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华胥一梦 > 第九章:一缕青丝

第九章:一缕青丝(1 / 1)

清水滨为玄冥教首任教主取名,传言玄冥教创教之时首任教主梁坤见此处有一被花岗石砌成多边形泉池,中央有一股清泉从池中蓦然喷涌而出,形成一个晶莹透明的蘑菇状,将无数片碧玉般的花瓣抛向四周,似一朵盛开的莲花,又似无声的碎玉落入一泓清池,泉水冷冽甘甜、晶莹剔透,且此泉万年不停的喷涌而出,即使严寒的冬季也从不封冻。梁坤欣然喜之,命名“珍珠泉”,泉水被奉作玄冥教“圣水”。并特在此处建立修行住所,取名为“清水滨”。后为莫月歆的修行之所。

莫月歆轻柔美丽、温文善良,幼年师从医圣妙莲仙人,精通行针炼药、人间百病、制毒炼丹,多年来一直以炼药医术见长,被誉为玄冥教神医。莫月歆最为喜爱小女莫菲絮,便留在身旁抚养,并将毕生所学尽数传授给菲絮。

浩轩、寰宇两人刚到清水滨,只见菲絮身着一袭青纱在上百只白鸽中飞舞,仿若一缕青烟萦绕点点律动,扣人心弦。这些音符时而扶摇直上,直冲云霄,时而俯冲向下,若高山滑雪,时而慢慢在空中回旋。或u形推进、或半圈翱翔、或直线横飞、或如星星散落、时聚时散。那缕青烟则或位于白鸽之首,或混于白鸽之中、或收于白鸽之尾,位置变化多端,若行云流水,千姿百态,难以捕捉。

见此情景两人欣然微笑,在这美轮美奂的画面中不能自拔,寰宇灵机一动,嘴角微微一笑,暗想“不知玄机伞的加入会不会增添几分风韵”,便将玄机伞掷出,伞面展开,缓缓飘向空中,再陪白鸽嬉戏玩闹的菲絮忽见空中飞来一柄雕刻精致的黄铜古伞,在空中接连两个筋斗,单脚点在了伞头之上,双臂展开,面带微笑,双目微闭,随着玄机伞转动的节奏一同舞动,飘飞的衣带在气流中随意招摇摆动,像是随水波流动的水草,数百只白鸽转瞬间萦绕在菲絮周围,上下波动。仿若仙女飞升,顿时人、鸟、自然融为一体。不时菲絮卽同白鸽一同环绕玄机伞飞翔,数圈以后,菲絮右手握住玄机伞伞柄,借着左右摇摆,上下舞动,数百只白鸽亦随起不断变化,映着碧蓝的天空,美不胜收。

兄弟二人见小妹在空中天真浪漫的在空中自由玩耍,不忍打扰,便静静在站立一旁观摩,约一刻钟,飞舞中菲絮的余光偶然撒到了大哥宇文浩轩,笑容更加阳光,手持玄机伞飞了下来,双脚还未着地便开口道“大哥,你怎么来了”一副娇小玲珑的模样,明眸温暖,笑容澄澈,双脚落地后将玄机伞搭在右肩,轻盈几步就走到了浩轩的左侧。还没等浩轩回答,菲絮撒娇中带着微笑又问道“还带来一位大哥哥,大哥,这可是第一次带朋友来看我”。

浩轩低头偷笑,说道“小妹,你好好看看,这个大哥哥眼熟不”。菲絮毫不犹豫的回答“第一次见面怎么会熟悉,大哥你真会说笑,不过倒时十分亲切”说着欠身行礼,主动报上姓名“我叫莫菲絮,家中排行小五,您叫我小妹或者小絮都可以。”

浩轩依旧在一旁偷笑,不时用手指摸了摸鼻子,动作很轻,生怕菲絮看到,寰宇则是摇头苦笑,说道“小妹,你再好好看看我。”寰宇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点于右眉眉尾,顷刻朝斜上方推出,伴着微笑。

菲絮微笑的脸即可定格,脑子里回闪的是七岁时,和二哥在一起玩闹的时候,每每遇到麻烦二哥总喜欢作微笑着这个动作,然后说“小事,交给我。”她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位大哥哥,上下打量,脱口而出“二哥”。扔下玄机伞径直抱了上去。菲絮此时年方二八妙龄,仪态轻盈、娇小可人,只见她轻轻一跃就跳到了寰宇身上,双臂搂着寰宇的脖子,双腿夹于寰宇跨间,寰宇则是拖着菲絮的腰,在原地转了起来,这是兄妹二人习惯性动作,寰宇擅长哄妹妹开心亦是得益于他喜欢抱着妹妹转圈。接下来就是一阵纯真的欢笑声。

数圈后寰宇放下菲絮“我家小妹绝对是天下第一美人,居然都到我肩膀了”,顺手十之弯曲勾了下菲絮的鼻子。菲絮先是嘿嘿一笑“那我二哥就是天下第一帅哥,二哥,你变化好大,我都差点没有认出来,是不是大哥”菲絮砖头大哥浩轩,突然想起刚才高兴之余吹捧二哥是天下第一帅哥,忘记了身后的大哥,连忙改口道“我大哥和二哥是绝代双骄,并列第一风流帅气”

两兄弟对妹妹的灵活机灵逗笑,齐声说道“真是个小机灵鬼”。寰宇又逗其菲絮问道“那你四哥回来,你这绝代双骄怎么算”菲絮啊了一声,失了色,嘴里念叨着“三、三”忽然灵机一动“三足鼎立,大哥,二哥你们可别告诉四哥我夸你们绝代双骄来,不然他肯定生气”。说着抿着小嘴,更是憨态可掬。浩轩、寰宇则是宠溺一笑,答应道“好,都听你的。”

菲絮放心的松了口气,撤着寰宇的衣袖说道“二哥,我可想死你了,这次回来可不准再走了”。寰宇回复道“我也想死你了”寰宇从怀中掏出一块黄色方布包裹的东西,轻轻展开后见到一个碧绿的手镯,

菲絮见如此漂亮的手镯,满心欢喜“哇,好漂亮”伸手就要摸。寰宇往后回手,躲避开来,说道“小心,小妹,这可不是普通的碧玉手镯,这是我送给你防身的暗器,外表晶莹剔透,光滑如玉,实则内含银丝,长达百米,触动机关即可瞬间发出,是上好的防身暗器,美观实用,我打造了两只,一青一白,世间绝无第三只”说着立其手镯,指着镯子上一点说“看着突起的一个小圆点就是手镯机关,你先按一下和手环配主,一旦匹配成功,没有你的指令,无人能操作它。”

菲絮小心翼翼的伸出食指,轻轻触碰了那块突起的小圆点。只见手镯有突起的圆点向周边散发出水波般的层层绿光,片刻,小圆消融在整个手镯之中不留痕迹。见突起的小圆点消失不见,寰宇说道“那去吧,它认了主,以后便会随你差遣,至于如何使用,你自己可以自行发挥”。

菲絮高兴的接过青蛛手镯,带于左手之上,提起手腕,转身浮手而出,但见一条若隐若现的银丝飞出,径直插入对面的树干之上。浩轩和菲絮满脸惊奇,想不到这细弱发丝的银丝竟然如此坚硬。然后又一翻手回旋,将银丝收回,菲絮左右手由脸至腰交叉摆动,双脚亦是前后交叉替换,伴着银丝翩翩起舞,一边跳一边说道“二哥,这个太好玩了,我好好喜欢。”菲絮笑的很开心,穿越在数百跟银丝当中。

浩轩“哼哼”的假咳了一声“你这是有了二哥忘了大哥吗?”菲絮听到大哥这酸酸的话语,急忙收起青蛛手镯,说道“怎么会呢,大哥活在我的眼里,睁眼闭眼都是你”。寰宇也哼了两声,故意逗菲絮,故作严肃的问道“那我呢”。菲絮转身道“二哥活在我心里,白天黑夜装着你”。菲絮从小就会哄人,玄冥教无论谁不开心,只要有菲絮在不足一刻钟,总能总能被逗笑。兄弟二人听到妹妹这奇妙的回答,哈哈大笑。

浩轩抬头看了看太阳,想起了姨夫的嘱托道“姨夫说午时到五观堂,为寰宇接风,这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先过去,别让长辈等我们,稍后在叙旧,一晚上时间呢”。寰宇点头到“大哥说的对,我们先去五观堂”,转身就要走,菲絮却十分不解的问道“怎么会是一晚上,二哥你不是说要留下来陪我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留下来陪你了”寰宇反问道。“我不管,反正不能走”菲絮嘟囔着嘴撒娇说道。

兄妹三人一边说闹一边走,不会就到了五观堂。大公主莫寒烟,二公主莫月歆和教主莫靖天早已在堂内等候。堂内一个圆形大理石石桌两米有余,分上下两层,下层托底,上层转动,这样无论坐在哪个位置,只要转动上层桌面即可。玄冥教师出玄机派,器械的制造虽不像玄机派那般登峰造极,却也算是精通,所以这桌子的设计同样十分讲究。莫寒烟坐主位,莫月新,靖天则坐于莫寒烟两侧。

菲絮一进门就就跑到莫月歆最为旁边,扯着莫月歆的手臂说道“母亲,二哥骗人,上一秒说好留下陪絮儿的,下一秒就说明天要走,您快来评评理?”菲絮撒娇的样子最讨人喜爱,几人见状都是呵呵一笑,没有回话。“母亲,你倒是说话呀,为什么总是笑,哼”菲絮故作生气的转过了身子。此时浩轩、寰宇也行礼入了座。

月歆捋了捋菲絮鬓角的头发,说道“你大哥、二哥下山有很重要的事情,办完就回来永远陪着你”“什么,大哥也要下山?”菲絮一脸惊奇地望着母亲,接着转身指着浩轩问道“大哥,你更坏,刚刚你都没有说,不行,我也要去。”

靖天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的说“你大哥、二哥下山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你别去添乱了,春分前后他们自然会回来接你”菲絮扭捏着说道“我不,哥哥姐姐们都下山,留我一个人多没有意思,再说了,万一有人生病受伤了,我也可以帮忙救治呀?大哥你说对不?”菲絮满眼渴望的眼神看着大哥,从小大哥最疼她,向来都是百依百顺,哪怕是上天摘月,菲絮只要开口,大哥也会答应的。他虽然也想让菲絮陪在身边,可想到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此行更是前路凶险,危难重重,自然不愿意菲絮冒险。他思考片刻说道“小妹,我认为你还是留在玄冥教更为适宜,我们办完事马上回来接你”。莫月歆也紧忙开导小女儿“对呀,絮儿,你大哥二哥的事情你帮不了,留下来帮母亲炼制新药,我可是十分需要你的。”月歆的理由找的很好,可菲絮还是一脸不情愿。

一直没有说话的莫寒烟突然开了口道“我倒是觉得这次絮儿可以一同前往,见见世面,也锻炼锻炼,两个哥哥照顾一个妹妹,不会有什么闪失。”菲絮见大姨替自己说话,抿着小嘴偷笑,她知道母亲是不会轻易驳大姨面子的。正暗自高兴,寰宇也开了口“我的想法和大姨不谋而合,我和大哥两个身怀绝技功法之人突然现世江湖,难免让人起疑,菲絮天真浪漫,纯洁无瑕,会消除很多人对我们身份的猜忌。”

菲絮一听,更是起劲了,得意的说道“而且我深得母亲大人的真传,精通医术,下山肯定能帮不少忙的。”其他人还没有说话,月歆则是一口否定“不行,你少不更事,人情世故尚没有弄明白,去了只会添乱。山下不比我们玄冥,人人宠你让你,若真出了事,浩轩、寰宇分身乏术,谁保护你,我是不会同意絮儿下山的”。

浩轩兄妹几人从未见过月歆如此认真,态度坚决,都不敢做声,目光全都投向了莫靖天。靖天捋了几下胡须,然后说道“月歆,我也觉得可以让絮儿下山锻炼锻炼,见见世面,总是要长大的,我们能护她一时,能护她一辈子吗?再说絮儿的轻功除你之外,世间少有匹敌,修为虽不高,逃跑不成问题”。莫靖天虽然在开导,眼睛始终注视了莫月新。

莫月歆听到靖天如此说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我都说了,不行,你们答应我的,护好好絮儿,下山去干嘛,你们不知道吗?”月歆捂住了嘴,极力压制情绪。寒烟深深懂得妹妹爱女心切,送走锦瑶之时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心情,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说道“歆儿,我知道你心疼絮儿,别忘了,古人云‘父母之爱子,当为之计深远’,往事迷雾重重,来事模糊不定,不能让絮儿活在襁褓当中呀!世事多变,万一有一天我们都不在她身边,她也得有生存能力呀?况且此次下山只为查明真相,再策划报仇的,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凶险”“可是”月歆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没有再说,勉强的点了点头。

浩轩接话说道“小姨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小妹,不让人伤她一丝一毫”“对,我们完璧归赵给您带回来。”寰宇也紧忙说道。菲絮见下山有望,竖起三根手指道“我也保障,一定乖乖在大哥、二哥身边,并且照顾好自己,母亲你真好”。接着宠着母亲撒娇。

靖天话语突然严肃起来“下山后要听你哥哥们的话,不要轻易和外人透漏身份,更不要轻易相信他人,不许私自行动,不许撒娇任性,不许”莫靖天还没有说完,菲絮打断说道“哎呀,爹我知道了,唯兄命是听。你看菜都凉了,还怎么给二哥接风洗尘。”说完夹起一个鸡腿放入了母亲碗中,她想用这种方式安慰母亲。

紧张的争论差点忘记了吃饭,菲絮插科打诨却提醒了大家,寒烟说道“对对对,先吃饭,其他的事,饭后在”

饭后菲絮同母亲月歆回到清水滨,月歆不舍的帮菲絮收拾行囊,生怕有什么遗漏。诸般是由,千叮咛、万嘱咐,依旧放心不下。

寰宇则随父亲去了三清殿取百年紫铜,浩轩送母亲回寝室,也开始收拾行囊,准备下山。

最新小说: 山村小神医王铁柱秦柔 山村神医:我一心只求大道王铁柱张巧花 山村神医:我一心只求大道 为军火库舔女主三年,她却当真了 最强把妹系统洛无情宁天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乐瑶昭阳 乐瑶昭阳 最强把妹系统宁天洛无情 昭阳乐瑶 谍战之王:这个卧底有危险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