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道仙王 > 第十一章 姜秋实

第十一章 姜秋实(1 / 1)

上官无悔眼睛瞬间就被白衣女子所吸引,原来她抱着的竟是一只通体雪白,头顶一丝血红的三尾灵狐,而这名女子身高更在秦怡之上,白衣胜雪,青丝如瀑,眉如远山,眸若清泉,鼻似琼玉,口如含朱,姣好的面容集端庄、秀丽、明惠、娇艳、高贵、典雅、温婉、睿智于一身,一眼望去,什么国色天香、闭月羞花都不足以再形容这张容颜。上官无悔此刻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被人追杀,前世今生脑子中一切能形容美丽的词汇一下就塞满他的脑袋。

而她身旁的黄衣女子,虽然没有白衣女子漂亮,却也是艳丽非凡,人间尤物。追杀他的又是一名黑衣人,但是看到这两位仙女般的人物,显得极为忌惮,所以一击被挡下之后,再没有出手。

“两位仙子,此人与我有深仇大恨,还请高抬贵手,让我们私了此事。”

“废话,你刚才没听我们说话吗?在我们面前也敢对我宗门弟子出手,还让我们袖手旁观?”白衣女子看也不看,一直逗弄着她怀中的三尾灵狐,而说话的是黄衣女子。

“哼!两位仙子。这小子是天机峰弟子,与你们天魁峰何干?”黑衣人强词夺理,上官无悔也已看出他真怕眼前的两名女子。

“呵!就你这藏头露尾之辈也敢妄议我宗门之事?如今你在我宗门境内追杀我门弟子,已经是死罪,我劝你还是想想自己如何死个死法。”

黑衣人闻言一愣,他没想到这两名天魁峰弟子是如此爱管闲事。可是此刻自己的处境确是入侵者一方,眼看两女的态度,今次已经无法善了,于是一只手悄悄背后默运法力,嘴上却说到,“两位仙子,在下也并不想如此行事,只是……”黑衣人欲言又止,趁黄衣女子被他吸引注意力之时,酝酿已久的攻击瞬间就向上官无悔打来。

其实上官无悔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的元神足够强大,能够感知周围环境风吹草动。可是尽管事先发现对方这酝酿的一击,真正发出时他却感觉到似乎怎么也无法躲过,心中大惊。就在他不知所措,黄衣女子来不及相救之时,只听得白衣女子说了一句“无耻!”也不见得她动作,便见一道白光击出,和袭向上官无悔的攻击撞在一处。又是一声“巨响”,四溢的能量再次将上官无悔冲击得一个趔趄。他这才发现,第一次帮自己挡下黑衣人致命一击的也是这白衣女子,片刻时间自己竟被对方救了两次,不觉得心中感激。

而黄衣女子因为过于骄傲,完全没想到黑衣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偷袭自己扬言要保护的人,恼怒异常,也不言语便对黑衣人发起了攻击。白衣女子依旧悠闲地逗弄三尾灵狐,对二人的战斗没有丝毫兴趣。

黑衣人见黄衣女子攻势凌厉,只得全力应付。两人从半空打到树顶,又从树顶打到高空,一时半会儿难分胜负。上官无悔紧紧注视着二人打斗,虽然元神能够清晰感知,但是法术碰撞的震撼壮观景象依然让他大开眼界。

“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上官无悔怎么也没想到白衣女子会和自己说话,就连听到她声音也仿佛是梦中天籁,一时之间竟还以为是幻觉,他见对方正平静地看着自己,知道是没错了,这才回答,“回仙子,我叫上官无悔。”

“你与他有何仇怨?”

上官无悔也只是猜测他被追杀与林天一有关,所以就将自己进前砍柴遇人追杀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诉说了一遍。

“这么说,追杀你的与我宗门联系颇深,甚至就是宗门内部的人了。”白衣女子依旧平静,但是深邃的眼神中精光一闪而逝。

“还请仙子救我性命。”上官无悔赶忙深施一礼。常言道,大恩不言谢,此刻危机并未解除,他只希望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不必担忧,看此人行径,即使是我同门,也定非光明磊落之辈。这些年,又不知其做了多少伤害同门的事了。”白衣女子说着,目光移向高空中二人的打斗看了一眼,“你能躲过此人的追杀,倒也难得。”

“这还要多亏仙子的灵狐出现,这才让我坚定了逃生的信念,逃至此处。”

“是么。”白衣女子此刻对上官无悔终于有了一丝兴趣,浅笑道,“此处已远离宗门,妖兽精怪品类数量繁多,我和师妹带着灵儿本是狩猎而来,没想到遇见的第一个‘活物’竟然是你。”

“啊?敢问仙子,此处距宗门有多少距离?”上官无悔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路逃命狂奔,根本就不知道跑了多远了。

“五百里。以你内门弟子的武功修为,就算没有人追杀,在这里停留也要凶多吉少了。看来他是有意追赶你到此。”

“当真是歹毒。没想到我刚刚成为内门弟子就遇到这样的麻烦,不知道这次还有没有命回到宗门。”上官无悔对自己这前世今生的坎坷经历当真是颇为无奈,但是他紧握斧头,眼神却更加坚定起来。

“呵呵呵!这次你是死不了的,我们既然相遇,就是有缘。我和师妹会把你带回宗门。”白衣女子刚才已经听说他的进山令牌被毁之事。这种情况即使能回到天机峰,他也要受到严厉惩罚,加之他是有过在先,除名是少不了的。这也是为什么第一个黑衣人临死之前要毁掉这枚进山令牌的原因。他现在的处境即使能逃得性命,弄毁宗门令牌却也难逃门规的制裁。所以只身去后山砍柴,看似简单的处罚,却藏着要命的风险。

“无悔先谢过仙子。”

这时黄衣女子和黑衣人的战斗已进入最后关头。两人已经各祭出自己的法宝兵器,黄衣女子所用是一只光华流转的明黄玉环,而黑衣人所用则是一柄乌光飞剑。玉环和飞剑在空中腾挪翻转,斗得激烈。上官无悔也是暗自感叹,只听得黄衣女子说道,“技止如此也敢害我宗弟子?”只见那玉环明润的光华突然灿烂起来,一道光柱凌厉打出,瞬间将乌光飞剑震飞出去,威力不减,直直打向黑衣人胸膛。

黑衣人见飞机被击飞,瞬间大惊,匆忙结印却被黄色光柱一击而碎,结结实实受了一击。上官无悔却也看出,黄衣女子为了留其性命,在最后关头还是收了不少威力。所以黑衣人只是被击得重伤,口吐鲜血,跌落在地。

黄衣女子缓缓飞向前去,质问到:“你究竟是个人所派?”却没想到黑衣人并不受胁迫,冷冷道:“司徒明月,今日丧身你手,他日必有人来报仇,哈哈哈哈!”黑衣人说着,以手结印,却是黑气缭绕,瞬间自己竟然被腐蚀成一具白骨。

司徒明月见忙了半天,并没有得到有用信息,气得嘴巴一嘟,凌空一跺脚便飞回白衣女子身边,“姐姐!”她现在有气没地方撒,竟然向白衣女子撒起娇来。

“师妹,不必在意。你看那乌光飞剑,分明是魔道的炼器手法。看来他们天机峰内有人和魔道来往甚密,这人只不过是其培养的一个死士,并不值得生气的。”得到白衣女子安慰,司徒明月瞬间又变得活泼起来,脾气仿佛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白衣女子接着道,“我们阴阳宗这一百单八峰,虽然是一个宗门,可是几千年的传承早已千疮百孔、内斗不断。有人亲近其他门派,有人勾结歪门邪道也是必然。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经历了一场劫难或者出现一个雄才大略的人,能够改变这一切,如果不能改变就必将是一个所有人都不愿意的结局了。”

白衣女子深邃的目光望向阴阳宗宗门方向,她的话似对上官无悔二人说,又似对她自己说。上官无悔虽然觉得有些伤感,却听出其中莫大的决心,不自觉挺直了脊梁。

司徒明月生气地看了他一眼,“喂,你以为说你呢。要不是遇见我们,你的小命儿都没了,知道不?真是的,扫了我和姐姐的兴致。”

“是是是,无悔感谢明月仙子救命之恩。”上官无悔本来不喜欢太刁蛮的女孩子,可是对这司徒明月他却并没有感到不适,于是赶紧施礼相谢。

“这还差不多。”司徒明月立刻又得意起来,这变脸的速度,真是上官无悔两世所仅见。

“你还要回天机峰么?”白衣女子问到。

“要回的。”

“不怕门规处罚,逐出天机峰?”

“怕。可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是甘愿受罚。”

司徒明月听闻,不可思议地看着上官无悔,那意思就是,这人怕是有病吧。然而白衣女子眼中却闪过欣赏的目光,“好,男子汉就应该有所担当。如果你回天机峰被逐出后,可以来天魁峰报道。”

“谢仙子,敢问仙子名讳?”

“姜秋实。”

(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榜一大姐没钱后,天降神豪系统 育儿保姆,黑道大佬女儿的亲妈 让你观摩筋斗云,你领会了万象遁术 寒门科举状元郎,金榜题名佐朝纲 兽世:她的兽夫又糙又野超能干 天作之合!富商女和权臣结婚了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 将军继室:这个娇妻谁爱当谁当 重生:老婆大人,我的钱你随便花 被渣男太子杀害后,我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