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翠山一听巡城守卫所说,立刻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以不好意思地沉默起来。他心说,难道我真的比无悔兄还要厉害?那我岂不是有了奇遇,分分钟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你资质甚佳,只不过这脾性却难以潜心修炼,所以并没有显示出厉害之处。”巡城守卫见孔翠山若有所悟,便又说到。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今日方知我是我’。”孔翠山说着,哈哈大笑,突然五色神光陡然出现,他就地">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道仙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场遗迹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场遗迹(1 / 1)

孔翠山一听巡城守卫所说,立刻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以不好意思地沉默起来。他心说,难道我真的比无悔兄还要厉害?那我岂不是有了奇遇,分分钟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你资质甚佳,只不过这脾性却难以潜心修炼,所以并没有显示出厉害之处。”巡城守卫见孔翠山若有所悟,便又说到。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今日方知我是我’。”孔翠山说着,哈哈大笑,突然五色神光陡然出现,他就地就变做一个绿色大孔雀。上官无悔之前正在打斗没有看清,现在一看,才知道这孔翠山为什么叫“翠山”。只见眼前这只孔雀,比其他孔雀不知雄壮多少,这离近观看,就仿佛站在洪荒巨兽身边。它身上的绿羽就仿佛远上上的植被,彩光点缀,端得是锦绣非常。不光是上官无悔,就连巡城守卫也是连连赞叹。

孔翠山并不理会他人异样的目光,化作圆形后便大嘴一张,竟然重现了刚才上官无悔吞噬能量的恐怖形象。只见各式各类的能量化作流光,疯狂涌入它的巨喙之中。显然是他刚才听了巡城守卫的话语,有所顿悟。上官无悔心想,传说中孔雀大明王一口吞下佛陀恐怕是真的。

“前辈,如今这星城还是像之前那样抗击着邪恶兵团吗?”上官无悔且不管孔翠山,他需要了解星城的信息。

“怎么说呢?上次大战之后,星主全部消失,就连星将也都销声匿迹。这战场突然就变得再没人管理,所以剩下的古城门卫,巡城守卫,护城校尉都潜藏起来。以至于这古城并未修缮,所以变成了现在的遗迹。不过我们的职责使命没有变,依旧会引导闯入遗迹的修士们提高修为,战争说不定就随着星主大人们的回归而开始了。”

“嗯。前辈,那后来这些年还有被邪恶生物入侵过吗?”

“问得好!其实那邪恶生物已经谈不上入侵。它们已经融入了这片战场。上次大战之后,那些牺牲者的怨念,更加催生了这些邪恶生物的滋生,乃至于星城之外就成了邪恶生物的地盘。”

“那请问前辈,星城力量就没有对这些邪恶生物进行围剿吗?”

“没有了。因为它们似乎也是毫无组织,有时候甚至相互吞噬。我们这边也没有了统领,便各自守着遗迹等待着星主归来。所以长久以来就处在这么一种微妙的平衡。”

“前辈,听说这星城的星主府有许多训练之地,不知这些底蕴还在不在?”

“小子,那星主府确实是珍宝无数,功法无数。可是这里还只是星城边缘,星主不在,传送阵法已经不再运转,短时间想要过去恐怕不能。而且我们已经很久不知道星主府那边的消息了。不过你们要进去也不是不可,谨慎小心,或可顺利到达。因为你不要看这古城废墟门户有我们的存在,尚守得牢固,其实这古城内里,已经潜伏进去了一些邪恶生物。所以没有传送阵,去星主府还是比较危险的。”

“嗯,因为我们一直听说只要有战功,就可以换得资源。而这些资源是我们任何一个宇宙位面都无法轻易取得的。”

“这倒是不错。我这种都属于星城批量生产的单位。至于你们能不能到达星主府,那些宝库到底还能不能打开,这我也不太清楚。”巡城守卫明显无法告知上官无悔想要的信息了。

这时,孔翠山这边五彩神光大盛,只见他的绿色羽毛根根直树,突然全部化作绿光将他紧紧包裹。等绿光消失时,已经又化作一身更加华丽的绿孔雀羽毛,显然现在的孔翠山已经脱胎换骨,真正有了绿孔雀的风姿。

“恭喜翠山兄,觉醒血脉。”上官无悔通过吸收系统自然知道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过来道贺。

“哈哈,无悔兄。”孔翠山化作人形,还之以礼,而后转向巡城守卫,“多谢守卫前辈教诲!”

可是巡城守卫却是冷冷哼了一声,突然杀气崩现!孔翠山心中一惊,然而这杀气转瞬即逝,“呵呵,绿孔雀,你现在确实比刚才强一点儿了。”

这时,上官无悔和孔翠山才意识到,这经历无数拼杀而生存下来的铁血战士,真正的实力并不向表面显现的这么简单。看来在这战场遗迹行动,还要更加小心才是。

“好了,我也就只能帮助你们到这里了,前面的路还要靠你们自己。”巡城守卫说着,又是冷冷哼了一声。随着这一声冷哼,上官无悔明显感觉到周围围观窥视的气息渐渐消失了,他们也放下心来。接着就看到巡城守卫一指弹出,一团晶光没入獬豸体内,獬豸伤势便好了大半,幽幽醒来。上官无悔看得出,他并没有什么大碍了。

“刚才不得已,所以就请小家伙稍稍睡上一会儿。”巡城守卫说到。可是尽管巡城守卫如是说,上官无悔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獬豸重伤昏迷才行。巡城守卫不再解释,上官无悔也不再问,反正獬豸心存正义,知晓人性,从来不记仇的。

上官无悔和孔翠山辞别巡城守卫,继续朝星城中心赶去。他现在不光是要寻宝,更重要的是要弄清楚星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被巡城守卫一声冷哼,上官无悔他们明显感觉到这个世界清静了不少,也由衷地感谢巡城守卫为他们开了方便之门。当他们路过古城门卫身边时,那家伙再次将自己埋入地底,开始长眠了。上官无悔也明白,他们的忠诚是为战争而生的,也只有战争能够催生这样的工具生命。

上官无悔他们继续赶路,他是要迫切找到上官雪懿,可是如今已经过去些许时日,别说是上官雪懿就连尹易南等他也没有遇到。现在上官无悔已经清楚,只有尹易南那种的才叫天才人物,自己只不过是福缘深厚而已。

他们就这样快速赶路,离与巡城守卫战斗的地点也不知离开了多少万里,他们只感觉一路静悄悄的。上官无悔明白这一定是巡城守卫通知了沿途隐藏起来的古城兵士,所以他们才能够一路无事。

“无悔兄,说来真要感谢你。”

“谢我什么?”

“不是遇到你,我哪有现在这么厉害?”

“你厉害吗?”

“不厉害吗?自从你帮我炼制这羽扇,到现在我领悟真凰秘法,再到我觉醒绿孔雀血脉都是遇到你之后来的。”

“哦,原来这都与我有关吗?不是你自己的造化吗?”

“无悔兄,你真会说笑,如果不是遇见你,我真没这么厉害,也从没想过这么厉害。”

“我哪有那么厉害?”

“不是啊,我感觉你似乎是什么上古大能转世,所以许多人见到你都卖你几分面子,估计你的前世身份定然非同小可。”

“哪有啊,我只不过是老老实实做人。”

“无悔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好好回忆回忆,你前世到底是做什么的?”

“嗯……,我啊,前世就是一个瘫子!”上官无悔真感觉到好笑,我前世就是一个卧床不起的人,有什么值得别人处处开绿灯的?

“不会吧,一个瘫子?”

“对呀,一个瘫子。”上官无悔再次回答到。

“呃……”孔翠山见上官无悔一副认真的样子,不似说谎,竟然无言以对。

“别多想了,翠山兄,我就是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修者。”

“好吧,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如果到时候你回复真身,可别吓到我就好。”

“不会的了,翠山兄。”上官无悔看着獬豸一言不发,“獬豸,你伤势怎么样了?”

“没大碍的爸爸,那一击看似沉重,其实只是将我打晕了。”

“真不知道守卫前辈为什么会把你打晕呢,难道有些事不该让你知道,还是你不该被某些存在看到?”

“也许吧,可是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可见人的。”

“也许大概,獬豸会影响你悟道吧。”

“悟道!”上官无悔突然吃了一惊,如果是獬豸在的话,他一直将自己保护的好好的,无法经历生死的考验,又该怎么谈论悟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巡城守卫的境界就有些高了。其实,还是上官无悔不太了解这星城。变成了战场遗迹之后,这些古城护卫就没有了统一的领导,大家各自为政,各自修炼,所以差距也就拉开了。

上官无悔他们遇到的星城守卫就是一个比较厉害的存在,他通过不停地学习已经明白太多事情。而且在战争消失这太久的时间里,他已经学会了自我思考,去做更正确的事。所以,上官无悔一遇到他就被他试探地教导了一番。

上官无悔突然觉得这些古城护卫有些值得让人敬服。他们从出生就在这个残酷的战场,可是他们却很有人情味,而且在职能不明确的时候,学会主动作为,在所有辉煌成为历史之时,他们仍旧坚持着自己。

(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绝世神医王铁柱秦柔 王铁柱秦柔 山村小神医 山村神医:我一心只求大道王铁柱秦柔 绝世神医 大秦:儒道至圣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昭阳乐瑶 御兽:怪谈副本,开局我是懒大王 三国:一拳万斤力你管他叫文官? 东京喰种:从双神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