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 / 1)

有人说感觉惊喜,成为同桌就意味着多了相处的机会,好好表现说不准暗恋成真。也有人说开心,知道了他的很多小秘密,每天有说不完的话……

漆夏作为当事人,短暂的惊喜过后,只觉得惊吓。

尴尬和紧张的情绪交织,让她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漆夏甚至后悔,昨晚洗完头发没有吹干就睡了,这导致今天她的头发有点毛躁;因为长时间熬夜刷题,她的右脸长了一颗痘……

思及此,漆夏抬手,不着痕迹地遮了遮。

她歪着头,完全不敢看陈西繁。但陈西繁本身就是一个存在感极强的人,同桌之间距离又很近,即便他不说话,漆夏一颗心还是沉不下来。

教室窗户开着,春风裹挟少年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气席卷而来,一寸一寸侵占呼吸。

心跳又快了几分,怦怦撞击胸口,震耳欲聋。

六神无主的时候,英语老师救了她。

五班的英语老师叫周彤,打扮时尚衣服从来不重样,她戴着个小蜜蜂风风火火走进教室,简短地道歉后,让大家翻开课本开始讲课文。

没一会,整个教室被周彤的声音萦绕,漆夏紧绷的脊背才松了松。

周彤上课很喜欢点学生朗读,这也是漆夏最头疼的一点。她在小镇时,学的一直是哑巴英语,口语不太行,越不行就越怕被点名。

“我找几个同学来朗读这一段。”周彤视线在教室巡睃,最终落在第一排。

她手指点点陈西繁课桌,“就从这儿开始吧,一人两句话。”

怕什么来什么,漆夏绝望地闭了闭眼睛。

须臾,刺啦一声身边的椅子被移开,陈西繁站了起来,捧着书本出声:“Atfirstynewsurroundgsweredifficulttolerate……”

那明明是一篇普通的科技文章,但经男生之口,有种娓娓道来的故事感。纯正的美式发音,地道的语调,乃至每一个停顿都恰到好处,听起来和录音磁带一模一样。

他的嗓音偏沉,舒缓中带着一丝蛊惑,漆夏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

很快,陈西繁的两句就读完了,他坐下,漆夏站起来。

漆夏口语不好,再加上没信心,读得磕磕绊绊。

周彤没说什么,只是中途帮她纠正了五个单词的发音,鼓励说:“不错,多来几次就好了,平时多练习。”

好不容易读完两句话,漆夏坐回去,只觉得脸颊在烧。

珠玉在前瓦石难当,这么一对比,她怎么就那么差劲呢?

成绩没人家好,朗读课文也不行,一种挫败的情绪在心底蔓延,眼中涩意加深。漆夏一只手支着脸,课本上那些单词一个都看不进去。

后来的十几分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去的,只记得下课前十分钟,周彤说让他们自习。

漆夏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有些心不在焉。

旁边,邢安娅胳膊肘撞了撞她,小声说:“夏夏,帮我问问校草这道题。”

漆夏不太会拒绝人,慢吞吞把试卷接过来。刚刚实在太丢人了,导致她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犹豫间,她目光盯着那道物理大题,脑袋神游了会,偷偷打量陈西繁的神色,鼓起勇气,说:“陈西繁,你……你能给我讲讲这道题吗?”

才说完,少女的声音就弱了下去。

陈西繁扭头看来,“哪道?”

“这道。”

漆夏把试卷往两人中央放了放,陈西繁倾身靠近,她心跳猛地一跃,仿佛坐上了云霄飞车。

距离太近,漆夏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她能看见男生漂亮的眼睛,狭长深邃,瞳孔是淡淡的棕,皮肤瓷白像玉,映照得唇色极浓。

偷偷看了他几眼,漆夏倏然移开视线。

陈西繁对她的小动作毫不知情,只是快速扫了一遍题目,勾出关键信息开始演算。三四分钟后,他把答题过程写在了草稿纸上。

但陈西繁并没有直接给她答案,而是问:“你有思路吗?”

“嗯?”漆夏有点懵,随即晃过神来。其实这道题之前她做过,只是做到一半没法继续了,漆夏就把先前的解题思路写了一遍。

陈西繁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她写,直到漆夏思路断了的时候,才说:“你这种方法也没问题,不过有个隐藏条件没找到,所以解不出来。”

接着,陈西繁就按照她的思路往下讲。

起初漆夏有点静不下心,但想着陈西繁辛辛苦苦讲题,不能让人家白费功夫,就强迫自己沉浸其中,没一会果真没什么杂念了。

陈西繁按照她的思路讲了一遍,又讲了一种更为简单的方法,讲完后问:“明白了吗?”

“嗯,懂了,谢谢。”

少年轻扬下巴,“小事。”

一时冷场,漆夏尴尬,索性又说了一句谢谢。

恰好此时,风从窗口灌入卷起窗帘,桌上试卷翻飞,漆夏握着笔的手着急去扑,一不小心笔尖落在陈西繁英语课本上,留下一道长长的黑色划痕。

意识到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漆夏一慌,赶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生看着她,下一秒,唇角忽然弯了下。

陈西繁轻笑出声:“戚夏,我讲题凶你了吗?”

“没有,怎么了?”漆夏心一紧。

陈西繁语气淡淡:“没什么,感觉你有点怕我。”

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小心翼翼成这样。

话落,下课铃声响了,更多的声音接二连三在教室响起,贺骁来找陈西繁去超市,后排女生手挽手要去卫生间……仿佛解除了寂静的咒语,一下涌入更多声音。

周遭吵吵嚷嚷,很快将她的声音淹没。

没人听见漆夏的喃喃:我不是怕你,是怕自己藏不好喜欢的秘密。

身边的座位很快就空了,快到让漆夏怀疑,和陈西繁短暂地成为一节课同桌,只是她的幻觉。仿佛一场绮丽的梦,梦中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她的悸动心慌,在清醒的瞬间都化成了泡沫。

而对于陈西繁而言,她就像课本上的那条划痕,可有可无,随着时间流逝,痕迹也越来越淡了。

自从在英语课上被点名读了一次课文,漆夏就成了周彤的重点关照对象,每次英语课,周彤都会点漆夏读课文。

漆夏虽有心进步,但想练好口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只能硬着头皮一遍遍开口,周彤一遍遍纠错。

这个过程很折磨人,每次读完课文,漆夏都是脸红耳朵红。

这天上完英语课后,漆夏捂着脸,丧气满满,“我好差劲。”

许幼菲安慰说:“babyrex,周老师可是外交学院毕业的,在国外留学三年,就当请了个免费的私教嘛,多开口总会好的。”

邢安娅也说:“知道灾难化思维吗?就是说做某件事的时候,人们容易设想最糟糕的结果,然而事实是,99我们担心的事都不会发生。夏夏,大胆开口,你比印度人说得好多了!”

“谢谢。”心里顿时有些感动,漆夏请教说:“那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学英语的?”

“我七岁就去国外了,环境逼的。”许幼菲说:“像我哥贺骁他们,从小就是双语教学,我感觉,还是得找人陪你练。”

邢安娅:“同意!我两就可以啊。”

有了好朋友的开导,漆夏调整好心态后,每天用英语和两个同桌对话的时间多了起来。

这天下课后,漆夏接到许幼菲的电话,说她来大姨妈被困在洗手间了,请求支援卫生巾。

漆夏从书包里找到卫生巾,以最快的速度去洗手间,绕路途中经过一条林荫道。这个时节天气渐热,林荫道上草木葳蕤,木质香气清新宜人。

走着走着,漆夏抬头,视线中猝然闯入一个熟悉的身影。

陈西繁和几个男生女生迎面走来,每个人手里抱着一摞厚厚的练习册。阳光穿过嫩绿树叶,斑驳的光影落在他的肩头,他像老电影里的主人公,出场从容。

漆夏一愣,步子顿住,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下意识往旁边石板小路跑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后来想想,大概因为那些天她被点名读课文,而自己的口语太差了,一定给陈西繁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石板小路和林荫道之间隔了一座假山,漆夏站在那儿,没一会那群人就近了。

一道女声清晰地传来:“咱们班的那个漆夏,说英语真是好笑死了,我就没见过口语这么差的人。她一开口,我就想笑。”

漆夏认出来,这是五班的语文课代表孙筱洁,平时与她交往不多。

人家说的是事实,漆夏没法反驳,只是咬了咬唇,手指揪紧校服。

陈西繁是不是也这么想?

紧接着,更多的对话传来。

“口语是很一般,不过语文牛逼,人家月考语文成绩年级第一,比你这个课代表高十五分。”褚扬说。

“褚扬,你想死吗?”

有人哈哈大笑,凑热闹:“陈西繁,你觉得呢?”

听到那个名字,漆夏呼吸都轻了几分。她像犯罪的囚徒,安静地等待审判。

下一秒,陈西繁的声音传至耳边:“没注意。”

“啊?这几天英语老师总点她读课文,这你都没注意?”

“我为什么要注意?”陈西繁反问道,语气漫不经心:“少研究别人,多关注自己,有那闲心多做几套试卷。”

“行行行,知道了,您就是个刷题机器。”

“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吧,漆夏挺努力的。”班长魏宇鹏出面,结束了这场议论。

人声渐远了,漆夏缓缓吐出一口气。

因为陈西繁的那句话,她有点庆幸,幸好自己不优秀的一面他没注意到。可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失落。

果然,不优秀的人不可能引起他的注意。

那么,如果她变优秀一点呢?

又是一个周末,今天曹树伟一大家子回郊区参加婚礼,漆夏难得不用去东棉小区。她早早起床刷完一套试卷,然后对着镜子大声朗读英语课文。

晴天阳光很好,蛋糕趴在地毯上露着肚皮晒太阳,被朗读声吵醒眯了眯眼睛。

一直读到十一点多,口干舌燥的漆夏喝完一瓶水,在房间和蛋糕玩了一会,她打算去趟超市。

刚到院子里,漆夏就听见陈奶奶叫她:“夏夏,你会养鱼吗?”

今天漆兰静休假了,正巧隔壁邻居要去旅游,把鱼托付给陈奶奶照看,她不太会弄。

漆夏小跑过去,老实道:“我会一点儿。”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