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哨兵(二)(1 / 1)

透着慵懒的余裕、带着一点轻佻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应该只有他和托尔两人的地方,跳动到快要爆炸的心脏被那个舒缓的语音一下子攥紧,冰冷的触感开始随着血液延伸。

抢在惊讶动摇到心智之前,扣住弓弦的手指松开,警报箭立即被反作用力朝着天空、朝着那团可以见鳞片反光的黑云推了出去。

数一数二的射术和强弓配合射出的箭速度之快几乎无法捕捉轨迹,充满信心的湖绿瞳孔想要追上箭尾绚丽的羽蔟,视膜上投映的影像却是一道尖锐的白色光线。

“你应该好好听别人说话啊。”

利箭的残像完全从视线中消失,示警的尖锐哨音也没有在鼓膜上振动,唯有那个不疾不徐的声音在耳畔翻弄着。

咬紧臼齿将视线偏向声线的源头,右手如闪电般从背后抽出猎刀,一边转身,一边压低姿势,屈起的双腿蓄足了力量,下一刻就会蹬向地面把整个身体弹射出去。

眼前定格的风景让提尔的思维和身体停滞了一切行动,维持着那个准备搏命一击的姿势死盯着前方。

“很棒的箭技,箭也是好箭。”

在积雪的白色反光为背景衬托下,那一头浓密的奇怪黑发突兀显眼得让人过一次就难以忘记,脸型肤色也和迄今为止过的那些猥琐人类探子有着巨大的差异,镶嵌在开合曲线灵动的眼睑之下的,则是一双散发出从容气魄的红瞳。

提尔也有着俊逸的容貌,族人们大多也长相端正,单单一张与众不同的脸蛋是不足以让他停止动作的。

左手正在把玩的警报箭;右手食指、中指间夹着的猎刀,紧握着猎刀进退不得的托尔——组合在眼前的景象让提尔不得不停下动作,思考眼前的态势,拟定下一步的动作。

“射箭的人也很优秀。”

温和的笑容渗出一股威压感,让人忍不住想要低头接收称赞,承受赞誉的对象不回话,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沉默着。

提尔毫不退让的正视那张肆意的笑脸,眼睛的余光紧扣住对手的似柔韧的腰腹部。

“无需紧张,我这边可是没什么恶意哟,打个招呼就搞出人命什么的,对双方而言都会困扰的吧?”

“见鬼去吧!!!”

劝说的言语完全没有被托尔听进去,巨雷般的咆哮和能轻易粉碎巨岩的拳头一起化作制裁之锤朝眼前的奇异少年挥下。

每次击碎猎物骨骼独有的沉闷响声没能像往常一样出现,拳头确实接触了某物,但那种触感和每次战斗时击中**或者硬物的触感完全不同。

拳的尽头不是黑发少年神秘的笑容,而是一张本没有在拳路上的薄膜。

黑色发丝般的细线从少年身后垂下,互相交织纵横成一张状膜,其边缘向四周辐射出无数用于承受缓解冲击的受力线,插入冻土、缠住石块树根,托尔奋力一击的力量被转嫁到地面,无法形成有效攻击。

憋足力气的一拳连对方衣角都触碰不到,过于匪夷所思的异常状况让托尔惊讶的张大了嘴,手中空无一物的提尔脸色也很难,原先握在手中的猎刀被丝线纠缠固定在空中,刀尖所指的正是黑发少年的右腹。

托尔叫喊挥拳的同时,提尔立即掷出猎刀,却不是为了想要杀死敌人,而是给托尔解围。

眼前的对手夺去已经射出的报警箭的方法还弄不清楚,可以断定的是对方出手的速度甚至利箭飞行更加迅捷。托尔采用正面强攻实在是太过冒失,选择飞掷猎刀不一定能夺去入侵者的性命,不过能让他分心躲闪侧面来的攻击,托尔就有机会。这就是提尔的作战方案,默契的配合以及准确的把握胜机,精明而不失大胆。

如果他们更了解一下自己的对手,这个似完美的方案多半不会出现,换成是其他人的话,他们已经得手了。

无论他们怎样制定作战,从最根基的部分——以常识判断这个对手的那一刻起,任何作战方案都注定会以败北收尾。

在这个超越威尔特世界所有智慧种思考与理解极限的存在面前,常识什么的分量并不会比一张纸更重。

完全是轻描淡写间就将他们近乎偷袭般的攻击在瞬间全部封住化解,这根本谈不上【轻松】、【余裕】这样的词汇,纯粹是将他们的攻击如空气般视若无物。

实力的差距是如此明显,无需思考既可立判高下。

“失礼,我实在不喜欢无谓的争执,不小心做的有点过分呢。”

右手在空中挥舞出优雅的弧,交织在一起的线开始舞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不留丝毫痕迹,困在半空的猎刀也被丝线弹开旋转着划出飞镖般的轨迹,随即又被原来的主人一把抓住刀柄。

这个过程说不出的怪异离奇,但光是发丝会延长动弹这一点,就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让人更为愕然的是控制这些线的家伙。

提尔和托尔对视了一下,纵身向后方跃开。无论如何,对方以压倒性的力量优势为前提,到眼下为止的做法已经算是充分表达了没有交战的意向。自己已经无力与之为敌,也没有必要继续去做刺激对方的事情。

他们毕竟是有着强烈自尊的战士,不是流氓无赖,身为战士的荣誉、身为精灵的尊严乃是他们的底线。

只是虽然不能继续对这个黑发的怪家伙出手,也不能就这样撤退,将背后抛给不明身份的入侵者一样说不过去,毕竟这也是和他们的责任感及尊严相抵触的行为。

情势变得奇妙,甚至有些滑稽。一边没兴趣动作,另一边则是没能力动作,也不知道该采取怎样的行动应对这种从没遇见过的状况。

进退维谷的微妙尴尬最后被一阵低沉的鸣号声所破除,精灵青年们动作飞快的转身离开,片刻间已经无法从笼罩山谷的乳白色浓雾中再见他们的背影。

“很优秀的年轻人……是吧?”

“诚如您所言。”

黑影在精灵们离开后就从藏身的灌木丛里跃了出来,无声无息的着地几乎让人无法察觉多了一个人。只是那套不适应环境的装扮让影子比黑发少年更加扎眼。

突兀的黑衣男人垂手侧立于少年身侧,神态恭敬而谦卑。

“李林大人。”

脸上浮现与部下的敬语所应该表现出的气度不相配套的嘲弄笑容,红瞳从那片乳白色水汽转移到瓦利身上,视线也变得充满了责难。

“我不喜欢鸡蛋里挑骨头,也不喜欢用疾言厉色的斥责下属这种小把戏来彰显自己的权威,前提是下属的工作完成程度是确实的。但现在……瓦利先生,你的部下们显然需要好好训练一番,跟着伯爵的好日子让他们积攒了太多不必要的肥膘呐。”

“……万分抱歉、阁下。”

足以杀人的余光瞟向从树林里稀稀拉拉地走出来的部下们——有几个正跪在地面上干呕着。瓦利过于白皙病态的老脸笼罩上一层更加难的铅灰。

“这是我的过失,之前我对他们实在是太放纵了。”

仅仅是跟随主人行动都做不好的杀手显然不能让人满意,李林现在还只是口头上表达一下对他们的不满,谁知道下一次这位神鬼难测的大人会是什么反应。

也许这些脚软了的笨蛋连下一次都不会有了。

【阔别许久地狱操练也该差不多拿出来再来几遍啦。】

心里面吐着足以令一干部下心惊胆战的冷槽,瓦利那张堆满刀刻出来的皱纹的老脸依然是纹丝不动。

“重新训练是不可避免的,细节上需要做出些调整,稍后我会给你一个训练大纲的。”

抚平嘲弄苛责的笑容,语气变得严肃。

收纳这群杀手固然是李林为了增加手中的力量,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一些能够干湿活的家伙是少不了的。不过他并不需要把一群杀手打造成特种兵或者是恐怖分子,对这个上去很有诱惑力的选项他根本不予以考虑。

李林所需的是一个情报系统,通俗的说法就是间谍特务机构。

在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里,李林最紧缺、最急需的东西排名中,【情报】无疑是能轻松击败众多竞争对手夺冠的那一个。

这个世界的信息流通完全是闭塞的一塌糊涂,和他那个信息爆炸的出生地相比较所产生的差距大到足够让人绝望的地步——单一的人工现场情报收集判断和天空、海下、地底乃至虚拟世界都无处不在的情报信息根本没有可比性。

为了实现那个设定目标,李林需要大量的情报——军事、经济、政治、文化、地理、民生……方方面面的情报都是必不可少的支持。培养情报班底的工作及早展开比较好,下阶段为杀手们制定的训练大纲已经拟定完成,其大致内容当然是转型训练。

这群人对情报工作说起来并非一无所知,这里的杀手们其实都有点搞情报的传统。

从瓦利的口中可以确定,目前为止除了伊密尔派驻各国的宗教裁判所和异端埋葬机关外,各国并没有设立官方的情报监察机构。就算是前述那两拨人在各国的发展渗透也是受到诸多抵制,除了宗教事务和驱逐异端之外根本不允许他们插手。

教会一般很少和杀手打交道,普通的雇主——那些王公贵族能提供给杀手们的情报也很有限。为了能顺利的工作及领到养活自己必须的薪酬、最后活着用到那笔钱,杀手们只能自己兼职情报蒐集工作。随着时间不断的推移,杀手这个古老的行业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情资体系,搞情报成了这个行业必备的职业技能之一。

有一定基础垫底,在训练中加入新内容。挑选适当时机进行一系列的实际演练磨合。李林相信最终能够挑选出他需要的人员班底,再加上准备的保险措施——

“我已经决定了训练监督,那家伙非常适合这种事情。”

温和的、如同家常闲话般的微笑完全不出究竟是怎么样的想法设定,瓦利只能从话语的字面意思推测出一个明确的讯息。

【那些家伙要倒大霉了。】

老早被血腥的生活摸掉感情的杀手在内心编排出叹息一样的句子,灰浊的双眼斜视着那些慢慢缓过气来的手下们。

“迎接的队伍也出来啦,我们也别傻站在这里了。”

红色双瞳不再朝向一言不发的杀手,晶莹圆润的眸子反射出浓雾中移动的人影轮廓,眼睑顽皮的眨了一下。

“希望精灵们能够理智的判断事态,在这种鬼地方生活的他们应该能够做出明智的决定。”

对眼前最初的一步,确定根基的开始。讥刺的面容收敛了起来,控制表情的神经和肌肉调整到最能达成效果的状态——诚恳的、安详的、能给人良好印象的笑容。

“我可是真的非常期待呐?”

最新小说: 大秦:儒道至圣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昭阳乐瑶 御兽:怪谈副本,开局我是懒大王 三国:一拳万斤力你管他叫文官? 东京喰种:从双神威开始 抗战:开局一把98K杀穿淞沪 齐夏林檎 齐云颖齐杞初 海贼:开局神之谷,截胡暗暗果实 随军男人已结婚,转头嫁他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