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信息(1 / 1)

&hapters/20/2/]]]不是什么上品的红茶将恰到好处的清香溢满房间,配上木桌正中显然是新摆上去的的一盆水仙成功营造出某种颇有温馨感的独特氛围,置身其中的安德烈热兰咽下一口红茶,故作姿态而闭上的眼睛再次张开后,进门第二次摇了摇头,脸上兀自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身为雷萨维骑士庄园领负责采购的下人,安德烈不可能出入什么上档次的场所,到阿尔贝利希的作坊谈生意次数到相对较多些,对这里的环境也比较熟悉。眼前整齐清爽、宽敞明亮并且很有那么一点……品味的客厅实在难以和以前那个肮脏、狭小、阴暗、潮湿……的【窝】之间画上等号,眼前的现实和固有认识之间强烈差异带来违和感,这让他产生对此次工作能否顺利完成的疑问。

莫非是母神从沉眠中苏醒,用大能的力量改变了贪财懒惰的肮脏侏儒?这也未免太过神迹了,和笑话一样蹩脚冰冷。

“热兰先生,红茶还和您口味么?不妨也试试点心吧。”

甜心曲奇和蛋糕摆出诱人食欲的造型,无论是木制盘子还是盛放物都是普通农户的奢侈、贵族眼中的垃圾。可调和上眼前的亲切笑容后确实的起到了放松的效果,安德烈再次打量起这个作坊中另一道多出来的风景。

粗布亚麻制作的夹襟短外套,其上有不少裸露出少年肌肤的破洞以及扎眼的补丁,脏兮兮的双手和脸庞,鸟窝般乱糟糟的头发扣在上面,琥珀色的闪亮眼睛镶嵌在这样一张不算搭配的脸上。

一个随处可见的乡下少年,没什么亮点。安德烈确认了这个直观映像,开始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提问。

“你是阿尔贝利希雇佣的仆役吗?”

“回您的话,我是阿尔贝利希师傅最近收留的学徒。”

低头回话的少年摆出恭顺的笑脸,对这似曾相识的笑容感到满意,背脊惬意的靠上椅背,中年男人的脸咧出一个似乎亲切的微笑。

“打哪疙瘩来的?怎么想到在阿尔贝利希手下干活?”

“我是拉塔托斯克山谷外黑森林的住民,上个月又是干旱又是森林大火的,根本没法过日子了,只好带着弟弟出来逃荒,到达这个沼泽的时候,好心的阿尔贝利希师傅收留了我们,不但给我们一口饭吃,还收我做包食宿的学徒……感谢母神玛法的福音,不论到哪里都有善人。”

【原来是个逃荒的傻小子。】

恍然大悟的安德烈除了好笑外还多了一点鄙夷。好心的阿尔贝利希师傅?包食宿的学徒?这实在是今年最佳笑话。和阿尔贝利希之间有过不止一次打交道的经验,安德烈对那个侏儒的吝啬特性有着深刻的体会。除非神经错乱,那个混蛋绝不会去发什么善心。相信这种无稽之谈还不如试着相信东边的鬼畜兽人很爱好和平之类的疯话。当然,这两者都没有存在的可能。

那个守财奴不过想要一个不需要支付薪水的仆役,把这个呆呆的憨小子打发出来招待客人,而自己躲在工作室里折腾一些不让【学徒】接触到的技术——这种行为无疑佐证了安德烈的结论。

穿了阿尔贝利希的小算盘,安德烈浅笑了一下,模仿着曾经偷到的子爵大人的喝茶姿势,蹩脚的举起茶杯,猩红色液体浸润干裂的嘴唇,流过泛白的舌苔,最后灌进满是燕麦的胃袋里。

“萨尔维骑士阁下需要一对能够充分体现身份的戒指……老实说,很难想象这样的乡下作坊能够做出符合我们要求的东西。无论是经验还是资质,比你们优秀的店有很多。只是骑士大人考虑到长期以来生意上的来往,最后还是决定将这单生意交给你们。最为对这个恩赐的回报,你们必须竭尽全力完成那对戒指。要知道,那对骑士大人有着重大的意义,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做作的表情为话语里居高临下的谎言增添了真实感,同时还附带了一些不那么掩饰的恐吓,在这些组合背后的真实不过是个低俗笑话。

依然挂着一丝变化都没有的纯洁亲切微笑,市侩的阴霾似乎沾不上这个少年。在那个可以拿去当【亲切笑容标准】的表情下,安德烈的脑子莫名的有些迷糊。

“能够得到骑士大人的垂青已经是我们的荣幸,将制作有重大意义戒指的工作交到我们手上更是无上的荣光。小店必定投入最好的技术和材料以报答这份青睐。不过,我们想知道的是,萨尔维骑士阁下需要一款怎样的戒指?”

谦卑语气下的现实问题一下子将安德烈从得意忘形的非日常表现里拉了回来。

款式?这个单词一下子就命中了安德烈的软肋,难道真的要复述他主人的那段原话?

【充满贵族风情格调,体现高雅品位的订婚戒指,价格方面尽可能的便宜。】

很明显,不管是怎样的单纯傻小子,听过这番话都会意识到作为一个每年只能从自己那片方圆6公里的采邑庄园领收取些谷物肉类外带数量稀少的皮斯托尔(pistole注)、里阿尔(liard)的【骑士老爷】,那位阁下的愿望和支付能力显然存在距离。

“说起来,小店正在进行优惠活动呐。戒指类的商品也在其中,安德烈先生,您有兴趣先一下吗?”

少年从托盘后面取出一块类似菜单的薄木板递了过来,装订在上面的泛黄羊皮纸在安德烈眼前翻动着。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安德烈只能明白各种首饰的图形,下面的文字和数字难度过大而直接放弃,疑惑不解直接写在了他的脸上

“我店最新推出的套餐服务,就由我来介绍一下吧。”

亲和、充满阳光的微笑淹没了视觉感官,安德烈开始聆听从少年口中脱出的每一个字。

半小时后,怀揣《套餐服务单》的安德烈十二分满意的走出了沼泽边缘的小作坊,他没有能够直接做成生意,不过有更有价值的信息可以拿去向他的主人交代,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套餐享受的折扣、分期付款、长期顾客优惠……这些新鲜名词对手头有点紧的萨尔维骑士等于切实的好处、有利到不行的优惠条件。必须抢在那个守财奴阿尔贝利希知道自己徒弟的蠢事之前报告给骑士大人,然后签单、付定金这么简单而已。

他必定能够通过这次的事情获得骑士大人的称赞,甚至可能会加薪。而这都要感谢阿尔贝利希那个单纯到近乎愚蠢的年轻学徒。

安德烈几乎要称赞那个藏青色头发的乡下少年——齐格菲奥托李林。

“一个不错的顾客,也是一个好人。下次见面的时候,发张卡片给那位安德烈先生也不错嘛。”

卸掉营业用礼仪微笑的模板,推上那扇最近修缮过的铁箍木门,不像是嘲笑的冷淡声音和少年转身的动作同步,围着曲奇、蛋糕和红茶流口水的两个生物闪电般的缩回自己的座椅,背脊挺得笔直。

绕开两尊端正的坐姿塑像,身体的重量回归到自己的座位上。右手在小桌子上敲击着无声的节奏,一言不发的少年让死亡般的寂静吹走了房间内的温馨空气,龙穴附近的肃杀静静的充填进来。

连心跳都会冻结的诡异气氛在红茶注入茶杯的流畅翻腾声响起后消失无踪。阿尔贝里希快速吸进大量空气,然后逐步调整放慢呼吸节奏。无论感受过几次,那种沉重的压迫感作用于身体的感觉都无法适应。冰冷、沉重的铅水浇铸全身的重压和窒息从身体里退潮,呼吸趋于平稳的侏儒探探身子,小声探询着:

“真的要接这桩生意吗,阁下?”

“难道你有什么高见吗?【阿尔贝里希师傅】?”

加入类似磨牙声反诘从侧面粗鲁的插入,阿尔贝利希被身旁这个明显不是善意的语调吓得缩起了脖子。在他右手侧坐着的藏青色头发、有着可爱面孔的男童正瞪视着他,琥珀色的瞳孔里涌动着不加分毫掩饰的威胁和警告。

就算幻化成了人形,而且还是以6、7岁人类男孩的外表进入这个小作坊开始生活。尼德霍格的体力和玛那依然十足充沛。一个稍微用上点力气的巴掌对侏儒而言都是回归母神身边的单程车票,能把铁板轻松咬断的利齿间歇性的摩擦无时不刻在提醒打过【龙之财宝】主意的阿尔贝利希——曾经身为一家之主的他,在这个家里的层级已经沦落到甚至低于蟑螂、老鼠,随时处于命悬一线的高危状态,为了维系宝贵的生命,没有更好选项,只能无条件的服从两个入侵者。

告别了小酒馆里的朗姆酒和女人们,整理垃圾、打扫收拾、修缮作坊、自己做饭……属于未知领域的生活习惯侵蚀替换了阿尔贝利希所熟知的生活节奏,凌驾于**疲劳之上的精神创伤总是挑起他对【偷盗龙之财宝】这一愚行的懊悔,并不断的放大增幅着。

“我当然不会去做送钱的蠢事,但是只把眼睛盯在眼下的几个小钱上,就商业行为而言,则是毋庸置疑的本末倒置。更多的关注一下周遭的情报做出长远的规划,一点小小的让利有时候就能为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回报。”

送出冷彻如观众般的客观评语,李林接过尼德霍格递过的茶杯,轻轻的吹散氤氲泡沫,淡淡的语调继续着。

“现在先把生意上的事情放一下,回到前面的议题上来。因为客户的需求,那些东西的进度要比之前提早一天来完成。请抓紧时间,否则你的晚饭量真的很难得到保障哟,阿尔贝利希师傅。”

误以为是女性哭泣般的疾风吹过房间一角,阿尔贝利希在最后一个音调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动了起来,房间里已经不见侏儒,工作间的门不断传出敲击金属的密集噪音。

“如果是令人满意的表现,我也不介意提高伙食的等级,甚至是分红的比例。”

铁锤的呐喊和风箱叹息一下子变得的更加大声,节奏也变得更加急促。

“有需要我的工作吗?阁下。”

需要协助阿尔贝利希的工作在上午就已经完成,但对自己主人存有一个初步认知的尼德霍格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闲下来。

李林的确有相应的安排,只是内容并不在尼德霍格的想象范围内。

“去外面闲逛,晚饭前记得回来。”

“是……这样可以吗?”

“不要把自己暴露在人前,暗中观察人类小孩子的生活形态、交流谈话的方式。我希望两周后病愈的【弟弟】不会傻乎乎的用满口老头子语气和别人交流,那样还不如直接给你挂快【黑龙】的牌子到处去晃悠。”

龙族的茧居族特性让【幻化】的实际效果打了不少的折扣,几乎可以说是破功。无论外表变得和人类小孩的相似程度有多高,表达交流时总是会流露出生存周期差距过大带来的代沟问题。让这样一个家伙跑来跑去吸引奇异的目光显然不行。索性以【水土不服、正在调养】的理由进行消毒处理的同时也腾出了转型所需要的时间。

两星期。

这是李林划出的转型所需时间上限。如果尼德霍格拖得更长的话,可能会招致不必要的危险猜疑。在这块土地上,瘟疫是杀伤力远超战争的杀手。担心自身安危的人群不会有富裕的同情给患病的异乡人,驱赶甚至烧死患病者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传闻,

尼德霍格要赶在那种危险的思潮出现苗头之前学会人类社会的生存模式,它必须做到这件事情。

房门被轻轻带上,客厅里只剩下从工作间里漏出来的、节奏偶尔会改变一下的杂音,撩起伪装过的藏青色发丝,漫不经心的春日阳光穿过窗户穿过指缝落入同样伪装过的琥珀色瞳孔,一片阴影疾风般掠过微微眯起的眼瞳。

一整队的狮鹫载着鲜亮盔甲的骑士正冲破云层的边缘朝着东北方的天空疾驰,尖利的啼鸣从上方传送到地面依然清晰响亮。

涌进鼻腔里的风带着味道,如阴沟里锈水的气息,肉块腐烂的气味,身体被烧焦的味道。

和拉塔托斯克山谷中残酷野性的生存竞争的气味不同,智慧种族群体行动的人为气息在风中满溢,让记忆中的某些部分苏醒。

熟悉的不亲切味道,讥刺冷笑般的面容从窗前挪走,不快的风也随之消散。

就算一时消散,并被和平的景象所取代。但这个威尔特依然是一片被血和火浸泡着的沃土,冷漠残酷毫不留情的前进着——

就像地球那样。

%%%%%%%%%%%%%%

注·皮斯托尔:最早为7世纪西班牙的一种古老金币。在中世纪内多有提到。皮斯托尔pistol,皮斯托尔=2埃斯库多,此处为中世纪法国所铸的皮斯托尔金币,皮斯托尔=6苏(最大面额的铜币单位),苏=4里阿尔=2丹尼尔(denier)

ps:兄逮们,帮忙宣传推广一下吧!气势啊!气势!!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最新小说: 绝世神医王铁柱秦柔 王铁柱秦柔 山村小神医 山村神医:我一心只求大道王铁柱秦柔 绝世神医 大秦:儒道至圣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昭阳乐瑶 御兽:怪谈副本,开局我是懒大王 三国:一拳万斤力你管他叫文官? 东京喰种:从双神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