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收徒礼(1 / 1)

(),

三人在樊云城逗留了几日,直到收到大师兄段云舟的传音,说收徒礼已经筹备好了,让他们速速把凌渺带回去,三人才乘了仙鹤启程回宗。

仙鹤飞过月华宗金色飞檐的宗门,进入结界后,便开始往主峰处降落。

不少宗门长老、天骄、优秀的内门弟子或者散修的强者已经到了,远远的就能看到大殿上坐着不少人。

玄肆正要指挥仙鹤降落,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把一旁正探出头观望的凌渺按了回去,仙鹤再次飞高。

“不好!”

白初落:“怎么了?”

玄肆:“今天可是小师妹的收徒礼,这么隆重的日子,怎么能让人家看到她穿得跟乞丐似的在天上乱晃。”

这样岂不是让人落了月华宗的话柄,说他们亏待了亲传弟子。

白初落后知后觉地看了一眼凌渺身上深灰色的粗布衣服,“快跑!”

凌渺:“……”你们这些该死的有钱人,我这是朴实。

凌渺的住处早已安排好了,亲传弟子的院子隔的都不远。

三人落地后风风火火地找到了为凌渺安排的住处,屋内的桌上已经放着为她定制的宗服。

“小师妹,你捯饬好以后沿着这条路往上走,尽头就是主峰大殿,没几步路,我们也得先回去换宗服。”

交代完,玄肆和白初落便离开了。

玄肆和白初落走后,凌渺打量着自己的院子。

干净整洁,墙边还种着绿植,屋子也宽敞舒服,衣柜里甚至还放了几件她能穿的小罗裙。

跟她记忆中的那个,离火宗素未谋面的小破屋简直是天差地别。凌渺从前在离火宗时,虽为内门弟子,但住的屋子都快被排挤到外门弟子的住处去了,又破又小的。

凌渺难得在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月华宗还挺好的。

她从桌上拿起月华宗的宗服打量起来。

月华宗的宗服是庄严的玄青色,但同时又用金线绣着大片的纹路和图案。

优雅又肃穆,一看就有大宗门的气派。

不过。

凌渺拿着宗服,想象了一下,要是晚上穿着宗服出门,他们玄青色的宗服隐于夜色,只有大片金色的纹理极其显眼,闪闪发光,想想就老有变态那味儿了。

意外地合她的胃口啊。

她将宗服换上,又随手为自己扎了个马尾,就出了门。

沿着玄肆给她指的路往峰上走。

还未登上主峰,远远的,凌渺就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正在往山下走来,走走停停,边走还边向下张望着什么。

她眼睛微眯,来人居然是凌羽。

凌羽显然也看到她了,朝她招了招手,脸上尽是温柔的神色。

凌羽加快了步子,小跑下台阶来到凌渺面前。

“渺渺,我看你还没到大殿,就来寻你。”

凌渺被凌羽的这声‘渺渺’叫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人干嘛来了。

无事献殷勤。

她索性站在原地也不动了,就这么看着凌羽步履轻盈地来到她面前,且看看这人准备耍什么花样。

凌渺眼中的防备和猜疑毫不掩饰,凌羽咬了咬下唇,心下闪过一丝阴霾。

“妹妹,之前在秘境那次,是我不对。我回去想过了,你能成为月华宗亲传是你的运气,我不该劝你回宗。我只是,看着你从小到大都在我眼前,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你去了别的宗。”

凌羽抬起手,将手上的篮子递到凌渺面前,脸上扬起柔柔的笑意。

“这是我给你带的贺礼,我记得你从前喜欢这些可爱的东西。恭喜你啊,成为了月华宗的亲传弟子,我们姐妹以后就在顶峰相见吧。”

凌羽将盖在篮子上的布揭开,凌渺看过去,篮子里是一只白色的小团子。

那团子翘起的耳尾边缘形状像翅膀,耳朵和尾巴都泛着淡淡的粉红色,鼻子有些长,因为是幼崽,看着有点像狗,又有点像狐狸。

凌渺眸子轻轻缩了一下,片刻之后,就断定这是只狐狸。

因为原著中,凌羽还真给凌渺送过一只狐狸。

一只狐妖。

这只妖狐后来还成为了凌渺与妖族私通的证据,给了凌羽的爱慕者一个名正言顺杀她的借口。

只是原本,凌羽送她这狐妖的时间点,是她被豹妖所伤后,凌羽去看望她时给她带的慰问礼,说是在离火宗的后山偶然寻到的。

她都快忘记有这一茬了。

没想到,这狐妖现在居然又出现了,还变成给她的贺礼了。

凌渺眼底闪过一丝狐疑。这到底是剧情设定,还是有意为之?

知道这是个隐患,凌渺本想开口拒绝。

可篮子里的小狐狸突然睁开眼睛,定定地望着她,目光澄澈得不像话。

她突然又想起原著中,在凌渺死后,这妖狐并没有逃跑,而是守着她的尸体不让人靠近。

最后,凌羽的爱慕者一把火将凌渺和这狐狸一起烧成了焦炭。

终究是有些不忍,纠结了片刻,凌渺开口道,“给我吧。”

凌羽见状,笑吟吟地将篮子递给凌渺,“你的收徒礼快要开始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凌渺看了一眼篮子中的小狐狸。

“你先去吧,我把这个放回房间再过去。”

“好。”

凌羽淡淡一笑,“那你注意一些时间,今晚的宴席你可是主角。”

说罢,她不再逗留,便转身离去了。

凌渺看着凌羽的背影,陷入沉思。

上一次是豹妖,这一次又是狐妖,这个凌羽,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做出这些会危害到她性命的事情。

她第一天就察觉到,凌羽并不是原著中描写的那种单纯善良的圣母小白花。

但她无意去计较这个。

重活一世,她只想快乐苟活,所以她没有留下来与凌羽针锋相对,而是选择离开了离火宗。

可是,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凌渺提着篮子转身,原路返回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首先,她需要弄清楚,这个凌羽,到底是不是在有意地在针对她。

如果是的话,虽然不知道她这个从小废到大的下品杂灵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凌羽一个天骄这般针对的地方,但她还是得为了自己的小命,早做打算。

她只是想摆烂,不是真的想死。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