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咱俩熟吗

第一百三十九章 咱俩熟吗(1 / 1)

雷剑修,是独属于太清才有的一个道统,要么是雷脉中修剑的,要么是剑脉中习雷术的,但不管出于哪一脉,雷剑修都是极为罕见的存在,它对修士的天赋要求极为苛刻,灵体以下,几乎没有能雷、剑同修的可能。

每一个雷剑修,都是太清的天才,也是各脉重点栽培的核心弟子,尤其对于雷脉和剑脉来说,雷剑修,便是等同于亲传弟子般的存在。虽然两脉也不乏独修自家主道的天才弟子,且他们的实力比之同脉的雷剑修也是不遑多让,但这丝毫不影响雷剑修在太清弟子中的崇高地位,

太清势力最大,也是渊源最悠久的五脉中,太脉重道,玉脉重术,上脉重法,这三脉是太清的根基,也是道家道统的起源,他们三脉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虽底蕴深厚,但锋芒不显。

唯有剑脉和雷脉,不仅实力上能和这三脉一较长短,更因为其杀伐果断,入道前期就威力尽显而深得众多弟子喜爱,成为低阶弟子心目中最向往的道统。尤其是其中的雷脉,更是成为大多数新晋弟子趋之若鹜的首选道统。

陈云的担忧也正是林止忧担心的地方,一个优秀的雷剑修,其个人战力比之剑宗核心弟子亦不遑多让,如果太清此次进入小世界内的雷剑修真入他口中所说的那样多的话,以两家在盟友方面的差距来看,剑修这次的处境还真就不好说了。

“你能确定这只小队在太清队伍中的分量吗?”林止忧之所以这样问,是她再考虑一个问题,如果这是一只常规小队,那么陈云的判断基本属实,如果是小队中实力经过特殊加强,却刚巧被陈云他们遇上了的话,则不必太过惊讶。

毕竟,包括剑宗在内,各家都会刻意安排这样的小队存在,目的就是为了在前三个月里尽可能多的消灭其他家小队,从而为自己这边在今后三个月的争夺中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这个不知道,不过从南宫家的小队对待太清小队的态度上来看的话,这个小队的地位应该不低。”

陈云说的是实话,一直沉溺于攫取灵石的他,目前来说,确实对大陆格局知之甚少,别说太清了,就是剑宗内部,他认识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不管他,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雷剑修也好,佛门体修也罢,对于剑宗来说,都不是朋友,遇到了,能合则合,合不了就打,不管他修的是什么道统,一剑斩之即可。”

此时,林止忧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捭阖天下的气势,不仅陈云,就连那些离她稍微远一点的人们都感受到了,仙体,作为天道的宠儿,果然生来便自带一种傲视群雄的威严。

毫不羞愧的说,这一刻,陈云看呆了,犹如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像个追星的小迷弟,又像一个色胆包天的癞蛤蟆,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得,然心向往之。

其实何止是他,林止忧在青玄剑宗众男弟子心目中的地位,大多无二,基本都是一种瞻仰的心态。不同的是有的人觉得自己有资格一偿心中所愿,而有的则从初见的时候就告诫自己,人,要有自知之明。

毕竟像陈云这样油腻的蛤蟆,确实不多,即便偶尔出现过,也都被人抓去喂鱼了。活着的蛤蟆才是好蛤蟆,而吃到天鹅肉的就不能再叫蛤蟆了,人们一般都管它叫青蛙王子。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和预料中的一样,在此期间,大家没有等来任何一个同门,陈云的归来如果属于奇迹的话,那么,剑宗弟子已经用自己热情表达了对这份奇迹的尊重。接下来,就得去面对现实了。

出发的时间一到,林止忧飞离地面,飘飞在三米左右的空中高声宣布道:“三月之期已到,逝者安息,生者同仇,为了宗门重托,所有弟子听令:人在灵根在,人亡灵根也要在,至我林止忧始,有畏战不前者,诛;有临阵叛逃者,诛;有苟于性命者,诛;有私藏灵根者,诛。

此剑令,凡我青玄弟子,尽需俯从。”

“弟子领命!”青玄剑宗剩下这些还活着的近七十多名弟子,听到林止忧的话后,纷纷高声附和。

而这其中,并不包括陈云,别的不说,单指最后‘有私藏灵根者,诛’这一条,他就做不到。从别处抢来的灵根,陈云交了,青云峰小队的灵根,陈云也交了,因为这是自己答应过的,打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私藏。

但湖心岛得到的灵根却不能交,那是属于自己的,也是自己拿命换来的,将来,可还指望着靠这这批灵根发家致富了。

“青玄弟子,出发!”本就飘飞在空中的林止忧在下达完出发的命令后,率先运起灵力,朝着紫云府所在的方向飞去,其余众人也纷纷跟上。在升空的过程中,韵双有意无意的近至陈云身边,一边跟着队伍飞行,一边传音问他:

“陈云,你到底抢了多少灵根?”

从迷雾深林见到陈云的第一眼开始,韵双就一直对这个时而疯癫无常,时而一本正经的内门弟子很感兴趣,当她后来知道那群本该由陈云押送回宗门的修盗竟无缘无故的不知所踪之后,便更加坚信了自己之前的判断,这个人,胆子可大着了。

特别是仙人居陈云为了所谓的灵石不惜得罪逍沁这个剑宗第一魔女,之后又胆大妄为到敢跟林止忧这样的仙体拼个你死我活时,在韵双眼中,这天底下还真就没几样此人不敢干的事。为了他心心念念的灵石,别说灵根了,纵是供奉在万剑涯中那柄镇宗神剑一一诛仙剑,只要能卖,恐怕他都敢偷了去换灵石。

“喂,美女,凡事要讲证据的,大家熟归熟,你这样乱讲的话,小心我告你诽谤。”没想到韵双竟会突然问这个,陈云还真被他给惊着了。

“切,谁跟你熟了,我看你跟林师姐更熟吧。”

“我跟你讲噢,我这个人胆子小,不喜欢别人跟我开这种开不起的玩笑,无凭无据的,我劝你善良。”此时,陈云的脸色已经有些阴郁了,事关生死,岂能儿戏。

“没劲,走了。”韵双没想到陈云竟会如此认真,虽然他的反应从侧面应证了自己的猜测,但还是感到心有余悸,当即准备开溜。

而陈云这里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弄巧成拙了,随即换了一副散漫的语气接着道:“美女,不可否认我长得丑,可是我很温柔,而且我永远不会说谎。”

“好吧,我信你。”韵双哧哧轻笑,说完这句话后加速追上前面的林止忧,独留陈云一人在风中凌乱。

这小娘皮,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不行,得找个机会把她杀了!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