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六脉神皇 > 第二章 月林狩猎

第二章 月林狩猎(1 / 1)

好冷!

呜!

少年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在水面上漂浮着,全身酸痛欲裂,完全使不出力气,自言自语:“定是落到河里的时候摔伤了肺腑骨头,这下麻烦了……黑鹰大叔消失,岂不是说……村长大叔……呜呜……还有小花他们……全死了,全都死了!”

为什么?!

就在少年沉浸于伤感之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模糊的蹄声由远及近,后者悚然扭头,脑海中闪过面具骑士冰冷残酷的身影。

“原来你在这里……”

“桀桀桀桀,最后一条漏网之鱼!”

一排排的面具骑士从河边黑暗林子里陆续涌出。

流星满面惶恐,全身僵硬,绝望充斥心间,眼睁睁地看着面具骑士们平举战弩扣动扳机。

“啊!!”

噩梦惊醒。

少年从简陋的床板坐起,胸膛剧烈起伏,直到视线接触四周,发现自己躺在简陋的柴房里,终于松了口气,心情慢慢平复,继而眼底腾起无尽的仇恨火焰,咬牙切齿:

“面具骑士!等我找到你们,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一定要为……”

“喂喂。”

相邻不远的另外一张床板上,一个看起来顶多十七、八岁的少年揉着惺忪的眼睛,无可奈何地瞪着他:

“流星,你行行好,放我好好睡一晚上行不行,我昨天晚上砍柴累得胳臂都抬不起来,你每天都这样,我可要……”

“星奴!圭奴!”

抱怨的话没说完就被猛然从外面推开的门打断。

一少女风风火火地冲进来:

“快点滚起来,你们两个臭奴才,还在睡!本小姐跟族里兄弟姐妹约好今天月林狩猎,快点起来准备干粮和马匹,迟了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二小姐!”

眼看主人大清早的发神经质,刚才还在抱怨胳臂抬不起的圭奴却不敢有丝毫埋怨,一把捞过旧毯围在腰间站了起来,笑容尴尬。

流星就是少女口中的星奴。

半年前被莫名其妙地救到了这座城市,因为没有证明自身籍贯出处的文书,顺理成章地成为救命恩人家的家奴,而这位少女,就是这个家族排行第二的小姐,你要问她为什么不用女奴,拜托,这位是个性子火辣到让男人都能羞臊脸红的主儿,在她看来,男奴如女奴,而且力气更大一些,可以干多点活。

流星就穿了一条兽皮短裤,在村落里的生活早就锻炼出了一身匀称的肌肉,不曾面对猛兽,也就没有什么伤痕,看上去还算十分养眼的,比旁边喜欢偷懒的圭奴的身材可要出色太多太多。

“哼,身材还蛮好的。”

少女停步打量着流星的身体,全然没有女孩应有的矜持和羞涩。

矜持,那种东西能吃吗?

流星对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全然不在意,事实上,平日里没少被二小姐用看宠物的眼神关注,早已习惯。

套上松松垮垮的兽皮筒子,拿腰带一捆,嗯,紧实了。

“星奴,你去牵马,圭奴你快点去跟库房要点弓箭武器过来,今天本姑娘要大展身手啦,哈哈哈哈……”

少女收回目光,恣意地站在柴房里狂笑。

作为炎氏一族主家嫡出的二小姐,炎潇潇可是四方城里排得上号的纨绔,平日里有事没事的欺负欺负城里那些调戏良家的纨绔子弟,然后顺便调戏调戏城里的恶霸流氓,勾搭几个俊男,日子十分惬意,于是同时背上了‘四方城城管’、‘四方城第一女纨绔’、‘四方城女侠’、‘火爆的二小姐’、‘炎矢母老虎’、‘女流氓’等多个江湖匪号。

炎氏一族的长辈对炎潇潇也是头疼不已,关柴房、禁闭、取消月供等各种惩罚对她来说完全没用,一招绝食就能把炎氏的大长老搬出来,保管所有族老亲戚们全部哑口。

也正是因为炎潇潇在四方城的名气越来越大,隐隐有向周边城市蔓延的迹象,炎氏家族终于找到办法帮助精力旺盛的二小姐转移注意力——月林狩猎。

月林是炎氏专属的狩猎场,寻常百姓不得入内,猎户全部都是炎氏挂号的家奴,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保管一路安安稳稳。

时间一长,二小姐走上‘正途’,说不定四方城那些匪号就会渐渐被人们淡忘,将来又能卖个……哦不,嫁个好郎君。

流星来到族内马厩,负责马厩的主事早就牵好了三匹上等的好马等候在这里,满脸笑容地嘱咐:

“星奴啊,这次狩猎,好好跟着二小姐,务必保证二小姐玩得尽兴,越晚回来越好。”

“……”

流星呆愣了片刻才领会精神。

让一个不满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越晚回家越好,这家族,也是没谁了。

圭奴那边进展同样迅速,提着三个箭囊,抱着几把刀剑,哼哧哼哧地走过来。

“我说,主人也太偏心了,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拎着三根绳子就过来了,忍心让我一伤残人士抱这么多凶器……”

“……”

流星走过去把自己那一份武器拿到手里,再想帮忙接接的时候,圭奴已经屁颠屁颠地迎着炎潇潇跑过去,“哎,二小姐您好,二小姐您请上马……这武器老沉了,还是圭奴给您拿着吧”,得!您作为伤残人士的尊严哪去了?

炎潇潇翻身上马,一把抓过弓箭,将刀剑插进马鞍侧面的皮鞘里,拍马就走,一如既往的火辣爽直,那背影,端的是一个英姿勃发。

“二小姐,二小姐您慢点,等等圭奴啊。”

圭奴手忙脚乱的翻身上马之际,流星稳稳地跨鞍上马,“驾”地一声跟了上去,马术极其娴熟。

“星奴,星奴!”

一阵小跑,在炎氏一族的门口停下。

炎氏一族大门外不远处就是一个巨大的奴隶市场,清早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插草标价,近处停了二十多骑,四个少年,两个姑娘,旁边跟着两、三个伺候的奴隶。

作为炎氏家族的后人,身份尊贵,身边都不缺使唤的奴才,但事跟炎潇潇身边的人不同,这些奴才多是三十岁出头,有着锐利的眼神和沉稳的气势,流星、圭奴二人靠近过来,颇有点羊入狼群的味道。

“唉,我说潇潇,你又是最后一个。”

两个姑娘笑着跟炎潇潇打招呼;

几个少年一脸幸灾乐祸。

炎潇潇不满地瞥了圭奴一眼,哼,全怪这个奴才拖了后腿,口里却不服输地道:

“切!大人物都是最后一刻才出现的,你们这都不懂?”

“行行行,大人物,你就打算带这么两个菜鸟去月林跟我们狩猎?”

走近,流星才认出来,跟炎潇潇说话的是炎氏一族的二公子炎虎,十七岁,也是嫡出,但是因为男身,身后跟着四个刀奴,全部出自炎氏一族的内卫,有着以一当十的实力。

“怎么,不行吗?”

炎潇潇出言讽刺:

“出去打个猎,还带这么多帮手,你是担心自己箭术不到家射不中猎物,还是出来炫耀排场的?本小姐这两个奴才,带在身边纯粹是用来捡猎物的。”

“……”

炎虎被堵得哑口无言。

他也知道炎潇潇的脾气,并没有生气,只是看了一眼身后的四个护卫:“听到二小姐说的了?今天你们就别跟着,免得潇潇输了耍赖。”

“抱歉,二公子,你们家主的命令我们不敢违抗,月林虽然安全,但是刀剑无眼,请允许我们跟随……”

其中一人面无表情地拱手抱拳:

“我们可以保证不参加这次狩猎,望二小姐放心。”

“哼!”

炎潇潇心高气傲,扯马就走:

“你们就算帮他,本小姐也不怕。”

余者齐齐苦笑,纷纷驾马前行。

七位公子小姐在前,十八名奴隶跟在队伍队伍两侧,浩浩荡荡开向城门,沿途路人老远就开始闪避,好不威风。

炎虎张口道:

“既然人已到齐,这就出发吧,不过,今日是我们七人第一次外出狩猎,这比赛,总得有个规矩,有个彩头才行。”

拔马前行的炎潇潇竖起两只耳朵。

流星、圭奴双双莞尔,很显然,二小姐非常在意这次的输赢。

另外一位炎氏公子笑道:

“二公子你就安排吧,怎么个比法。”

“依我看。”

炎虎大声宣布:

“进入月林之后,我们的队伍,各自带三筒箭矢入林散开狩猎,日落之前必须返回,统计各自所狩猎物的数量,未按时间规定及时返回城内的算输;另外,若有猎到大型猎物,可以一挡十计算,狩猎到灵兽,则以一当百计算,各位觉得,如何?”

众人纷纷点头。

这个办法好。

虽然大人人数不同,但是箭矢一致的话,即便有下人帮忙,也无伤大雅——护卫们的实力未见得就比主人强。

“那么彩头呢?”

“一千金。”

“赌得挺大啊,一千金,半年的月供,这要是赢了,就是五千金呐。”一群人齐齐龇牙,但最终都答应下来。

炎潇潇暗地里冲流星、圭奴使了个眼色,猛然驾马加速蹿出,一马当先冲出四方城。

“哈哈!本小姐先走一步。”

圭奴有点鬼机灵,虽然马术一般,却早早地提速,紧随其后。

后面的几个公子小姐一阵慌乱,赶紧城内加速,一个紧跟着一个策马出城,蹄声雷动。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第三个蹿出城的人脸色隐隐的有些难看,阵阵蹄声又让流星想起了屠掉村子数百口人的黑色面具骑士。

大半年过去,他现在依旧对黑色面具骑士一无所知,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这次月林狩猎,却是一次难得的摆脱奴籍的机会。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