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镇魂天下:开局一个小枪兵 > 第一卷:少年觉醒 第一章 少年赵瑾

第一卷:少年觉醒 第一章 少年赵瑾(1 / 1)

“哼!”

“喝!”

“哈!”

乾国苏省新海城某处偏僻的小院内传来一阵喝杀声,声音听起来虽还有些稚嫩,但却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循声望去,只见一少年,手持长枪,迎风飞舞,枪出如龙,势不可挡。

拦、拿、扎、点、崩、挑、拨、缠

所谓“七尺为枪,齐眉为棍子”,两米三的长枪在他手中挥舞得气势如虹,虽只是基础枪法,却丝毫不显单调凌乱,虎虎生风,小小年纪便有种大将之风。

这少年身长约有五尺半(一尺约33厘米),一身黑色劲装,身材修长而不失壮硕。

顶上一头黑亮的碎发,挺立的眉头下是一双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一举一动之间散发出凌厉的气势,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大有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风姿在。

很难想象,这恢宏气势的主人竟是位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

“呼~~~~~”

少年轻吐一口气,像是一支气箭一般射了出来,收枪站立,锋芒尽收,浑身的锐气消散,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现在这位眼神柔和、文静儒雅的少年刚刚是那般的锋芒毕露、盛气凌人。

初春的新海城空气中还带着些许凉意,夏季的那股热潮此时还毫无踪影,赵瑾随手拿过边上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上流淌的汗水,尽管穿着单薄,他此刻却赶不到丝毫的寒意,头顶上冒出的热气像是蒸炉一般热腾腾的涌上天际。

赵瑾已经十七岁有余,或者说是四十四岁?

目前是新海城一中的一名高三学子,又或者说是一位辞去稳定的公务员工作去大山里支教的有为青年?

好吧,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当他从那座残破的吊桥上坠落再次醒来后,前世的种种过往已烟消云散,过好现在才是正事。

赵瑾出生在一个工薪阶层的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爷爷也是。家庭和睦,生活幸福,一切都在照常进行着。

就在赵瑾以为自己将要平淡地度过这一生的时候,意外来了。

九岁那年,一次自驾外出旅行中发生了车祸,当时的场景赵瑾所记得的就只有自己那美丽端庄的母亲满头鲜血地趴在副驾上的模样,在之后他便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恍如隔世,他接到了父母身亡的消息,那辆他们家的温暖小车燃烧的连渣滓都不剩便坠入山崖,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下来的,只知道在那之后,他好像就已经没有了父母。

拿到那剧本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主角的感觉,只是沉浸在悲痛之中。人生像一部电影,但它不只是一部电影,他回忆起的时候,他们并不仅仅只是电影里的一个角色,而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那九年的朝夕相处不是假的,这一世,他的父母依然双亡了。

在那之后,他跟随爷爷生活,爷爷是位大学的历史教授,给他讲了很多的历史故事。他发现这个世界与前世的世界有很大的区别,却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就比如历史。

这个世界依然有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与补天的故事,依然有“黄尧虞舜夏商周,春秋战国乱悠悠,秦汉三国晋统一,南朝北朝是对头,隋唐五代又十国,宋元明清帝王休”的历史进程。

之后的历史虽有变动,却也是大差不差,就是多了位有名头无实权的吉祥物“乾王朱家”。

这就是在了解这段历史之后,赵瑾才意识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之中。

十四岁那年,赵瑾初中毕业,在同爷爷这个老学究一齐生活了五年后,有一人自称是他父亲的故交,要带走他,但赵瑾却从未见过此人,他的爷爷也并没有见过此人。

哔了狗的是,爷爷竟真的让对方带走了赵瑾。

好在,在这之后三年的相处中,赵瑾确定了此人真的是自己父亲的故交,给他讲了很多自己父亲的经历,特别是对方讲述时,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的那一抹发自内心的尊敬,他可不相信这是装出来的。

这位神秘的宋叔待赵瑾很好,虽然他时常看起来很是颓废、邋遢,但为人真的很好,有着一颗赤子之心,最为重要的是,他教会了赵瑾很多,为他揭开了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层魔幻面纱。

“李平,三年了,我在启灵境整整三年了,真不知道何时才能真的踏入灵种境,这样我们俩的修炼速度就可以更快了。”

赵瑾修长有力的手指摩挲着手中的长枪,嘴中说着话,那语气不像是喃喃自语,倒像是在对什么人说话,可是这偌大的院子里除了赵瑾以外,空无一人。

难不成有鬼?

“主公,不必气馁,我已经感觉到松动了,或许也快了,毕竟主公您的天赋已是极为妖孽,半日入纳气,一日入启灵,这样的天赋,我想已经无人能及了。”

突然,一道人影,哦不,准确的说是一道模糊虚幻的蓝色鬼影从长枪中蹿了出来。

此鬼足有三米之高,身形宽大壮硕,臂膀孔武有力,身着汉制披膊铁叶扎甲,头戴竖羽护颈玄铁胄,脚穿绣云蹬马靴,说话的声音也是充满豪爽之气,好一名威严霸气的裨将。

“李平,我已经感觉到了,只差临门一脚,却是总是感觉少了那么一点契机,你说,是不是我的天赋变差了?”

“主公不必如此妄自菲薄,就像您时常说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该来的终会来的,况且您已经迈入了九品之境,三年之类从毫无灵气的普通人,踏过外三品,进入下三境,如此修炼速度,已经是世间罕见了。”

“那确实,是我浮躁了,毕竟你家主公我的天赋,那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连宋叔都很惊讶我的修炼天赋,哈哈哈哈。”

在李平面前,赵瑾可以轻松的放下包袱,不必藏着掖着,表现出小小的自恋,这可能来源于穿越者的自信。

又或者是受自家那位清高的老学究的影响?

又或者是源自他们老赵家传承里的傲骨?

“李平,咱们是不是好久没有出去干仗了?真是手痒难耐了啊。”

“是的,主公,上一次还是在半个月前。”

“听说暗域里有着无数的恶灵存在,也有着无数阳界所不具有的美景,真是很期待一去呢。可惜我现在实力还不够强大,怕是短时间内不能驰骋其中啊!”

赵瑾抓着古朴长枪的手又紧了紧,眼神中涌现出无尽的战意。

“主公之志便是我的目标,主公所指便是我的方向,定为主公扫平前路的一切宵小。”

边上的李平闻言,立刻低头,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做了个单跪军礼。

“哎呀,你看,你又来了。”

赵瑾连忙拖着李平的虚影,将其扶起。

“平只恨自己无能,只是资质平庸的魂灵,主公本可以选择更好的,都是平拖累了主公。”

“李平,你又来了,你知道的,你对我来说不只是属下而已,你是我的家人。资质平庸的又如何,在我心中,就是那些历史名将之流,都不如你来的重要。还记得前年我们回家的时候嘛,爷爷说过的,你与我有缘,我们合该主仆一场。”

“记得!”

李平回忆起赵瑾的爷爷,眼神中不自觉地浮现出浓浓的尊敬,以及一抹震撼。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呀,宋叔说过的,要不是寄托你的长枪是残破的,你也绝不止是如此,至少对比一些三流名将还是有过之的。”

“是宋将军夸谬了,平远远担不起如此评价。”

“是你太过谦虚了,这可不像你。其实你们魂灵同我们一样,只不过你们生活在古代,我们生活在现代罢了。你们分资质平庸否,我们人又何尝不是分三六九等呢?”

“那不一样,我们终究要依附于魂器寄托才可存在。”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们沉睡于魂器之中,穿过无尽的时间长河,就比如说你,从汉朝流传至今,度过了数千年的时间,又有哪个人类能够活这么久?在不济,你们的寄托物魂器还能作为古董去卖,而人,可远比古董要便宜得多。”

“主公,您又开始多愁善感了,御魂师将我们的魂灵从魂器中唤醒,才使得我们存在,不然我们也不过只是死物罢了,最为厉害的还是御魂师啊!”

“是啊是啊,御魂师,魂器的掌控者,强大的力量,无尽的可能,统御无数古代的王侯将相、士兵卒吏,远比一般的驱魔师和御灵师要强大得多,似乎真的是人上人啊!可是权利意味着责任,也只有你们魂灵依附在魂器上,它才是魂器,否则不过就只是块破古董罢了。”

“主公,您又开始伤春悲秋了。”

李平内心又一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家的主公哪里都好,就是容易伤春悲秋,雄心壮志也不大,好在还不至于优柔寡断,勉强还算是位优秀的主公。

最新小说: 南烟霍北冥 苟道修仙,从种田开始 制霸超级碗 全球进化:我移植了至高神心 全职法师之魔法天赋 关麟关羽三国关家逆子龙佑荆襄小说全文阅读 无上仙家 社恐魔女在末日 从继承永生仙王衣钵开始纵横诸天 创造神话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