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意外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意外(1 / 1)

谷少白没想到竟会在这遇上陈云,暗道一声晦气,“有事你先,没事我走。”

他可没心思在这和陈云逞口舌之快,大比过后,师尊无上道人曾亲自传话于他,让他以后别和此人有任何瓜葛。

其中缘由,谷少白虽不知道,但也大体能明白无上的意思,面对一个打不过的疯子,自然该避让避让。

“你这人真无趣,打架还兴记仇的,没劲。”

说完,自顾让养兽弟子牵出一头飞行灵兽,然后跳了上去,临起飞时,又回头朝谷少白笑嘻嘻的道“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了,其实吧,我这人也记仇,而且心眼也不大,平生最烦那种死缠烂打的人,特别是自己的情敌。谷师兄,这话,能懂不?”

谷少白没回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陈云。

“你看,又急眼了不是,我这是为你好,信不信由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哦,不对,应该没下次了,你说是不,谷师兄?”依旧笑嘻嘻,只是眼神已经变了,变得阴冷而戏谑。

“走了,开个玩笑,别当真,也别太不当真啊。”陈云收回目光,驾着飞行灵兽,在谷少白愤恨的眼神目送下,自顾飞离剑宗,一路往南边而去。

半个月后,陈云停在一座不知名的仙城,他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单纯的累了,想找个地方歇会。

纵是金丹修士,连续在空中飞行了半个月,精神上多少还是有些萎靡的。

落到仙城,也没干别的,找了一家规格还不错的灵驿客栈,开了一间上好的厢房,然后便沉入心神,一边修炼,一边恢复精力。

一晃,又是三天。

精神养好了,陈云也不耽搁,复又驾着飞行灵兽,朝半边飞去。

就这样,陈云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三月之后飞离东部大陆,进入南部大陆边界。

进入南部以后,他并没有着急去寻凤柒娇他们,按照时间来算,她们也最多刚到一年多一点,此时去找他们,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倒不如自己先晃荡一阵,熟悉熟悉南部形势再说。

这次,他选择在两部接壤处的一座名叫百宗城的仙城暂留,此城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据说是因为在这里盘踞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仙门,可谓名副其实的百宗之城。

陈云在这里安顿下来以后,经过几天时间的了解,他发现这里存在的仙门虽然不像名字上听起来那么多,但大几十还是有的,按照此城的规模,也不知道这些仙门靠什么安宗立派。

在城里厮混日久,他突然发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自己竟然找不到赚灵石的营生了,镖师干不了,金丹修士级别的散修,大多被各大宗门招揽过去了,很好有出门打劫的,所以商队也不愿话大价钱请金丹镖师。

至于修盗,也不行,因为干一次所得的收获,有时甚至还抵不上一天的修炼所需,而且还容易招来联盟的追杀,与筑基时期不同,对于金丹修士,联盟在监管上要严厉得多,一旦发现有金丹散修作乱,肯定不会敷衍了事,必设法将其除之。

风险高,利润小,这买卖确实不划算!

正当陈云叹息生存不易,欲离开百宗城时,一家在此城声望还不错的小宗门找上了他,想要拉他入伙,待遇还不错,入门就给一个长老的位置。

但当得知待遇后,陈云果断拒绝了,开什么玩笑,好歹也是一宗长老,既然只有每年五万上品灵石的例供,折合下来不过五块灵玉,还不如回宗门利用万剑涯的灵气修行来得划算。

来人也是一名金丹,见陈云露出一脸鄙夷的神色,当即不乐意了,“这位道友,散修修行不易,既已结得金丹,自该寻个安稳去处,你不妨四处打听打听,在这百宗城,以道友金丹初期的修为,绝不会有比本门出价更高的宗门了。不信你可以试试。”

“算了,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道友请回吧。”陈云无意作何解释,买卖嘛,谈不拢就算了,没必要闹得不欢而散。

“哼,不识抬举。”金丹修士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陈云哑然一笑,这莫名其妙的,他还生气了?不过也没在意,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好脾气的,这点,陈云深以为然。

待那人走后,陈云觉得自己是真的该走了,这里还是太小,确实找不到适合自己干的活。

正当他驾着飞行灵兽准备离开时,又被一个看着很是神秘的修士找上了,此人黑布遮面,一身修为被特殊道法遮去,让人根本看不透其根脚。

“道友请留步,在下观道友行止,想来必是干大事的人,吾这里有一桩买卖,不知道友是否感兴趣?”

“没兴趣!”陈云果断拒绝,这种没头没脑的买卖,再加上这么一个神神秘秘的人,他除非疯了才会答应。

神秘修士顿时有些错愕,没想到陈云会拒绝的如此干脆,“道友难道就不想听听买卖的报酬?”

想了一下,他决定先告诉对方报酬,然后再谈买卖。

“不想听,烦请让道。”陈云依旧拒绝得干脆,像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啥好事,即便报酬再高,以自己目前的需求,也高得有限,没必要去冒无谓的险,倒不是怕,而是觉得不值当。

“十块灵玉,杀一个人,一天便可回来。”见陈云真的要走,神秘修士索性直接报出价格和买卖内容。

一天?恩,那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思及此,陈云停了下来,望着神秘修士,想听听具体需要怎么做。

神秘修士见陈云停了,知道事情还有得商量,当即将大体情况和他细说。

“道友,事情是这样的,那人是个速度极快的法修,是附近一大宗门的长老,贫道和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奈何自身本事不济,无法亲手手刃仇人,这才变卖所有财物,凑得十块灵玉,欲请以高人帮在下完成夙愿,以道友的修为,诛杀此獠当不再话下。”

“你能看出我的修为?”陈云倒是有些好奇了,自己看不出他的修为,他却能看出自己的?

神秘修士赶忙解释。“在下因家传功法的缘由,对同阶修为的修士气息感受极为敏锐,所以这才能感受到道友的修为。”

“那你是如何掩去自身修为根脚的,也是因为这功法?”

“不瞒道友,确是如此,而且在下不仅能借助功法隐去自身修为根脚,还能根据功法看出道友的修为根脚,若在下没看错的话,道友应当是剑修出身吧。”

神秘修士并没有隐瞒什么,他这功法的效用其实说起来十分鸡肋,虽然偶尔能收获奇效,但终究不是修行正道,能看出来有什么用,打起来的时候自然一切都明白了,不过用在保命上倒是蛮管用的。

说实话,陈云对与他的功法其实挺感兴趣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能提前看出别人的修为根脚,在搏杀中无疑可以占得先机。若不是《归藏剑诀》太过霸道,修不了其他功法的话,他还真想修习一下,好为将来阴人提前做准备。

“时间,地点。”陈云将念头抛却,转而问起买卖的具体细节,临走之前赚点外快这种活计,他还是很乐意干的。

“今夜三更,百宗城东南五十里。”

“准确吗?”陈云看着神秘修士,问的很认真。

“在下十分确信,道友得手之后可带着此人项上人头来此处领取报酬。”

“懂了,今晚三更,不见不散。”

陈云说完自顾走了,并没有回之前居住的灵驿客栈,而是驾着飞行灵兽,向城外飞去。

当他走后,远处突然走出一人,及至神秘修密修士身边,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对神秘修士道“他来吗?”

仔细看去,此人正是方才欲招揽陈云去当长老未遂的金丹修士。

“会来的,因为他很自信。”神秘修士听懂了陈云‘三更不见不散’的意思,也明白他心里可能起了疑惑,毕竟都已经是修到金丹境界的修士了,似他这般粗劣的说辞,是个人都难免起疑。

但他依然确信陈云会来赴约,从对方有兴趣听报酬那一刻开始,这场所谓的买卖,真假便已经不重要了。

“能看出是哪门哪派?”由于剑宗十年之期还未到,相对于神秘修士,招揽陈云的那名金丹明显要慎重得多。

“无法确定,但肯定不是大宗派,我能确信他修的功法绝对不是出自剑宗。”神秘修士的判断确实没错,依赖于自身功法的特性,大多剑修修炼的功法他都见识过,从没有哪家功法和陈云所修的类似。

当然,其中也不排除有可能是某个大宗派嫡系弟子修的什么神秘功法,但这种情况他基本不会去考虑,试问,但凡是大宗派的嫡系弟子,修了自己不曾见过的功法,这样的人,会为了区区十块灵玉冒险赴约?

得到神秘修士肯定的答复,金丹修士不再存疑,显然对于后者的能力极为认可,“如此,今夜见吧。三日之后,冥血将起魂誓,届时带上此人头颅,我引你入界。”

见他提到冥血魂誓,神秘修士当即凝重起来,“可是?”

金丹修士立马打断他,“没什么可不可是的,死人,永远不会说话,我说他是剑宗弟子,他就是剑宗弟子。我这也是为你好,可懂?”

神秘修士怎么可能不懂,冥血魂誓,必以九大势力弟子人头做祭,欲入冥血者,皆为弑道人,金丹修士敢冒如此风险替他瞒天过海,说出来,还不是为了一个‘色’字。

“谢接引使厚爱。”尽管心有愧疚,但想到自身肩负的血海深仇,神秘修士依然只得‘感谢’对方的照拂。

为了加入冥血,他连结发道侣都能舍弃,更何况区区一句感谢!

“你也不要过多担忧,本座之所以出此下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大陆局势微妙,剑宗十年之期未满,冒然动手的话容易被联盟查出端倪。放心吧,你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今夜过后,你便让她过来吧。”

“属下遵命。”虽然还未入冥血,但神秘修士已以属下自居,因为这是一种态度。

金丹修士微微点了点头,对神秘修士的态度很是满意。

“回去准备去吧,三更风起,借头铭誓,本座欢迎你加入冥血。”

“属下定不辱使命。”

对话结束,两人各自离去,神秘修士抬头朝‘家’的方向最后看了一眼,旋即露出一抹决然之意。

对不起,小黎,灭族之仇不共戴天,为了加入冥血,为了手刃仇人,师兄只能舍弃你了!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