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保镖

第一百五十六章 保镖(1 / 1)

黄沙百战腹地,经过半天厮杀,双方各自回到营地,舔舐好自身伤口,准备迎接下一次更加激烈的战斗。

时间还有一个多月,对于剑宗来说,其实已经有些撑不下去了。

开战以来,伤亡已过半数,原本一百二十多人的队伍,现如今剩余已不足五十,照这个速度消耗下去,等不到小世界期满,整个剑宗及紫云府,将彻底湮灭在三家的合击中。

这也是三家为何从不冒险强攻,只稳步推进的根本原因,大势如此,急于求变的不是他们,而是剑宗。

林止忧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今天一战,也让她更加确信,若自己这边不做出调整,那么等待他们的,恐怕只有灭亡一途。

回到营地,将还活着的各队队长召集在一起,眼神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林止忧并没有发现任何畏惧之意,感到欣慰的同时,也由衷体会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没别的事,只有一句话:我们还守得住吗?”

她的话刚说完,众人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倒不是怕,而是从林止忧的语气中感受到了某种绝决。

“开战至今,伤亡已过半数,还能活到现在的,都是我剑宗以及紫云府的精锐,我想,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畏惧死亡。但我们的目标不是和他们同归于尽,我们要想办法活着,活到出去那一天,而要完成这个目标,靠现在这种方式打下去,恐怕再难坚持。”

顿了顿,眼睛再次扫过众人,神情也变得更加凝重,“活着,有时候比死亡更加需要勇气,在这里,我不想问大家谁愿意赴死,我只想问你们,谁愿意活着?”

她的话说完,场上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过了一会,终于有人站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李星男,“师姑,我愿活着。”

从开战至今,李星南和韵柠等少数筑基后期弟子,除了参与过围剿巫族之战外,几乎没有卷入后期的厮杀中,他们也明白自己几斤几两,不想帮不上忙却反而添乱。此时李星南主动站出来,还真不是他怕死,他李星南的格局没那么小,也绝不是那种畏首畏尾的胆小之辈,之所以如此做,只因他明白一个道理:骂名,总是要有人去承担的!

林止忧需要有人活着,剑宗这边也需要有人去承担这份懦弱,而他李星南,无疑是场中最为适合背这口锅的人。至于先前尘玄交代他的事情,如今早已抛到九霄云外,随着这一场场惨烈的厮杀,化为尘埃了。他相信,尘玄不会怪他,因为在生死存亡面前,个人利益,根本不值一提。

林止忧欣慰的看向他,复又看向众人,“还有吗?”

“师姐,云瑶愿活!”

云瑶起身朝林止忧行了一礼,尽管心中不愿,但她最终还是站了出来,因为她明白,即便自己不站出来,最后林止忧也会点她的名,无论如何,紫云府这边都要有人代表所有弟子活着。

“好,我宣布,凡是筑基后期弟子,剑宗以李星南为首,紫云府以云瑶为首,至今日起,全部退守后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

至于其他的人,重新整顿,以四人一组分队,每次迎战时留两个小队后备,这两个后备小队,必须做好随时赴死的准备,一旦情势不利,则冲入敌阵,为其他人赢得后撤时机。”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自杀试的打法,用少数人的死,换取大家可见此更久所需要的时间。

而陈云听到这里,对于林止忧的安排,他内心更有体会,前世人们管这种叫添油战术。

用生命换时间,用牺牲来弥补人数上的差距!

他明白,现在,应该是到了守高地的环节了。

根据林止忧的安排,他应该属于躲在高地上打麻将那批人,陈云没有站出来表示反对,但也没打算乖乖听话,不至是他,以剑宗弟子的尿性,抱他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只不过大家都不会明面上说出来而已。

当所有人离开以后,陈云重新返回,看到独自坐在原地呆呆发愣的林止忧,走到她身边,伸手轻拂过其额头,顺势揽入怀中,柔声宽慰道:“别担心,我们一定能撑下去的。”

林止忧安静的靠在陈云怀里,没有接他的话,她明白,陈云这是在安慰自己。

“我给你当保镖吧!”过了一会,陈云再次开口。

听到他的话,林止忧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你保护我?”

接着又把头埋进陈云怀里,没有继续说下去,有这句话,便够了。

陈云自嘲一笑,并没有为林止忧的态度感到羞愧,“我说过,只要我活着,你就死不了。”

“如今三家合兵,只要我一出现,必然会招致叶子道三人的围攻,到时候,我根本不可能从他们手中救下你。”林止忧不想陈云死在自己前面,尽管内心很想两人一起共赴幽冥,但她明白,陈云只要想活,一定是这里最有机会能活到最后的人。

“瞧不起人了不是,你就敢断定我一定打不过他们?战而胜之不敢说,拖个一时半刻的,我想问题应该不大。”

林止忧神情有些意外,在她的映像中,陈云尽管油滑,但在关键时刻,则绝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之人,他既然敢这样说,想必心中已有计较。

“陈云!”

“恩?”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练过几年剑,尘世中一个迷途小筑基!”

林止忧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很多时候,我忍不住会想,你到底凭什么?你知道吗,当我听说你杀掉慧寂慧空时,我真的想过,你会不会是某个大能修士借体重生而来,你告诉我,是吗?”

“不是。”

陈云回答得很肯定,他明白,经过真灵小世界这一遭,自己以后便很难再藏拙了,能活着出去的,个个都是人精,根本瞒不过他们。

“我信你。”说完,林止忧把头埋得更深了,从陈云的怀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以前从未体会过的一种安全感,这中感觉让她很着迷,也很享受。

陈云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像哄小孩子一样,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恩!”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一生所爱隐约,在白云外。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sp;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蹩脚的歌声响起,一个专心在瞎唱,一个用心在聆听,这一刻,噪音也为天籁。

因为那是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

第二天,由体修打头,三家再次发起了对剑宗腹地的攻击。

战至三家收兵,剑宗战损三人,重伤一人,林止忧没有出战,叶子道他们也没有出现。

第三天,佛门打头。

剑宗战损两人,伤两人,林止忧没有出战。

第四天,太清打头。

剑宗战损两人,紫云府损两人,无人受伤,林止忧没有出战。

第五天,剑宗主动出击。

剑宗战损一人,无人受伤,林止忧没有出战。

第六天,体修打头。

剑宗战损一人,紫云府损两人,无人受伤,林止忧出战,陈云与她一起,迎战慧觉,后各自全身而退。

第七天,佛门打头。

剑宗战损两人,紫云府损一人,无人受伤,林止忧出战,陈云再次与她一起,迎战叶子道,复又全身而退。

……

第三十天,腹地陷落,剑宗退守黄沙百战营地核心。

至此,剑宗这边还剩十二人,紫云府除云瑶外,全部罹难,除却李星南、韵柠、云瑶三个筑基后期,能战之人只有九个。

而太清、体修、佛门三家,至少还有百余修士。

距离小世界期满,余十天。

营地内,林止忧脸色苍白,面对如今形式,不得不强打精神另作安排。

“还有十天,我们还有九人,三人一组,以云瑶师妹三人为中心,散入核心地带。”

她的话音刚落,一直以来鲜有搭话的韵柠坐不住了,“师姐,我们之前听你的,不出战,可事到如今,若再以我们三人为中心,必将连累大家,最终导致被他们合围的。”

韵柠说的道理大家都懂,可若不以三人为核心,难道就没有被合围的风险了?从选中他们开始,所有人的牺牲便只有一个目的,用生命为他们创造活下去的机会。

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们特殊,而是他们修为太低,一旦出战被盯上,便只有败亡一途,甚至连拖延时间这个仅有的作用都无法做到。

以其白白牺牲,不如苟活下去,或许还能等待奇迹。

“好了,这是剑令,必须服从。”林止忧说完,便不再继续说话。第十二天的时候,她出战,被叶子道刺伤,到第二十三天的时候,伤势刚好,便又出战,中了祝真一掌。往后每天,形式越来越吃紧,她几乎就没有时间疗伤,每逢三家进攻,都得顶着伤势强行出战。

而作为保镖的陈云,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四次负伤,三次险些丧命。至于两人的对手,除了慧觉在一次围杀中被林止忧重伤以外,另外两人则几乎没有任何损伤。

只不过与林止忧需要丹药疗伤不同,对于陈云来说,只要有足够的灵石,他便能带伤一直战斗下去,伤势对他实力的影响,远远低于后者。

这种战果,说实话,已经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了,要知道,每逢两人出战,他们面对的可都是生死险局,能活着回来,便算胜利。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