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之外 > 〇〇六 法侣财地

〇〇六 法侣财地(1 / 1)

六十枚灵石其实并不算少,虽然买不起制符书册,但其他东西却大可买得。

一路采购,直到将灵石花去大半徐问才罢手。

修炼是非常耗费资源的,辅助凝神的灵香、增进法力的灵丹、疗伤驱毒的灵药、提升攻防的法器、阐述法术的秘诀……

境界越高,需要用到灵石的地方就越多。

徐问这种没有根脚的散修更是如此,没有先人积累,一切都要靠自己一一置备,灵石永远也不够花。

“徐问,你倒是自在!”

就在他思量怎么合理使用剩下灵石的时候,一个略带些讥诮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

抬头一看,是一个面目还算英俊,但眼睛却有些外斜,仿佛一直在歪着眼睛打量人的年轻人。

这人名叫丘运盛,与徐问等人一起进的青枫城。

与徐问这些无根浮萍的散修不同,他有个堂哥拜在至元门下。

至元门是元婴仙门,高手众多、弟子如云,地盘横跨数国,青枫城就是他们所建。

有这等根脚,即使他堂哥丘运长也只是炼气境界,似乎也并不大在乎他,他的修炼资源也远超一般人。

他不住石板街,与徐问等人来往也不多,要不是徐问这批人中有一人让他念念不忘,估计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来往。

听出他话音中的讥诮意味,徐问浓眉一挑道:

“丘兄这话怎么说?”

丘运盛本来还想讽刺徐问几句,一個无根浮萍一样的穷鬼,还在这城中心到处转悠,鬼市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地方。

但看到徐问慢慢挑起的浓眉,却猛然觉得有种奇怪的压力,讽刺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嗫喏了几声道:

“你还在这闲逛,不知道青枫城要清理凡人么?”

青枫居,大不易!

青枫城建在二阶灵脉上,城内还布置有大型聚灵阵聚集灵气,方便大家在城内修炼。

这等布置自然不会免费,所有住在青枫城的人都要缴纳不菲的费用。

不过,为了广纳门人,青枫城对初来这里寻找仙缘的凡人有很多优惠,前一年免费办理身份令牌不说,还用极低的价格提供住处。

否则,凡人根本负担不起青枫城的生活。

原本还有三个月才到一年,没想到青枫城竟然会提前赶人。

徐问已经炼气成法,这件事对他影响不大,不过多付些灵石而已。

不过,同一批需求仙缘的人中,还有好些人没有踏上修炼之路,必然会遭受冲击

于情于理,这个时候他都应该回去看看。

想到这里,他冲丘运盛真心真意道了句谢,疾步往回赶去。

“现在急有什么用,穷鬼凡人,活该被赶走!”

直到徐问走远,丘运盛才敢低声讽刺了几句。

其实他也没有炼气成法,还只是凡人之身,但背靠丘运长,这些风波丝毫影响不到他,他也从不把自己当凡人看。

想到徐问听到消息后毫不慌张的样子,不知怎地,丘运盛忽然就觉得很不舒服。

原本他另有打算,准备等到某个最合适的时机,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某人面前,一举达成心愿,并不准备这个时候现身。

但这一刻,他的心底却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冲动,非常想亲眼看到徐问被赶出青枫城时的狼狈和慌张。

莫名的心理之下,他也跟着石板街赶去。

徐问已经回到了那条破旧的街道,离得老远,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不是还有三个月么?”

“去年这里的租金还只要十五枚灵石,怎么突然就涨到二十枚了?”

“你们言而无信,我要找李管事告你们!”

……

走近一看,十来个男女正围着三个汉子,愤怒地嚷嚷着,四周围了更多看热闹的人。

这三人徐问都认识,是青枫城负责管理他们这条街道的,相当于片警、城管、社区的综合。

三人很是高傲,双手环胸,冷脸相对,根本不屑于回答众人的问题。

其中一个额头下巴都窄,偏偏颧骨宽出,头颅好似一颗橄榄的年轻人眼睛一扫,正好看到刚刚赶到的徐问,当即朝他一指,冷声道:

“徐问是吧?你也在这批名单之中,今天就搬走……”

柳埠时还要再说,边上的黄脸汉子却忽然摆了摆手。

半截话在喉咙里转了转,又被堵回肚子里,他的一张马脸顿时憋得有点红。

定定地打量了徐问好几眼,黄脸汉子才不疾不徐地说道:

“恭喜徐道友踏上道途……”

见到三人的时候,徐问已经释放出独属修炼者的气势,但柳埠时也才炼气一层,一时竟然没能察觉。

张旧亭已经炼气三层,敏感得多,顿时就发现了这一点,当即阻止了柳埠时继续口出恶言。

不过,也就如此了,一个炼气一层的散修而已。

敷衍地祝贺了一句,他便直接道:

“既是我道中人,自然无需重新办理身份令牌,但这房租却是少不了的。每年二十枚灵石,这就交了吧!”

青枫城不禁出入,却必须办理身份令牌,以便查验。

修炼者一块灵石即可,凡人却要一百枚灵石,以阻止修炼者将家人无休止带进青枫城薅羊毛。

每年二十枚灵石的房租还能勉强应付,但每年一百枚灵石的身份令牌校验却足以阻拦绝大多数凡人。

不与当权者当众争论,这是徐问的一贯原则,当即取出二十枚灵石,一边低声问道:

“张师兄,不是还不到一年时间么,怎么会突然这样,可否指点一二?”

一个刚入道的散修,却能轻松掏出二十枚灵石,张旧亭对徐问的印象顿时好了许多,接过灵石嗬嗬一笑道:

“肖氏仙族要搬来青枫城,他们人丁众多……”

他这话其实很有些不清不楚,没说是哪个肖家,也没有人家有多少人。

不过,这种信息显然不是他能编造的,凡人被清理已是不可改变之局。

说到这里,扫了一眼还在犹疑不定的众人,张旧亭猛然提声道:

“我张旧亭也不喜欢为难人,这样吧,给大家一个时辰收拾东西,到时我来收房。要是到时还不离开,那就不能怪我了!”

说罢,他冲徐问点了点头,带着依然有些不敢置信的柳埠时大步而去。

从三人施了一礼,扭头看向惊疑不定瞪着自己的众人,徐问也无可奈何。

一两枚灵石,他还可以帮衬一下,几十上百的灵石,他也无能为力。

“徐大哥,不…徐仙师,恭喜伱!”

轻柔的声音响起,一个皮肤白皙、眉清目朗,英气中夹杂几丝媚柔的女子上前一步,神色复杂地看着徐问道。

女子名为吕蓁,出生地方大族,容颜美艳又兼落落大方,暗中倾慕她的大有人在。

徐问一度也有些想法,暗里接触过几次。

不过,吕蓁心思深密、所谋甚远,几次接触下来,他就明智地选择退出,不再纠缠。

他的愿望是走遍千山万水、看遍大千世界,女人这道风景虽美,却只是一隅之地,不值得大费周章。

修炼资质与外貌、出生没什么关系,吕蓁有些机缘,也非常勤奋,却始终没有炼气成法,踏出关键一步。

而现在,一向自视甚高的她即将被驱逐,徐问这个农家子弟却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仙师,让她如何不五味杂陈。

“吕师妹不用这么生分,和以前一样称呼即可,更不用灰心!”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徐问也只能泛泛安慰道:

“你这么聪明,只要再花一段时间,肯定可以炼气成法的。”

“不可能的,在青枫城这个宝地都没能跨出这一步,到了外面……”

吕蓁摇了摇头,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酸涩:

“无侣、少财、失地,法也必将是空法!”

除了自身资质、勤勉与否,修炼还讲究法侣财地,缺一不可。

法为修炼之本,能来这青枫城的都有些机缘,都有一些“法”,但其他几样就千差万别了。

比如丘运盛,背靠他丘运长,“侣”、“财”这两点就远超他人。

同住石板街的时候,大家互相切磋琢磨、探讨研究,资质高的人指点一下资质低的,勉强称得上有“侣”。

但今天这么一弄,直接割裂了双方的联系,“侣”已经近乎没有。

“财”这一项不用说,就没有哪个散修有富余的。

原本,他们这批人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地”,能利用青枫城的免费灵脉修炼,但被驱逐后,青枫城外灵气稀薄,最大的优势也没了。

吕蓁这人就是这样,非常冷静,从不冲动,寥寥数语就让徐问无言以对。

四周众人看向徐问的眼神也很复杂,原本一个阶层的人,现在却有了一条看不见的鸿沟。

一方可以尽情追求大道,另一方却还要在泥泞中挣扎,羡慕佩服者有之,嫉妒排斥者也不少。

当然,谁都不会轻易表现出来,而是纷纷上前恭贺、寒暄。

“吕师妹、吕师妹!”

这时,一个有些傲慢的声音忽然响起,丘运盛赶到了。

看也不看其他人,他直接冲到吕蓁面前:

“青枫城清理凡人的事你知道了吧?没事,你暂时忍耐一下,等我哥出关,我一定求他让你重回青枫城。”

吕蓁眉头微皱,正要说话,丘运盛却又转向徐问,轻浮地在徐问肩膀上拍了几下,大声道:

“徐师兄,到了青枫城外,还请务必照顾吕蓁一二,等我凝气成法,必然不吝报酬!”

这话一出,丘运盛忽然觉得四周一下子安静了许多,大家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狐疑地拍了拍衣服,又摸了摸脸,没什么问题呀,现身之前,他还特意检查过的。

“吕师妹、徐师弟……”

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高大、五官立体的青年大步而来。

眼神扫过丘运盛时略略点了点头,而后就再不理会,径直对着吕蓁和徐问道:

“我刚刚听说青枫城要清理凡人的消息,就立刻赶过来了。你们不要慌,我会和广师弟一起想办法,总要给大家找一个能修炼的地方……”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