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生气吗?(1 / 1)

“死老太婆,你踏马的也太不要脸。”

女人被大妈的厚脸皮震惊了,忍不住破口大骂,一把将背包扯了过来,大妈被拉得一阵踉跄,差点摔在地上,背包的拉丝也滑开东西洒了一地。

各种化妆用品、食物还有女孩穿的衣服,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眼前的大妈会用的。

“哎呀,这些东西是年轻女孩用的吧?还真是人家女孩的背包呀。”

“阿姨,虽然条件艰苦,但你不能偷别人的东西呀。”

“就是。”

“世风日下。”

……

众人墙头草似的倒向了无辜的女人,不客气地指责大妈,但女人一点都不感激,之前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突然被拆穿,大妈有些无措但很快又硬气起来,大声说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我只是拿错包了,你们这么无聊就去外面晒太阳。一天天屁事不干,就知道东家长西家短。”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亏得我们刚才还帮你们说话,真是没良心。”

大妈仗着自己年纪大,没人敢打她,反怼道“你们那是帮我吗?你们那是喜欢指责别人,显得自己高尚,满足虚荣心罢了,别说的好像多正义似的,墙头草两边倒。”

“老娘我活了几十年,吃的盐比你们吃的米还多,滚滚滚,别搁这碍眼。”

大妈边骂边上前赶人,前面的群众赶忙往后退,生气的骂骂咧咧。

“什么人呐。”

“……不识好歹。”

“臭不要脸。”

……

众人很便散了,女人捡起地上的东西,嫌弃地呸了大妈一声走回自己的位置。

大妈拿起自己的东西,又重新换了个位置,周围人都默契离她远远的,大妈不屑地笑了一声在墙角坐下来。

看着那边的闹剧,姜然摇了摇头,人多了就容易闹矛盾,自然也会各种心思滋生,现在只是开始,随着食物和水源越来越紧张,这种背地里的偷窃就会变成嚣张的明抢。

这时,关颂从厕所回来了,皱眉道“厕所没有水,这里不是长久之计。”

“没水?”季青临愣了一下,“那我怎么拉屎啊?”

众人“……”

季青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道“别嚷嚷,你之前是什么解决的。”

季青临委屈道“之前是在地里可以挖个坑拉,拉里边再埋上,可这是城市,周围那么多人我上哪儿刨坑去。”

季青临这话一出,气氛莫名又尴尬了几分。姜然倒觉得没什么,人总要吃喝拉撒,末世首先要解决就是这个问题。

她笑着说道“到外面去找个绿化带,再刨个坑嘛,让关大哥和你哥给你看着?”

“那多不好意思。”季青临很是意动,有些害羞的脸红,然后赶忙说道“现在可以吗?我现在就想拉屎。”

季青城笑着抿紧了唇角,拳头也瞬间握紧,关颂笑着摇了摇头,中二少年欢乐多呀。

“行,走吧。”

关颂答应了,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这事也没法回避。

这时,季青临开口道“我陪他去就行了,关大哥你留下保护两个女孩。”

季青临连连点头,“哥陪我去就行,颂哥你留下保护两位姐姐吧,我们去去就回。”

三人原地坐下来,虽然没有在外面暴晒,但室内的温度也不低,稍微动一动就会出汗。

一层大厅的出口有两个士兵看守,有人过去询问,“小哥,官方会怎么安置我们呀?”

士兵看了看那人,“得等上面的通知,我们现在的责任是保护你们的安全。”

另一个人明显有些不开心,神色不悦地插话道“总不能一直在这儿吧,厕所里连个水都没有,我们的物资也不多了,总得想办法让我们有水用吧?”

士兵再次重复。

“上面会有安排,请大家耐心等待。”

两人有些生气,但看着士兵身上那是黑洞洞的枪口,只得将怒气压下,回到自己的位置将负面情绪传给其他人。

从地上起来,姜然在大厅各处看了看,但因为楼层太矮看不到什么东西。

于是她走到楼梯间,向更上面的5楼走去,每层楼的守卫士兵并没有阻止她的串楼行为,姜然顺利上到2楼。

2楼大厅里全都是昨晚安置过来的迁移者,3楼和4楼也是一样,5楼是最后安置的楼层,这边还没什么人,很多人都躺在地上睡觉。

姜然在各处看了看,透过会展大楼的外墙玻璃看到远处大概30米开外,有一堵高高伫立的钢铁围墙,围墙有三四层楼高,一眼望不到头。

现在是早上5点多,天刚蒙蒙亮,围墙里的高层住宅,却能看到星星点点的五彩灯光,似乎是在开聚会。

他们没有进入安全区!

这个发现让姜然惊讶不已,又有些愤怒,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寻求官方的保护。

可他们却被安置在外面,连保护区都进不去,里面的人却在花天酒地。

前世姜然只是个普通人,老家距离省城又远,所以她没去来过省城,但听去过省城的能力者说省城条件非常好,围墙内跟末日前没什么两样。

很多富人提前囤积了大量屋食物、武器和相关机器,安全区的水电气都是足量供应的,只是价格非常高,绝大多数人都得节省着用。

以前她还不相信,实际看到省城安全区才知道那些能力者的话丝毫没有掺假。

即便到了末世,物资充足的省城依然是最繁华的地方,而权力阶层还是那些人。

“生气吗?”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略带嘲讽的声音,姜然回头看去,是个穿着整齐西装,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他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对面的围墙,喃喃道“末世前拼死拼活供养这些人,末世后却像路边野草一样被抛弃。要不是大部队快走到围墙下,可能里面还不会有反应。”

这话听着怎么有股子邪教煽动的味道呢?这人什么来历?

姜然皱眉道“那又如何,我只是个普通人,既不能硬扛子弹刀斧,也不能快如闪电,连外面的士兵都打不过,除了辛苦活着,还有其他选择吗?”

最新小说: 相亲失败后,富婆试图走进我心房 东京:我向坏女人发起复仇 下山无敌,绝色师娘太宠了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专业不太正经,人没毛病 我是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穿越之闲鱼妾室的日常 小村美色 学姐别怕,我来保护你 高手下山:我以无敌镇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