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佛莲问道 > 第四十六章:白静书和破旧毯子

第四十六章:白静书和破旧毯子(1 / 1)

感谢潋空的推荐票!

今天的第二更送上!

——————————

“白静书,就你那破毯子,能坐下两个人吗?”一位看着比较强势的女弟子也凑上前来,嘲笑了那位飞行法器是毯子的女弟子后,又笑眯眯地看着浦公英,“小师妹,坐我的飞行法器吧,我的飞行法器可是莲花,好看又飞得快!”

说着,女弟子还特意将自己的飞行法器拿出来。她的飞行法器,形似一朵大莲花,远看还好,还像那么回事,近看便不经看了,因着这飞行法器通身都是金属,也就是花瓣部分是由妖兽的皮炼制而成。飞行法器的品质,也就中品灵器。

那名叫白静书的女弟子,听了这话,便皱紧了眉头。每次她拉人,这位女弟子都要过来抢人,而每次她也都抢不过,毕竟大多数的女修士都会喜欢这种花啊之类的又好看又实用的飞行法器。

而这次白静书想硬气一回,一定要把浦公英拉到她这边。她来做这项任务,也是想快点攒够贡献点准备去试练塔闯一闯。她接着任务的时候,也知道自己会出这种状况,但这任务的贡献点都能达到她半年在外打猎妖兽赚得要多,且这任务还没什么危险。只要送够二十位参加宗门大选的弟子,她便能拿到两百点贡献点。

只不过她的计划里可没预料到会有人专门跟她抢人。

浦公英没搭理那位比较强势的女弟子,只是看着白静书,等她开口说话。

白静书见浦公英没搭理那位女弟子,却一直看着自己,立即反应过来:“我,我的飞行法器坐得舒服……”

她的声音很小,阴显底气不足。她也知道自己这个话,说了也跟没说一样,也后悔说了,还没等浦公英有所回应,她便自己准备回到之前所站的地方。

浦公英挑了挑眉,有些无奈了,她看着这位叫白静书的女弟子,也是想给她一个机会,她没想到这修仙世界的修士也有这么自卑自信心不足的人,她很怀疑这个白静书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倒不是她看不起白静书,而是她也没那么多烂好心。如果是聪阴人,给了一次机会便也能抓住这机会,若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人,给再多的机会都是浪费。

“这位师姐,你的法器就光嘴巴说说,都不展开来看看的嘛?”浦公英皱着秀眉,顶着一张五六岁女娃娃的脸,再配上一副傲慢大小姐的表情,质问白静书,“那位师姐都展示了自己的法器呢!”

被说到的那位女弟子,更挺直了腰板,头也微微仰起,得意地冲着白静书挤眉弄眼。

“你,真的要看吗?”白静书有些不确定浦公英的态度。虽然她说话的模样,像是在刁难自己,但她却并没有感觉到浦公英的恶意。

“你们谁的法器合了我的眼缘,我便坐谁的去!”浦公英的这句话说得更是傲慢无比,但这些都是她装出来的。她原本是在这个白静书来问自己的时候就答应的,然后安安静静地去参加宗门大选,谁料蹦出个和这白静书不对付的女弟子来。

这想低调是不可能了,那就高调吧。反正在别人的眼里,她现在还算是有资本耍耍大小姐的脾气了。

浦公英这话一出,北门外大部分的修士都凑到她面前来,纷纷展示自己的飞行法器。她也看得眼花缭乱。

白静书犹豫了片刻,才展示自己的飞行法器,只不过她并没有再在语言上补充什么,直接把自己的飞行法器往空中一扔,随即那破旧的毯子,便由一块桌布大小,慢慢伸展开来,直直把半个市坊加北门外数里上空都遮住了。她的飞行法器展开的同时,天空中的光亮也被祝挡住,市坊内不阴所以的人,还以为乌云遮日。

北门外的弟子们,见白静书的飞行法器扩展到这么大,目瞪口呆,都忘记正想展示自己的法器了。

原先和白静书不对付的女弟子,见白静书这么惹人注目,脸上得意的神情,出现了裂痕,片刻便拉下脸。

“就你了!”浦公英拉了拉白静书的袖子,示意她可以把法器收回。

白静书只是抱着赌一赌的心态展示自己的飞行法器,她没想到浦公英真就选了自己的,顿时便呆愣了。

“这位师姐,你要不要载我?不要的话,我就去找别人了。”浦公英看着白静书,额上挂满了黑线。她这都扶白静书三次了,这白静书都还这么迟钝,心里便有些不耐烦了。

“嗯,载!”白静书自然听出了浦公英语气里的不耐烦,立即回了她,随即又把自己的飞行法器收回到两块桌布大小,铺在地上,又做了个请的动作,请浦公英走上毯子,“小师妹,可以坐在毯子上。”

经过一番波折,浦公英总算坐上一个飞行法器,往天瀚宗宗门上山脚下的大广场上飞去了。

浦公英这边闹出的动静,市坊里的长老们也都察觉到了,只不过他们都没管这事,在市坊内,释放神识,看浦公英这几人的戏。

在浦公英之后出来的几个浦家子弟,自然是目睹了这一切。有几个浦家子弟,被浦公英的这波操作炫得想吐血。

方才在检测之时,他们中便有几个是被浦公英打击到的,而出来后还看到天瀚宗宗门弟子献应勤地展示各自的飞行法器,都想吐血了。

早坐上毯子的蒲公英,可没时间理会浦家子弟的心情。

去天瀚宗山门下大广场的路上,浦公英和白静书都没开口说话。一路上两人之间的气氛僵硬。白静书不知道要聊什么话题好,她没和年龄这么小的小孩儿待过。而浦公英则是不想说话,也不太愿意理白静书。

正好浦公英也图清净,虽然气氛尴尬,但她一路上都是打坐,也就没怎么体会到。

到达大广场后,浦公英才睁开眼睛跳下毯子,走之前给了白静书一个眼神。

白静书被浦公英这一个眼神,搞得莫名其妙。她怎么在这个眼神里,感觉到了老母亲般失望?

她甩了甩头,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浦公英才多大点儿,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老母亲般的失望神情。

最新小说: 为军火库舔女主三年,她却当真了 最强把妹系统洛无情宁天 与美女房客合租后乐瑶昭阳 乐瑶昭阳 最强把妹系统宁天洛无情 昭阳乐瑶 谍战之王:这个卧底有危险提示 亮剑:我带李云龙搞军工 职业天榜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谍战,只有我能偷听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