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在1977 > 第499章 忘了

第499章 忘了(1 / 1)

回到家里,除了张翠娥,杨菊她们6人也在。

而且早已将楼上楼下屋里屋外打扫干净,一楼的大炕也重新铺好被褥,俨然一副正式“复工”的样子。

还做了一大桌好菜。

好嘛,还真就只休息了除夕一天,初一下午就回来报到。

既然来了,也正好交代一些事情。

他这一去,可能暂时就回不来了。

回头在地委和张文良汇合,再去坐船去上海。出发那天是初五,也就是2月11号,等到上海应该是15号,等办完事情,……预估个三天吧,然后再回来,就已经是23号。

姜丽丽学校报到的时间是2月27号,他还不如在那里多留几天,帮她们安顿好。毕竟两姐妹都没出过远门,懵懵懂懂的,难免遇到什么麻烦,有人看护着点总归好些。

这样一来,二月份便宣告结束。

等到三月份,又要和省作协的代表一起去首都开会,既然如此,他便打算干脆直接从上海去首都。

至于是坐火车还是坐轮船,他还没决定好。

如果坐火车的话,按照当下平均45公里每小时的时速,1400多公里的路程,算上到站停靠、让路、加水补充物资……,40个小时能到算是好的。

换成坐轮船的话,嗯,这个没研究过。

现在有天津海河港到广州黄浦的客轮,一路经停青岛、上海等城市,甚至天津还开通了到香港的货运航线。……若是有熟人的话,可以免费搭乘顺风船去香港。

(70年代天津到香港航线开航横幅)

不过陈凡不去香港,他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体验一下这个年代的海上客轮是個什么情况。

当然,如果时间太长的话,还是坐火车算了。

等到了首都开会,那时候杨菊她们应该也已经到学校报到,正好可以去看看情况,有什么问题的话也能顺便帮忙解决,完了也不知道那边要多久才能回来。

若是要忙到3月底,这一去就要一个半月。

好嘛,于是陈凡便将工作重点交代给杨梅、刘璐和黄鹂。

“前坡的果园要翻土、不要种菜,种菜去后面的牲口棚那里,挨着土炕有水可以浇,那里也没人,开一小片菜地就够吃的,多种点洋芋、茄子、黄瓜,还有别忘了番茄,其他的你们看着办。

牲口棚里面,马和羊都不用照顾,每天定时开关栅栏门就行,它们自己会出去回来,平时把草料备足,没有了就去前面找刘师傅要,拿多少签个字,狗子和熊猫就按你们平时的来,除了喂食,基本上不用多管。”

杨梅听着连连点头,“我们知道的呢。”

黄莺也举起手,“她们都跟着我们学了好久,不会弄错的。”

陈凡抬抬眼睛皮,“那我问你们,西边的药园子怎么弄?猪栏屋里还要不要养猪?”

几个女生立刻不吱声了,眼巴巴地望着他。

哼哼,还敢顶嘴?

陈凡傲然说道,“我的定购猪任务已经完成,今年养一头猪就行,到年底杀年猪。药园子你们要多翻土,每片地方我都做了区分,里面也留了样草,你们照着种就行。”

噼里啪啦说上一大通,其实也没多少事。

完了将饭碗一丢、嘴一抹,提起黄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便准备出发。

杨菊赶紧起身说道,“陈老师,你要是出去太长时间,那过几天新知青来了怎么安排?”

陈凡摆摆手,“这事已经跟你爸商量好了,就算我不在,他也知道怎么做。诶,还有啊,这次我是奉命出差公办,可不是临阵脱逃,你可得跟伱爸讲清楚。”

杨菊嘴角微抽,真不是临阵脱逃?

可是想到陈老师要去上海买种兔,还要去首都开会,好像确实挺忙的,便不吭声了。

本来她也不敢多问。

看看几个女生乖巧的样子,陈老师满意地点点头,“你们三个在家里好好练功,我回来要检查。”

杨梅三人赶紧点头。

他又对着另外4人说道,“3月份我也要去首都,回头再去看你们。”

张翠娥四人立刻连连点头,连去远方的忐忑似乎都少了几分。

……

陈凡开着小游艇去到地委,再换车到了机械厂家里。

算算时间,其实离开也没几天。

他正想着要不要做做卫生,结果刚打开院门,便看见姜丽丽和姜甜甜迎了出来。

陈凡不禁有些愕然,“你们今天都过来?”

大年初一不是应该在家里窝着吗?

姜丽丽小跑着上前,笑道,“你昨天不是说今天晚上过来吗,我们就提前在这里等。”

姜甜甜走过来拉着妹妹,“反正今天我们也没有地方去拜年,就过来这里等你。”

和陈凡现在这个身份的父母一样,姜恒和沈雪怡也都是从外地过来的,不过他们是从学校正经分配到棉纺厂,和陈凡父母的支援建设有所不同。

所以在云湖这边也没有长辈在。

至于老家有没有,嗯,估计是没有了,因为连两姐妹自己都不清楚,自然无从谈起。

聊了两句,姜甜甜便拉着妹妹让开,等陈凡将车开进院子,她们一起将院门关上。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陈凡拉亮电灯、脱掉外套,转身看着她们,问道,“吃饭没有?”

两姐妹相视一眼。

陈凡眉头轻挑,得,一看就没有。

他拍拍手,说道,“这样,简单点,我去煮碗面,切点腊肉、打几个鸡蛋,怎么样?”

说着就要往后院走。

姜甜甜赶紧将他叫住,“等等。”

之后却又看向妹妹。

陈凡看看两人,不禁有些奇怪,“怎么了?”

姜丽丽还没说话,脸色就有些发红。

顿了好几秒,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们等到下午三点多,还没见你回来,就先去拜祭了叔叔阿姨。”

一听这话,陈凡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自己怎么把这个忘了。

云湖这边祭祖的习俗,除了生日、死祭和清明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春节前后。……后来都忙起来,连生日和祭日都没人去祭奠,但是清明和春节依然一定会去。

春节前就是在除夕那天,去坟上祭拜,同时要在坟头顶上点一支蜡烛,意喻给先人“照亮”回来的路,可以一家团聚。

春节后则是从初一到十五不等,不过时间越早越好,也算是给先人拜年。

陈凡还没熟悉他的这个新身份,自然忘了这一茬,在卢家湾好像也没人提醒。

却没想到两姐妹还记得。

这时姜甜甜说道,“昨天我们去找你之前,已经祭拜过叔叔阿姨,就没跟你说。然后听你说今天过来,就想着等你来了一起去,然后等到太晚了,怕待会儿天黑,就先去了。”

她努了努嘴唇,小声问道,“现在离天黑还有半个多小时,你要不要……?”

陈凡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转头看向她,“还有祭品吗?”

“有。”

姜丽丽迅速跑去后院,很快便回了,手里还拎着一只篮子。

陈凡接过篮子,对着她们笑道,“我自己去就行,你们在家里做饭,等我回来,回头我再送你们回去。”

两姐妹相视一眼,姜丽丽看着他小声说道,“不如……我们陪你去吧。”

姜甜甜听到这话,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刚才我是陪你去。现在他要去祭拜父母,你是他对象,陪他去是名正言顺,我陪着去算什么?

陈凡也没注意她的表情,头也不回地点点头,“行啊,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走。”

说完便走出大门上车。

姜丽丽拉着姐姐迅速跑过去,先把院门打开,等陈凡车子开出来之后,两人关好门,才一起坐上后排。

陈凡挂挡踩油门,将车子飙出极限速度。

幸好今天路上没什么人,可以让他放开了跑。

除夕祭拜的时候可以在晚上,因为要“送亮”嘛,晚上去还能让蜡烛多烧一会儿,其他时候就不能晚上去了,最晚在天黑前要结束。

还好陵园距离这里不算远,加上车速够快,十几分钟后便到了墓前。

就跟打仗似的,点蜡烛、烧香、烧纸,最后一挂鞭炮点燃。

陈凡恭恭敬敬地磕头。

同时在心里默默念叨。莫怪莫怪,这次确实是不熟悉,给弄忘了。自己拿了这个身份,也担了这份因果,保证以后再不会忘记,逢清明春节一定会过来祭拜。

无量天尊,保佑你们一家三口早日投个好胎。

赶在天黑前,三人顺利上车往回赶。

到了家里,华灯初上,两姐妹又忙着做饭。

尽管陈凡已经吃了晚饭,可这时候什么都不敢说,乖乖地陪着她们又吃了一顿。

过年祭拜父母都是人家给办的,他还能说啥呢。

倒是姜丽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笑,嘴角怎么也压不住。

姜甜甜却有些神不守舍,吃着吃着就开始走神,喊她一声,要两三秒才回过神来。

陈凡还以为她累了,赶紧吃晚饭,将她们一起送回去。

……

第二天,初二。

陈凡从房间里搬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两瓶酒、两条烟、两袋水果、……一大堆东西两只手都拎不下。

开着车到了姜家门口,还得两姐妹出来帮忙拿。

这一排小楼都是棉纺厂领导的宿舍,而这次是陈凡第一次白天过来,还开着小吉普,自然吸引出一堆人围观。

有个五十多岁模样的男人满脸笑容,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哈哈笑道,“老姜,这是新女婿上门啊。”

姜恒立刻掏出烟递过去,对着陈凡笑道,“这是我们棉纺厂的宋书记,你还没见过吧,正好认识认识。”

陈凡很给面子地赶紧伸手,“宋书记您好,春节好。”

“春节好、春节好。”

宋书记握住他的手摇了摇,笑道,“对你是闻名已久啊,今天终于见到真颜,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他又转头看着姜恒,“难怪你家姑娘眼光高,谁都看不上,有陈同志这样的人在做标杆,换成是我,我也看不上哦。”

小楼门口,姜丽丽早已脸色通红,可眼神紧紧黏在陈凡身上,一刻都没移开,姜甜甜陪在妹妹身边,脸上也挂着笑容,只是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像是在看什么人,却又好像没有任何焦距。

不远处其他围观的人也都在窃窃私语,只是陈凡耳力好,一句句的话往他耳朵里灌。

“这就是陈凡呐?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还真是,听说他现在是省作协的会员,连工作关系也在那边,好像是个什么主任,还是处级干部,跟老宋一个级别呢。”

“又好看、又有本事,怎么就让小姜捞着了呢?”

“小姜也不差啊,考上了重点大学,华东纺织工学院,正好是棉纺厂的对口专业学校,全国就没有哪个学校比这个更适合棉纺厂,说不定毕业回来当领导哦。”

“关键小姜也长得好看,跟她姐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记。可惜,都比不过人家小陈,年纪轻轻就是处级干部。”

“不止呢,我听他们家沈主任说,陈作家还要去考研究生,那毕业以后,不得再往上升一级啊。”

“哎呀,还有这个事啊?”

“是啊是啊,保真,不信你去问沈主任。”

嘈杂的议论声没有影响到这里。

姜恒满脸笑容、故作头疼地连连摆手,“哎呀,你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我就脑阔疼。”

沈雪怡在后面暗暗戳了他一下,姜恒立刻口风一转,“不跟你多话了啊,我还要招待客人。”

宋书记立刻点头,“好好好,你们进去、你们进去。”

他又转头看向陈凡,“陈同志,你还是我们棉纺厂的顾问呢,等你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来我们棉纺厂一趟啊。”

陈凡咧着嘴,笑得有点尴尬,“一定一定。”

好像这个一定,要去到一个半月以后了吧。

不过还好,反正自己这个顾问挂着,也不是真让自己干什么事。

回头去了首都开会,若是能够再进一步,争取成为全国作协会员,那也是给棉纺厂增光添彩嘛,两全其美,多好!

他跟在姜恒后面,一边挥着手跟周围的吃瓜群众打招呼,一边往里走。

等姜甜甜关上大门,将议论声隔在外面,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陈凡这才干咳一声,恭恭敬敬地给姜恒和沈雪怡拜年,“叔叔阿姨春节好。”

(本章完)

最新小说: 第一虐婚:我爱你,我有罪 读我心暴君人设崩了,我躺平吃瓜 被聘为妃后,傲娇王爷赔上一生 一见钟情后,成熟男他拐走小甜妹 经营:我的员工是孟婆 榜一大姐没钱后,天降神豪系统 育儿保姆,黑道大佬女儿的亲妈 让你观摩筋斗云,你领会了万象遁术 寒门科举状元郎,金榜题名佐朝纲 兽世:她的兽夫又糙又野超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