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替嫁千金马甲掉后身价亿万 > 第六十二章:许家水深,四人饭局

第六十二章:许家水深,四人饭局(1 / 1)

“我可以相信你吗?”

手机屏幕上没有什么手机号码,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就让苏慈意的心中翻起复杂的浪涛。

她面上不动声色,接过了手机,眸光深深瞧着许清知。

好半晌,她才缓慢却坚定地说道:“许小姐,请你相信我,我会尽力为你疗治。”

许清知凝望着她,说道:“谢谢你。”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慈意居然在她的眼底深处看见了点点悲戚。

她压下心里纷乱的情绪,知晓了原来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许清知也有困境。

苏慈意垂了眸,低低地吐出了一句:“既然我已经接手了你这位客人,那今后你就按照我的疗程来进行疗治吧,我有信心将你治好。”

“真的吗?”许清知定定地看着她。

苏慈意点头。

随后,她拿出了自己的银针,对许清知说道:“今天我就先来为你施一次针吧。”

她最擅用针,且这个疗法见效最快。

许清知按照苏慈意的要求,去换了一件方便她进行针灸的单衣。

深秋的天冷,苏慈意也将医疗室的供暖打开。

她让许清知趴在了床上,让她放松身体。

许清知照做。

随后,她便感受到自己的背上有冰凉的针头刺进,只是一瞬间的丝丝刺痛过后,那被刺下的地方居然又胀又麻,后知后觉地才起了痛意。

苏慈意继续行针,动作熟练,下针精准。

“这个过程会有一些疼,许小姐忍一忍。”苏慈意没忘给许清知打个预防针。

许清知没有应答,闭着眼睛,眉头紧锁,却也没出一声。

苏慈意继续下针。

她的脸色很凝重,几乎不敢出一丝怠慢。

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许清知就是她接下来最要关键接触的人物。

许家……

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

时间分分秒秒地流逝过去。

苏慈意这一次的施针足足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一直到她下完了最后一针的时候,许清知的身子猛地紧绷。

她突然“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来,额头上遍布薄汗,整个人也看上去虚弱无比。

针已施完,苏慈意收手。

她来到许清知面前,看着许清知苍白的脸色,还有床边那口乌黑的血液,叹了一口气。

“感觉怎么样?”

许清知的唇角处还挂着一丝血迹,苏慈意从医疗室内的消毒柜里拿来了一条热毛巾递给她,让她擦擦。

许清知的手微微颤抖,接过毛巾后拭去了自己嘴角的血迹。

她看着自己没忍住吐在床边的那滩五黑色的血迹,指尖止不住地发凉。

闭了闭眼,许清知艰涩地从唇中挤出几个字来,“谢谢你,施菇。”

苏慈意心里也沉甸甸的。

“不必,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体内淤积着太多的毒素和病因,这第一次施针逼出来的这些只不过是前菜而已。”

在听到苏慈意说的“毒素”二字时,许清知本来闭着的眼骤然就睁开了,一抬头,眸中迸射出一道深沉的精光,死死地锁住苏慈意。

苏慈意始终保持着她那平淡的神情,朝许清知轻轻点头。

良久之后,许清知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眼眶逐渐泛红。

她重新趴在了床上,好像刚刚的那一切然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无比疲乏地道:“我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会,你取针时也不必叫我,疗治结束以后再叫我吧。”

“好。”

许清知就那么趴在床上,头别了过去。

在苏慈意看不到的那个方向,她的眼尾处蓦然就有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而下。

约莫半个小时以后,苏慈意替许清知取针。

她发现许清知不知不觉中就趴着睡着了。

熟睡时的许清知脸色苍白,眉头一直紧紧皱着,萦绕着忧虑,看上去没有往日里的高高在上和冷漠傲气,而是显得脆弱无比。

好似一碰就会碎。

苏慈意放轻了动作,替许清知将银针尽数取下。

取完针后,她也没有叫醒许清知,而是小心翼翼地给她地盖上了被子。

许清知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样子,睡得也很沉。

不妨就让她多休息一会儿。

但就在苏慈意的被子才刚盖上的时候,许清知就似有所感一般,很快就睁了眼。

看到自己身上的被子,她坐起身来,扶了扶额,“我怎么就睡着了……”

苏慈意站在她身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道:“可能太累了吧。”

许清知停顿了半秒,眼底划过一抹暗色。

确实太累了。

她最近病情恶化得快,所以总是头痛昏倒,晚上也休息不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清知才那么着急想要再配一副手串。

而现在,从吐了那口黑血以后,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舒服了不少,也难怪会沉沉睡去。

许清知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从床上下来。

她将衣服换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轻快了不少后,向苏慈意露出了一抹真诚感激的笑容,“谢谢你,施菇医师。”

这是从她和许清知谈过以后,许清知第一次向她展现出诚恳和热络的态度。

苏慈意漾出笑容,“不用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她答得官方,但心里也不由得放松了些。

看来她成功地又接近了许清知一步。

许清知看了看时间,又道:“时间也不早了,现在也该吃午饭了,我们快出去吧,别让秦先生和秦太太久等了。”

“嗯。”

二人稍作整理后便一起离开医疗室,去休息室寻找秦肖和张小雨。

而苏慈意刚迈出医疗室,她口袋中的手机就响了一下。

苏慈意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看。

是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但是发信息的人她可不陌生。

施菇,你给许清知治疗得怎么样了?没有多嘴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吧?!

一看就知是宋涟漪发来的。

她把宋涟漪的号码拉黑了,宋涟漪就换了个号码联系她。

跟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一样。

苏慈意没理,随手将手机收回了口袋里,和许清知一起来到休息室里。

秦肖正陪着张小语聊天,两夫妻看起来恩爱甜蜜,仿佛还在热恋期一般。

一见苏慈意和许清知来了,张小雨起了身,露出一抹客气的笑容来。

准确地说,是朝许清知露出了客气的笑容。

她和苏慈意的关系已经算是颇为熟络,但许清知不一样。

许家到底还是个庞然大物,谁见了都得给三分薄面。

“许小姐已经疗治结束了?”张小语道。

许清知点了点头,略有几分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不碍事。”张小语笑笑,推着秦肖的轮椅来到许清知和苏慈意的面前,“那我们不如现在就去吃午饭吧?刚好也到饭点了。”

许清知温柔地点了点头,在其他三人的面前她那顾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荡然无存,“我也是这样想的。”

如此,四人就一起前往帝都最近新开的一家西餐厅。

这家西餐厅虽然刚开不久,但听闻大厨是从前Y国皇室专用御厨,厨艺精湛,所以人气特别火爆。

张小语早早地就预定好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这家餐厅的外面圈了一块地精心养护着玫瑰花圃,再加上景色和设计得不错,所以靠窗的位置一位难求。

四人落了座,张小语首先将菜单递给了许清知,“许小姐,您先点吧。”

许清知见状,轻轻摆手,勾出了一抹无奈的笑来,“你们点吧,你们能同意我一起来吃饭我已经很感激了,这顿饭就由我来请吧。”

“那可不行。”张小语连忙说道,“我和施菇医师可是说好了这顿饭我请,许小姐就不要越俎代庖了,那样我可不高兴了,快点点餐吧。”

张小语说罢,把菜单又往许清知面前递了递。

瞧见她明亮透澈的眼神里充满着真切,许清知无奈,只好接下菜单,点了几样菜。

“你们都叫我清知就好了,许小姐太过生分了。”

许清知含笑说完,将菜单又递给了张小语。

张小语应了一声“好”以后,接过了菜单,又道:“那以后我就叫你清知了。”

张小语一边说,一边朝苏慈意挤眉弄眼的,把菜单递给了苏慈意,还不忘对许清知补充道:“清知,你别看施菇医师年纪轻轻,但医术却很精湛,我以前无意冒犯了施菇医师,所以一直对她怀有歉意,如今在她的疗治下,秦肖的身体恢复的愈发好了,所以才想好好感谢她。”

苏慈意听着张小语如此夸她,有些无奈。

她看得出来张小语是有意想在许清知面前为她树立好形象,心下微暖,接过菜单的同时,也说道:“你们以后也就叫我施菇就好,叫我施菇医师也显得很生分。”

众人齐笑出声,气氛十分融洽。

苏慈意看着点了几道菜以后,张小语和秦肖也添了几道菜,点完后就将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聊天间,苏慈意发现许清知的眉眼中散发着真实的放松与愉悦,但她也发现,许清知有时会意味不明地深深凝视着张小语。

张小语此时正喝了一口饮料,他们刚聊到以前她和秦肖在云城时相识发生的趣事,说得津津有味,“你们不知道啊,当时我还生了一场病,我在去找医师治病的路上,秦肖不小心追尾了我的车,然后我们才认识的。”

许清知本来一直都保持着恬淡的笑容听着张小语说,但张小语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一缕暗色的微光,难得地开了口,语气里还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着急。

“那时你生了什么病?是找的哪一位医师?”

最新小说: 相亲失败后,富婆试图走进我心房 东京:我向坏女人发起复仇 下山无敌,绝色师娘太宠了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专业不太正经,人没毛病 我是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穿越之闲鱼妾室的日常 小村美色 学姐别怕,我来保护你 高手下山:我以无敌镇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