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旅途(二)(3 / 1)

第一个发现那片血色风景的是一名吟游诗人,行走于诸国之间的诗人不但对各国风土人情有相当的了解,精于处世之道的他们对危险的气息同样有着敏锐的本能直感。所以来往各地的商队一般并不介意拿着鲁特琴的诗人们搭顺风车,除去娱乐的需求外,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安全考量。

首先对未知的异样做出反应的是嗅觉,此时残留在空气中的异味已经稀释的有些淡了,但诗人以及护卫商队的佣兵的鼻子还是嗅出了那太过明显的焦糊肉块气味。整个商队立即停止前进,男人们抽出各自的武器环绕着装载货物跟女性乘客的麻车,佣兵的领队跟诗人小心翼翼的摸上大路前方。眼尖的诗人见第一具佝偻蜷缩的人性叫太后,立即弯着腰将胃袋里的糊状食物倾倒在了大地上。

经历过血肉横飞的战场厮杀的佣兵队长没有那么不堪,但也只是还差一脚的崩溃边缘。那些烧焦的、撕碎的、扯断、压扁的、碾烂的肉末洒满了道路及两侧。树木、草丛、野花、落叶、泥土全部被渲染上恶作剧般的赤黑色彩,**的异臭招来了不少喜好腐肉的动物食客,不懂进餐规矩的野兽们不时地为了一只胳膊和一段肠子爆发一些不大不小的冲突,压根没有察觉有人正着他们的饕餮盛宴。

这是——

杀戮后遗留下来的残渣;

劫难蹂躏后的现场;

死亡地狱的狂宴;

无法继续忍受这里浓厚到有如实质一样黏腻的死亡空气,同时也害怕未知的危险还隐蔽在附近,商队立即仓皇折返都市将这桩离奇惊悚的见闻上报给了伯爵领主以及当地教区的大主教。由于目击者众多,这起恶**件很难说是作伪谎报,纵然存在着集体幻觉的可能性,但伯爵和主教一想到自己的辖地范围内有难以想象的威胁时,他们还是很认真负责的进行了处置。

伯爵麾下的骑兵队和教会的圣堂骑士团们破天荒的携手合作了一次,往日里互相不爽的强壮男人们一起向事发地区展开搜索调查,市民们用惊诧的眼神目送着两支服饰、装备、效忠对象全部迥异的队伍出了城,就算彼此间依然【火星四射】,见惯了两边冲突不断的市民一样认为这是个难得的奇观。

大家在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且把这件奇事当做自己谈资的时候,都不会想到,最后目击这支混成部队的人就是自己。

因为是骑兵,移动速度比慢吞吞的商队快了许多。只花了半天功夫就赶到了商人们颤抖着报出的地点,几位和治安工作没少打交道的骑士们很快就确定了现场残留下的三项信息:

死者是盘踞这条通向北方之地道路多年的强盗团伙;

他们应该是遭遇了一只能够操纵炎系魔法的危险种;

强盗首领的死亡地点不是那个炼狱一样的血色土地,在距离事发现场数公里的山中,发现了可以证明其身份的有刺青的断臂。

除此之外,只有一条让他们发了半天楞也没弄明白的深沟。

一条底部光滑的就像是打磨过的金属或玻璃一样的笔直小沟,究竟是什么样的魔法造成这种不自然的痕迹?会是行踪不明的危险种吗?

——也许该向伟大的玛法虔诚的祈祷告解一下了。

骑士们中不止一位带着心底泛起的隐约忐忑这样想着,头皮发麻的紧张感不受控的潜入了每个人的心隙中。

########

“真不出来,那些穿的破破烂烂的家伙居然这么有钱,以后专找山贼海盗一类的家伙下手如何?阁下?”

“没人会来追查来源,就算是难脱手的珠宝,以我的技术也能进行外观处理。当然,他们有的话……”

无论是尼德霍格还是阿尔贝利希的脑子明显都不在正常工作状态,以至于他们可以友好愉悦的谈论同一个话题,并且让周围空气的温度不断上升。

——钱。

侏儒跟黑龙之间的交集点、共同话题只能是那些亮闪闪的贵重金属、晶体矿物或者其它【有价值】的东西。现在,两个眼睛发亮的家伙正为装满了里佛尔、小埃居和各种银饰的口袋而高兴着,对自己的嘴脸没有半分自觉。

“偶然跟运气基本不能拿来当参考,靠这种无本生意过日子的群体里肥羊总是少数,更多的是手里只有几个丹尼尔的破产农民,甚至是什么都没有的农奴。”

给那两个沸腾的大脑浇上一桶冷水,李林那种不留情面的冷笑在春风中更像微笑。

“在这之中也有不少像这次一样的强盗团伙,这种算是兼职佣兵的家伙可是背靠着贵族和教会这样的上级阶层呐,要从他们的钱袋子里弄钱的话,就要开战。做好和一个国家开战的觉悟了吗?”

脑袋已经不那么发热的尼德霍格下意识的捂住额头,李林在说什么,事实上并不算笨的他很快就搞清楚了。

已经去见玛法的强盗团伙幕后指使者正是这个边远小城奥迪良的伯爵和主教大人,在这块相对贫瘠的土地上想要多弄几个零花钱的奥迪良伯爵找到了自家下人的一个远房亲戚——一个就算死掉也不会觉得浪费的人渣充当强盗头子,这个人渣通过教唆、诱骗等等手段纠集自己隐身在幕后指挥着整个强盗团伙打劫过往的富商。提供了来往商队情报的教会从每一次劫掠中抽成。

这种型号的强盗团伙不可能遍地都是,但也不会绝迹。尼德霍格对洗劫这些地痞流氓杀人犯组成的队伍既没有压力更不觉得有什么难度。只是……就像李林提醒过的那样,喜欢把手伸进别人口袋而不是倒过来的老爷们在保卫不属于他们的赃物时一贯有着英勇无比的表现。

“要钱不要命的家伙……超烦人的呐……”

高涨的情绪完全退潮,消失的是如此彻底,以至于尼德霍格都没察觉说出口的话更像是在说他自己——一条同样会对侵吞自己哪怕一个丹尼尔的家伙歇斯底里喷上半天龙息的吝啬黑龙。

“忘记那种会招致糟糕结果的馊主意吧,比这更有效圈钱的办法有的是,没必要去浪费精力和时间。”

“更有……效率?”

在尼德霍格的认知里,没有比抢劫或者偷窃来钱更快的手段,无论是教会抽什一税还是贵族老爷收租子都需要等待的时间,而且还要寄希望伟大的玛法保佑这片土地风调雨顺四季无灾才可能抽到些油水。万一运气不好,遇上干旱、洪水、虫害、战争、瘟疫之类的天灾**,就算他们怎样压榨,利润也是极其有限。否则也不会去幕后控制盗贼劫掠过往商队来补贴自己。

难以理解带来的困惑再次表现在尼德霍格的脸上。

“比如说纸币、量化宽松、信用卡、期货、房地产、债券、债券评级保证(注)……不过这些资本运作的圈钱方式对你实在太过复杂,我们的原始资本累积也还远没有到能够玩转这些危险游戏的地步。”

“这些……无法理解的词听上去像是欺诈耶……”

“的确是欺诈。”

“居然承认了?!”

“【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些三岁小孩都会说的浅显道理从来也没能阻止人们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他们把钱送到别人口袋里的时候也没有理由去忘记这种简单道理。所以,没什么同情可以给与那些可怜虫。”

“呃……所以……”

——杀了那个强盗头子,即便他供出了藏匿财宝的地点?

这个过于不敬的问题没有说出口,退一步来,这种劫杀过往客商的家伙也不值得同情,更何况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无论当时那个家伙怎样祈求宽恕,他的命运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那家伙死了比较好】。

或许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这种简单的理由也有,不过【撒谎】才是他最大的死因。”

透尼德霍格欲言又止背后的思路,李林的言语开始调整话题的方向。

“【只要提供有价值的物品和信息,性命就可以保全】——我给出的交换代价并不高,那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却给我指出了一堆小钱,指望着藏匿真正的宝物蒙混过关,然后让他的主子出手来解决我们。”

保住了性命,也降低了受惩罚的程度,说不定还能保住一定程度的信任。作为紧急状态下想出来的保命策略算不错了。

实施的对象是唯一的破绽,结果要了他的命。

“【真正的宝物】……该不会是那个吧?”

陷入另一个疑问的尼德霍格嘟囔着,视线瞟向车厢后面那几个不起眼的袋子,不起眼的亚麻编织出不起眼的盛放工具,里面收纳着一些像是河床烂泥或者森林里的黑土——还是一些不起眼的东西。唯一扎眼的是袋子外面有像是日期的数字以及歪歪扭扭的地名,实在是从里到外都和【宝物】这个词汇彻底绝缘的存在,甚至要称呼为【有价值】都十分困难。

“嘛……如果顺利的话,答案会在【精灵之森】揭晓,现在先保持这个猜谜游戏的新鲜度好了。”

逻辑推理或者叫猜谜都不是尼德霍格擅长的,只好先把一个疑问咽回肚子,同时另一个他很感兴趣也比较擅长的领域内的问题吐了出来。

“阁下,你灭掉那个渣渣的究竟是什么术式?”

青白色的光弧和大量细小光粒聚成漩涡,直线状的闪光瞬间撕裂大气。高温热波沿着前进的光轴向四周扩散,山间森林瞬间化作了灼热地狱,狼狈逃走的强盗首领和他周围的景物刹那间消失无踪,耀眼的强光散去后只余下填满暗红熔岩的地面深沟和晃动四周景物的阳炎。

龙族对炎系和雷击的术式有自己独到的研究,尼德霍格虽然还不能完全领会那些代代相传积累、由父母直接刻印在脑海里的研究成果,只是比起人类法师还是超出太多了。可以推敲出那是一种和雷击有关联的新术式,更进一步的详细情况只能让术式开发者来解释了。

“那个术式究竟是什么?和我见过的,不,应该是所有已知的术式都完全不同,玛那生成和咒文排列又是怎样的?”

“哦……那个啊。”

玩味的笑容在两名部下(仆人?)的眼中显得难以捉摸,多少像是恶作剧一般的笑意撩拨着尼德霍格的求知欲。

“【mana粒子炮】……就这么叫好了。”

“阁下……你是刚刚才想到取名字的吗?”

“有什么问题吗?”

“作为一个杀招,这名字实在有够弱爆烂大街了……”

%%%%%%%%%%%%%

注:从200年到现在,我们充分见证了地球最大的流氓国家是怎么用qe、qe2、qe、qe……来开动印钞机洗劫世界的,也见证了金融危机中皿煮柿油的阿妹例假合众国的花儿街金融黑手党们是怎么一边继续在金融危机中享受高福利和分红,一边让政府和警察镇压要求工作和公平正义的自家国民……嗯,委实很好很强大,很有美帝的范儿。

最新小说: 绝世神医王铁柱秦柔 王铁柱秦柔 山村小神医 山村神医:我一心只求大道王铁柱秦柔 绝世神医 大秦:儒道至圣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昭阳乐瑶 御兽:怪谈副本,开局我是懒大王 三国:一拳万斤力你管他叫文官? 东京喰种:从双神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