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高调吗

第一百八十三章 高调吗(1 / 1)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当着天下所有人的面,说他要娶我!

既然你猜对了结局,那么这个开头,便让我来替你完成吧。

衍剑台外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陈云缓缓换上一身昨天入城时顺手买的金色战袍,将脚上长靴染成七色,而后把旧剑抗在肩上,腾空而起,径直飞向衍剑台。

台上的战斗即将分出胜负,而胜者,将会是韵双。

在所有人将目光聚集在衍剑台的时候,突然有一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身影越过人群,以极快的速度飞临衍剑台,看他一身装扮,莫不是凡俗来的戏子?

台上激战的两人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好奇的望向刚刚落在台上的身影,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扰乱大比?

这一眼,韵双彻底愣住了。

与她一样的,还有候补席上同样陷入呆滞的林止忧。

是他?真是他吗?怎么会是他?……

无数个念头在两人脑中闪过,既有惊喜,又有意外,其中夹杂的,还有身处梦境的不真实感,欲说还休,竟无语哽咽!

林止忧笑了,笑容中含着泪水,尽管眼眶早已湿红,却依旧忍着不让泪珠掉下来,你说过,不会让别人的泪落在你的尸体上,这句话,我一直记着,今天,我也同样不会忘记。

她不会去想陈云为什么能离开小世界,更不会去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此刻,他活着,他回来了,便足矣!

韵双也笑了,她的笑很清澈,也很干净。

将手中的剑往台上一丢,韵双朝陈云弯腰行了一个大礼,“师妹韵双,见过师兄!”

从他上台那一刻起,韵双便知道,自己将再不需要拔剑,这是她还敬陈云最大的剑礼,也是她能表达出来的最真诚的欢迎仪式。

有你在的地方,我会安心被保护!

陈云自顾凹着造型,还特意将战袍抖了抖,看着韵双,问她:“怎么样,帅吧?”

“帅!”

“哈哈,有眼光,我就知道肯定会很帅。”

接着,转向台上另外一人,笑着问道:“这位师兄,你是自己下去了,还是我送你下去?”

“狂妄!”

那人愤怒嘶吼一声,旋即杀向陈云。

就在他近至陈云身前不足一米的时候,陈云动了,旧剑离鞘而出,随手一挥,那人便如同风中飘絮般跌落台上,嘴角也同时渗出一丝血迹。

那一剑,剑气之精纯,剑意之高远,根本不是他能抵御的存在,面对如此诡异之人,他自认败得不冤!

撑起身体,那人朝陈云行了一礼,“多谢师兄手下留情。”而后飞下台去,没入人群中。

随他之后,韵双也捡起自己的佩剑,飞到候补席,在林止忧身边坐了下来。

此时,偌大的衍剑台,只剩陈云一人傲然独立。

“青玄剑宗橙光峰内门弟子离依,拜见掌门,拜见峰主!”

说完,陈云对着主位方向行了一个大礼。

他是橙光峰的?

以前没见过这号人物啊?

不过确实挺强的,刚刚那一剑,足已媲美北纬师兄了!

强则强矣,此人太过高调,缺了身为修士的那颗问道之心,未来的路,走不远……

一众吃瓜群众又在开始发表着各自认为独到的见解。

从陈云出现那一刻起,六位道人便已注意到他了,起初以为只是某个心气高傲的弟子,也无甚在意。但当他报出名讳的时候,六人神色均变得严峻起来,尤其是无相与无上。

有关真灵小世界的内情他们不知道,也不会问,因为逍遥老祖当时去了。但有关小世界厮杀的状况,二人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除了那个秘密,林止忧曽事无巨细的都跟他们禀报过。

特别是在提到那个叫陈云的弟子的时候,二人能明显感觉到林止忧道心深处透出的哀伤。

如今再见此人,一个第一个从小世界内死而复生的人,即便是神实境强者的他们,脸上同样透着一股不可思议的疑惑,里面牵涉到的隐秘,恐怕已经不是他们这个层次可以决断的了。

将心头思绪压下,无相身为掌门,自当有掌门的风度,看着依旧保持着参拜大礼的陈云,悠然回了一声,“善!”

陈云得到赦免,随后继续凹起造型,挑衅的望向四周,诡笑道:“我叫陈云,你们也可以叫我疯子,大家看我这身行头帅吗,哈哈……”

当即好事者高喊道:“帅!”

陈云赞赏的看向声音来处,点了点头,“有眼光,兄弟,明天来橙光峰找我,请你喝酒。”

陈云此举,等于将剑宗所有金丹修士的脸打了一遍,如此场合,如此我行我素,将大家置于何地?

陈云可不管那么多,要的就是震撼,要的就是高调,没有这些,拿什么去消除过往的罪过?

在大家或不屑一顾,或冷眼旁观,或吃瓜八卦的注视下,他自顾看向林止忧方向,高声道:“我收回那天的话,当初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正当大家疑惑他在对谁说话时,林止忧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朝陈云挥了挥手,“算,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女人。”

“哈哈……”陈云笑得很开心,也笑得很欠揍。

一语激起千层,比起陈云的笑声,比起他那荒诞的所谓高调,林止忧的话,才是砸在剑宗上下所有弟子心海的那颗巨石。

这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里的,她和林止忧到底又是什么关系?

台下有几个出身靖陵帝国的弟子,早已差人去将这里的情况告诉未来观战的言尚他们去了,面对周围人的疑惑,他们心里却很高兴,尽管答案他们也不知道,但并不影响大家为陈云感到自豪。

从今天开始,靖陵帝国将彻底翻身,而他们,也将迎来真正的底气。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须建立在陈云能笑到最后。

他能吗?应该能吧,他们坚信,因为他是他们当中最强的打手!

谷少白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他不记得陈云,但他记得林止忧刚才那句话。

“师妹,你认识他?”这一问,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林止忧没有回答他,自顾沉浸在内心的欢愉中,她明白,陈云这样做是为了她。她不知道陈云那些充满罪恶的过往,但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无言,本事就是一种回答。

谷少白起身,持剑飞临衍剑台!

讨厌的苍蝇终于按捺不住了吗?陈云靠着谷少白,表情十分戏谑。

“收回你刚才的话,我饶你不死。”

陈云伸手在耳边挥打一通,“哇,哪里来的苍蝇,好吵!”

谷少白动了,身为金丹中期的他,不可能忍受如此大辱。

陈云同样动了,面对一个实打实的亲传金丹,还高自己一个小境界,他也不敢托大。

十招之后,剑分,人错开,陈云捂着胸口,擦掉衣服上渗出的血迹,继续凹起造型来。

谷少白倒下了,没死,但已无再战之力。

旁观的弟子们也沸腾了,这疯子,也太强了吧?

在斗兽场早已见惯这种情形的陈云很体贴的配合着人群演出,直到嘘嘘声逐渐变小,才剑指北纬邀战道:“师兄离依,邀渡烨师弟一战。”

苍蝇总是要打的,早打晚打都是打。

北辰目光如炬的看向陈云,并没有替北纬接战,那双深邃的眼眸下到底藏着怎样的心思,或许只有他自己直知道。

北纬站了起来,旋即飞向衍剑台,脸上的始终保持着笑意,似乎对接下的战斗很有信心。

“你这套行头,很别致。”

“我也这么认为,比你帅吧。”

“尤为见得。”

“想学吗,我教你啊!”

两人同时出剑,同时攻向对方命门。

境界,有时候真的不能代表一切,从北纬身上,陈云感觉他并不比谷少白弱。

两人你来我往酣战近一刻钟,也没有分出胜负。

此时,闻讯赶来的言尚他们也终于到了,看着台上那道因极速移动而变得有些虚幻的身影,言尚笑的很开心。

半刻钟之后,战斗终于结束了,陈云继续自顾凹着造型,北纬也刚好躺在谷少白边上,同样没死,也同样无再战之力。

作为一个合格的演员,最重要的就是要时刻懂得迁就观众,陈云一边用心听着台下众人的嘘嘘感慨,交头接耳,一边留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消化。

人声散尽,陈云剑指候补席,“谁来?”

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林止忧突然出战了。

看着飞临台上的林止忧,陈云会心一笑,“对不起,这场比赛我要赢!”

“我知道,我只是单纯的想上来看你一眼。”

接下来,更令所有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林止忧竟弃剑认输,等于将所有原本属于自己的大比所得统统给了那疯子,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师姐,你觉得我帅吗?”

“我觉得啊,你现在像个傻瓜。”

“师姐,那你愿不愿意跟一个傻瓜,今晚三更时分瑶池境,一起研究研究剑道修为呢,你说?”

“好啊。”

“多谢!”

“不客气!”

这……不会那么巧吧?(唐伯虎点秋香)

“天王盖地虎?”

“……”什么鬼?

额,还好没接上,说明不是和自己一样从地球来的。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