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道理(1 / 1)

黑斗篷下的身躯动也不动,就像仍在深度昏迷甚至死掉一样。

“用不着怀疑你在什么地方露出破绽,身为给你处理伤口的施救者。我虽然没有正式的行医证件,你也才是我第一个正式的行医对象。只是通过对你异于人类的体质、伤口面积深度、中毒程度这种基本信息来推算你的苏醒时间……对我实在算不上什么难事。”

不谦虚,也不掩饰嘲弄的欢快声音停顿了一下,穿透性的视线在婀娜的身体曲线上冰冷扫过,揶揄的声音再次开腔:

“如果你不愿和我这个不同种族的家伙聊天的话就算了,伤者及女性的你享有这种理所当然的特权。接下来我的自言自语,你可以继续无视,也可以反驳指正。决定权在你。”

大方的撇下权限宣言,手中把玩的枯树枝投入篝火堆里,暗淡了一刻的火舌飞快的舔上新鲜木柴,噼噼啪啪作响中向周围辐射出更多热量。

“那些操纵使魔的家伙明显是想杀了你呢,那种蓝眼毒狼是最适合用于追猎围杀的危险种,首先用毒液麻痹猎物,然后把现场搞成像是遭遇危险种的不幸事故也是个不错的点子。嗯……也可以想成是某些得到新玩具后迫不及待的想要体验低劣乐趣的贵族们的杰作。不过使用苍鹰使魔未免太过慎重,而且无论是怎样迟钝到需要借助大量使魔才能进行的血腥游戏,衣着华丽的贵族和一大票侍从从头到尾整个过程都没有现身,让我们这些庶民踏足贵族的游乐场所并且深入到这种程度怎样也难以解释吧?考虑到这些不自然的疑点,实在不能认为这是什么狩猎精灵游戏,只能认为是杀人灭口的案发现场了。”

木柴燃烧爆裂的声音让人心悸,沉沉暮色下捉摸不定的笑容增添神秘的玩味。

“接下来,小姐,你的身份。具体位置还有待调查,只能从着装和服饰大致推测出你应该是查理曼跟拉普兰交界地域——尼福尔海姆山谷的精灵部族成员。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理由,你离开了部族来到这片陌生土地调查某些东西。我想你已经查到了你想要查的,察觉到这一点的坏家伙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小秘密派出了杀手前来灭口,被一路追杀的你遇见了我们,这就是事情的大概经过了。至于你调查的东西……嗯哼?”

响指的声音在寂静的暗夜中格外清脆响亮,笑容里毫无遮掩的展现【我抓到你了】的愉悦。

“【尼福尔海姆山谷有品质极佳且蕴藏量巨大的金银矿脉】——这个情报对你和你的族群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同样也招来了天大的麻烦。出入谷地的人类【旅客】数量开始增多,每出现一次都更接近矿脉所在地一步。为了阻止【被人类夺走最后生存之地】这个梦魇变成现实,小姐——像你你这样的、或许还有其他的精灵离开了故乡,到这里调查想要劫掠埋藏在地下的黄金的家伙究竟已经进展到了什么程度,如果有可能,想办法阻止、破坏对方的计划。嗯哼~~还真是勇气可嘉。不过,这也不能挽回什么。不——就算成功阻止了那群家伙。那些黄金也不会给你们带来想要的东西。耗费人命、体力、时间从地下掘出黄金换取一点残汤剩水的未来倒是可以预见啊。”

“闭嘴!那是吾辈一族存续的力量!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外人没有资格胡说八道!!!!”

一直遮着脸孔的帽兜滑落下来。被篝火照亮的银发如瀑布般泻出,垂落到艰难的支撑起身子的手肘,相较人类尖而长的耳朵从柔滑的银色瀑布中钻了出来并高竖着。姣好的如大理石女神雕像、却充斥着死物所不具的活力动感的面孔雕凿出端正的五官,镶嵌其上的翠绿眸子像是泛起波澜的碧湖,现在正翻腾着快要爆炸的愠怒紧盯着一张轻浮的笑脸。

“冷静——冷静点,小姐。要是因为太激动让伤口裂开的话,我就又要重新缝合一遍了。到那时候,为了不缝第三次,我就只好把你绑起来了,那样也很麻烦的说。不大发脾气,老老实实的躺着说话,我能理解你要表达的意思。”

“收起你的胡言乱语,人类!如果你以为偶然救我一命就可以大放厥词,赌上性命我也不会让你有任何开口的机会!!”

失血和中毒后的身体无法提供更多的支持,恢复平躺姿势的精灵以严厉的眼神侧视着环抱双臂的少年。面对颇有些类似张牙舞爪的小猫般的警告,让精灵觉得可恶的笑容扁了扁,双手一摊,挑逗似的说着:

“要争执下去的话可是会没完没了的,不如还是回到前面的方式,我提出几个问题,小姐你可以继续沉默也可以回答。在没有任何粗鲁纠缠的气氛下,我们也可以很轻松的解决问题。”

和商人、小贩、税务官、律师、神父等等容易和【欺诈】挂钩联想的职业性微笑换来了警惕和敌意,冰冷的面孔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

“【精灵们要如何安全采矿】?——先别急着用【外人没资格】或者【这不值一提】来反驳,这可是个现实问题。连矮人、侏儒这些长期在地底下和石头打交道的种族都不会说【矿井绝对安全】这种骗小孩的蠢话。光是一次简单的坍塌事故就会制造出一堆寡妇孤儿,积累出兼顾出产量和安全指标的一整套体系为止所需要的人命会是多少呢?000人?0000人?还是更多的数字用来填满?以你们低于人类和兽人的人口资源现状来,这种靠人命和时间来积累采矿技术经验和安全生产的做法根本承受不起吧。”

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一味蛮干的话。挑选出来下矿的家伙都只是些跟【挖坑特攻队】没多大区别的不幸者。

“【先挖坑,然后死在坑里。】,我认识的矿工大多数的结局和他们常抱怨的牢骚惊人的一致。小姐,如果你有机会下去矿井,不用半天,地面上任何荒凉阴森的地方在你眼里都会变成天国乐土。”

插话的侏儒朝篝火挪了挪身子,嘲弄的表情里渗透着苦涩。

“矿井里干活超过0年还活着的,我一只手就能数过来。透水、塌方、爆炸、毒气、火灾、怪病、巨口蚯蚓……地底下可没有地面悠闲过活的家伙想的那么轻松。傻乎乎的做着发财梦一头钻进去的家伙最后都在若干年后偶然被别人给挖到——如果他们还有骨头剩下的话。”

“可以垂直掘进,然后扩大矿坑。”

展露着毫不退让的气势,精灵女性这样反驳着。对挖坑这件事情极度上心的他们当然不会一点都弄不清楚事态就一头钻进坑里。

这种解决方案通过加大了时间、人力和财力等方面的成本投入,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安全问题,只要精灵们的毅力足够,挖出一个金伯利钻石矿场(注)那样的巨坑也不是不能。

“冶炼设备和技术呢?指望别人吗?”

未经冶炼的金矿原石价值并不高,销售未经冶炼的原石所得的利润根本无法抵消矿坑的生产成本。根据李林从阿尔贝利希接触精灵的情报来,他们对冶金技术就算不是一片空白,也是少的可怜。掌握冶炼矿石技术的矮人和侏儒依靠技术垄断着实宰了很长一段时间人类和兽人,这也是人类阵营发了疯似地持续数百年对炼金术师养成行投入的原因,到现在那两个身高劣势的种族依然稳稳的把握着黄金冶炼市场,换了新顾客精灵一族,并不意味着他们宰客宰到见骨头的垄断作风会朝着善意的方向变化。

“被收取了巨额的火耗加工费用后,加工出来的黄金要销售到哪里去呢?说到底,贵重金属的用法不过是充当贸易流通的媒介,其价值是浮动而非固定的,可以通过人为的操纵来重新定义价值。比如,人类的金矿突然加大出产量,市面流通的黄金数量急剧增多,而可流通的货物却没有增多,甚至出现减少。这种时候,黄金价格就会出现调整——也就是通过贬值来维护市场的稳定。因为没有定价权,你们也只能着手里原先能买一大堆好东西的金银只能购买七成、五成、三成的玩意儿——到了那个时候,悲惨的结局也就不远了。”

停矿、接受人类国家不知名商人的苛刻条件,沦为一群挖矿的苦力打工仔。

即使是再怎么傻的家伙,到了这种阶段,应该也能预见这种结局。

“最后——也是最开始的问题;你们要如何才能守住你们的土地?即使和地方贵族的武装力量相比,你们不但处于弱势,差距也大的令人绝望。你们已经被他们给盯上了哦,总应该有个对策之类的东西吧?”

爽朗的,和高悬于天空的那几轮明月一样的表情吐着幸灾乐祸式口吻的槽,原本应该回敬这张脸一个大耳刮子的精灵连这一点动作的力气也被抽走了。

这个可恶的人类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漏洞,自己根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论点可以去推翻那些论断。

该怎么办?

横亘在思绪前方的,乃是生存与毁灭的古老问题附着各种经济学、政治学、地缘战略等高度复杂的问题一起堆砌起来的高墙,堵的她喘不过气来。先前潮红的脸色洗刷诚暗淡苍白,紧紧咬住的下嘴唇几乎要滴下鲜血。

“我可不是事不关己的说悠闲话哦,毕竟因为你的关系,现在我们已经被卷进去成为事态的一部分了。嘛——亲切的人们都已经围过来了呐?”

撕裂空气的不详呼啸,钢铁团块卷起冰冷的气息贯穿李林移开的空间,深深的插入泥土,箭尾的羽毛兀自颤抖着。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藏匿逃亡农奴是重罪。你们想让这里变成旅途的终点吗?”

失真聒噪的声音撼动着气氛,难以动弹的精灵慢慢把手移向腰间,阿尔贝利希继续拨弄着火堆,尼德霍格托着脸颊望着火堆,嘴里不知在嘟囔些什么。

“那可是伯爵大人的财产,放聪明点……呃!啊啊啊啊啊!!!!!!!”

通常被被称之为【片刻】的空隙似乎被无限的延长放大——躺在地上无力活动的精灵其他感觉并未失去,敏锐的听觉捕捉到让她不安的杂音,所有的感觉被搅拌的产生了错乱的时间感官,反过来那些声音又因此让她更加不安。

以血管崩碎、内脏爆裂、血肉金属坠落回归尘土的咏叹为背景音乐的悲鸣惨叫混声大合唱,堪比一切灵异传说汇集淬炼后还要强上百倍的惊悚从合唱中爬出来,动摇着精灵的思绪。

翠绿的瞳孔搜索着被夜幕紧锁住的森林,之前尚有虫鸣兽吼的喧哗树林中,此刻除了掠过耳梢的阴冷夜风和火堆中偶尔发出的一两声爆裂外,一切声音均被寂静吞没,缓缓飘来的血腥气味让她的体温血气也开始莫名降低。

“你……做了什么?”

因为勉强遮盖,声音反而变得不自然。无论怎样自我告诫精灵的尊严高于自己的生命,可不管向嗓子灌进多少力气,在面对未知、面对想象之外的存在时,这些努力都还暂时无法发挥作用。

“只是不想在不知死活的蠢才身上浪费宝贵的时间,所以用了一点粗暴的手段罢了。”

双手贯穿泥土,两团隐蔽在泥土枯叶之下的肉块被拎了出来。从握在手里的短剑来。他们是准备给反击弓箭手的家伙一个惊喜的。只不过他们没有见利用夜幕掩护张开组成鹿角形状发射阵列的黑色细丝,也不知道【次音波】这种定向能攻击。精心设置的陷阱成了他们的葬身之处,尸体和李林冰冷的俏皮话一起被远远的扔了出去。

【选错了袭杀的对象,也选错了方法。】

无声的感叹。

精灵能给这些开始冰冷的尸体的只有这么多。

“可以埋葬他们吗?”

想要做的更多,只能向别人求助,但这求助显然立场存疑。

尼德霍格跟阿尔贝利希径直将诧异的视线投射在精灵诚恳的脸上,无视他们的无理举动,李林瞥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淡淡的开了腔:

“请容我拒绝。”

彬彬有礼的敬语,纹丝不动的营业用微笑毫不犹豫将精灵的请求驳回。

“当成对后来者的一种警告,对吗?”

“……”

精灵的词汇里可能没有【杀鸡儆猴】、【杀一儆百】之类的词汇来形容情况,血腥的生存斗争赋予的经验让聪明的她用最简单的语句概括了李林的用意。那张重新红润起来的脸、颜色鲜艳的生命特征信号在某人的眼里远比那些热源信号已经暗淡的团块健康醒目的多,吸引力的差距更是不可以道里计。

“总比让一波又一波的傻瓜来送死好一些吧?不管对我,对你,还是对其他人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还真是……自信的说法呢。”

对话的空间里充满微妙暧昧的压力,无形而沉重让边上的两体莫名的不适。

“在说【自信、荣誉、胆怯、信念】之类的话题前,应该更有全局观念的审视一下,这种效率低下的处置方式和带来的后果是否适合时宜?我们真的有时间和必要去做这种事情吗?”

笑容中的戏谑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减少,似乎任何事物都无法介入他的决断,在这种气质的衬托下,这种笑容变得有些像是挑衅。

“就算是卑劣的杀手,回归玛法的怀抱后,也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与安宁,与之敌对、与之交手之人无疑被赋予了这样的责任。”

语言的内容像是叹息,语气里更多的是对异样价值观以及衍生出的处世准则的难以忍受,更有几分蔑视这种异质的意味在其中。

短暂的沉寂,和精灵毫不退让的对视同时,余光观察着两名听众,尼德霍格憋着脸,像是在忍着打哈欠想法。阿尔贝利希只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嘴角不自然的抽动着。

“不得不说……这种高尚的说法的确很能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只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纠缠的够多了。现在——小姐,我只想直到你对未来的打算。”

由于某些大多数智慧种族都并不在意的虚幻说法而放弃既定的逻辑和处事原则?这个问题显然不值得继续下去,这种尴尬的时刻转换一个更具现实意义和操作性的问题,让别人去面对选择的烦恼不失为一种简单且快速见效的手法。

从精灵垮下来的表情可以确定,她的心情和话题一并切换了。袭击者、尸体以及少年挑衅的言论所带来的不快和愠怒重新冷静降温到那些事态出现之前的低谷,潮红的脸色覆盖上一层阴霾,似乎不见出路的选择题再次开始折磨她。

高度责任感、思维局限、客观现实、有限情报……各种难题像蝴蝶夹交错压迫着精灵,最后在苦闷的思考迷宫回廊里渐渐失去意识,精力越发难以集中,最终被睡眠和疲倦席卷拥抱住身心。

“所以说……女人真麻烦啊……”

完全陷入那个舒服的深渊之际,漏进鼓膜上的,是嘲弄也似的叹气。

%%%%%%%%%

注金伯利钻石矿坑:金伯利钻石矿引位于南非开普省,传说中最大的纯手工挖掘的大坑,深097米,在94年被关闭之前生产了超过吨的钻石。写手们真要挖坑,至少要挖这种程度的坑。

最新小说: 南烟霍北冥 苟道修仙,从种田开始 制霸超级碗 全球进化:我移植了至高神心 全职法师之魔法天赋 关麟关羽三国关家逆子龙佑荆襄小说全文阅读 无上仙家 社恐魔女在末日 从继承永生仙王衣钵开始纵横诸天 创造神话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