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替嫁千金马甲掉后身价亿万 > 第八十章:莫名熟悉感,江承宴告白

第八十章:莫名熟悉感,江承宴告白(1 / 1)

宴会厅内的灯光太亮,在那一瞬间有些闪了苏慈意的眼。

她微微愣过以后反应很快地恢复如初,谁也没有捕捉到她方才那一瞬间的失神。

“你好。”苏慈意淡淡应道。

许清知笑了笑,有些冒昧的歉意,“苏小姐,打扰了,请问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苏慈意的眸子微微闪了闪。

“可以。”

她很镇静从容地看着许清知在她的身旁坐下。

许清知见到她,?似乎还挺开心的,身上也完没有平日里的傲气和冷漠。

只不过许清知似乎对自己很好奇,所以已经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很久,却不是恶意的打量,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苏慈意在面对许清知的时候是稍微有那么一丝不自然的。

毕竟她天天顶着个施菇的皮跟许清知相处,许清知又聪明得很,如若不注意一点,难免被她发现端倪。

旁边,许清知水眸中含着笑,看上去真诚又友善,“苏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苏慈意作出不解的样子,“你是……?”

她迟疑的口吻落在许清知的眼中,让许清知的神色变得深了几分。

随后许清知转而笑道:“我叫许清知,苏小姐不记得我也很正常,我和苏小姐也只见过一次。”

“那一次也是晚宴,我在洗手间里犯了病,险些晕倒,是苏小姐救了我。”

“我很感恩苏小姐,那次你走得太快了,我本来想事后找到你好好感谢一番的,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你,也不知道你是何人,直到最近才知道你是苏家的大小姐,也是江家少奶奶。”

“现在遇上了,就冒昧上前来了。”

许清知说完,深深地望着苏慈意,如霜的视线定定的,像是想要探究更深。

苏慈意保持着端庄大方的微笑,仅仅只是礼貌而已,她的杏眸之中笑意并不达眼底。

“许小姐有心了,不过不必太放在心上,我也只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苏小姐的举手之劳救了我,我当然要心怀感恩。”许清知说得很是诚恳。

但苏慈意的耐心没有那么多了。

她现在是披着另外一个身份和许清知打交道。

说来好笑,许清知逃避着施菇,却又主动亲近着苏慈意。

殊不知施菇就是苏慈意,苏慈意就是施菇。

这两方拉扯让苏慈意生了几分不耐,而且许清知目光灼灼,感觉也不太对劲似的。

苏慈意斟酌着,用着最恰到好处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许小姐,我想先去一趟洗手间,失陪一下。”

许清知闻言,连忙道:“要不要我陪你?”

苏慈意暗暗抽了抽嘴角,忙答:“不用,我过一会儿就回来。”

她就是想躲许清知才要去洗手间,许清知要是还陪着去那算什么事。

“好。”

苏慈意起身离开,许清知果然安分地坐在原位上,只不过那望向苏慈意离去的背影时眉目间终于展露出了掩饰已久的怀疑和奇怪。

她觉得苏慈意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来到洗手间后,苏慈意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指尖触及冰凉的水,让她的心神稍稳了稳。

苏慈意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今天的她化着精致的妆,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淡色的眉毛下双目犹如一泓清水,小巧的鼻子和嫣红的唇自有一股勾人摄魄之态。

无论是哪一点都和那个穿着打扮土里土气的施菇沾不上一点边。

想来许清知应该不会轻易怀疑到她。

苏慈意抽出纸来擦干了自己的手,出了洗手间以后她也没有回到宴会厅,而是往反方向走去,一直走到宴会厅后面的休闲区去。

这后面有着一个超大喷泉,水柱喷洒,在月光之下镀了一层皎洁的光,好看至极。

苏慈意寻了张长椅坐下,独自倚在那儿,从随身的包中摸出了烟盒。

“咔哒”,打火机的火苗在空气中窜动了一下,她随之点燃了红唇上咬着的茶烟。

清冽茶味溢出,苏慈意抬头吐出一口烟来,顺势看着今天的夜空。

经过了帝都半个多月的雨天以后,今天的好天气显得难能可贵起来,这么看着,月色朦胧下处处都是美景。

她只是想出来透口气,估摸着拍卖会也要开始了,所以抽根烟缓缓也要准备进去了。

很快,一根茶烟燃毕,苏慈意扔了烟蒂,起身正准备之际,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鞋。

苏慈意抬头一看,只见江承宴正站在她的身前。

还不等她起来,男人就直接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大手霸道地揽上她的腰,二人之间不再有着距离,而是紧靠在了一起。

“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江承宴嗓音淡淡,说话间带着几分酒气散发开来,添上他身上的雪松香味,莫名显得性感。

苏慈意被他搂着,浑身僵硬,“出来清静一下而已,现在准备进去了。”

“还有,你能把手拿开么?”

她的语气实在算不上好,隐隐有要发作的迹象。

江承宴不松手,反而搂紧了紧,“不拿开。”

苏慈意眉眼处渐生不耐。

她发现江承宴这个狗男人最近越来越欠了。

一阵风吹过,肆意翻飞着苏慈意黑卷的发,无意中迷了江承宴狭长的眸。

他微微眯眼,目光落在苏慈意的红唇上,喉结滚动,无端生出几分燥意来。

只是这么想着,男人就动了。

拇指压上苏慈意柔软唇瓣,将她的口红擦下一点,江承宴忽然就压上前去轻咬住了苏慈意的唇角,厮磨一下。

嗯,味道香甜得很。

这个动作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男人就快速地退开了,在那一瞬间,他勉强躲过了苏慈意高高提起砸下来的包包。

苏慈意捂着自己的嘴,美眸怒瞪着江承宴,“你属狗的是不是,有病?”

她骂着,还准备抬起包包去砸江承宴。

却被江承宴愉悦地笑着扣住了手腕,然后顺势一带,直接将苏慈意整个人都搂了个满怀。

“别总是动不动打我,你老公身上还中着剧毒,打坏了怎么办?”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没听过么!”苏慈意被抱着,羞恼得很。

“还有,你才不是我老公!”

惹来男人一记醇厚的低笑声。

苏慈意想挣脱却挣不开,听着头顶上方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继续传来,“别动,我最近有点累,你给我抱一会儿。”

说罢,大概是怕苏慈意还是不安分,江承宴又补充一句。

“再给你一千万。”

苏慈意挑了挑眉,果然就老老实实不再挣扎了。

不就是给抱两下么,一千万,划算。

这宴会厅的后方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人,所以静谧得很,唯一有声响的就是喷泉的水流声。

江承宴抱着苏慈意,将下巴抵在了她的颈边,二人难得的安静下来,看上去还算和谐,若是旁人看了也得说一声恩爱非常。

苏慈意感受着男人温暖的怀抱,她甚至能够感受得出来江承宴胸腔里有力的心跳。

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能够察觉得到江承宴真的很累一般。

抿抿唇,苏慈意打破安静,很随意地问了一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

江承宴咬着这两个字,目光如月色般温和,声音微微缥缈,懒倦而沉哑,“接下来的打算就是娶你。”

苏慈意:“……”

她的身体明显的变得僵硬了几分。

听着江承宴这不知是玩笑话还是真心话的话,苏慈意很是后悔她刚刚为什么嘴欠多话。

她不讲话,江承宴便低下头来,恶劣地在她的脖颈间蹭了一下。

苏慈意敏感,指尖瞬间颤抖,转头就怒瞪江承宴。

不过她这一转头,脸就直接对上了江承宴,二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鼻尖只差一点就能碰上。

苏慈意冷不丁撞进了江承宴那双深邃幽深的褐色眸子,在这清冷月光之下,男人的瞳孔深处隐有温柔浮动。

“你不喜欢我么?嗯?”江承宴低低地道。

苏慈意睫毛颤了颤,快速地别开了脸,神色极其不自然,“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她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的声线有些不稳。

身后男人继续说道,说得有理有据,“放眼整个帝都,没有一个男人比我有钱,有权,我自诩相貌也不差,各方面条件也突出,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苏慈意眼神乱飞,“因为你人很恶劣。”

可不是恶劣么。

在她眼里,江承宴这个男人霸道狂妄,总是在她的忍耐极限处撒野,苏慈意恼极了他。

“那你讨厌我么?”江承宴又问。

苏慈意:“……”

她忽的就说不出话来了。

想要脱口而出的“讨厌”两个字也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细细想来,她似乎也是不讨厌江承宴的。

虽然有的时候江承宴很欠,但这男人总归对她也还行。

见苏慈意不答话,江承宴勾了勾唇角,笑意弥漫开来,“苏慈意,我知道你不讨厌我。”

“而且,我有点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男人的声音极淡,却字字认真。

最新小说: 东京:我向坏女人发起复仇 下山无敌,绝色师娘太宠了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专业不太正经,人没毛病 我是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穿越之闲鱼妾室的日常 小村美色 学姐别怕,我来保护你 高手下山:我以无敌镇世间 重生:我爸是煤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