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华胥一梦 > 第七章:人谋天意

第七章:人谋天意(1 / 1)

寰宇也收起了玄机伞,飞至浩轩跟前,哂哂一笑,指着浩轩开口说道“大哥,我真庆幸你是我大哥而不是我的敌人”。

浩轩亦是一笑“我也一样,你这法器着实厉害,变幻自如,若在打下去,百招后恐我不敌。”而浩轩这一笑才让人知道如此冰冷的脸上可以有如此明艳的神情。

寰宇单手托起玄机伞,说道“这就是父亲让我寻找的五至神器之幽变玄机伞,此次回来,正要与大家商议此事”然后出声笑了一下继续说“恰逢遇见你在这里练功,这不心血来潮就切磋了起来,差点忘了正事”。

“无妨,我们去找母亲和姨夫吧”。浩轩说着便欲向前走去,寰宇抓住浩轩的手臂问道问道“焕奕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浩轩看了一眼寰宇,说道“和你一样”便朝山下走去。

寰宇一脸蒙圈,不解的问道“和我一样?哎,大哥,什么意思?”

浩轩并没有停下,而是边走边说道“和你一样,去做了卧底”。

寰宇方才领悟,多年离家在外竟然不知此事,于是追上前来继续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你下山后第四年”寰宇一听疑惑一笑,“那时他才13嵗,行吗?”这本是句玩笑,没想到浩轩突然严肃起来,极为认真的说道“大仇未报,岂有不行之理?”说完之后立刻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此言一出,寰宇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兄弟间就别重逢的喜悦顷刻间被仇恨的凝重取代,一刻钟的路程,兄弟二人竟不曾多言一句,直接到了莫靖天的三清殿,此时莫月歆刚为莫寒烟施诊针完毕,正与莫靖天商议如何控制莫寒烟体内的隐虫。

二十年前,五大门派联合各派共同围攻玄冥教,旻文公主和莫星宸深知在劫难逃,拼死相博,令莫靖天护送二女潜逃,莫寒烟内疚此事因自己而起,断不能让父母代为受过,将女儿宇文锦瑶托付予妹妹后,同父母共同抗敌,身负重伤,几近丧命。幸而魔教旻成王(旻文公主的哥哥,莫寒烟的舅舅)相救,但重伤始终未愈,十几年来全凭妹妹莫月歆照料。九年前莫月歆发现姐姐体内竟有一只千年隐虫,由于在体内多年,早已与莫寒烟血脉相通,既不敢轻易杀死,亦不敢轻易拔出。只好每日施针控制,防止隐虫入脑,侵蚀脑髓。

见浩轩和寰宇前来,二人甚是喜悦,不等兄弟二人行完礼,莫月歆便起身朝寰宇走来,开口问道“寰宇,你怎么回来了?”然后搭起莫寰宇的手,念叨道“多年不见,都这般结实了,较之先前,英俊了不少”说话间眼里闪出了泪花嘴唇轻微颤抖,左手摸着寰宇的脸庞说道“就是,太瘦了,一个人在外面”

莫月歆还没有说完,寰宇连忙接过话“母亲,我在外面很好,师父们待我如己初,不曾受半点委屈,你看”随即转了一圈,“哪都好着呢,除了想您”寰宇有意的皮了一下,缓解一下母亲的情绪。他知道母亲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虽背负深愁血债,却并不想以报仇的方式血债血偿。比起报仇,她更害怕失去,所以她更希望家人平安无事。

相比之下,莫靖天理智的多,,他年轻之时风流倜傥、轻狂桀骜,从不把任何人或事,放在眼里。经历磨难后越发成熟稳重,为报师恩教诲,他多年来机关算尽、运筹帷幄,只为光复玄冥教,雪前仇。如今不如中年,两捋轻巧的胡须,仍然不失英俊。见寰宇回来,便知绝非探亲思念而归,当即询问“寰宇,你此次回来,还需回去吗?”

这一询问可谓话中有话,回去则是尚未完成任务,还需继续潜伏,不回去则表示凯旋而归,便可以开始下一步部署安排。寰宇扶母亲坐下,右手伸平,变幻出幽变玄机伞,说道“父亲,幽变玄机伞”左手从胸前拿出《五行神》一书“还有,这是《五行神》,上面记载了五至神器现世的时间和方位。”

莫靖天有一些激动,手轻微颤抖接过《五行神》,眼睛紧张的翻阅“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和梁坤祖师遗传的副本记载别无二致”,然后更为激动的问道“你现在是幽变玄机伞新主?”

寰宇回答“恩”。只见莫靖天仰天大笑“哈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五至神器将尽属我玄冥教?”此言一出,浩轩和寰宇疑惑不解,同问道“为什么?”莫靖天满意的笑着,洋溢着一份自豪。他手指向寰宇说道“先跟我们说一说获取玄机伞的经过”寰宇点了点头,讲述了玄机塔开启后的经过,以及拿到玄机伞后的种种,并讲述了师父以身殉塔和临终嘱托。

靖天不断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当听到百年浩劫之时,眼睛一瞪,是非惊异“什么?百年浩劫?”这个百年浩劫他曾经听莫星宸提起过,时间久远,加上后来种种劫难,早已忘却,玄冥教历代教主口耳相传的使命。若百年浩劫应验,玄冥教放弃前嫌,联合玄机派共同除害为民。

莫寰宇见父亲如此激动,有重申了玄机老祖的预言和师父临终遗言“是的,百年浩劫,玄机老祖去世前的预言,还有我已答应师父若真有那天,寰宇必当尽全力,维护天下安宁”此话说出铿锵有力。

莫靖天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道“同祖同源同使命,玄冥亦是,但愿老祖的预言不会到来。否则我玄冥教复仇之事毕将推后。”

寰宇听到同祖同源同使命七字豁然开朗,他本担忧父亲会阻扰反对,思酌了一路如何说服,终怕行不通,此时松了一口气。说道“父亲,师父一直强调玄机伞择主乃是天命而非人为,所以他甘为徇塔,以全天命,可您为何说五至神器尽归我玄冥?”

莫靖天又是神秘一笑“枉你这般百龙之智,这点都没有想明白?我问你,何为五行神?”寰宇遵父命老实回答“五行神乃是天地本原金、木、水、火、土本命之神,分别是东方木神勾芒、南方火神祝融、西方金神蓐收、北方水神玄冥&nbp;还有中央土神后土。”

靖天见寰宇回答完仍然不明其意,又问道“你们兄妹五人出生何年,属性为何”寰宇看了看浩轩,低头沉思,心中默念着“兄妹五人是何命?五人出生命理乃是随机的,谁能算着五行出生,怎么会和五至神器相关?”

他并非答不出来,而是在思考其中关系,见寰宇不言,靖天说道“浩轩,你说”“是,我于丙子年出生,本命涧下水,寰宇戊寅年,城头土;锦瑶庚辰年,白蜡金;焕奕戊子年,霹雳火;小妹庚寅年,松柏木,五行正好为金木水火土。”

莫靖天点了点头,说道“寰宇,你能获得幽变玄机伞,是天命,亦是人谋,我钻研《五行神》和五行之术数十年,推算出最佳匹配度,为本命、功法、秉性和五行神相应,五至神器相对,所以你本命为土,我一直传授你土行法术和五行原理,送你去玄机派一面是为了等待玄机塔开启,取出玄机伞,更为你能受玄机派熏陶,养成博大气象,这是顺应天意的人谋。起初我本并没有十足把握,见你获得玄机伞,我放心许多了。”

莫靖天松了一大口其,然后更是自信勃勃的说“除非有人和你们先天条件一样,否则你们将是五至神器最佳人选。”

莫寰宇恍然大悟,此时他并不为父亲的精心设计和良苦用心打动,反而思索“当真如此之巧吗?兄妹五人恰巧五行相对?功法、秉性亦是对应?”

浩轩接过话来,有些嗔怒的责问道“您让我一直修炼寒冰决和苍龙刀,并非全是为了让我继承家父绝学,而是更好的匹配寒冰凌月刀?那您一直不让人在小妹面前提及报仇雪耻之事,也不是看她天真烂漫,不想她像我们一样被仇恨所扰,而是为了保留她至真至纯的天性和御龙飞空鞭相匹配?对吗”

浩轩和寰宇不自觉心中一颤,为父亲的精心谋划所震惊,甚至是畏惧。他们都铭记仇恨,不忘使命,可是无形中被人这样安排,不禁有种被人摆布之感,心中升起几分不满,不过很快又理解了莫靖天精密部署和敬佩其巧夺天意的设计。唯一不愿意的是,他们是真心不想让小妹参与其中。人人身负仇恨,他们真心希望小妹可以保持着天真浪漫,无忧无虑的生活。

莫月歆在一旁黯然伤心,眉头紧锁,呼吸中都透着无奈可贺。她是最不愿意菲絮牵连其中的人,莫靖天深叹一口气,说到“破巢之下,安有完卵,况且菲絮既是玄冥中人,也有其责”

“父亲,就让小妹替我们大家快乐的生活吧,这是唯一一湖清泉,我真的不想她被污染”莫寰宇说道。

“我不准任何人伤害小妹,包括我们自己”浩轩霸气而坚定的接过话来。浩轩对菲絮来说是一方净土,心灵的港湾,每每浩轩心情郁结堵塞,情绪压抑之时,在菲絮身边总能轻松自在,也是有在菲絮那里浩轩沉重的心才会有片刻的安慰。尤其是菲絮天真无邪的笑容更是能融化全世界、所以他不想菲絮受到伤害,更是无数次的发誓要保护她一生一世,不准任何人伤害她。

莫靖天看到月歆在黯然流泪,极为心疼,他也懂得月歆不愿菲絮牵连其中,作为父亲,自己又何尝不愿女儿幸福的成长呢,不过是现实所迫罢了,他走到月歆身旁,拍了拍月歆的肩膀安慰道“她也是我女儿,哪个父亲不愿自己的女儿快乐呢?我们共同努力,好吗?”

月歆点了点头,双手搂住了莫靖天的腰,将头贴在她的胸前,柔弱的说道“恩,你们要复仇我不阻拦,但只求保全菲絮,当年的血流的太多太多,我怕了。”

莫靖天摸了摸月歆的头发安慰她说道“我保证不会在有类似的事情的发生”,浩轩和寰宇也纷纷表态说,“我们一定保护好小妹。”

莫月歆突然想到姐姐隐虫一事,迅速由刚才那副弱不禁风,柔软不堪的模样变的十分成熟机智,她忙问道“寰宇,那瓣金莲拿到了吗?”他受母亲所托找寻金莲,入玄机六年方发现金莲藏于玄机塔顶的金光球之内,趁人不备,取了出来,又担心被查出,于是仿造了一瓣假金莲放入其中。枉费他师父临终前欺瞒金莲之事,却不知金莲三年前就被寰宇偷梁换柱了。被问到寰宇方金莲一事,从衣袖掏出,遞给了静怡“拿到了,母亲这金莲藏处甚为精密,想必是玄机至宝,您要它何用?”

莫月歆回道“九年前发现你姨体内含有千年隐虫,年久日远,已和她血脉相通,融为一体,不能取出,亦不可轻易杀死,留在体内更为祸害,一旦入脑,将影响人心智,甚至”

莫月新有几分犹豫,似乎有难言之隐,浩轩也迫不及待的问道“甚至什么?”

多年来浩轩只只母亲重伤一直未痊愈,今日才知体内隐虫一事,尤为着急。莫月歆叹了口气继续说“这种隐虫专为施蛊控制人所用,不知为何会在大姐体内,千年隐虫极为罕见,恐怕者世上再难有第二条,我担心是有人故意直入大姐体内,意图控制大姐”。

“卑鄙”浩轩握紧双拳,咬牙切齿的骂道,隐虫一事无疑又增加了他的恨意。

莫月歆见浩轩情绪有几分激动,连忙安慰到“浩轩,你不用担心,我每日施针控制隐虫流动,现在寰宇带回一瓣金莲,我们手里亦有一瓣,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利用金莲替你母亲治伤,隐虫也会得到控制”浩轩点了点头,但眼中的那份担忧和仇恨始终不减。

寰宇突然想到师父所言,深感当年苍龙刀弑师一事甚为蹊跷,现在又得知大姨体内千年隐虫一事,不仅寒战,说道“父亲,我师父说当年宇文丞并非死于姨夫的苍龙刀下,而是一种以嗜血天蚕为引的秘术”。

听到嗜血天蚕,莫月歆一震,险些倒下,她不敢相信有人重新启用嗜血天蚕。心里想着“千年隐虫和嗜血天蚕相继出现绝非偶然,除了舅舅还有谁会拥有这两件罕见之物,可是舅舅完全没有理由加害父母亲呀”。

莫靖天同样大吃一惊,他虽然不了解嗜血天蚕,却隐约感觉到当年苍龙刀弑师一事背后有的阴谋,而玄冥被灭也仅仅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可谓细思极恐。语气紧张的说道“月歆,我们去养正殿找大姐商议,这么多年来宇文丞和我们玄冥教可能都不过是被舍弃的棋子”。

月歆在思索中醒过神来,“恩,大姐对嗜血天蚕了解比较多些”话语间莫靖天扶着莫月歆起身卽走,浩轩和寰宇从未见父亲如此紧张过,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不敢多问,便紧随其后。

作者微博妙莲掬水,欢迎关注留言。

最新小说: 天下剑法出华山 彩礼十万,你给二十万什么意思? 这个顶流他神经病! 白银霸主 傅爷,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 禁欲小叔深夜来 NBA:开局CBA系统 凶宅试睡,开局就被女鬼跟住了 难产夜,傅总在陪白月光分娩 大佬十代单传,我为他一胎生四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