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1 / 1)

七班实力并不强,上场几人都是临时拉来的,不像陈西繁贺骁,天天玩一块,一个眼神就知道球传给谁。

这场比赛赢得很轻松,上半场已经领先二十六分,陈西繁觉得没意思,干脆提前回教室了。

上了三楼,他注意到走廊上有两个女生,其中一个低着头陈西繁没看清,另一个是文科班的沈橘。

没走几步,他被沈橘堵了。

陈西繁身子斜支着,问沈橘找他什么事,沈橘说送巧克力。

陈西繁默了片刻,觉得还是应该把话说更明白些:“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甜的咸的都不收。”

言外之意,不是巧克力的问题,而是人不对。

沈橘没想到陈西繁拒绝得这么果断,笑了笑缓解尴尬,不死心地问:“为什么呀?我哪里不好吗?”

陈西繁身子往走廊栏杆上一靠,单手拉开可乐拉环,仰头喝一口,也没看沈橘,说:“你好不好我不知道,但能肯定的是,我对你没感觉。”

回到教室,陈西繁把可乐放在桌上,静静趴着休息了五六分钟,然后爬起来,习惯性清理课桌。

他的课桌总会被塞各种东西,有时是包装精美的礼物,有时是信件,陈西繁一视同仁,原路退回从来没有拆开过。

这次也是一样的,他的手才伸进桌肚,就摸到一个不软不硬的长形东西。陈西繁微微拧了下眉,掏出来一看是把雨伞,伞柄处粘了张绿色便利贴。

陈西繁怔愣片刻,才想起来这本就是他的雨伞,那个雨夜的记忆慢慢复苏……

寂静冗长的白塔巷,雨中奔跑的少女,背道而驰的两个人。

他都忘记了,那天自己给过少女一把雨伞。

举手之劳而已,陈西繁没想过伞还能被送回来,既是物归原主,他将伞放进书包,拿起便利贴,瞟了眼上面的几个字:

谢谢你的雨伞。

字迹清秀端正,陈西繁没怎么在意,随手丢在桌上。

没一会,贺骁等人回来了。

这帮人向来闹腾,进了教室,贺骁抱着篮球走近:“繁哥,不是说好打SG么,怎么半道走了?我可是听说,刚刚有妹子堵你了,不是为了这个才抛下兄弟的吧?”

陈西繁撸了下头发,没给眼神。

魏宇鹏一脸八卦:“谁?哪个妹子这么勇,连我们繁哥都敢堵。”

“沈橘呗,文科班那个,上学期就盯上繁哥了。”

陈西繁收拾东西,轻啧:“行了,七班那几个人闭着眼睛打都能赢,我留下来,看他们怎么输么?”

“别说,他们还真有点东西。”贺骁注意力一下被球赛转移了,“下半场他们请了外援,比分追得很凶,最后一小节几乎追平,幸好我神来之笔,无视防守一个远程三分……”

贺骁把自己那个三分球吹得天花乱坠,恍若救世主。

陈西繁看他一眼,哼笑:“一个字,菜!”

二十六分都能被追平的,不是菜是什么。

贺骁:“你说谁菜?”

陈西繁抬抬下巴,“非得我指名道姓?”

众人哈哈大笑,贺骁觉得自己被内涵了,但他没有证据。

这时,有眼尖的男生看到桌上的绿色便利贴,咦了声,“那个是什么,繁哥,你又收情书了?”

一听情书,贺骁魏宇鹏登时来了精神,八卦脸:“谁送的情书,拿给我看看。”

陈西繁拍掉两人的爪子,“你见谁用便利贴写情书?”

“那倒是,便利贴写情书也太磕碜了。”

从小到大,陈西繁有多招女孩喜欢贺骁是知道的,礼物收到手软,情书一封比一封精美,用便利贴写情书简直闻所未闻。

既然不是情书,贺骁有点好奇是什么,正想凑近看看,就见陈西繁将绿色便利贴揉成一团,远远地投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漆夏就知道给陈西繁送巧克力的那个女生是谁了。

第三节大课间,漆夏和邢安娅许幼菲做完课间操回来,看见后排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说悄悄话。

许幼菲爱凑热闹,挤进去:“你们在聊什么?”

女生们有点慌张,面色尴尬:“说你堂哥的八卦,别生气啊,我们就是无聊,随便说说的。”

这些天,许幼菲和陈西繁贺骁等人经常在一起吃午饭,平时吵吵闹闹关系很好的样子,于是大家都知道他们的亲戚关系了。

“这有什么!”许幼菲一点不介意,“什么八卦,也说给我听听。”

漆夏原本对校园八卦不感兴趣,但因为主人公是陈西繁,她手指紧紧抓着笔,身子不动声色地往后靠了靠,小心翼翼地偷听。

“就是文科班的艺术生沈橘,从上学期就在追陈西繁,听说昨天给陈西繁送巧克力了。不过,陈西繁没收。”

心里那根紧绷的弦松了松,漆夏缓缓吐出一口气。

“沈橘也算我们年级的级花吧,人家唱歌跳舞年年拿奖,听说小时候就参演过电视剧了,这不妥妥的大明星预备役么?陈西繁连她都瞧不上,眼光也太高了。”

“有一说一,陈西繁那张脸,又有年级第一和家庭背景buff加持,简直是王炸好吧。我要是他,我也眼高于顶。”

“喜欢他的女生这么多,他的理想型到底是什么啊?菲菲,你去打听打听。”

……

漆夏捏着笔,无意识地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回神时发现,自己竟然写了几个“陈”字。

她吓坏了,赶紧涂抹掉。

旁边的邢安娅戳戳她的肩膀,“夏夏,干嘛呢?”

“没什么,上节课数学老师讲的那道例题没弄懂,我正琢磨呢。”

邢安娅是典型的学习脑,热情地说:“那我给你讲讲吧。”

“好。”

讲完数学题,邢安娅瞥一眼八卦小团体,小声说:“你信不信,那帮女生里除了菲菲,大部分人都喜欢陈西繁。”

“为什么这样说?”

邢安娅:“很明显啊,陈西繁那样的天之骄子,很难让人不动心。不过我就不一样了,我才不要喜欢这样的人,光芒太盛,显得我过于普通了。每个人都独一无二,我才不要当背景板。”

“而且,我觉得陈西繁跟我们不在一个次元。家里巨有钱,年级第一随便考,但凡有点自知之明的人,绝对不敢喜欢他。”

胸口仿佛中了一枪。

漆夏若有所思地附和:“确实。”

中午,漆夏和邢安娅去食堂吃饭。

附中中午不许学生出校门,更不许点外卖,每天一到饭点,三个年级的学生全往食堂挤,画面堪比蚂蚁搬家,密密麻麻。

漆夏和邢安娅今天吃的卤肉饭,两人运气不错,在三楼角落找到一张六人方桌。

面对面坐下,邢安娅看见许幼菲冲她们招手,不明所以地也招了招手。

许幼菲小跑过来:“你们旁边的位置有人吗?”

“没有。”

“那太好了!我叫我哥他们过来一起吃,不介意吧?”

邢安娅无所谓,“我没意见。”

脑袋空白了一秒,漆夏尾音不自觉地发颤:“不介意。”

“么么哒,我的两个同桌最好啦。”

很快,许幼菲就把陈西繁,贺骁叫过来了。有贺骁和许幼菲这对活宝在,餐桌上从来没有冷场过。

“许大小姐,吃点鱼头补补脑子。”贺骁把自己不喜欢的鱼头夹到许幼菲碗里。

许幼菲炸毛:“呸!少拿我当垃圾桶。我数学考九分,你考八分,需要补脑子的人是你!”

“一年级的破事你还拿出来说?再说了,我现在数学不止八分。”说罢,贺骁找陈西繁作证:“是吧,阿繁?”

陈西繁短促地笑了声,“嗯,上次期末考你数学二十二。”

“可真够二的。”

漆夏和邢安娅都被逗笑了,贺骁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话题,“对了,褚扬呢?这几天午饭时间都没看见他。”

许幼菲说:“估计带女朋友偷偷去外面开小灶了吧。”说起女朋友,许幼菲想到早上听来的八卦,咳嗽两声:“哥,你真不喜欢沈橘吗?说实话,她长得很漂亮耶,有明星相。”

漆夏始终低着头,手中的筷子顿了顿。

陈西繁没出声。

贺骁:“这题我会,阿繁对人家真没那个意思,之前还故意避开沈橘。”

高高悬起的心脏回落,漆夏继续吃饭,却有点心不在焉。

许幼菲又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是关心你,毕竟现在男多女少,大伯母嘱咐我,平时帮你留意。”

似乎被问烦了,陈西繁搁下筷子扫她一眼,慢条斯理道:“不劳你操心,我有女朋友。”

这话一出,餐桌上的人霎时愣住。

漆夏心里咯噔一声,手一松,筷子掉在了地上。

第6章

筷子掉落的动静很小,除了坐在漆夏身边的邢安娅,其他人都没注意到。

邢安娅投来疑惑的目光,漆夏心一紧,声音有几分艰涩,说:“没拿稳。”

“我去帮你拿双新的。”

“好,谢谢。”

邢安娅暂时离开了座位,漆夏弯腰捡地上的筷子。桌子底下,没人看见的地方,她的视线才敢落在陈西繁身上。

男生今天穿了一双白绿相间的球鞋,餐桌底下长腿大剌剌地敞着,像个悠闲散漫的大少爷,恣意又矜贵。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