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之外 > 〇一五 收获

〇一五 收获(1 / 1)

另一边的柳埠时则七窍流血,躺在地上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结结实实挨了两拳,虽然恶鬼对人的攻击性并不强,但柳埠时也算不上什么高手,当场就被砸得重伤垂死。

低阶修士法力有限,战斗往往会在刹那间会分出生死,根本不可能像高阶修士那样有来有往,打上几百个回合。

收起佛陀炼鬼幡,徐问缓缓走到柳埠时面前。

对方一见面就布下黑针暗手,早就发现对方的他更不会没有准备。

经常来这边炼鬼,他很熟悉这边的地形,不仅几下就绕到了对方的身后,还提前布置好了佛陀炼鬼幡前后夹击。

两相比较,他最终棋高一着,奠定胜局。

看着满头是血的柳埠时,徐问也有些庆幸。

幸亏是晋级炼气二层后,对方才找上门来,否则,他还真不一定能胜得过对方。

炼气一层的法力非常有限,很难顺畅自如地同时驱使多件法器,而炼气二层以后,法力大大增加,对敌手段丰富了很多。

短暂的交手过程中,他不仅同时驱使佛陀炼鬼幡、玄铁法剑和黑刀,还施展了缠绕术。

别小看了缠绕术这些小法术,直接攻击力虽然不强,有些时候却能起到奇效。

最关键的是,随着境界的提高,他五识六感都大大增强,否则,他多半躲不过黑针的那一下偷袭。

四周已经有人在隐隐约约地窥探,捡回黑针等法器,抓起柳埠时几个纵越,徐问离开棚户区,直奔荒原。

不弄明白对方跟踪自己的原因,柳埠时就暂时不能死。

数里外,一个左右无人的地方,随手将柳埠时往地上一抛,徐问缓缓蹲在他身前,冷冷问道:

“柳总管,为什么要跟踪我?”

“你…你已经炼气二层了?”

没有回答徐问的话,柳埠时伸出一根带血的手指,指着他愤怒地质问道。

被带着跑了这么远,他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徐问会露出那种讥诮的笑容。

原来,对方也已经炼气二层了,而且晋级得比他更早、法力更深。

他非常不服气,一個没有根脚的散修,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晋级炼气二层。

而且,对方那一身法器,丝毫不比他弱。

凭什么,为什么?

他越想越是愤怒,越想越觉得不平衡。

没时间跟他多耗,徐问猛地提起玄铁法剑,压住他脖子,锋利的剑刃瞬间划破了他皮肤,道道鲜血滴滴落下:

“为什么跟踪我?”

死亡的压迫比任何言语的威胁都更有效,柳埠时急急道:

“我看到你在鬼市上买那么多懂东西……”

“跟踪了我几次?”

“就一次,这是第一次,饶了我,我再也不会了!”

……

确定对方只是临时起意,徐问手起剑落,划过他的咽喉。

放了他是不可能的,不说他以后会不会报复,就凭他是石板街的管事,就绝不可能放他回去。

曾经需要小心翼翼应对的人,转眼就在面前变成了一具尸体,他心底却已经没有半点波澜。

有用的东西拿走,一把火将柳埠时的尸体化为灰烬,徐问回返青枫城。

心中也暗暗给自己提醒,以后要更加注意,哪怕是低阶散修混迹的鬼市也不能掉以轻心。

静室中,得自柳埠时的几样东西摆在案几上,二十枚灵石、一把小钩、一枚黑针、两张灵符、一柄无锷长剑的剑柄。

两件法器都很一般,小钩看上去唬人,其实是一件不入品的法器,连削铁法剑都比不上。

黑针要好一点,但也是最次的下品法器。

两张灵符虽然入品,但都只是辅助性符箓,在战斗中根本用不上。

那把剑柄就是他前阵子从鬼市上淘来的,不到半尺长,整体都散发着内敛的青光,难怪柳埠时乍一见就一定要弄到手。

但这剑柄残存的剑体只有几寸长,用来对敌是完全不可能的,如果不能修复,价值也不会太高。

这点东西,寒酸的很,不说徐问,就连之前丘运盛也远远比不上。

难怪他要打劫徐问,他表面上光鲜,但死要面子活受罪,很多事情拉不下脸面去做,身家未必比得上一般的散修。

徐问的本意也不是杀人夺宝,懒得多研究,将东西扔到一边,继续自己的修炼,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

要想成事,有所成就,遇事不慌不乱是基本心理素质,遇到一点点事就吃不下、睡不着,是绝对不可能成事的。

当然,谋定而后动也很重要。

石板街的这几位管事,徐问其实早就摸清楚了他们的底细,除了张旧亭有些背景外,其他人比散修也好不了多少。

柳埠时是一个没落修仙家族的成员,借着祖宗的余荫才在石板街谋了个差事,背景还不如丘运盛。

而他性子势利,也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好友,根本没必要担心。

数天时间匆匆而过,柳埠时的失踪没有在石板街掀起任何波澜,一个新的面容和善修士取代了他的位置,成为了石板街的新管事。

这天,徐问正准备去趟鬼市,整理身上的东西时,忽然看到了得自柳埠时的那截剑柄。

鬼是捡漏养成的习惯,他下意识地开启了天眼宝光术,一道明亮的白色宝光升腾而起,让他不由又惊又喜。

本以为柳埠时看中的东西,未必有多少价值,没想到竟然有个惊喜。

心神投入,宝光化作一道信息:

青鳞剑残片,聚齐可恢复。

直到这时,徐问才真正重视起这把剑柄。

有天眼宝光术傍身,他遇到二阶宝物的机会远比一般人多。

但鬼市上的东西大多都是残损之物,而且基本都是不可修复的,这种东西,即使是二阶也没太大用,不过多赚些灵石而已。

但这把青鳞剑残片却可以修复,这意味着如果能聚齐其他部位,或者请来高明的炼器师,他就能拥有一把完整的二阶法剑。

与专门对付鬼物的佛陀炼鬼幡不同,法剑是通用的,对战斗力有全方位的提升。

“死得好,死得妙!”

收起青鳞剑,想到已经灰飞烟灭的柳埠时,徐问不由冷笑数声。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