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替嫁千金马甲掉后身价亿万 > 第七十二章:三天时间,起到威慑

第七十二章:三天时间,起到威慑(1 / 1)

江承宴就这么双眸寡淡地看着这一切,看着他们的表演。

待送走了江老爷子以后,整个江家主宅里的气氛才陡然沉了下来。

江城海摸了摸自己头上被江老爷子砸过的地方,摸下一点血迹。

他的面色沉郁的可怕,视线侧向江承宴。

江承宴不避不让地抬眼直视过去,和江城海撞了个正着。

男人如泼了墨似的漆黑雅静的眸子里压着铺天盖地的阴翳之色。

江城海在心里狠狠地颤了颤。

曾几何时,他都没有注意到过,自己这个从来都不看重的大儿子现如今居然以一种多么恐怖的速度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以至于他除了绑架苏慈意以外,再也找不到办法对方她。

“你还剩下二十分钟。”

江承宴无情提醒。

江城海忍着头上的疼痛,重新在茶桌前坐下。

“我承认,苏慈意就是在我手上。”他眉间微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一动不动地锁定在江承宴的脸上,观察着他神情的每一点变化。

江承宴沉默半秒。

他晃了晃自己的手腕,像是在活动关节一般,从椅子上起来。

那张英俊到近乎妖孽的面庞上此刻没有太多的神情,冷硬的面部线条淡漠到令人心中发凉。

“说吧,想要什么。”

江城海一挑唇,觉得自己的计谋有望。

“我要你三天之内整理好集团里的势力,带着你的人滚出集团,三天后,苏慈意就会平平安安的出现在她该出现的地方。”江城海说道。

江廷皓推着轮椅,在旁边狞笑了一声,阴狠得恨不得生饮江承宴鲜血在,“江承宴,你没有想到吧,你辛辛苦苦策划了这么久,到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哈……”

江承宴没有说话,他垂下眼帘,杀意在黑沉沉的瞳底翻腾。

三天……

三天的时间也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江廷皓见他都到这步田地了还端着一身矜贵高雅的状态,狠辣之色悄然浮现,他暗暗冷笑,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小瓶子。

这个小瓶子出现过很多次了,每次出现,江承宴都必然发病。

他将小瓶子掏出来往地上重重一掷。

瓶碎,异香起。

江廷皓扭曲的面孔上有着得逞的快感和疯狂之色,“江承宴……你去死吧……”

这一次瓶子里的剂量,他可是下满了的。

江承宴眼底蓦然有了寒霜。

他也动了。

拿出了苏慈意给他特制的压制病情的小药丸,一口服入。

药丸咽下过后,江承宴转身就上前掐住了江廷皓的脖子,虎口卡在他的脖颈处用力,窒息的感觉袭上来,江廷皓惊恐地瞪大双眼。

只见江承宴咧了咧嘴角,通身的杀气弥漫,跟地狱里索命的阎王一般。

他掐着江廷皓的脖子,附在他耳边道:“你就那么上赶着找死么?”

江廷皓汲取不到空气,无法呼吸地涨红了脸色。

江城海气急败坏地上前想要扯开江承宴,但江承宴身形稳重,他根本撼动不了。

这幅样子,哪里有半点要发病的模样?

江城海喝道:“你要还想苏慈意活着,就把廷皓给我放了!”

“呵。”江承宴薄唇勾着冷戾的弧度,不仅不放手,反而加大了力度。

江廷皓目呲欲裂,正当他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江承宴掐死的时候,江承宴又一个甩手,把他扔到了一边。

轮椅承受不住江承宴的力道,带着江廷皓一起被掀翻在了地上。

江廷皓狼狈地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从来没有一刻觉得原来空气是那么的甜美。

“江承宴,你真是放肆!!”江城海去付江廷皓,那双跟江承宴有着五分像的眉宇里充满了阴狠怨毒。

这哪里是看儿子的眼神,分明是在看仇人。

江承宴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他只身站在那里,就像一尊神祗,刀削般的面容似是上帝的鬼斧神工,一双淡漠幽深的褐眸不含一丝感情。

江承宴:“三天后,如果我没有看见苏慈意好好地出现在我面前,我不介意顶上弑父和残害手足的罪名。”

他侧目瞥向江城海和江廷皓,视线不在他们身上多停留一秒,放完了话,抬步就走。

江城海看着离去的江承宴,死死地咬着牙。

他这个儿子到底还是背着他养了一翅膀丰满的羽翼!

而倒在地上的江廷皓却是神色癫狂,“爸,为什么香对他没用了?他怎么没有犯病!为什么!?”

这是除了苏慈意以外,他们手上的唯一底牌。

江城海神色凝重,“肯定跟他刚刚吃的那个药丸有关系……”

江廷皓拉扯着江城海,激动不已,“爸,我要江承宴死!我要苏慈意也死!不管怎么样,我要他们两个都死!”

江城海沉默地点了点头。

江承宴现在是留不得了。

**

苏家老宅的大门口处,伊玫瑰一身红裙,站在一群彪形大汉之中看上去惹眼的很。

见到江承宴和姜朝的车子出来以后,她挥手让人拦住了他们的车。

车窗降下,露出了江承宴那张冷峻清萧的脸。

“我意姐呢?”伊玫瑰一上来就问。

江承宴没有说话,他眸子微敛,不知在想些什么。

姜朝有些看不下去,道:“这位小姐,现在是我们受制于人,想要救出苏小姐哪有那么容易。”

江城海和江廷皓现在这是孤注一掷了,把所有筹码都压在了苏慈意的身上。

这种情况之下,哪能是他们想将苏慈意救出来就可以救出来的?

伊玫瑰不屑地冷笑了一声,看着江承宴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鄙视,“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江承宴抬了抬眼,那双锐利的眸子扫过伊玫瑰的时候,让伊玫瑰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

“三天后,我会让苏慈意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如果你想让他们拿着刀子架在苏慈意的脖子上来威胁你的话,你就尽管闹。”

他只道了这么句话,随后车窗就被关上,黑色宾利直接从她身边驶过。

伊玫瑰欲言又止,盯着车子离开,暗骂一声。

“特么的,意姐怎么会找一个这样的男人!”

看着就像块大冰雕似的,冷冰冰的,还好只是合作关系,要真是夫妻,那以后岂不是得被冻死。

小虎在旁边叹了一口气,“姐,现在该怎么办?”

伊玫瑰戴上墨镜,反手又在他的脑袋上盖了一巴掌,“怎么办怎么办?没听刚刚江承宴说的,那江家父子不好搞定,我们难道要让别人把刀架意姐脖子上吗?给我把人撤了,回去想办法!”

小虎捂着自己的脑袋,道:“我刚刚就说了过来也没用,你又非要过来……”

面对小虎的叫冤,伊玫瑰墨镜下的美眸闪了下,溢出几许冷光。

没用又如何?

这一趟他们还是得来。

要让江家知道,苏慈意背后不是无人,也不是只靠着江承宴。

能起到威慑作用也是好的。

此时此刻。

被所有人担心着的苏慈意正坐在密室里的床上。

这张床靠着墙,苏慈意也顺势靠着墙。

她在斟酌着到底要不要逃出去。

如果拼一拼的话,苏慈意还是有几分把握能从这个鬼地方离开的。

但是……

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苏慈意的脑袋往墙上靠了靠,后脑勺传来墙壁冷冰的温度,一头略有几分凌乱的黑发散在肩旁,嫣唇抿成一条直线,给她平添了几分清冷的美感。

苏慈意闭了闭眼。

她这么被抓,善仁堂那边到时候又得解释一通。

啧,麻烦。

也不知过了多久,铁门外传来动静,开锁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门就被打开。

江城海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苏慈意靠墙闭眸的样子。

灯光打在她的小脸上,更衬得她的绝色容颜超脱尘俗。

江承宴身后跟着几位保镖,额角那被江老爷子砸出的伤口也进行了包扎,他的手负在身后,朝苏慈意走去。

一直到他来到苏慈意面前,苏慈意也没有动,还是坐在那里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听说你一直吵着要见我?”江城海森冷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空荡荡的密室里。

苏慈意“嗯”了一声,长而卷翘的睫毛颤了颤,随即缓缓睁开眼睛。

她在看到江城海额角上包扎着的纱布时,就扯着唇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来,“怎么了,被江承宴揍了?”

江城海的脸色一阴。

苏慈意挑着眉,丝毫无畏地扬眼瞧他,眼中赤裸裸的嘲笑之意生怕江城海是看不见一般的明显。

江城海忍了忍,克制地道:“别说废话,你想跟我说什么?”

苏慈意娇小的身子坐在那里,她曲着膝,双臂抱着自己修长的小腿,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想问问你跟我妈妈是什么关系?”

她的语气很平淡。

江城海双眼空寡地盯了她一眼,随后凶狠一笑,“能有什么关系?我要说你妈是我的情人,你是我的私生女,你和江承宴搞在一起是大逆不道,你信不信?”

苏慈意:“……”

她的杏眸一暗,手指蜷缩了缩,杀意在胸口处奔腾。

最新小说: 相亲失败后,富婆试图走进我心房 东京:我向坏女人发起复仇 下山无敌,绝色师娘太宠了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专业不太正经,人没毛病 我是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穿越之闲鱼妾室的日常 小村美色 学姐别怕,我来保护你 高手下山:我以无敌镇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