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父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抽象人皇,在线被捕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抽象人皇,在线被捕(2 / 1)

(),

一朵白云朝东南方向慢悠悠地飘着。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跟在轩辕黄帝身边,李平安的道心一直难以平静,心底不断思索着黄帝透露给他的这些消息。

‘有限的投资。’

这个说法从轩辕黄帝嘴里冒出来,还挺有意思。

李平安自己翻译了一下:

‘我就稍微放点资源在你身上,成就成,不成我也没太大损失。’

对轩辕黄帝来说,这确实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对他来说,可是性命攸关,保不齐还会牵连自家父亲。

关系到自身性命安危的大事,李平安自是要考虑通透。

轩辕黄帝的意思,应该是想告诉他,人族天庭为何一直无法立起来。

不是几位人皇不愿,实在是不敢立,没有实力只能当傀儡,区别是做道门的傀儡,还是做西方教的傀儡。

人族现在虽总体兴盛了起来,天地间的生灵主体是人族与妖族;

但在绝顶高手的数量以及质量上,人族差了太多。

人教、阐教、截教、西方教,才是这个天地间真正的秩序制定者,道门与西方教的博弈,会引发类似天道劫难的灾祸。

其实,李平安还知道一些,轩辕黄帝没说的隐秘。

比如支撑上古天庭的,不只是帝俊、东皇太一两名妖帝,以及以鲲鹏为首的诸妖族高手,上古天庭还有压箱底的周天星斗大阵。

又比如,十二祖巫有一手‘父传绝技’都天神煞大阵,十二祖巫同时高呼‘我来组成头部’、‘我来组成腹部’、‘我来组成胯部’,就能在一定时间还原盘古真身。

推翻上古妖庭的那场大战,道门几位教主都有出手,折损了水火祖巫的都天神煞大阵,最终破了周天星斗大阵,十二祖巫大半陨落。

后面活下来的几个祖巫,因支持蚩尤,大概率被人皇宰了……

站在绝对客观的角度来看,轩辕与蚩尤大战,本质是反天联军争夺天地控制权的大战。

当然,并不存在绝对客观。

当前这个时代,按理说该是阐截两教的教主弟子在天地间大放异彩的时代;

可因道仙劫在前的缘故,道门三教隐世不出,所以给人一种‘人族已是天地主宰’的错觉。

三位人皇深切明白这一点,所以人族天庭迟迟不立。

现在,轩辕黄帝想要利用他这个‘弱者’,去寻找几个大势力之中的平衡点。

李平安心里有数——他现在无法成仙是因被天道压制,只要向天道低头,就可让道境飞速提升。

所以轩辕黄帝并未担心他实力的问题。

轩辕黄帝的意思是,只要人族成功联合起阐教,等待圣母娘娘回归,再争取来自西王母的支持,得到太清老子的许可……就能尝试成立人族为主导的天庭。

啧,前置条件好多。

而且哪个条件都不是容易达成的。

李平安简单设想了一下,他如果按照轩辕黄帝设计的这条路走下去,未来不能说是光明坦途,只能说是无比凶险。

帝俊、东皇太一、鲲鹏这般组合,最后都是身死族灭;

现如今的伏羲、神农、人皇的实力,距离这三位虽不远,却也有点差距;

而未来的那个天帝,就算实力抵达大罗金仙境,也只是三位人皇的提线傀儡。

只要是棋子,总会被舍弃,哪怕这棋子是执棋者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

此事断不可为。

‘唉,还是早点退休算了。’

李平安打定注意,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人皇陛下的第一课,到底是什么?

李平安看了眼白云边缘坐着的老者……

嗯?不对劲。

轩辕黄帝竟然又换了一副面孔!

变成了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穿着东盟制式仙甲的莽汉!

轩辕黄帝扭头看了眼李平安,随手甩出几道仙光。

“衣服换上,腰牌别上,记住,现在你叫熊二,是一名五品元仙……你的实力模拟五品元仙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

李平安动作麻利地换上仙甲,将一把横刀挂在腰侧。

轩辕黄帝对着他点出一指,他的身形容貌都有所变化,总体看起来十分普通。

“看,”轩辕黄帝拿着几枚玉符晃了晃,“咱俩这是领了东盟的命令,去西洲东南某个兵营传信,传信完了以后就近补充兵营兵力,不必立刻回返东盟。”

李平安着实有些不知该如何评价。

堂堂人皇,装一个传信仙兵?

而且看轩辕黄帝这架势……像是个‘惯犯’。

李平安纳闷道:“陛下,您经常这么去前线吗?”

“唉。”

轩辕黄帝盘腿坐在白云云头,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李平安扶着腰刀赶了过去,坐在黄帝身旁。

“这种程度的大战,双方大罗、太乙都是以互相牵制为主,只要有一方出手,另一方就会立刻出手截击。

“所以前面很多次西洲冲突,大罗都是躲在远处的。

“我闲着也是闲着,只需要把气机锁死对方大罗,出手时是在高空还是在临近地面的战场,都没啥区别。

“这般伪装一下,还能在乱战的时候,一边盯着对方大罗,一边阴死对方一些小高手……不过也不能做的太明显,比如伱直接出手斩一个金仙,对方必然会发现你的气息,然后扑下来跟你大战,两个大罗如果在普通战场附近动手,双方都会死伤惨重,那就得不偿失了。”

“您还真是……”

李平安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哈哈哈哈!”

轩辕黄帝挑了挑眉:

“这叫物尽其用,谁规定大罗金仙不能伪装成小兵去偷摸杀敌啊?”

李平安问:“这就是您教我的第一课?”

“当然不是,”轩辕黄帝道,“跟我来就是,我们先去西洲,那边已经乱起来了。”

“可咱们这是去东南方向啊。”

“东盟仙兵赶去西洲有两条路径,这是稍远的那条,但也是东盟调兵、调粮草最常用的那条,从南海绕过南洲。”

轩辕黄帝一脸嫌弃地看着李平安:

“你在东盟半年,不会真的都在闭关吧?这点功课都不做吗?”

李平安尴尬一笑:“我这不是,想早点成仙,为咱们人族多做贡献。”

“我看你是骨子里没把那些老将军放在眼里,他们能从上古活下来,哪个不是人精……当然,有部分也老糊涂了。”

轩辕黄帝叹道:

“有人的地方就会出现阿谀奉承之辈,当一个人开始执掌权力,就会逐渐迷失自身。

“你最熟悉的天力,就是有点糊涂了。

“他总是把自己当做东盟的第三副盟,而不是人族将领,所以下意识去袒护东盟之人,而不是站在人族的立场考虑问题。

“这次大战过后,东盟必须来一场大换血了,你有啥想法。”

李平安问:“您是说,新政?”

“你的新政可以朝这个方向去构思,不过不要说是我提的。”

轩辕黄帝正色道:

“好了,不要讨论这般事了,前面就要到仙兵暗哨了,将你腰牌亮出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熊二了。”

李平安含笑点头,干脆开始闭目打坐。

有位人皇在旁,还真是满满的安感。

“对了陛下,稍后我该如何称呼您啊?”

“啊,我是带你的老兵,也是你的堂哥,熊家、熊霸天!”

“为啥我叫熊二?”

“你父母给你起名的时候比较潦草,嗤,哈哈哈!”

……

与此同时。

轩辕宫秘境,风家后宅。

一日喧嚣过了,牧宁宁自暖阁歇息,不多时就觉得有些烦闷,修行难以为继,推开窗户欣赏着风家按八卦布置的园景。

她靠在窗边,一缕长发垂在胸前,身上那绣着金纹的长裙散着一缕缕仙光。

隔了两层阵法光壁,牧宁宁隐隐看到,隔壁院落似是多了许多人影,像是在围观着什么。

‘那不是伯父住的地方吗?’

牧宁宁心底略感不安。

她之所以同意来此,其实也是想着,这里是人族禁地,想替自家师兄照看下伯父。

暖阁下有两名侍女手挽手跑去后门方向。

牧宁宁出声喊住了她们:“两位,隔壁院落出什么事了吗?”

“啊,回小姐,据说是那位大财仙人带来了一些好玩的东西,说是什么雀牌,可以四个人下的棋呢。”

“您要一起去看看吗?”

“不必了,多谢。”

牧宁宁含笑摇头,两名侍女欢快地跑远。

风家的规矩倒是不算严苛。

‘不是出什么事就好。’

牧宁宁轻叹了声,继续站在窗边出神。

不修行时,她心事总归就是三个。

‘莫要多念想了,早日成仙就能去他身边伴着了。’

‘嗯,我也当努力修行,开辟出一份仙道事业,若只是依附于师兄,不配成为师兄的道侣,那不过是个侍妾罢了。’

‘也不知师兄此刻在做什么,修行可有突破。’

然后转到第一个问题:

‘莫要多念想了……’

东安城,醉月楼地下四层。

孙盈盈坐在回廊的栏杆上,手中端着酒壶,脸上带着平日里的妆容,不断抬手,将酒壶中的仙酿送入唇间。

偶尔路过的少女都是低头快步而行。

“唉。”

一声轻叹在旁响起,尹琳婆婆缓步而来,坐在了孙盈盈身侧。

“盈盈,这是怎么了?”

孙盈盈元神已是有些醉意。

她随手撕下脸上的薄面具,露出了那张娇艳面容,俏脸泛着红晕,轻叹了声:

“姥姥,我还是想不明白,他凭什么不过来……凭什么是让他大哥过来……难道我是见到一个男人就扑上去的浪荡女子吗?”

“这个……”

尹琳婆婆拉起了孙盈盈的柔荑,用仙力结界封了这方寸之地,柔声说着:

“你呀,才见了几面,你对他这般挂念做什么。

“他不过是个假身份罢了。

“莫大哥来时都说了,他这个弟弟非同小可,人家拐弯抹角地拒了你,已是留下了几分体面。”

“我就是不服气,除非他自己来说!”

孙盈盈哼了声:

“我活了几百年,还没受过这种委屈,明明是他主动撩拨我的,现在反倒是我的不是了?”

“傻孩子,你也没损失什么。”

“我不管,我定要寻到他说个明白!莫大哥此前这一来,倒是让不少人看了我的笑话!姥姥您不用担心,分堂的事,我会打理好。”

尹琳婆婆只能苦笑。

这丫头,越陷越深了。

天之墟,养兵秘境。

呜——

呜——

沉闷的号角声自南到北、自西向东,在兵营秘境卷起了一层层人潮。

大批大批仙兵冲向空中,在各自队伍的集结之地汇聚,十夫长寻百夫长、百夫长寻千夫长、千夫长寻万夫长,而后万人盈云,列云成阵。

百万仙兵齐出营!

‘怎么了?’

飘着冰蓝仙光的营帐中,一只圆柱状坚冰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又乒的一声炸碎。

一袭白裙的仙子身形旋转着飘起、落下,如瀑的青丝与柔软的裙摆一同飘舞,那张清美面容带着些微疑惑。

有传令兵落在大帐之外:

“五品武斗使清素听令!即刻赶赴右军滚石大统领营帐!您暂归滚石大统领指挥!”

清素微微颔首:“知晓了。”

随之,帐外多了四道身影,同时拱手行礼。

风斩香朗声道:“清素仙人,我家大人有事外出,命我等与您一同赶赴西洲,护持您安危!这是大人留下的亲笔书信!”

一枚玉符自帐外飘来,被清素握住。

她略微歪头。

徒弟被轩辕黄帝喊走了?

‘徒弟应该是要做一些关乎人族未来的大事。’

清素嘴角微抿,目光多了几分得色。

师父的小骄傲。

……

李平安跟着轩辕黄帝,在南海行了一个昼夜。

第二日拂晓时分,他们才望到西洲南端的海岸线。

轩辕黄帝慢悠悠地站起身来,拿起酒壶灌了口,清了清嗓子,嘴边多了一些胡茬,看气质就像是一个兵油子。

李平安停下参悟,起身拱手,左手扶着腰间的法宝佩刀,右手背负身后,粗着嗓子道:

“堂兄!咱们快去送信吧!”

“不急,先考你下!”

轩辕黄帝突然问:“这一路路过了多少岛屿?”

李平安答:“一百二十余。”

“每个岛屿平均驻扎了多少仙兵?”

“平均下来,六百左右。”

“可以嘛,”轩辕黄帝突然问,“他们有多少是用枪的,有多少是用刀的?”

“啊这!”

“看,观察力不行吧?”

轩辕黄帝正色道:

“堂弟,你还差太多,要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稍后机灵点,不要喊我堂兄了,在军中要喊职务!”

“是,队长!”

“挺不错,跟我来,我带你体会体会,当仙兵的快乐。”

轩辕黄帝打了个响指,脚下云头逐渐加速。

前方传来惊雷炸响!

“你们是何人!”

云上跳下数十名仙兵,手持长枪、踩踏战阵,将轩辕黄帝与李平安拦在海岸线上方。

轩辕黄帝抬手高呼:“送信的!”

李平安定声呼喊:“我与队长自东盟而来,前来送信!”

“送信?”领头的仙兵皱眉道,“将他们拿了!”

一群仙兵一拥而上!

轩辕黄帝怒道:“你们怎么胡乱拿人!我们是传令三殿的!”

“一殿的也不行!”领头仙兵抱拳拱手,“我家统领有令!任何落单的、说是来传令的,先抓起来禁锢住检查元神元魂!昨日有几只大妖试图混进去,都被我们抓住宰了!”

众仙兵已扑到了近前。

李平安掌心扣住了几颗加料版爆云丸,假装惶急、看向轩辕黄帝。

“不用慌,正常之事,我这伪装之术帮你遮掩了灵台,他们看不出什么异样。”

轩辕黄帝传声嘀咕了句,几名仙兵飞扑而来,将他摁在云上,直接捆成了粽子。

李平安嘴角微微抽搐,还没来得及在心底吐槽几句,已是被仙兵摁了下去。

这事吧;

就挺抽象。

(本章完)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