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是渣男吗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是渣男吗(1 / 1)

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临走时,陈云看到一直伴随在叶子道身边的南雪,顿时起了调笑的心思,“你叫南雪是吧,记住,收了我的聘礼,你就是我陈家的人,将来是妻是妾,就看你往后如何表现了。还有,我警告你,我这人心眼小,容不得你在外面和别人勾三搭四的,尤其是那些比我长得帅的人。

虽然我不介意买二手房,但买了以后住不住,你自己掂量着办。我不是武大郎,你要是敢给我找个西门庆回来,那么不好意思,七尺青锋送奸夫,三尺白绫赠红杏,幽冥之下,也不会有你们的阳谷县,更不会有王婆茶馆。”

他的话莫名其妙,人走了,还不忘恶心一下别人。

南雪听得面红耳赤,她所接触的修士大多都是各自宗门有头有脸的高阶弟子,何曾遇见过陈云这般没脸没皮的,纵是心里再无所谓,身为一个未结道的女修,此时也是羞愤不已,正想追上去亲手撕烂他那张臭嘴,却被一旁的叶子道给按下了。

“将死之人,师妹理他作甚。”

他的话虽然轻松,但脸上的表情却极为阴郁,陈云话里话外拿他与南雪的事调侃,久居上位的他,此时的愤怒比之南雪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不想因小失大,乱了自家宗门的大计罢了。

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祝真难得看到如此有趣的一幕,望着陈云三人消失的方向,一边扼腕叹息,一边假装好奇的问道“南雪师妹,他是谁,你也不和大家引荐一下,不然将来喝你俩喜酒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称呼。”

“哼,祝真,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无聊了!”叶子道语气不善,看着装疯卖傻的祝真,替南雪挡下了这份难堪。

“哟,叶子道,我和南雪师妹聊天,关你什么事,你是他什么人,难不成你就是……”‘奸夫’两个字祝真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所有人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说完,祝真好饶有兴致的用眼神询问众人,似乎想要别人告诉他答案似的。

然而根本没人敢接他的话,便是一向以耿直著称的袁钢也将眼神瞟向别处,好像什么都发生过一样,开什么玩笑,叶子道的绯闻岂是随便什么人都敢置喙的,弄不好那可是要丢小命的。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林施主已走,接下来三家作何打算,还请给贫僧一个决断。”最终,还是慧觉出言打断了两人的争执,同为大陆最顶尖的筑基期修士,四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若他不开口,这两人还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叶子道阴厉的盯了祝真一眼,随后便不再搭理他,秉持着太清作为大陆修真龙头必须事事占先,处处出策的原则,向大家宣布了进攻黄沙百战的基本规则。

“黄沙百战地势空旷,东面已被剑宗盘踞,进攻的意义不大,以剑宗的性格,即便败亡,他们也绝不会逃遁。是以,我意以三路分击,太清负责南面,佛门负责西面,神武阁负责北面,各司其责,各凭本事。

哪家率先攻破剑宗腹地,作为奖赏,剑宗与紫云府的灵根便归哪家所有,如此,两位意下如何?”

“善,理当如此!”慧觉没什么意见,三家虽联手诛灭剑宗,但若真让他们与太清混在一起,说实话,还真有点不放心。

“你家人多,你说了算喽。”祝真也没什么意见,他跟叶子道属于个人之争,断然不会因此误了宗门大事。

“好,距离半年之期已不足两月,相信不用我多说,两位心中也自有计较,我太清不会考虑其他,说好了剑宗就是剑宗,没时间让我们大家重新考虑了,是非成败,在此一举,你我谁都没有退路。

五天之后,希望三路能同时发起进攻?”

“贫僧先行一步,叶施主尽管放心。”慧觉说完,领着一众沙弥离开,五天的时间,足够大家调整部署了。

对于叶子道提出的时间,祝真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他却不像慧觉那么客套,只冷哼一声,接着率众离开。

待两家都走了,叶子道心思复杂的望了南雪一眼,没有说什么,自顾超前飞去,南雪看到了叶子道投递过来的眼神,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有些事情,本就是越描越黑,认真就输了。

心里把无耻的陈云咒骂了千万遍,南雪最终只得沉默的跟在叶子道身后,一路赶回幽兰空楼,整个期间,两者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道理这种东西,明白是一回事,但恶不恶心又是另外一回事,吃了苍蝇屎,谁都知道毒不死人,可总归会影响胃口。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陈云,此时却好整以暇的跟在林止忧身后,仿佛之前那些话根本不是自己说的似的,一脸的轻松惬意,恶心别人,快乐自己,别说,这种感觉确实挺爽的。

三人不一会便来到百里外的大队聚齐处,众人见林止忧安然回来,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云瑶越众走到林止忧身边,关心的问道“林师姐,你没什么大碍吧?”

林止忧回以一个放心的眼神,“云瑶妹妹,放心,我没事,我代表剑宗,感谢紫云府的信任。”

对此,云瑶并没有推辞,就在巫族灭亡的时候,云瑶领着紫云府一众弟子,无条件的听从林止忧的安排,退回到百里之外,这里面固然有为自身安全计,但大家心里都明白,她这样做,也极有可能错过一些天大的秘密。取舍之间,云瑶以及紫云府,还真担得起林止忧这声谢。

向云瑶道完谢,林止忧深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尽管三家不大可能现在就追过来,但事关生死,容不得麻痹大意,随即吩咐众人片刻不得耽搁,一路直奔黄沙百战。

在回去的过程中,陈云习惯性的吊在队伍最后面,当走到一半的时候,林止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看着神情惬意的陈云,语气不善的问道“在想什么美事了,嗯?聘礼是怎么回事,你不觉得该给我个解释吗?”

说实话,林止忧此举倒真是有点出乎陈云的预料,尽管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已经处于挑明的状态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止忧确实有资格如此质问,但以他对林止忧的了解,还真没想到她竟然也会在乎这些?

“没有,一时兴起,就是看那两人不爽,恶心一下他们。”

对于陈云的解释,林止忧还是信的,一来这也符合她对陈云性格的认知,二来两者之间确实不存在什么交集,黑市的细节,她又不知道。

“叶子道这个人表面上温文儒雅,一副云淡风轻的贤者气派,但背地里阴狠毒辣,睚眦必报,你当着这么多的面如此羞辱于他,以后得多加小心才是。”

尽管陈云确实很特别,但林止忧也不认为他能战胜叶子道。

“放心,我又不傻,我连你都打不过,又怎么会和他打了,遇到了,大不了跑呗,反正被一个仙体追着跑,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林止忧闻言哑然失笑,确实是自己想多了,以陈云的尿性,还真不在乎这些。

“你知道就好,有些事情,我不能跟大家说,也不能跟你说,但我提醒你,接下的时间,剑宗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在这场危机中覆灭,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你愿意同我一同赴死吗?”

看着林止忧投来的真挚而希冀的眼神,陈云内心稍微有些触动,尽管之前有所猜测,但从她嘴里亲自听到如此悲观的话,难免有些嘘嘘,“林止忧,我陈云自诩从不是什么重情重义之人,但今天我答应你,只要我活着,你就死不了。也许你觉得我这话只是在逗你开心,不过这并不重要,你身后有我,有剑宗剩下的这群精英弟子,无论这所谓的真灵小世界以后将发生什么,只要我们大家还在,只要我们手中的剑还在,不管是谁,亦不过是一剑斩之的事!”

强悍如林止忧,听完陈云这番话,心中也感觉无比的温暖,同样的话由不同的人说出口,给不同的人感受也完全不一样,情话也好,鼓励也罢,此时此刻,林止忧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我走了,回去黄沙百战以后,你将会和几个速度见长的师兄编成一个小队,专门负责营地外围的巡防,记住,到时候尽量避开太清进攻的方向,别让叶子道盯上。”

“放心吧,不会让你守寡的。”陈云神态轻松,对着林止忧暧昧的一笑。

林止忧这次却没有责怪陈云轻浮,大战在即,这反而让她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温馨。

“回到宗门以后,你可以经常到福地来找我。”说完,不等陈云回应,自顾扭头飞至队伍前头,似乎有些难为情。

这什么意思?难道要准备公开两人的关系了?陈云顿时有些懵,说实话,面对林止忧这突如其来的袒露,他还真有些不知所措,有期待,也有惶恐。

平心而论,自己做好准备了吗,或者说,自己真有承担这一切的能力吗?仙体,亲传弟子,女神……等等诸多光环加身的她,以自己目前的状况,消受得起?配得上?

其实,如果可以选,他觉得就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既不用负责,也不用承担什么风险,偶尔还可以满足一下内心的某种虚荣心,何苦要急于改变了?

所谓幸福的烦恼,所谓凡尔赛,大体便是这种感觉吧!

这种矛盾的心态,还真应证了前世那句话,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也许,自己本质上确实具有成为一个渣男的潜质吧。

最终,陈云只得无奈自嘲,却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