)

由于林止忧的阻止,陈云与南宫君岩的搏杀,暂时处于一个相对公平的局面,可这对于陈云来说,是好事吗,明显不是。

至少此时的他,是这么认为的。

随着一次次强攻无疾而终,旧伤对于自身战力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相比起以逸待劳的南宫君岩,陈云开始渐渐失去战场的主动权,已经由最开始的主动慢慢变为被动挨打的不利局面。

眼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陈云心下一狠,决定再跟命运赌一把。

正当他准备调动丹田内所有的本源灵力欲做最后生死一搏的时候,鲁之承自远处极速飞来,身形狼狈,看上去像是在逃避某个人的追杀。

果不其然,就在他出现不过片刻,一个强大的金丹剑修瞬息而至,在追上其的瞬间直接就是一剑再次堵住去路,根本不给他任何再次逃脱的机会。

而鲁之承显然深知此人的可怖,在剑势落下的瞬间,拼着最后一丝气力,人突然出现在陈云身后,同时靠着其作为金丹后期的强悍底蕴,硬生生将陈云作为抵御那道剑势的肉盾举在头顶,这才躲过这致命一击。

而作为肉盾的陈云,突然间受到如此重击,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新伤旧伤叠加在一起,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边上一直坐山观虎斗的两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可当看清追杀鲁之承之人后,这一切似乎又合情合理了。

橙光峰排名第十一的亲传弟子谷少白,金丹中期修为,天生灵体。

以他的实力,追杀一个同样出于金丹中期的鲁之承,自然不在话下。

见鲁之承利用别人当肉盾又躲过了一劫,谷少白心里虽有惋惜,却也不甚在意,他之所以如此卖力的追杀鲁之承,其目的不过是不想让自己那个仙体的小师妹过分为难罢了。如今见她没有对自己的旧友出手,以他的见识,自然明白其中必然有更好的选择,所以也没有继续对鲁之承出手,自顾来到林止忧身边,关切的问道:“师妹,没受什么伤吧?”

林止忧白了他一眼,连打都没打,哪来的伤?

“不劳师兄挂念。”对于谷少白,她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师兄,是目前为止,除了陈云之外,她第二讨厌的人。

似是早已习惯一样,谷少白对于林止忧的冷谈毫不在意,仍旧说着自认为关心的话语,

“师妹这就见外了,从你来到宗门第一天起,师兄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好你,绝不让你受一丁点的委屈,师兄说的都是真话,你一定要相信我……”

他的一通自我陶醉似的言语,直听得一旁的南雪浑身起鸡皮疙瘩,青玄剑宗亲传弟子中,竟还有这号人物?

像是感受到了南雪的揶揄,谷少白在表白之余冷不丁的抽空斜了后者一眼,这一眼,神情冰冷,隐含杀机,警告的意味十分明显。

南雪接受了警告,他终于明白从小到大为什么大家都叫剑宗的人为剑疯子了,果然没一个是正常的,就连林止忧,此时在她眼里也变得有些琢磨不透起来。

对于南雪的反映,谷少白很是满意,可一旁的林止忧坐不住了,

“要么你走,要么我走,尘玄师兄交代的事情由留下来的人完成。”

谷少白闻言刚想进一步表达自己的心意,林止忧却不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起身掠过昏死过去的陈云的身体,眼看便即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得,我不说了,你回来吧,宗门大事为重,师兄就先把这些放在心里。”

最终,还是谷少白选择了妥协,面对林止忧,他从来都是在对方即将爆发的最后一刻选择让步,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估计也会如此。

见谷少白终于闭嘴了,林止忧再次掠过陈云的身体,返回刚才所站立的地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陈云。

他们师兄妹之间这一闹,场上的气氛也终于有所缓和,一直与陈云缠斗的南宫君岩以及刚刚靠着陈云逃过一劫的鲁之承这才有机会好好审视一下当前的局势。

抛开昏死过去的陈云不算,目前他们这边是三比二,要想夺得那盘瓠遗种,好像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然而这只是南宫君岩的想法,因为他知道谷少白绝对不会对他与南雪出手,这是大派之间的某种默契,至于鲁之承的死活,那就与己无关了。

只要南雪能拖住林止忧片刻,他有自信在短时间内躲开林止忧的攻击让毫无反抗之力的陈云彻底变成一具尸体,并从他身上带走盘瓠遗种。

可南雪与鲁之承却绝不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面对剑宗谋划出的这一出大戏,别说盘瓠遗种了,三人只要能活着出去两个,便算是对彼此有个交代了。

从林止忧哪里受到了委屈,谷少白当即把气撒到了南雪三人身上,“青玄剑出,必以血祭,三位不妨商量一下,谁死?”

顿了顿,接着又换了一副阴险毒辣的语气嗤笑道:“或是三位一起死?黄泉路上还能有个伴!”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都是大派弟子,自然明白谷少白话里的意思。

三人都选择了沉默。

没有得到回应,谷少白遂将眼睛看向刚从自己手里逃过一劫的鲁之承,“鲁道友,要不你先死一个?”

面对谷少白那仿佛看一具尸体的眼神,鲁之承选择了回避,从之前的交手来看,他自问不是谷少白的对手,此时为了活命,他只能屈服。

倒是一旁的南宫君岩看不下去了,“青玄剑宗如此未免太过霸道,真就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不成?”

南宫君岩素来骄傲,对于青玄剑宗的做派本就心有不忿的他,仗着谷少白绝不会对自己出手,欲从声势上为刚才的沉默挽回一点南宫家族的颜面。

当然,他的另一层用意也是想彻底激化两个金丹修士的矛盾,若谷少白真杀了鲁之承,那自己与南雪的危机也就自然解除了。

对于南宫君岩的小心思,谷少白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我就说太清早已不复当年嘛,看看他手底下的这些喽啰,一个个都是什么货色?你说对吗,师妹。”

话是对着林止忧说的,可听在南宫君岩耳里,却显得尤为刺耳。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