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之外 > 〇一七 制符学徒

〇一七 制符学徒(1 / 1)

回到住所,好好休息一晚。

第二天,刚刚起床的徐问忽然有种画符的冲动。

放下其他,他坐到案几前,不紧不慢地缓缓取来一张符纸放在面前,还细细地摩挲了几次,保证符纸平整光洁。

取出符墨细细研磨,一圈一圈的涟漪在灵砚中波动,仿佛将他的整个心神都吸引其中。

某一刻,起笔的冲动变得不可抑制,仿佛即将注满的清水,再不找到宣泄之处就会溢出。

他猛然提笔,蘸满浓浓的符墨,挥毫直下。

横撇竖捺、起承转合,无一处不圆润自如,顺畅如意。

最后一撇回下,灵光一闪,符纸没有如往日那样化为灰烬,而是光华收敛,自入符纸核心。

清水符,激发后能得到两升左右的洁净清水,三张足够普通人一天所用。

数十枚灵石的投入下,几个月的时间投入,他终于绘制成功一张不入品的清水符,成为了一名制符学徒。

由此可以推断出他的制符资质,只能说中规中矩,不好也不差。

如果论投入产出,那绝对是亏到姥姥家了。

不算符笔的损耗,也花了四十多枚灵石的纸、墨,而这张清水符连一分碎灵石都不值。

继续画清水符的话,估计十次才能成功一次,回本遥遥无期。

也难怪刘明和不赞成他学习制符,这么大的消耗,对散修而言的确太不友好。

不过,对于有着天眼宝光术的徐问而言,灵石其实不是太大的问题,掌握一门技艺才是最重要的。

展开月华清心绢,心神灌注,上面的灵文一个個逐渐消失,这些传承灵文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但其中的信息却一一汇集到徐问脑海中。

原本许多模模糊糊,好像掌握,但实操过程中却总是出错的地方,也逐渐的变得鲜明起来。

再次取出一张符纸,他再度绘制起来……

日子再度变得平静,徐问也恢复了修炼、演法、制符、捉鬼的规律生活。

看起来千篇一律、周而复始,似乎只是毫无意义的重复,但改变、进步却在慢慢发生。

这天深夜,他正全心修炼,房屋护持大阵却传来一阵扰动。

夜晚的时候,一般不会有人来访,要么是敌人,要么就是很好的朋友。

青枫城很安全,基本没有入户抢劫的,来的就只可能是刘明和了。

心念一动,他缓缓收功。

刘明和不是轻浮的人,这个时候来找他,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出门一看,除了刘明和之外,还有一个身材矮胖,眼神却极为明亮,一看就很是精明的青年,赫然是许久未见的广裕同。

“刘师兄,广师兄!”

徐问打了个招呼,却忽然觉得今天的刘明和有些不同,满脸喜气,身上的法力波动怎么都掩饰不住,威压也比以往深沉一些。

猛然想到了什么,他双目一睁,大笑着恭贺道:

“刘师兄,你这是突破了?恭喜恭喜!”

“哈哈,侥幸侥幸!”

刘明和也很是开心,嘴上虽然谦虚,但脸上、身上的动作却无一不在显示他的喜悦。

一年不到的时间就突破炼气一层,在散修之中的修炼速度绝对不算慢了。

对于炼气九境,四灵根修士有个“几境几年”的说法。

也就是说,炼气一层大概需要一年才能突破到炼气二层,二层需要两年才能晋升三层。

以此类推,炼气九层的修士需要九年才能炼气大圆满,再试图筑基。

全部算到一起,四灵根修士需要修炼整整45年才能炼气大圆满。

12岁之前灵根没有孕育完成,无法修炼。

假设一个四灵根修士12岁开始修炼,13岁炼气成法,一切顺利的话大概58岁炼气大圆满,正好在60岁之前第一次冲击筑基。

六十岁之前冲击筑基,成功率比较高,而后精气神就开始衰竭,成功率直线下降。

这也是许多小门派都将四灵根作为收徒门槛的原因,这些修士都有一丝筑基的机会。

而五灵根之所以被称为“伪灵根”,就是因为他们基本不可能在60岁之前晋级到炼气九层。

等到炼气大圆满,五灵根修士早已气血衰损,再无筑基的可能。

修炼一辈子,连冲击筑基的机会都没有,这种灵根有也等于无,所以被称为“伪灵根”。

刘明和能在全无助力的情况下,不到一年晋升炼气二层,意味着他比普通四灵根修士的资质要好一些,有一两次机会冲击筑基,徐问当然为他高兴。

三人来到屋内,不等徐问开口,刘明和就主动道:

“徐师弟,我今天可不是特意来显摆的。”

“下午,我刚刚突破不久,就接到了刘管事的传音,让我找几个人,去帮他收割珍珠米…”

原来,刘遇泊回到青枫城后,职位已经确定下来,负责青枫城的灵植一块。

青枫城有几大产出,灵植是最大的一块,能负责这一块,他也算是位高权重,在青枫城仅次于几位城主。

一番巡视下来,他发现,诸多灵植中的珍珠米即将成熟,需要收割,便让刘明和喊几个人一起帮忙。

这等与刘遇泊拉近关系的好事,刘明和自然不会拒绝,他第一个就想到了广裕同和徐问,立即急匆匆地拉着广裕同来找徐问。

这种事情,徐问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约好动身的时间后,刘明和与广裕同二人就急急离开,收割珍珠米可不是三个人就能完成的,他们还要去联络好些人。

看着刘明和满是干劲的样子,徐问也很是为这位好友高兴。

将这种好事交给刘明和,刘遇泊明显是在提点他,也是在考验他。

只要这件事办得妥当,他不但能在散修中建立起人脉,还能得到刘遇泊的认同。

有了这个靠山,他从此就不再是完全无依无靠的散修了。

徐问可没有“又怕兄弟苦,又怕兄弟开路虎”的心态,只会为刘明和高兴。

而刘明和也没有辜负他的一片心意,看他一有好事就马上来找自己,也足以说明这点。

送走两人,已经是凌晨,算了算时间,鬼市已经开场,正好走一趟。

这阵子他已经错过了好几次鬼市了,虽然明知道去了也未必有收获,但总有错过好几件四阶灵物的感觉。

今天必须补回来!

带着这个心思,收起这阵子画的不如品灵符,徐问大步走向鬼市。

最新小说: 寒木昭 他是刀 神雕后传:我在古墓派修仙长生 魔君带崽日常 重生之最强修仙 龙宫传道 镜中花几许 仙唐:从传授谪仙月炼开始 都市无敌,从获得古帝传承开始! 青鹏传:从海东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