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1 / 1)

裴应霄缓缓一掀眼皮:“你们在做什么?”

“表哥你迟到了,”与他相约于此的陆焰花有几分不耐,解释道:“曲姑娘需要帮助。”

裴应霄看出来了,抬手把人拎过来,“你的状况还真多。”

柔软无害又鲜嫩的小羊羔,群狼环伺,谁都想咬一口。

曲凝兮看到裴应霄就愣住了,要被拉过去时,连忙挣扎,死死揪住了陆焰花的衣袖不放。

“陆姑娘帮帮我……”

她不要接近任何男子!

陆焰花皱着眉头,撇开她的爪子,道:“我不方便帮你。”

曲凝兮真的哭了,落入裴应霄怀里,一抬头就是他笑眯眯的俊颜。

他修长的食指抵在自己唇上:“你太吵了,要叫来所有人么?”

“我……”曲凝兮猛然摇头憋气,吓得打了一个嗝。

然后她就被带走了。

而不方便的陆焰花,等人离开后才意识到不对劲。

他不方便,表哥就方便么?男女有别!

第10章第十章认怂

曲凝兮瑟瑟发抖,她是真的害怕。

裴应霄带走她想干什么?

他又非什么古道热肠之人,做出这般举动,定然有其目的……

是想反过来拿捏她的把柄么?

曲凝兮想不出来,她的脑袋塞满了各种思绪。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本以为已经足够谨慎,没料到今日会栽在银瓶手里。

仔细想来,不能说是万分震惊。

早在元宵节那次宫中夜宴,曲凝兮就觉得有些怪异,才会再三询问暖阁里是否有人。

并且这次,从银瓶袖兜里抽出她藏着的地图,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动手了。

是因为心底早已经产生了不信任。

在银瓶选择说谎时,一切就变了。

“孤又一次救了你,不开心么?”

裴应霄垂眸,打量她红扑扑的小脸蛋,语气轻飘飘的。

“我、我……”这一刻,曲凝兮很难言不由衷。

她咬着红润的唇瓣,不敢设想,若是事态彻底失控——她要怎么办?

陆姑娘不愿意帮她,眼看着她被太子带走了。

她们非亲非故,对方不愿招惹事端,及时避开,也是情理之中。

那她会把此事说出去么?

就算不说,曲凝兮的命脉也被这两人捏住了。

她不想声名狼藉,成为尚京茶余饭后的一桩笑谈,就得仰仗东宫的鼻息过活。

或者干脆豁出脸面,撕开一切……

不行,不可以。

曲凝兮没有勇气想象,她失去清白,成为家族弃子,被那么多人议论着,草草嫁给一个不知名的谁……

能被打发去庄园都算轻巧了。

大桓朝虽说对女子没有苛刻至此,二嫁三嫁的不少见,没有用贞洁捆绑女子一生的说法。

但在婚前出事的,是【犯错】妇人,意味着品性有亏,人们并不宽容。

裴应霄瞧着曲凝兮雾蒙蒙的黑瞳,不由挑眉:“你要哭了么?”

怀中轻软,她几乎缩成了一团。

曲凝兮没哭,她侧了侧脸,企图把自己埋在他胸膛里,将表情给藏起来。

细声细气,几近哀求:“殿下,你别碰我……”

裴应霄唇角一翘,低下头来,那双狭长的眼眸中隐有几分戏谑。

他一字一句:“孤的东宫不缺人,你想得倒美。”

正在害怕的曲凝兮闻言,傻愣愣地抬起头。

“呃?”她没忍住,轻轻打了个嗝。

紫葡萄般的圆溜眼睛,睫毛有些湿润,忽然被中断了情绪,不想哭了。

裴应霄与她四目相对,似笑非笑:“曲姑娘在担心什么?”

曲凝兮微张着小嘴,慌忙找补,道:“……是我配不上你。”

裴应霄笑眯眯的,也没说信不信。

曲凝兮热得冒汗,浑身无力,她以为自己中了什么下九流的可怕药物。

这种东西,在后宅阴私中,多少有所耳闻,还是头一次遇到。

但裴应霄把她丢给侍女后,立即有人上手按她脉搏,才发现不是。

融月一脸沉稳,道:“曲姑娘中的是心火丸,没有大碍,发一身汗就好了。”

曲凝兮听见这话,喜从天降,紧绷的身子稍稍松了下来。

她一路上头脑清明,没有混沌之感,并非那些迷药,差点就想岔了。

曲凝兮见识到了语言的力量,瞬间生出一股力气,支棱起来,摆脱慌乱。

她镇定下来,对着融月娴青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多谢二位姐姐。”

又见到她们了,这么三番两回,都要熟悉彼此了。

融月娴青对视一眼,掩唇笑道:“主子吩咐我们办事,曲姑娘要谢也是谢殿下。”

“……嗯,”曲凝兮略一停顿,“我会好好谢他的……”

就冲今日这份大恩,她定然用心筹备谢礼。

太子殿下身份尊贵,又是长公主的侄儿,叠翠山庄不敢怠慢,安排了一个很大的院落给他。

宽敞又私密,这会儿正好方便了曲凝兮。

院子里里外外皆是东宫的人,口风严实,只要没有主子授意,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蹦。

免去了她颜面尽失的危机。

甚至,近身伺候之人,半个眼神都不乱飘,可见裴应霄御下严谨。

对此,曲凝兮并不意外。

无人得知太子殿下的伪装,他私底下杀伐果决的模样被藏得密不透风。

身边都是精心培养的心腹。

有融月和娴青两人帮忙,曲凝兮很快换了一身衣裳。

待到发汗过后,用清水擦洗了,再穿回原来那套衣裙。

把妆发重新梳理一遍,整洁依旧,又是来时的模样。

任谁也看不出她遭遇过什么。

甚至裙摆的皱褶,都在娴青一双巧手下,给恢复了平整。

前后折腾了大半个时辰,曲凝兮感激不尽。

被请出来喝茶时,裴应霄已经出去转了一圈,在大长公主那边露了脸。

正好这期间是宾客们享用兰汤的时候,倒是无人寻找曲凝兮。

她一直没现身,估计就二皇子会为此着急……

曲凝兮想到他,眉间无意识地揪了起来,这很棘手。

二皇子有姑母护着,她根本奈何不了他,只能时时刻刻防备着。

还有个银瓶,不能留在身边了,不仅要想法子弄走她,还得捂住她的嘴别乱说话。

假山环抱的方形茶室内,裴应霄轻敲桌面:“坐下。”

“多谢太子殿下。”曲凝兮朝他见礼,在对面的圈椅上落座。

茶室布置得颇为雅致,厚实的木雕八角桌旁,是一个造型精巧的什锦窗,以窗框景,室外一枝俏生生的绿萼垂枝探了进来。

鸣恩在一侧候着,裴应霄动了动眼皮,他立即出去,押着一人入内。

“太子殿下饶命啊……”

银瓶跪倒在地,紧接着发现室内另一个人,她满目惊诧:“小姐?!”

曲凝兮同样意外,一颗心高高提起,又沉入谷底。

她没想到裴应霄把银瓶抓来了,还这样不避讳地出现在她面前。

他会任由银瓶知晓他们二人的牵扯么?

他不会。

所以,银瓶会被怎么样呢……

鸣恩一板一眼地做了回禀,随便一审问,银瓶就什么都招了。

最新小说: 我的娇妻是总裁 重生之再造传奇秦尘林心柔 温暖的殓 篮球之黄金时代 我在现实世界当精灵镇长 送葬者:陆上最强雇佣军 男人三十之,虎归山村 鬼灭之雷 霍格沃茨:糟了,我成伏地魔了 什么?我家娘子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