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好苗子(1 / 1)

(),

“嗯……好痛……”

“……诶,不痛了。”

关颂只熬了五分钟,疼痛就结束了,疼痛结束后他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感觉非常不错。

喻晓婉问道:“老公,现在感觉怎么样?”

关颂捏了捏拳头,“感觉非常好,这辈子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轻松过。”

说着,他捡起地上手臂粗的树枝,啪一下就掰断了。

喻晓婉捂嘴惊讶,她老公是自由搏击教练,力量比普通人大的多,但这么粗的树枝不可能如此轻松就掰。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老公的身体力量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了。也就是说,姜然之前说的都是真的。

季青城也十分惊讶,他知道关颂有些身手,但他毕竟不是有武学传承的练家子,要做到这种程度是很难的。

就算是武学世家,要做到这个程度都不容易。

他从小习武,又在部队磨练几年,激发了身体潜力,才能做到这个程度。

而关颂仅仅吃了一颗果子,就赶上了他二十年的苦练成果,这也太不真实了吧。

“恭喜,看来关大哥天生长于力量。”

姜然笑着道贺,其实她也非常惊讶,没想到关颂有这么大的效果。红息果的效果因人而异,只能说关颂是个好苗子。

关颂感激地看向姜然,真诚道谢:“多谢姜大妹子,要不是你,我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喻晓婉连连点头,“谢的话就不多说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只管开口,只要我们夫妻俩能办到,绝无二话。”

见到这一幕,还在疼痛的季青临都惊讶了,羡慕不已,更加努力地忍受着疼痛,口中不停呢喃着,“我也变成超人,我也要变成超人。”

随后,众人便将目光都看向季青临,他痛了这么久,效果应该会更好。

几分钟后,季青临身上的疼痛消失了,他一个鲤鱼摆挺便从地上站起来,也活动一下手脚感受身体的变化。

“怎么样怎么样?”喻晓婉十分好奇,连声询问情况。

季青临握紧拳头,疑惑道:“身体确实轻松了不少,但力量方面好像没什么增长。”

姜然出声道:“你以前最擅长的是什么?”

季青临骄傲不已,“那当然是跑步了,我可是咱们市青少年组的短跑冠军。”

姜然点点头,建议道:“要不你试着跑跑步?”

这时,季青城开口道:“不用那么麻烦,练练就知道了,也观察身体素质的变化。”

“啊?”

季青临懵了,没人告诉他吃果子还要挨打呀。

然而,不等他反应,季青城的拳头已经打了过来,季青临下意识开始闪过。本来不抱希望,但没想到轻松躲过。

“我躲过了?”

季青临惊诧不已,从小到大他挨了不少打,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轻松躲过他哥的进攻。

“反应速度提高了。”

季青城也有些意外,他和季青临的实力差距非常大,如果放在以前,咋这种情况下,他是不可能躲过自己拳头的。

紧接着,季青城认真和弟弟季青临过了几招,发现他的神经反应速度、拳力已经出拳速度都得比以前大了不少。

“哎哟……疼……”

“哥,轻点……我可是你亲弟弟呀,你怎么能对亲弟弟下这么狠的手呢?”

随着两人过招,季青临虽然反应迅速,但因为经验不足,依然被季青城揍得嗷嗷叫,但季青城有分寸,都是些皮外伤,两三天就好了。

“啊……”

眼看着下一拳马上就要打在正脸上,季青临闭上了眼睛,结果季青城的拳头停住了。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季青临睁开一只眼瞅了瞅,就看到哥哥季青城抿嘴的动作,顿时心中警铃大作。

“哥,你太厉害了。”

“太棒了,不愧是国武术冠军……被外公寄予厚望……咱们家的传承人。”

季青临好话像不要钱似的往外蹦,但季青城不吃这套,声音严厉道:“不是我厉害,是你疏于练功了,以你现在的速度和力量,如果之前勤奋练功,不应该被我打成这样。”

季青临有些心虚,傻呼呼地笑了笑,“那什么,学校课业压力太重了,没有时间。”

“呵。”

季青城可不信这一套,这小子上的是武术学校,怎么可能没时间练功。

喻晓婉笑着缓和气氛,“青临弟弟已经很厉害了,以后可得好好练功,别浪费你这一身天赋和机遇。”

季青临乖乖点头,求救地看向默默看戏的姜然,心里狂呼:漂亮姐姐,你可得救我呀。

见季青临那可怜模样,姜然出声求情,“小孩子嘛,哪有不贪玩的,以后盯紧点就行了。”

季青临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的姜然,一时分不清姜然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害他?

季青城也没想追究,季青临这样也是他的责任,只是发现这小子会说谎,让他觉得自己没有做好这个家长。

关颂看了看天,“太阳要落山了,继续赶路吗?”

季青临连声附和,“对对对,赶路赶路,争取早日到达省城,过安稳日子。”

随着太阳落山,温度开始快速下降,气温从六十度降到了四十多度,再加上又在山林里,实时气温只有三十多度。

对有些习惯了五六十度高温的几人来说,这个温度已经算得上凉爽,赶路速度都快了不少。

直到太阳落下,光线变得昏暗模糊,几人才停下脚步,找了个宽敞的地方歇脚。

因为担心火光会吸引附近的野生动物,所以几人没有生火,而是轮流守夜,关颂守上半夜,季青城守下半夜。

次日。

天刚蒙蒙亮,趁着气温相对凉爽五人继续赶路。

走了一阵之后,季青临忽然惊喜地说道:“温度下降了,感觉今天不热呢?”

关颂回应道:“确实比前两天凉快了些。”

姜然三人一脸茫然。

你俩在说个什么东西?没看到他们仨满头大汗吗?这凉快的结论是从哪儿来的?

但很快姜然反应过来,应该是吃了果子的原因,顿时羡慕不已,她也吃了果子呀,怎么进步没他俩大呢?

最新小说: 相亲失败后,富婆试图走进我心房 东京:我向坏女人发起复仇 下山无敌,绝色师娘太宠了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专业不太正经,人没毛病 我是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穿越之闲鱼妾室的日常 小村美色 学姐别怕,我来保护你 高手下山:我以无敌镇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