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之外 > 〇一〇 冲突

〇一〇 冲突(1 / 1)

接下来的日子里,徐问白天修炼,晚上外出炼鬼,九天逛一次鬼市,规律无比。

数月后,他修为逐渐接近炼气一层顶峰,佛陀炼鬼幡也终于恢复了一些,不再是乱糟糟的飞絮,而有了几分破布的样子。

这天,天眼宝光术还没有温养好,徐问却主动结束了修炼,今天是他和刘明和约好去探望吕蓁等人的日子。

搬出青枫城已有数月,吕蓁等人始终没有凝气成法。

时间越长,踏入修炼之路的可能就越小,他们的心情也就越低落。

两人始终保持固定的频率去探望,却依旧越来越感觉疏远、拘束。

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即使心怀善念,最终也只会变成施舍和怜悯,让双方都难受。

几次下来,徐问也看出来了,刘明和与吕蓁有些不清不楚,情侣肯定不是,但又绝不止于普通朋友。

“广师弟比较忙,以后就不叫他了!”

路上,刘明和低声说了一句,徐问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广裕同只去了一次,后来就以各种理由不再现身,两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不再喊他。

进入棚户区,即使每天晚上都来,徐问依旧有些不习惯这里。

不仅仅指破旧,棚户区其实也有一些高大华丽的建筑,而是指这里的气息,颓废、污秽,充满了一种让人下沉的感觉。

仿佛在这里呆久了,会忍不住堕落一样。

阵阵哭喊打闹声传来,这是棚户区的常态,但两人却齐齐色变,那里是吕蓁他们居住的地方!

对望一眼,刘明和大喝一声,正面冲出,直扑打斗所在,徐问则几个转弯,从侧面绕向那边。

来青枫城的旅途中,他们同吃同住、同抗野兽大半年,都非常熟悉对方的战斗方式,虽然有段时间没有配合,默契却一点不少。

在房屋间不断飞驰,许多正垫脚看热闹的人看到徐问都急急闪避,等他过去后却又再次迫不及待地抬起头来。

连连纵身跨过几间房屋,已经能听到刘明和与对方的打斗声,徐问猛地抽出玄铁长剑。

心向大道,他并不想随便和人动手,但也绝不能因为大道之想就绝情去智,任由昔日朋友被人欺辱也不出头。

那样的生活,即使长生,也不过一个无知无觉的石头人罢了。

由武入道,他从不惧怕厮杀。

悄无声息地冲入战场一墙之隔的房子,他准备破窗而出,杀对方一個措手不及,一股奇怪的寒意却猛然从后面传来。

来不及思索怎么会有人未卜先知,提前在这里埋伏他,他急急抱头翻滚,一个明亮的火球擦着他头皮射出。

一声巨响,房子顿时被炸塌了半边。

“咦!”

一声轻呼传来,对方似乎很是惊讶他能躲过这一击。

乍听之下,声音里竟然有股熟悉的味道。

没有喝问对方的身份,徐问猛一抬手,按在窝棚上,木系法力沿着木墙传导,直扑角落。

一个黑衣人正在不断掐诀,准备施展某个新法术,十几根泛着幽光的黑色木刺猛然从四周的木板上长出,朝他刺来。

这要是被刺中,立刻就要变成串串。

“混账!”

没料到徐问反应这么快,黑衣人怒骂一声,顾不得攻击徐问,抬手一挥,大片火光冲出,撞在木刺上。

连声爆响,木刺纷纷爆裂,溅起的火星顿时将窝棚化作一片火海。

会火属性法术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怕火,一些纷乱的火雨甚至直接点燃了黑衣人的长袍,他惊叫一声,法力涌出扑灭火焰。

而徐问手上的玄铁长剑已经电射飞来,直刺他面门。

前狼后虎,短暂的交手就攻守逆转,身为偷袭一方却落入绝对下风。

无奈之下,他一声怒喝,猛地向后纵出,一头撞碎窝棚,冲出火海。

徐问连掐法诀,猛然抬手,四道木属性法力涌出,瞬间化作四个火球,急追不舍。

要不是他青皇功是木属性功法,化木生火有一个间隔,这一下就能直接炸死对方。

避无可避,眼看就要被炸成碎片,黑衣人吓得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急急抬手祭出一道灵符。

明亮的虹光涌出,化作一个虚幻的盾牌,挡在他前面。

四个火球狠狠砸下,将虹光盾牌打得粉碎,但黑衣人却也挣得了一线生机,连退数步,躲开了余波。

紧跟在火球后面冲出火海,徐问正要继续攻击,佛陀炼鬼幡却猛然传来一股躁动。

对方还有埋伏,而且是鬼物!

心中一惊,徐问抬手连指,十几道法力往四面八方疾射而出。

一个黑影猛然在他背后显现,但法力攒射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继续尖叫着向他扑来。

与此同时,黑衣人猛地扔出一张灵符。

灵符凌空焚尽,瞬间化作一道冰寒的刀光,直劈徐问,竟然是一阶中品的灵符。

前后夹击,对手必死无疑,黑衣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望着凌厉的刀光,徐问脸色凝重无比。

他只有炼气一层的修为,绝对挡不住这道刀光,更何况还有扑来的鬼物。

心中一狠,他猛然抬手,佛陀炼鬼幡悄然飞出,恶鬼跳出幡面。

却不是冲向背后的恶鬼,而是直迎刀光。

恶鬼满脸不愿,显然不想跟刀光对撼,但佛陀炼鬼幡在徐问手中,他不得不从。

刀光及身,他猛然张嘴,一口将凌厉刀光吞下。

道道刀气从他体内各处冲出,仿佛瞬间就要将他撕成碎片,恶鬼的身影飞速淡化、仿佛随时都可能消失。

佛陀炼鬼幡的幡面也发出一连串“刺啦”声,原本已经恢复得有些模样的幡面,再次变成破絮一样的存在,比入手时还要惨。

但刀光终究没有突破恶鬼的最后防御,幡面也在停在了彻底损毁的前一刻。

“这…这不可能?”

目瞪口呆地望着,黑衣人不敢置信地尖叫起来。

他那是一阶中品的金刀符,这件扔到垃圾堆都没人捡的旗幡凭什么挡得住,炼气一层的徐问又凭什么有这等宝物。

“没什么不可能,丘运盛!”

玄铁长剑上亮起淡淡的青色光辉,连出十几剑,将鬼影劈散,徐问缓缓转身,盯着黑衣人冷冷喝道。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