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惹东宫 > 第147节

第147节(1 / 1)

大概需要时间这味良药,才能调节一切。

到了?勤政殿,果然有好几位太?医在此会诊。

曲凝兮和丁雪葵没有急着进入内室,而是在外间询问福智公公,“岑公子怎么样了??”

福智公公没让她们进去,低声回道?:“胸口有箭伤,左胳膊差点?就被斩断了?筋脉,挺严重的呢……”

丁雪葵嘶了?一声:“那?他的胳膊不会废了?吧?”

福智一摇头道?:“太?医也不敢笃定说安然无恙。”

只能边治疗边观望后?续了?。

待几位太?医给上药包扎妥当,里头岑焰花穿上了?衣裳,曲凝兮两人才进去。

陆训庭在一旁坐着,面色微冷。

他和岑焰花,皆是错位的人生,他们从小相互扶持,一直以为是亲兄弟。

如今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那?么多?年的兄弟情谊岂能有假。

岑焰花贸然去找蒙天?石,他当然难以苟同,若非运气好撞上接应之人,这次多?半会折在西北。

“稚鳕,”陆训庭唤了?他的表字:“你应该猜到了?,你名?字的由来。”

稚鳕是一种深海鱼,内陆不曾听闻,定然是远在东南的岑秉郡为他所取。

身为父亲,他未必不牵挂儿子。

而说起当年的恩义,此事可以从长辈口中?得知。

岑秉郡年幼时生活在大山里,常年受到山匪侵扰。

数量不算庞大的一群匪徒,却足以让手无寸铁的普通村民束手无策,时时提心吊胆。

他们时不时骚扰村庄,在岑秉郡八岁时,推搡打死?了?他的父亲,把他的母亲掳劫上山。

当时村里的妇人被掳走好几个,结果不难预测。

不幸的是,八岁的孩子因为胡搅蛮缠想?要救回母亲,被一同抓进土匪窝。

这群歹徒做着杀人越货的勾当,酒意上来当堂作?乐。

岑秉郡八岁早已知晓了?不少事情,他亲眼看着母亲不堪死?去,这个打击与愤恨,无疑是刻骨铭心的。

他拼死?也要跟这群畜生同归于尽,便是那?时,陆家人经过?此地,听闻村民的求助,带着府兵上山剿匪。

岑秉郡获救了?,他活了?下来。

陆家老太?爷那?会儿还很年轻,让他擦干眼泪,收殓母亲的尸体。

告诉他世?间有许多?人遭受欺辱,既然活着,那?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岑秉郡成了?孤儿,他性情大变,沉默寡言的跟在陆家身后?,最终被接纳成为府兵。

陆家并未刻意关照他,八岁的半大小子混迹在府兵之中?,一天?天?长大,还学习了?武艺。

毫无疑问,他的成长经历导致了?后?来的决定。

岑秉郡从未忘记幼时的一切,曾经以为弱小之人才会被欺辱,后?来才知道?,强大如陆家,原来也是会被欺辱的。

背刺,暗算,颠倒是非黑白,他们一群人死?不瞑目。

他用?自己的儿子参与此局,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若是败露,他就跟陆家一同断后?。

他确实对不起儿子,不曾过?问孩子的意见,也不敢透露丝毫关注与温情。

岑焰花怨他,但无法恨他。

一切情有可原,他还能说什么呢?

所以一气之下跑了?。

现在半死?不活的回来,也不愿看见岑秉郡。

曲凝兮看向床上躺着的岑焰花,因为失血过?多?,面容苍白。

他常年节食,骨架身量比陆训庭纤细娇小,黑发披散时,颇有几分男女莫辨。

岑焰花迎着她的视线向上回望,有一刹那?陷入愣怔。

曲凝兮本就生得娇美,含苞待放馥郁芬芳,此刻被养得气色更绝,肤如凝脂,秋波流转,太?过?夺目。

毫无疑问,她过?得很好,清凌凌的黑眸,仿佛能映照出人心。

下一瞬,他就瞥见了?曲凝兮身旁张头张脑的丁雪葵。

小姑娘微圆的脸蛋粉扑扑的,两眼瞅着他,好似头一天?认识。

“陆……岑公子,你没事吧?”

她习惯了?唤他陆姑娘,要改口一时有些不习惯。

“无事,死?不了?。”岑焰花半垂下眼帘,神色恹恹。

陆训庭走上前来,牵过?曲凝兮的小手,道?:“确实死?不了?,躺十天?半个月就老实了?。”

第70章70他知道

“想来不少人等着训我。”岑焰花面无表情。

“你确实不该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接这句话?的可不是陆训庭,而是从外间匆忙进来的陆琼蕴。

福智公公都来不及通禀,太后?娘娘就进来了?。

“见过太后?娘娘……”

几人连忙行礼,被她摆手作罢。

陆琼蕴虽说跟年轻时候大不一样,但不拘小节的性子依旧。

这会儿她面带急色,亲眼看到?岑焰花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

“我陆家对不起你,你若厌弃,也该向我们讨回,而非作践自己。”

岑焰花看着她,摇头否认道:“我并非那个意思……”

“我明白,”陆琼蕴和?他接触的次数寥寥无几,但是她一直在暗处看着两个孩子长大,“稚鳕,陆家就是你的家,老夫人还?挂念着你。”

他从?记事起就以陆家人的身份长大,突然间转换,想必没那么轻易。

他心里不曾记恨陆家任何人,大抵一时间难以接受。

陆家很想收他做义子,这不是逼迫也不是捆绑,只是希望一切不变。

陆家老夫人脑袋不清楚,但对于岑焰花是非常亲近的,在老人心里,这就是她的孙儿。

陆琼蕴和?陆训庭同样把他看做至亲,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他们是一同走过来的。

血缘关系又算什么呢,亲如父子都能相残,血缘说明不了?任何。

岑焰花不是意气上头之人,他早就反省了?:“是我太冲动了?,劳得旁人担心。”

他这般放软了?态度,陆训庭才稍稍满意:“下不为例。”

可别又跑了?,怄气散心倒没什么,就怕他私自行动。

蒙天石父子虽是乌合之众,手底下却有不少能人,大意轻敌不可取。

幸好他派出的人马密切盯着,算是虚惊一场。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陆训庭一直以兄长自居,哪怕岑焰花不姓陆,他教训起来依然端着兄长的架势。

曲凝兮在一旁看了?不由轻笑:“以前?我总觉得你与京中贵女大不相同,时常游离在外,寡言淡漠,不想也有离家出走的一日,倒是更贴近十几岁的年纪了?。”

她突然这么说,岑焰花不禁一怔。

陆琼蕴也绷不住了?,笑道:“确实像个年轻人了?。”

因为先?辈的恩怨,苦了?两个孩子,他们早早就学会了?克制稳重冷静,哪能随便发?脾气。

岑焰花离家出走,叫他发?泄出来也好。

是人就有情绪,哪有不闹脾气的?一直压制可不好。

“再说下去,稚鳕的耳朵都要?羞红了?。”陆训庭笑眯眯道:“刚上了?药,还?需躺下静养,别打扰太过了?。”

岑焰花自持冷静,又不是那些叛逆小公子,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这种反应,显然不符合他的行事准则。

他脸皮薄,被长辈包容了?他的举动,自然会不好意思。

几人稍作探望,就让他歇下了?。

陆琼蕴半句不提岑秉郡,父子二人还?得别扭一阵,旁人说了?无用。

时间会抹平一切,大仇都没了?,还?有什么心结解不开?。

回到?念仙宫,丁雪葵颇为感慨。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岑焰花还?有那样一面,也是第一次私底下接触陆皇后?。

从?一个人的言行眼神,就能看出她的随性洒脱。

即便为了?仇恨隐忍潜伏多?年,伤痕累累,也没有变成阴郁模样。

“我此前?还?担心这个‘表妹’会妨碍到?你呢,”丁雪葵挠头道:“幸好没有闹多?大笑话?。”

“他不会放在心上的,”曲凝兮道:“先?前?,蒙姝兰没少找他麻烦。”

蒙姝兰还?是雅平郡主?的时候,把岑焰花视作头号情敌。

丁雪葵想起这事,忍不住噗嗤一笑,而后?叹息道:“他也不容易。”

她喜欢看话?本,身边发?生的这些大事,简直跟她看的故事一样精彩。

没过几日,就是陆家棺椁重新安葬的日子。

钦天监拟定的时辰,当日,陆训庭罢免了?早朝。

他没有追封自己的父亲以及祖父任何谥号虚衔。

最新小说: 我的娇妻是总裁 重生之再造传奇秦尘林心柔 温暖的殓 篮球之黄金时代 我在现实世界当精灵镇长 送葬者:陆上最强雇佣军 男人三十之,虎归山村 鬼灭之雷 霍格沃茨:糟了,我成伏地魔了 什么?我家娘子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